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167章 一饮一啄

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 一饮一啄

在就职宣誓仪式上闹乌龙事件,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就连这位前任总统上任的时候也曾经在宣读誓词时候出错,最后不得不在白宫重新补充宣读。

但是在仪式上口误宣读错误几个词,和撒谎相比,那就是小事情了。

欧美政治领域有个铁律,那就是不能撒谎,因为那涉及到的就是诚信,这是欧美国家伦理道德的一个重要支柱,和东方国家普遍不在乎诚信有天壤之别。

赫拉里的丈夫在任期内偷情被抓住,最后被穷追猛打要弹劾,并不是因为偷情,而是因为他在调查中撒了谎,一个风流倜傥的总统可以被民众接受,但是撒谎的政治家绝对不行!

不是说欧美政坛就不撒谎,而是要做到撒谎不能被抓住把柄。

而关于2011年在巴基坦斯边境猎杀本拉登的行动,虽然众说纷纭,正是这位前任黑人总统任期内最重要的反恐战争标杆事件,正是有了美国总统亲眼目睹斩首拉登,把这个美国历史上的头号国际恐怖分子斩落马下,才能趾高气扬的宣布阿汗富战争不失败,美国达到了目的,终于可以拉上一块遮羞布撤军。

但今天在这个全球瞩目的台上,全世界居然惊鸿一瞥的看见,这才是真正的杀掉了那个如鲠在喉的邪恶魔头!

那几年前的那次被大肆渲染的行动,就是假的?

政府跟军方伙同造假?

一记响亮的耳光抽在了那位总是笑语晏晏的黑人总统脸上!

按照美国法律,这件事不可避免的肯定会引起独立司法调查!

虽然卸任总统有司法豁免权,但是完全可以想象,这个美国历史上的第一位黑人总统将一定会被打上造假的标签,这个耻辱永远不可能消失!

从这种意义上来说,赫拉里在就职演说上打脸,真有点过分……

赫拉里会道歉解释么?不会!

她已经是这个星球上权力最大的人,全美三军统帅加政府领导,现在是她要俯身对前总统说话,脸上依旧挂着高傲而深邃的笑容,嘴边却干净而清晰:“我也是跟你一样目睹了猎杀行动的一员!”她不会解释,甚至不屑解释,就好像她绝对不会因为误伤给齐天林道歉一个道理,她现在代表的是美国的形象,这就是美国总统的派头。

的确是,当年猎杀本拉登行动时候,全程也是这样摄像跟随,时任国务卿的赫拉里就坐在黑人总统的旁边一起观看了整个过程,某种意义上来说,她也是同案犯,只不过赫拉里要推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是

很好解释过去的。

前总统眼神一凛:“那就是军方对我们造假?!”他这反应也够快的。

赫拉里嘴角有那么一丝冷笑:“不然呢?”

好吧,不管事实的真相是什么,不管那次的猎杀行动是不是如出一辙的,也发生在这位黑人总统即将连任的选举期间,同样也是个献礼工程,替罪羊总之是确定了。

那一次的行动是使海豹突击队彻底名声大噪的行动,是海军……

齐天林当然不知道海军或者空军接下来都会遭到什么,他只在乎自己面前发生了什么,右手定定的把步枪端稳,左手掏出了那个小型电视接收器,打开以后,画面上正在声嘶力竭的宣扬战争已经结束,美国需要改变,发展经济才是美国接下来最重要的目的。

没有回放功能,齐天林不知道刚才播放了什么,但知道现在虽然自己的影像没有播放在全世界的屏幕上,但被很多人看着!

耳机里面的导播还处在冷汗淋漓浑身颤抖的状态中:“摄像头……我不能关闭了,这已经变成了政治事件,不,是……军事,军事,权力,我……”他也明白,整件事情肯定会彻查,他有不可推卸的失误!语无伦次只是他目前魂不附体的标准体现。

齐天林收起电视机,摁摁PTT:“做好你的工作,不要一错再错!”他不知道刚才是怎样才会导致自己的画面曝光,但是现在不能因为这个连接环节再出什么错了。

把带着摄像头和强光电筒的枪口对准那个已经丧命的老者,枪体靠墙放好,自己从胸前的杂物袋中找到一个密封袋和止血绷带,摁在了老者的伤口上,浸满鲜血,就在雪亮的光斑中折叠好装进封口密封袋里面,然后就在摄像头面前挑起一滴还未凝固的粘血,滴在封口上,算是封印。

接着才取出另一支电筒,开始检查整个空间,包括把自己探出去观看外面星空的位置。

就是个密室尽头,有简单的清水跟食物,进来的另一头齐天林不知道连接到哪里,但拉胡子最近应该就是躲在这里,也许密室通道还有各种跟自己弄开那个类似的支线,总之之前那些个武装人员宁愿自己牺牲也不肯打开密道的原因就很清楚了。

他们宁愿放弃自己的生命,也不泄露这个危险的秘密。

也许就是因为草木皆兵的发现这么多人围住了他们,才会反应过激的派出十多个自杀式袭击分子反攻,殊不知齐天林他们真的只是过路,如果不是赫拉里的拍摄团队要求,他们真的会什么都不做的绕开这里……

一饮一啄,莫非前定!

齐天林伸头看看缝隙外面,没有火光,空气中也没有焚烧的味道,应该是在刚才村庄的另一面,看不到村庄:“正常撤离,PJ和白宫摄影团队一起,原本没有发现什么问题,也打算草草检查走人,摄影团队要求多拍点素材,才引发了躲在这里的自杀式袭击者,也是摄影团队要求把场面搞大点,才调运喷火设备焚烧这里,我们才发现了密道,瞎猫碰上死耗子。”

麦克怀疑:“摄影团队有几个人,什么名字?”

齐天林不在意:“不知道……不认识,四个人,这个你们自己去查了,撤离路线是随机选择的,来的时候没经过这里,只是想尽早离开托拉博卡山谷回到公路上。”停顿一下,还是主动询问:“究竟发生了什么?我刚才只是很偶然的发现了那位,接着耳机里面就闹开了锅,要求我马上开枪射杀。”其实也有点冷汗,要是这个要求他射杀的指令晚那么一两秒,自己没准会笑吟吟的调侃拉胡子好久不见之类的话语!

麦克也是疑窦丛生啊:“你真的不知道?”

齐天林来点兴趣:“给我说说,反正没录音的……”

麦克却急着挂电话,三言两语就把在仪式现场发生的事情描述了一遍:“现在各军方才闹开锅,你要知道这个仪式平民也许不会看,军方是各大军营全都在收看,士兵们哗然一片,政府和国防部共同欺骗了他们!”

大件事了!

麦克还咬牙切齿的跟上一句冷笑:“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保罗,所有参与过那次所谓猎杀行动的海豹突击队员,在三个月后的支奴干直升机被击落事件中丧生!你捅大篓子了!”

超级大篓子!

这几乎就是在证明,不但五年前的那次海军和空军联合进行的猎杀斩首行动从头至尾都是假的,甚至还为了杀人灭口,制造了三十一名美国精英士兵死亡的事件!

让军人们不寒而栗的事件……

这简直就是一种价值观的颠覆,对美国士兵来说,他们为之奋斗和保卫的国家,居然为了一段谎话,不惜暗杀自己的士兵,哪怕他们是每个人都价值过百万的海豹突击队员!

麦克只是警告一句:“这番对话我最后还是录音了,现在我愈发觉得事情复杂和危险,我会尽快返回国内,我甚至觉得我自己都不能保证安全,嗯,估计我还是先呆在欧洲司令部比较好,没准我搭乘的客机坠落呢,哈哈……”连他的笑声中,都有点苍凉的味道。

齐天林挂上电话,有点发呆的站在缝隙,外面清冷的寒风没法对流,所以并没有使劲往里面灌,但是却让

他的脑子能感觉彻骨的低温,这……算是报复么?

当自己的弟兄和蒂雅从死神身边擦过的时候,他愤怒得无以复加,不顾一切的想报仇,想报复,但稍微冷静下来的他就还是决定选择隐忍,小不忍乱大谋,就是他现在的真实写照。

可真的是一饮一啄,莫非前定么?

自己毫不经意的一个举动,居然鬼使神差的在美国即将引起一场大地震!

这个如果能称得上是报复的话,绝对比杀死几个美国士兵,或者从天上搞下来几架猛禽战机更加意义深远。

耳机里还有导播在一叠声的询问:“你在干嘛?画面已经被国防部和白宫安全事务委员会同时监看,他们问你在接听谁的电话!”现在画面停在那里,观看的大佬们当然会询问了,更何况齐天林电话铃声响起的时候,并不掩饰。

齐天林回应得有些冰冷:“我所有的通讯联络,都是可以查到的,现在你不用担当这个中间的话筒,让他们,谁,最有疑问,直接来给我打电话,他们能找到我这部卫星电话号码,就好像刚才打来电话的这一位,还有,这个通讯系统里面是我整个部队的成员,你不要一个人就完全占完了!”

导播的神智比刚才清醒和镇定一些,似乎也感知到齐天林不同于平时笑呵呵的气势,安静的收声了。

齐天林的电话,在一分二十秒以后就响起来,然后直到没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