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169章 差不多

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差不多

艾卡马尔趴在山脊上,他和自己的下属被分隔开来,程良威亲自盯着他警告:“我只懂英语,如果你要说我听不懂的,我就只能把你的嘴堵起来。”

艾卡马尔不反抗:“我建议,你分出一点人手到那个山头去,从地形上来说,那里能更好的压制这个角度,事半功倍。”

程良威也是专业人员,考量一下觉得是个不错的建议,真的叫了个战士带上四十个人过去,顺便自己也把讯息通报给了甘玛,理论上来说,齐天林不在,甘玛才是第一指挥官,这个前后关系,程良威还是明白,战场上一定要强调这个。

艾卡马尔顺便又建议:“那位指挥官可以安排他的人手到这里和这里,因为现在没有重型武器,还要防备空袭,那边的地形更适合在半山腰组织阵地,然后……防备空袭其实我们比较熟练,最好是把阵地设在这一带,只要不是导弹袭击,爆炸大多能逃避。”这就跟耗子被猫追咬得太多,留下来的必定都是成精的。

程良威翻来覆去看看,也用步话机跟甘玛联系建议了,甘玛觉得也有道理,实行了。

但比较意外的就是,来的人其实不算很多,零零散散前后就三四百人而已,艾卡马尔有些醒觉:“对方一定没想到我们有这么多人,以为又是斩首小队的十来人规模而已,哪里知道我们是无意中撞上的!”

程良威也反应过来,立刻将计就计:“那我们就追击离开这里?!”

说干就干,突然从山脊,山腰和谷底冒出来的数百名武装人员,立刻就把散乱的百余名反政府武装分子吓一跳,知道绝对不是对手,虽然有人还带着坚定的宗教信念冲锋,但大多数人就掉头逃跑了。

艾卡马尔指了一个方向,程良威召集所有华国士兵连同艾卡马尔的人,不紧不慢的就追击着去了……

只给甘玛留下个叫他询问老板的口信。

老板这会儿还在地洞里。

齐天林拿了一顶PJ的凯夫拉防弹头盔给老婆戴上,身上更是防弹衣包裹,连自己都穿了,因为万一有射击,自己的身体都有可能被击穿,所以在狭窄的地洞里,齐天林现在有信心正面完全挡住子弹,开着电筒前进。

一路上左手的匕首都在扎洞壁,蒂雅的力气小点,干脆专注防守后方。

两次,又有两次找到跟这条地道连接的通道,都同样没有被打通,现在就不用那么小心翼翼,齐天林直接下脚踹开,得到的都是呛人的焚烧气息,没有进去看,但电筒光照下,尸体是有的,也许是被活

活闷死在地道里,也许相互之间有串联,但都没有人来打开这边的通道暴露拉胡子。

齐天林有点感叹宗教的力量,这边的地道尽头略显不同,侧面洞壁上有两个难得看见用木板做的隔断门,这一带没有太多树木,木头比较少见,用手指敲敲明显感到声音不一。

一个略显厚重,一个比较单薄,齐天林抵近观察一下木头上的痕迹,两扇门都明显有经常搬动的痕迹,想想让蒂雅站远一点躲在地洞拐角处,才猛地一脚踹开略显厚重的那扇,哗啦一下,外面的石块和泥土倾落一地,明亮的阳光洒进来,探头一看,几十米外几名亲卫警惕的持枪对着这边,稍微走出去一点,原来就在村庄边的山脚下,看看周围的环境,齐天林几乎就能判断,这里应该才是平时村里前往拉胡子躲藏地点的主要入口,那些连接到各家各户的几条地下室通道不过是紧急逃离暗道,并不容易被发现,齐天林要不是因为怀疑对方的行为模式,估计也不会挨个寻找出来。

招手叫来两人守住这里,齐天林重新返回去。

其实在齐天林这边不过十来个小时的时间,美国已经闹翻天。

对于普通民众来说,新总统一上任就给了他们一粒定心丸,先是提前一天解决掉阿汗富过万名恐怖分子,各大电视媒体详细播放了由白宫新闻处整理出来的战场盛况,用高科技手段以雷霆之势摧毁万恶的恐怖分子。

这样的新闻当中当然不会谈到是廓尔喀是保罗他们千辛万苦的把人拢到一起来,方便猛禽轰炸,所有的功劳都被记在了猛禽和英勇的美国军队头上,根本提都不会提还有两三百名为了实现这个场面伤亡的廓尔喀战士。

只会表达出普天同庆的胜利气氛,呼应新总统在上任之际的决定,撤出!彻底的撤出!

当然也会有民众讨论那个瞬间的战斗画面,科巴斯保罗带人击毙本拉登的镜头,肯定会认为这是白宫有意为之,在正式宣布阿汗富战争,反恐战争的结束!

也似乎表达了赫拉里要跟之前一些固有国家势力做抗争的决心,不惜戳穿之前某些国家谎言。

对于民众来说,这也许是个国家谎言,立刻跟历史上另一个最著名的国家谎言齐名了,但区别是,那个登上月球的谎言迄今还没有证据证明真假,眼前这个已经被证明了。

到处都有民众在抗议前任总统撒谎!

军队虽然一如既往的保持沉默,不参与政治,但是各大军种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的安排在这几小时之内就轰轰烈烈的开始了,不能让军人对国家的信念崩塌,这几乎是美

国的核心价值观的崩塌,美国梦的崩塌,总统居然为了自己的政治造假,最后还杀人灭口?

如果说没有之后几秒钟齐天林露面那个镜头,或许还可以狡辩那是当年猎杀的枪口摄像头画面,反正没有出现别的人物跟声音,但接下来保罗就露面的补救镜头就好像说明这个行动就发生那个仪式的瞬间。

而且赫拉里也不会在自己的就职演说中用前任总统的功绩画面吧?

所以仅仅是在仪式之后的晚宴上,和前任一样是民主党的女总统就遭到了共和党议员们群起而攻之!

刚刚跟齐天林通话问明白整个事情经过的赫拉里坚定:“这就是我安排的人手刚刚获得的战绩,至于那个被杀的是不是本拉登,一切还需要勘验,至于连带产生的是不是否定了2011年的猎杀行动,对不起,我没有任何过错!我现在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美利坚合众国的安全,这是在座诸位都无法否定的!”

就是直接推得一干二净,要查,去查前任,跟我无关!

整个总统就职仪式的影响力完全被这件事给带偏了。

共和党拿赫拉里没有办法,完全没法下口,那就只有找前任总统的麻烦,立刻敦促国会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还有议员怀疑阿汗富那边会作假掩盖,立刻要求白宫、联邦调查局和中央情报局等还有特别事务委员等各大机构联合派人,即刻启程到现场勘查,几名议员随行。

赫拉里都一概点头放行!

只是回到那个自己为之奋斗了几十年的白宫,那个跟自己丈夫曾经在这里入主八年的白宫,赫拉里气得差点晕厥过去,她的脑血栓毕竟还是真实存在的,这等于是她一上任就摆了前任一道,后面随之而来的各种事情那才叫麻烦!有些艰难而忿忿:“真的是技术问题?”

新闻处的头头是责任最大的:“画面受到地形干扰中断了,战地导播人员缺乏野外导播经验,没有关闭这一路讯号,突然联通的时候,这边现场导播……的确已经承认是他的疏忽推上了这一路画面,原本无论如何都不应该出现在大屏幕上的。”

专门负责跟军方联络安排的彼德也证明:“军方同步的讯号也是一样的状况,我们也跟战地导播仔细询问了过程,保罗……原本只是很偶然的经过那里,甚至都不准备花大力气清剿,是导播建议他们多做点作战画面,才……是个巧合。”

赫拉里似乎真的看见了一条坎坷的未来之路,无声的自己念叨了一句什么,闭上眼,酝酿一下,睁开来已经是笑容:“感谢上帝……也许这就是注定的,虽然是个

有些艰难的开局,但不正是帮我们下定决心去改变么……”

新闻部头头现在不敢想自己的未来:“您应该有一个对全国民众发表演说,解释这次行动的来龙去脉,尽快稳定目前有点混乱的局面。”

赫拉里有决断:“给我拿出一个方案来,立刻!”她的面前有十余名幕僚,真的是立刻低头相互商议。

这才是上位者,并不是好像很多人以为的那样,什么都是领袖自己做出的判断跟抉择,其实在领袖们的身边众多幕僚讨论并拿出一个方案,请领袖最终实施才是最常见的,只不过越有能力的领袖对于这些方案接受或者调整的能力越强。

但眼前的事情,显然不需要赫拉里太费脑筋,只有利用午餐会在中午十三点过,这个会议在下午十四点,共和党议员敦促国会的同时,已经安排了中情局前往现场,由阿汗富当地的中情局人员第一批过去。

首要任务就是确认那个在全国民众面前击毙的男人,到底是不是本拉登!

有了这个身份作为基础,赫拉里随之而来的一系列演讲跟表态,才能有的放矢!

所以美国军方阿汗富司令部调派采集DNA样本的专业人员也一同前往。

争取在夜间二十二点整的时候,能让赫拉里有个确定的立场!

差不多就是齐天林钻在洞里的清晨时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