叛徒

第1165章 嘈杂

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 嘈杂

齐天林的家人就已经在出席总统宣誓就职仪式了。

只不过安妮是坐在各国贵宾席,而柳子越和玛若在商界贵宾席,所有这个场地周边的无线电通讯都被屏蔽了,防止任何一种遥控引爆设备。

连安保人员都是通过手势和有线电话来联络,在最近的几届总统宣誓就职仪式上,都采用这样原始的方式,因为反恐战争的确到了一个草木皆兵的地步,是不是很讽刺?

当然进场时候,这些贵宾和民众观礼一样,都被提醒不得使用手机或者相机拍照,任何不符合常规的动作,都会被视为危险行为,所以请尽量保持有仪态的安静。

周边所有的高点,都站满了CSU(反狙击支援组),高倍望远镜和狙击步枪虎视眈眈的看着每一个角落,ERT(紧急反应组)的黑色大型越野车排列在广场的几个角落,上面坐满了黑色战术背心加黑色作战服的全副武装警员,他们都隶属于美国特勤局UD(军装处),算是以警员的身份在特勤局这个美国总统保镖队伍里面担任场面任务。

其他的便装才是贴身保镖,还有诸如K9等支队专门负责爆炸物,搜爆犬之类的工作,总而言之,一当上美国总统,就有这样一个顶级保卫局为之工作了。

玛若轻轻朝柳子越倾斜一点,头都不侧的轻声:“你说,保罗要是在,能不能承包这样的工程,我们公司就出名了。”

柳子越没她这么拘谨,笑着转头:“这是国家层面的东西,哪里是私人承包的,不过他在安保方面的名声的确很高了吧?”

玛若看看对面席上的安妮,努努嘴:“喏,公众场合的成功安保案例都有那么多了,立下这么多汗马功劳,却不能出席这个场面,还是有点遗憾。”

柳子越一知半解:“据说是派了个拍摄团队去跟随的,我去觐见赫拉里女士的时候还看了看。”

玛若小吃醋:“你这传媒集团的掌门人,在美国能跟总统在一个社交圈子,到欧洲还能帮儿子拿爵位,是不是太美满了一点。”

柳子越笑着解释:“谁叫一开始你就定位跟时尚娱乐圈打交道?我还是不是托安妮的福才能跟政治商业圈联系上,至于儿子,嗯,我一直都认为我离开华国,来找他的这个举动是非常正确的。”

玛若小叹气:“等这个仪式完毕,我还是回法西兰去看看儿子,我不喜欢这样过于复杂的生活,悠闲浪漫一点的气息更适合我,没准跟他到非洲去休假一段时间,反正近期也没什么重大工作安排了。”

子越能适当的给相互留空间:“也行,我还是在美国多停留一段时间,跟安妮沟通一下吧,看看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安妮在那边远远很有仪态的招招手,玛若学了学,觉得没那个味儿就放弃了。

整个广场上现在的音乐突然为之一变,之前比较雄壮的背景音乐突然变成了悠扬的乐曲,就好像晚会似的,有主持人引导介绍会场一角,一个五人小组的音乐家在一组交响乐团的协助下演奏,不出意外,这五人都是从亚裔到拉丁裔再到非裔以及白人都有,表现美国的移民文化特色,只是今年比较特殊的是五位著名演奏家都是女性,也许是为了配合美国历史上的第一位女性总统吧。

俩姑娘就坐正一点,双手叠放在膝盖上,还别说,今天都穿着礼服大衣,很有点贵妇气质了,只是玛若的妆饰更偏向青春气息,而柳子越的就要成熟不少,安妮一贯的高雅风格是别人学不来的,她甚至还戴了顶礼帽,有点白丝网在脸前遮挡做装饰,用玛若的话来说就是估计要引领今年的礼服妆饰潮流了。

所有宾客跟观礼民众都肃穆的看着主席台上,这个露天的会场首先迎来的是现任总统夫妇,虽然要卸任,但依旧能保持开朗的笑容,和参议员主持人拥抱握手,主持人感谢总统阁下在过去四年为美国做出的努力。

接下来才是赫拉里夫妇带着女儿登台,历史上第一对儿夫妻总统,和之前的父子总统堪称佳话,但也就仅仅是挥挥手登台,到一边坐,前后两任总统还能低头做交谈状,一个小时前都还一起在白宫呢,现在不过是表现欧美政坛一贯的费厄泼赖罢了。

玛若能跟柳子越讨论赫拉里今天的礼服是哪位名家的手笔,以前都是第一夫人的服装今天变成了总统礼服,要稳重不失典雅,典雅中还得有女性的婉约,但又要体现出女性的刚强跟坚韧,要求是很高,柳子越表示了仰慕。

接着副总统特里,参众两院的领袖也登台,开始轮番讲话,虽然不太长,但还是充斥着比较常见的那些官样文章,玛若很俏皮的眯着眼:“哦,有点瞌睡……”

还好人家的安排比较具有观赏性,接着出场的就是歌星演唱,玛若分享了一下这是谁谁谁,刚获得过格莱美奖,接下来就是重头戏了,赫拉里终于在丈夫和现任总统起身送离下,走上了台……

在一名男性大法官的陪伴下,开始宣誓了……

其实就短短的几句话,从这一刻开始,赫拉里就成为美国的第四十五任总统!现任总统变成了前任。

穿着袍子的大法官退下,一身蓝色礼服裙装的赫拉里终于

站在了挂着美国总统徽记的演讲台后面,比选举开始之前明显消瘦一些的脸颊上没有成功获胜的激动,也没有娱乐明显那样的哽咽泪水,更没有上一任上台一贯似有似无的成熟男性魅力笑容不同,她的脸上只有严厉,嗯,用白宫新总统团队班子形象顾问的话来说,就是坚毅。

和上一任在上任时坐在台上跟女儿老婆玩手机玩亲亲,表现亲民不同,赫拉里一开始就给自己定下一个极为刚硬的形象,我是奔着解决问题来的!

真的是这样。

稍微稳定一下自己表情跟气息,那个著名的演说家赫拉里,就开始了她的总统就职演说。

总统就职演说一贯都是这场秀的重头戏,表现这位总统未来四年内的主要施政纲领和政治军事外交等方面的决心方向,跟民众息息相关的各种政策该如何得到体现,都会在这一般不超过半小时的演讲中体现。

赫拉里的开场白和之前的没什么不同,伟大的美利坚开始,但是三言两语之后就话锋一转:“我是个母亲……我挚爱我的家庭,也希望我的子女后代都能生存在一个依旧美丽富饶的国土上,但是有那么多迫在眉睫的问题,让我们无法长远的看待这个问题,所以这!就是改变的时刻……”

这才是她的主题,改变……

齐天林改变的就是地道的结构。

没有用匕首,而是拔出自己的战刃,这锋利程度就好像刀切豆腐一般,划开了厚厚的土层结构,其实就是在中间用石块砌成了墙面再敷上泥土,不是一两天的功夫,好久之前就这样了,另一面也敷满了泥土层,也是在一个看起来毫不起眼的转角处,看上去就是两处地道不经意的交叠了一下。

能够伸进手以后,齐天林就放下步枪,开始慢慢无声的用带着手套的手取下石块,能听见放哨的廓尔喀在询问:“那边在催问您的位置,说是时间很紧了。”

齐天林轻轻的唔一声,表示听见了,那边廓尔喀就不多问,堵住了洞口。

齐天林格外小心的取掉洞口的石块放到身侧,黑漆漆的一片,什么都看不见,他才不着急,那个什么就职宣誓对自己来说就是场演戏,自己的戏份已经够了,那就还是关心一下眼前。

他的主意很简单,看看这个什么雄狮旅还跟东突有关联没,假若只是妇孺家人,那就算了,立刻带队走人,加入还有什么暗藏的恐怖力量以及文件名单之类的,能销毁还是销毁,这种自杀式袭击分子,留在世上都是祸害。

但主要还是好奇。

终于能够进入,收好匕首战刃,依

旧端了步枪蹲在地面琢磨一下,优先选择朝着似乎上坡的方向走,要是能打开另一边的洞口,也算是给外面的人通知一声,免得咋咋呼呼的导播什么的以为自己干嘛去了。

但是出乎他的意料,这条依旧是只能蹲着行进的通道长得多,齐天林没有听见任何声音,只能用左手摸索着洞壁前进。

右手的步枪一直平端向前……

齐天林其实很小心,耳朵支得老高,鼻子更是小心的嗅着周围的气息,生怕落入到什么爆炸圈里面去,但是除了一点劣质烟草的味道,还有些鸦片的感觉,别的硝烟味,真不强。

往上的坡度比较大,这很明显,甚至有在地面挖出来的土坎梯感觉,高度也稍微高点了,齐天林端着步枪终于能稍微直起点腰,但依旧保持把步枪朝着自己的前方。

黑暗中几乎是无声的前进。

空气的感觉愈发的清凉,齐天林似乎都能闻见一点青草的味道,正在怀疑是不是自己有点幻觉,就突然发现前方有光亮,压抑住情绪依旧保持速度靠近,眼睛能看见的已经是星空……

背后突然有声音!

手中的步枪纹丝不动的扣住,借着外面的天空,已经能看见一点隐约的光影,左手扣住机匣前握把时候,拇指摁动强光电筒,猛转身!

一片雪亮,原本断掉连接安静的耳机里面也猛的嘈杂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