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199章 继续

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 继续

远程的录像带播放,就是蒂雅拿着视屏通话器,在大长老才特别配备的那个大清真寺高塔上,同样是这套阿联酋方面独立发射通讯卫星,双频加密的视频通话系统中,把摄像头对着那个其实还没有现在有些大屏手机画面大的摄像机小画面,直接硬拍给齐天林看。

用摄像机自带麦克风,再加上加密重新转换处理的拾音头变化,声音效果都很一般,听不太清晰各自的口音,但所幸词语倒是能完全分辨清楚。

一开始在画面右上角的时间1992/10/7的时间,倒是完全符合这种8毫米摄录像机所流行的年代,只是镜头肯定是一个小型化的隐藏镜头,应该是藏在类似一个西式风格装修的会客室壁炉的高度,那时还完全做不到遥控开关的精细程度,所以这台设备被安放的时候就已经打开,只能看见是个年轻的阿拉伯白袍进来摆放好这台摄像头,面孔在镜头前停顿张望了一瞬间,就满意的离开,静待十几分钟以后一大堆人进来,那个放镜头的年轻白袍就好像齐天林跟沙特王室谈话时候那些年轻亲王一样,站在外围,跟在七八名白袍周围一起进来。

但这个时候,相信绝大多数人只要看到画面,都不会注意这个年轻白袍,而是跟这些白袍一起进来的西装革履西方人。

当先一名被白袍们热情而随便的招呼着坐下的西装男子,五十岁左右年纪,浅栗色卷发,精神矍铄,时常带着爽朗的笑容,特别是随口说到什么有趣的事情时候,那种举重若轻的开朗风格,让齐天林格外的似曾相识。

其他跟随他一起的三五个白人男子显然都是他的随从或者陪伴,绝对没有他这样的中心位置,可以忽略不计,齐天林就重点关注这名男子相关的各种言谈,这名被亲切的称为吉奥治的到底是谁?

谈话是从白袍们和吉奥治在石油勘探开采领域的合作开始的,是这些白袍七十年代慷慨的帮助吉奥治在德克萨斯州开始进行石油事业,拥有雄厚的资金实力,然后才开始加强对政治领域的进入,接着也正是在这些白袍的帮助下,顺利度过了八十年代的石油行业危机……

齐天林迅速注意到这段画面中一个主要说话比较活跃的中年白袍似乎有费萨尔亲王的动作特征,但是苦于画面太小,根本无从分辨,更无法分辨那个吉奥治的长相,不过就算能看清,估计齐天林也看不出这个二十多年前的白人男子是谁吧?

谈笑风生的追忆过去十多二十年的一些趣闻跟商业合作过程以后,吉奥治感谢了沙特富豪们对他收购一家美国著名棒

球队股份的支持:“这对于我扩大知名度跟选民中间商业团体支持度有很大帮助……”

中年白袍有中东地区的思维模式:“你父亲就不能为你提供更多的帮助?”

吉奥治又是爽朗的笑声:“美国是民主的国家,没有世袭或者传承的方式,我也是独立于我父亲之外的个体,其实他作为刚刚卸任的总统,对我反而是个不利的因素,对我明年竞选州长会有负面影响!”

总统!儿子!竞选州长!

再加上棒球队股份、石油公司老板!

就这么几个关键词,齐天林几乎就瞬间能叫出这个吉奥治是谁!

怪不得从他一进来,那种似曾相识的开朗风格,他在现在的第一先生,和那位黑人前总统身上都近距离感受过,那种美国顶级政客身上如同春风拂过一般的亲和力跟感染力!

1992年底,他的父亲刚卸任美国总统,自己正在竞选州长,身为棒球队大股东,外加石油公司老板的人物,全世界也就那么一个人!

齐天林甚至都不用去翻找什么资料,都能一口道出这位的来历跟身份。

正是2001年登上美国总统宝座,恰好就位于现在第一先生跟黑人前总统之间的那位美国第41任总统阁下!

吉奥治.布什总统!

他居然一开始就是跟沙特石油富豪们保持了这样紧密的关系?!

就好像自己跟赫拉里之间的关系一样,可以想见,沙特富豪们在吉奥治登上总统宝座的过程中,出了多大的力量。

接下来的录像带画面证明了这种关系,中年白袍承诺了沙特方面将会在吉奥治的德克萨斯州州长竞选中全力以赴的投入大量资金帮助德克萨斯州低迷的石油产业,帮助吉奥治的经济振兴纲领展现出苗头,由此获得选民的支持。

而事实上,之前竞选州议员都失败的吉奥治,正是在头顶父亲总统光环这种不太有利的总统儿子身份下,凭借行之有效的经济振兴政策一举拿下1993年的德克萨斯州州长选举,正式踏上他的光彩政治之旅!

如果仅仅以为这就是吉奥治跟沙特方面简单政治献金往来,相信任何一个稍微有点政治常识的人都会笑掉大牙,要知道,自打2001年初吉奥治登上美国总统宝座,就在大半年以后,就在9月11日,发生了举世震惊的世贸大厦撞机案,由此拉开了美国对中东中亚地区的漫漫反恐路!

对外宣布的恐怖行动撞机案中,大部分恐怖分子都是来自沙特!

一个十多二十年前双方就建立密切往来的

利益组合体,却在2001年爆发了有这样关系的恐怖袭击案,这究竟说明了什么?

在问候了吉奥治家族并畅谈了对伊斯兰世界双方共同的看法,追忆吉奥治家族在影响美国联同中东地区抗击苏联入侵阿汗富的岁月中形成的稳固友谊,吉奥治也承诺自己会在自己的政治影响范围内提高沙特在伊斯兰世界的地位,他的地位越高当然影响力也就越大。

宾客相谈甚欢到结束,都是符合那个年代的讯息,只是这时候齐天林才特别关注到那个来关闭摄像头的年轻白袍,这几乎是唯一一个把整张脸清晰的定格在镜头里的白袍,在叮嘱蒂雅艰难的反复倒带好几次,才逐帧逐格的停顿在整张脸上。

这张还很清爽利落的年轻面孔是那么的让人记忆深刻,齐天林凝视着自己眼前这个实际上也只有二指宽的小屏幕画面上被摄像头转换过的不清晰画面,深吸了两口气!

不是被自己刚刚击毙的本拉登,还有谁?!这是他自己拍摄的一段隐藏录像,在吉奥治还没有成为大人物以前,周围没有那么多防范的时候拍下来一段表现他们居然曾经在一起的录像带,吉奥治是肯定不知道的,至于沙特方面知不知道就是两说了。

二十多年前,他居然是坐在未来美国总统身后的一名沙特未来之星,那时他还是刚刚从阿汗富抗苏战场回来的英雄,就好像吉奥治后来成长为美国总统,这个当时才三十二岁的年轻亲王,最终却在那个著名的911事件以后,成为吉奥治全球通缉的恐怖大王!

造化弄人多么神奇?

齐天林定定的目光停留在画面上,有些感慨,毕竟他曾经有过那么一段跟这位恐怖大王平静对话的经历,似乎现在,他能够理解拉胡子当时那种淡定的情绪,甚至也能解释为什么美国方面伪造了猎杀本拉登的行动,沙特乃至基地组织都没有发出什么异议?

这中间似乎有一种什么关联?

齐天林停顿良久才轻轻的让蒂雅继续让画面往后走,快进的看看后面还有什么内容没。

结果出人意料,仅仅几秒钟以后,立刻就开始新的画面,是本拉登自己坐在摄像机面前拍摄的画面。

右上角的时间已经变成了1998/6/28,已经在四十岁上下的本拉登终于蓄上了他那著名的长胡须,只露出一个上半身对着摄像机轻言细语,就好像他后来无数次在对外发布的录像带中的样子,只是背后还没有那支著名的AK74U短突击步枪,只有一片白墙。

脸上无喜无悲,却有种诡异的嘲讽:“再过些日子,我们就要按

照计划,开始对美国在非洲的大使馆进行袭击……”笑笑停顿一下:“现在我已经领导阿盖达组织十年了,十年的时间,我从沙特亲王到带领伊斯兰圣战者抗击苏联入侵阿汗富的英雄,变成了被沙特政府剥脱公民权利的国家叛徒,现在我是个跟沙特政府无关的人,在即将到来的袭击以后,我就会变成真主所不能容忍的暴力恐怖分子,这都是为了真主……我甘愿承受这样的改变,为了我的祖国和信仰,但绝不是为了那个该死的吉奥治!我们不应该是他为了美国政治上获得筹码的工具!”

1998年,几乎就是本拉登身份转变的一个分水岭,虽然很多研究他的专家都言之凿凿的说那个著名的基地组织在八十年代就成立,但之前一直致力于抗击苏联入侵阿富汗,还说得上是为了独立自由而战,美国也为这个组织提供了大量的资金跟武器,包括那批著名的毒刺防空导弹,但恰恰就是在这个1998年针对美国驻肯亚尼和坦桑亚尼大使馆的爆炸袭击以后,拉胡子才正式被认定为一个恐怖组织头目!

由万人敬仰的宗教民族斗士变成千夫所指的恐怖分子,变成沙特官方宣布的叛徒!

这样的轨迹,跟齐天林现在数年来的变化何其相似!

可以想象,假若齐天林也开始针对美国方面发起任何袭击,那么几乎是瞬间,他也马上会被定位为一个恐怖分子,整个绿洲集团说不定也会变成阿盖达那样人人喊打的恐怖组织。

之前所做的一切努力,说不定就会变成一场空!

录像带还在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