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171章 初步显现

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 初步显现

齐天林不意外。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自己立刻就将面对一系列的盘问跟质询,不可能把自己留在这片战地上,所以也不抵抗,点点头:“我把武器装备给下属。”

当着史密斯上将,就开始脱取自己的战术背心,一直站在他身后的蒂雅伸手帮忙,齐天林也帮她摘,有些锁扣一个人操作的确不太方便,有时候上将都能伸手帮一下,齐天林招手叫过自己的亲卫队长:“老规矩,我和夫人的装备都送回后勤部保养……”右手单独摘下步话机,拆掉耳麦,直接用话筒:“断手!”这是甘玛在呼叫频道里面的代号,但齐天林很少用,毕竟他的命令一下,基本都是甘玛在接收。

甘玛应该能感觉到不同:“老板!”

齐天林吩咐:“部分人手可以靠近公路撤离,其他人为这一带提供外围保护,我和夫人先撤离跟随美军说明情况,你们注意安全,有什么问题,随时通过二号通讯渠道跟我联络。”

甘玛肯定的回应:“是!老板,祝您一路平安!”

所有黑人部队的一号频道是亚亚,廓尔喀的一号频道是马嘉,两边二号频道都是玛若,齐天林就是要他们通过公司的正规渠道联络,这是有预案的,要求甘玛约束部下,全面听从美军指挥,至于部分人,肯定就是指程良威那边,甘玛要协助程良威一部人撤离这个敏感区域。

绑着金棍的沉重战术背心很平常的被递给亲卫队长,但齐天林托住战术背心的手在交接时候,遮在下面飞快的拉住亲卫队长的手,捏住了霰弹枪边的金棍,再把蒂雅的战术背心步枪之类丢上去,队长捧着一大堆物品转身离开,所有亲卫在齐天林做了手势以后,才转身跟着亲卫队长撤离这个区域,去寻找甘玛的主力战队。

口中轻松的跟史密斯上将闲聊着之前发生了什么,和蒂雅都只携带了右腿的一把手枪,就跟着上将登上另一架支奴干,看得出来,有不少特种部队之外的便装军装都留下来了,机舱里空荡荡的一起升空。

支奴干升空的感觉真不咋的,很有点摇摇摆摆的不稳定感,史密斯上将肯定比齐天林更适应这样的感受,他的一名亲兵端着一个托盘过来,这架有四星上将的双旋翼直升机,内部结构还是稍微不同,不完全侧重于作战,托盘上有两个酒杯装点威士忌,还贴心的为蒂雅带了一瓶矿泉水,姑娘自己伸手拿过,说声谢谢,就拉过舱壁上的安全锁扣把自己挂在侧壁,一声不响的坐在侧面轻轻抿水喝。

上将也轻抿一口酒,看看空荡荡的机舱只有

另一头有几个他的幕僚:“是陆军部要我第一时间把你接走的,空军觉得你抢了他们的风头!”说完就哈哈哈的笑起来,现在的海军陆战队,只是挂着海军的名儿,实际上已经是海陆空三军之外,独立的四大军种之一,在海空一体战的方针之下,陆战队是跟陆军站在一边的,当然也是出于海空军实在是太强势,抢走太多预算的原因,现在美军的预算真是个大问题。

齐天林做郁闷状:“我还不太完全清楚发生了什么,只知道事情规格完全变样!”

史密斯挥手:“我没有录像机让你看,回头你自己去找,关于这次赫拉里的宣誓就任演说,空军是下了大力气的,结果就那么匆匆一闪而过的功绩,原本也还算是个主角,等你那个突然的射杀画面一出来,完全没有人记得他们做过什么了,他们有人就怀疑是陆军部跟你串通了故意这样的。”

摇摇手里的酒杯,更加表情精彩:“最关键还是,海军和空军联手在2011年演的那场戏,现在已经被要求立刻到国会接受质询,现在是他们要如何自圆其说,海军出人手,空军出支援,最后海军处理收场的整个事件,当时他们就生怕陆军和我们抢功,自己生拉硬拽的完成,现在被抽了一记响亮的耳光,证明全都是假的,所有参与此事的军官将领才几个小时,都已经分别接到立刻前往华府的命令,而且必须保证所有接到这个命令的人员人身安全,相比之下,你的生命安全也成了我们跟陆军很在意的事情。”

“我的人手也能保证海空军没法掉包掩盖事实真相,希望你击毙的这个是真的!”酒杯边翘起的手指表明他的心情愉悦,也同时指了指正在旁边并列飞行的另一架支奴干,那具尸袋就在那边,而DNA采样却在这架直升机上,假如……真的有毁尸灭迹的情况,势必击落两架支奴干,还得包含一位四星级上将!

这真不太可能,任谁哪位空军驾驶员都不敢担这样的责任。

齐天林听着旷日时久的军种之争,居然白热化到了这种程度,有些呆滞的不知不觉把小半杯威士忌都一口气喝了,直到没感觉到那琥珀色的**,才醒觉的咋咋嘴,放下杯子:“我……我还得回去跟赫拉里……哦,现在是总统阁下交代整个过程了。”

史密斯点头:“对!我就是负责把你带离战区,然后你直接返回华府,请记住你的立场,这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打压住海空军贪得无厌的扩张心态,保证陆战为王的基础事实,我们知道你在总统阁下那里也有一定的发言权,会全力支持你在总统身边的发展,这对我们都是最有利的选择,不

是么?”

齐天林有点眨巴眼睛,才能相信目前的格局,是陆军和陆战队两大军种主动示好,要通过他跟新总统保持步调一致,影响国防部军种状况,这样的层面是他从来都没有经历过的,就连跟国防部长或者赫拉里女士的高层接触,实际上都没有得到这样实质性力量的协助,美国陆军跟陆战队的坦言示好,把他视为己出的态度!

当然齐天林的回应也很坦率:“我本来就是陆军部的合作者,也很荣幸能跟陆战队合作,我明白你们的意思了,共同努力吧!”迎上勤务兵给自己倒上的小半杯威士忌,同史密斯来了个响亮的碰杯。

蒂雅依旧一动不动的握着矿泉水瓶,坐在侧面,目光锁定面前地板上的钢花纹路,其实手指却在水瓶上弹动,为的是保持手指松弛灵活度,随时便于拔枪射击,假若丈夫发出什么讯号的话!

只是在下直升机的时候,齐天林对小老婆做了个鬓角边的手势,蒂雅就摘下了面纱头巾,减少这点看起来有阿拉伯元素的细节,改把头巾扎在脖子上,顺便也遮住了那串钥匙。

跟史密斯拥抱一下之后,跟一队海军陆战队士兵一起,携带那具已经放进冷冻棺材里面的遗体,登上一架C130运输机,从这个阿汗富北面邻国的美国军事基地机场起飞,直飞华盛顿!

档次也非常高了!

那些海军陆战队员看向科巴斯保罗的眼神都格外不同,比之前那些美军士兵看待保罗那种尊重的眼神更加炽热,这个已经几乎达到美军兵王级别的家伙,运气和口碑都实在是太逆天!

齐天林只有偶尔跟他们抬头目光相对时候,才淡淡的笑一下,大多数时间都跟蒂雅坐在一起,低声聊天,聊孩子,聊飞机,聊枪械,甚至别的太太,就是绝口不谈那串钥匙和那根看起来跟战锤差不多体型的小儿臂膀一样的金棍。

其实齐天林的脑海里一直在翻滚几个小时前,自己在电筒强光下看见的那个拔出来的金棍头造型,外露的部分到一半的地方都是四楞的方柱体,尖头上挂了个圆环,看上去就好像日常伊斯兰教家里难得的精美饰品,而另一半就是圆柱接着,到另一头却是一个比圆柱略粗的圆盘,圆盘上有几个很不规则的缺口。

就是这个特别的不规则缺口,让齐天林觉得这仿佛是个什么东西。

但他能确认这肯定不是跟战锤战刃一样的法器,他慌忙中也挥动过一下,腋下的战刃都有了回应,那棍子却没反应,而且看上去,怎么也不像是武器,黄金棍来做武器?谁都愿意挨几下了。

但那究竟是什

么呢?当时手指摸着斑驳的青铜锈一样痕迹,好像棍身上还有花纹,实在是来不及细看了,只有等到这一档子事情处理完,才能回欧洲去看看能搞清楚不。

他还是相信那几十名亲卫,就算是全都死光光,都一定会拼死把东西送到廓尔喀中间,而过千名廓尔喀再加上补充的非洲小黑们,齐天林有绝对把握能保护亲卫把东西带回欧洲。

要不是上将一直虎视眈眈站在旁边,他是打算把战刃和战锤都拆下来递过去的。

现在只能轻轻的把蒂雅揽在怀里,让她靠在自己大腿上好好休息一下,其实从昨天夜里开始火烧作战,他们所有人都亢奋了十多个小时,现在更是在跨越时区,等到美国都是总统宣誓就职仪式后,快一天了。

这飞行的十多个小时期间,又发生了什么呢?

飞机除了在地中海的美军基地暂停加油,根本不允许任何人登机,当地的美军更是从陆军到陆战队还有空军海军的各方面人员都被调到现场,相互监督地勤人员补给燃料,不敢下飞机擅离职守的机上所有人员都只能通过自己携带的单兵口粮充饥。

连美军基地自己的伙食都不敢吃了!

相互防备到草木皆兵的地步!

这就是2011猎杀行动颠覆了美国军方价值观和信任感的结果。

这还只是初步显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