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222章 整编

第一千二百二十二章 整编

亿吨级深海油田是什么概念。

目前非洲第一石油大国是尼日亚利,非洲美军司令部设立在卡隆迈可以说就是为了保证邻国尼日亚利能够持续为美国提供原油。

而尼日亚利的探明储量是30亿吨石油,占全球总量2%,全球排名第十。

所以亿吨级原油可以说立刻就能跻身石油大国的地位。

更重要的是,这发现在坦桑亚尼。

坦桑亚尼和南边的邻国莫桑可比堪称石油勘探公司的黑洞,这在近百年的原油疯狂勘探史上已经得到了共识。

所有的历史乃至地质地壳学报告都证明这地处非洲大陆东南部的两个国家一定有原油,也勘探出来丰富的天然气资源,可从上世纪源源不断的就有全球几乎各大石油勘探公司来这里寻找石油,最终无一不是失望而归。

打一口探测井费用少说五百到一千万美元,近百年时间除了给这两个国家留下到处的井眼,没有任何一个值得开采的石油油田,最终在这个世纪开始,几乎所有西方石油公司都退出了这两个国家,除了华国。

用中情局的初步情报形容就是:“特么这个靠近海边的首都城市里面,到处都是华国人!华海油的工作人员都到处可见,他们难道是把石油公司的广告衫拿来成打的白送么?我都怀疑自己是站在华国的某个海滨城市,偶尔看见点黑人游客!华国人简直是在用他们的人口优势进攻非洲大陆。”

齐天林笑着就把这份充满夸张之词的报告扔回桌面上:“这个情报员不错,可以去百老汇写剧本,而不是在达雷斯当个苦哈哈的情报人员。”

麦克已经换上便装,表情严肃:“白宫非常重视这个讯息,无论他的报告怎么写,都无法改变华国在南部非洲独占这么一个巨大石油开采区的事实,而且因为近十五年都没有欧美国家在这个区域投入开采,他们以极为低廉的价格拿下所有可能有原油的地块……”

齐天林明白:“意思就是说,假若不通过战争或者政权更迭的手段,就无法从法律层面阻止华国开采这些原油?”

麦克摊开手:“这估计就是我们非洲司令部建立以后,在非洲的第一次正式作为,我不希望灰头土脑。”

齐天林终于正经点:“达雷斯我去过,没多久以前,那里的确是有很多华人,虽然没到这份报告说的地步……但坦桑亚尼还有莫桑可比一线的国民,对华国人并没有太多好感,虽然这两个国家跟华国的关系很亲密,但肯亚尼还是亲英的,我也能很快拿下。”

齐天林在驱车过来的路上,已经尽可能压抑自己的情绪,淡淡的点头:“我支持一切面向坦桑亚尼的作战行为,至于在肯亚尼的行动,也服从并配合所有美方的战略指挥,但是从现在开始,就不是我出钱请美军帮我了,国防部可以考虑申请额外的承包商雇佣费用。”

麦克哈的一声,满脸的惊诧:“保罗!我终于知道你怎么发财了!你不用翻脸翻得这么快吧?”

齐天林的确变脸,笑容可掬的面对大客户:“麦克……现在供需关系反过来了,你心里清楚,而且这一次之后,我就彻底跟华国对立,美方也要帮助我弥补点经济损失嘛,好吧……事情就这样,我等待调遣跟指派,我在非洲的所有作战人员进入调整准备阶段,我等你的好消息,麦克……无论你从什么军阶退役,都会是我们公司的大股东,这从你跟我一起谈话那天起,就确定了,无论是利亚比的培训基地到乌克兰的哥萨克基地,再到目前的局面,都跟你分不开……你明白我的意思。”说完就站直了身体,行一个标准的军礼:“再见!长官!”

麦克靠在椅背上,也有点笑意的仰头看他,比较随意的回一个军礼:“彼此彼此……保罗将军!”

有些东西不需要说得太明白。

美国军方或者整个政坛内部真的很少有直接贿赂或者腐败的行为,这其实一方面有体制监督管理的原因,更重要的是欧美人的价值观,遵守这种法纪才能让自己也得到公平公正对待的基本价值观,才是欧美社会贪腐情况比较少的根本原因。

但是人就有贪念跟欲望,在比较完善的监督制度下,欧美国家普遍采用很多曲线方式规避,而美国军方高层退役以后,到某家大公司担任顾问或者股东的做法很常见,这样就能有效避开在位时候的财务清查,尽享美满晚年。

目前的绿洲防务或者SG工程机械乃至航空公司到传媒集团、大把的基金会都算得上是庞然大物,随便挑一个当小股东都是不菲的待遇。

更何况齐天林提出的还是相当合理的要求,只是要朝中有人好办事而已,麦克不过是笑着提醒他自己也是准将,没准儿顺着这一趟还能升衔,别忘了自己也动用其他关系多努力。

回到圣玛丽号上的齐天林见到的第一个人就是马歇尔。

影子提前两年就到南部非洲开始铺设各种网点,现在终于开始派上用场!

在会议室只有两人坐下后,齐天林却先关心他的面部:“怎么看上去精神状况不怎么好?”

马歇尔没表情:“美容手术后遗症……过些天要重新做

手术,现在这张脸已经比较固定,也受到很多方面的注意,就不能随便改,要好好维护,喏,这些拉皮、打针的部分都要经常做,现在暂时停一下保养,看着就精神不振。”

齐天林这不需要保养的都听得眉毛乱跳,但影子显然不在乎这个,忍住自己想挠脸的手:“我现在要做什么?”终于能听出点兴奋的味道。

齐天林先鼓劲:“估计要决战……”伸手止住猛的一下想把自己挺胸撞到椅背上的马歇尔:“时间还长!不是一战定胜负,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马歇尔那张已经有些木然的脸上就跟橡皮似的爆发出许多皱纹,浑身有点难以抑制的颤抖:“我懂!我懂……”齐天林的右手按在他的肩膀上,脖子就使劲的抬起,下压,就好像一个打气筒一般在压抑自己的情绪,可眼脸却无法遮掩的开始发红,眼珠里面无数的**开始慢慢的充满,嘴唇也抖动起来:“我……我要做什么……”

这个一直隐藏在黑暗中的毒枭心底最后那点坚持被彻底触动:“感谢……感谢你,老板……最近我做梦……梦见我那个出嫁的姐姐,就在她死在毒品的那张**坐着笑,我就有点征兆,您也许要动手了,感谢上帝,感谢您……我愿意付出我的一切,只要能把美国拖向深渊……”上半身几乎完全松弛下来,全靠齐天林的手臂支撑,代号影子的超级毒枭絮絮叨叨得甚至有点哽咽。

齐天林能感受对方的情绪,放慢语速:“加强坦桑亚尼和莫桑可比的情报搜集跟网点经营规模,我希望能在这两个国家,变成战场,把美国拖进新的泥沼中战场,我们对这个区域了解越深,渗透越多,就越能掌控局面。”

马歇尔不会问凭借坦桑亚尼那基本都是华国协助建立的军队能不能抵抗住美军,只毫不犹豫的从自己携带的公事包中取出一台平板电脑:“这是目前所有快餐店和饮料经营网点的具体分布状况,您可以做出任何调整,我们有这个经济实力修改,全部变成作战供应口粮或者情报探子都行,LALA快餐就算全毁了也能重建。”

嚯嚯,他当时可是投了近二十亿美元在这个LALA饮料和快餐上,后来又追加了几亿美元在南部非洲,说扔就舍得扔,气魄真是大,决心也可见一斑。

齐天林摇头:“没这么悲壮,你是我的情报机构,美国人有他们自己的,但从今天开始,你跟我的关系要更远一点,无论是我暴露还是你被美国人注意到价值,都不会牵连到另一边,直至最后完成。”这一番商量非常繁琐,齐天林叮嘱的细节又不少,最后马歇尔没任何记录的复述一遍

,才算是明了他要做到的工作部分。

一贯比较沉稳的马歇尔今晚的情绪波动非常大,忍不住起身重重的拥抱齐天林:“老板……您保重,作战注意安全……”

齐天林装硬汉没表情:“你才是,我是专业作战人员,你负责我的后勤跟前线情报,你知道你的重要性,更要防备美国人找到你。”

影子有点揉鼻子的自信:“呵……他们抓我多少年了,我知道怎么干,遥控指挥嘛,我会呆在非中指挥的,那里最安全。”

齐天林点头:“你找迪达,让他给你安排一套加密通讯车,我们以后的联络要通过这个层面来暗地里实施。”

终于把面部表情控制回去的马歇尔拉下头上的棒球帽,使劲对齐天林捶捶自己的心口敬个礼,才转身低头跳下了湾流商务机,让后面进来的马嘉有点奇怪的看了看这个不声不响的家伙,这个廓尔喀头子在尼日亚利其实没少跟马歇尔打交道,但是对方这诡异的身形还是引起了他的注意。

齐天林招呼他进去:“开始收整所有的廓尔喀分队,集中在索马里整编。”

马嘉的脸上表情就是一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