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257章 贪婪

第一千二百五十七章 贪婪

柳子越穿着一件双排扣的军绿色修身呢绒短大衣,剪裁合体的大牌风范带了点莫名的军装范儿,一条米色格子围巾有些俏皮的从脖子前后垂下来,被黑色打底衫衬托得格外雅致。

看看这尽显巴黎时装风格的外套,搭配藏青色紧身裤和过膝长筒靴,隐隐又带了点东方元素,随意的拨开被海风吹得蓬松长卷发,摘下几乎遮住半张脸的茶色墨镜,满脸自信和轻松的神态,正是三十来岁女性盛开得最妍丽时刻。

可一双明眸从踏上天台,就看着齐天林,稍微把围巾紧一紧抵御大风,就拿着墨镜走过来:“有事情?”一只手自然的搭在齐天林的肩膀上,似乎感觉到被风吹冷的肩头体温,顺便就拉上长围巾的下摆,把齐天林的脖子也围上。

一家人之前在索马里团聚了一些日子,刚刚各自分开,又突然来到法西兰跟她见面,柳子越可不会跟玛若那样只理解为浪漫,更何况她一上来就感觉到那个坐在垛口上的男人身上有种说不出的萧瑟。

很难在自己这个如山一般巍峨厚重的丈夫身上看到这种气息,一贯敏锐的柳主播有点心疼。

齐天林真能感受到温暖,有家人的感觉真好:“接下来,我会出卖一系列华国的东西,现在我已经不需要证明我对美国人的忠诚,但我要用这些诱饵,一面让美国人一步步走进战争的,也尽可能把华国拖进来,不然仅凭我,是没法让美国人遭受重大损失的。”

柳子越没有说话,她个头没安妮和蒂雅那么高挑,比玛若又丰腴点,轻轻踮起一只脚,把上半身靠在丈夫的手臂侧面,多拉点围巾把两人都围住,又似乎是缠在一起,动作很轻,就好像齐天林的语气。

齐天林很难得有这样一个用母语倾诉的机会:“华国的领导认为我疯狂,不切实际,说不定,等最近一系列事情曝光以后,华国没准还会干脆把我捅出来,我已经不在乎了,我没法跟所有人解释,这些年我拉了多少复杂的线,这些看起来一根根细线……嗯,就好像我们小时候看的那个什么小人国历险记,那个外国人醒来,发现无数的细线把他缠住的样子,看起来每根线都很小,但一起,却能把他固定在地上,我难道要跟每条线都解释还有其他什么线?”

柳子越扑哧一声笑了下:“怪不得那本小人书后来不见了,原来被你偷走了。”

齐天林脸上有点笑意:“我已经习惯了冒险,富贵险中求,目前的局势也这样,美国人的制度真的有优越性,是最适合他们这个移民国家的,目前的暂时困难局面真的会逐

渐度过,前提就是华国不能超过他们成为第一大国,那样他们的立国之本就会动摇,所以华国人以为自己努力了,就能让国家立于不败之地的做法,迟早会被美国人拉紧吊索,必须要趁他病,要他命!”

柳子越脸上的笑意还是没散去,她站着,比齐天林高一点点,低下点头,把脸颊放在丈夫头上,觉得板寸有点刺,还有点冷,就干脆转过来,把嘟起来的厚嘴唇放在头发上,所以声音有点低沉:“我很骄傲……真的,和我们家的财富无关,而是顶天立地这个词,就是用来形容你,我知道……你不在乎别人怎么看,别人骂你是卖国、走狗或者叛徒都无所谓,因为你的心里是充实的,我一个人在电视台奋斗的时候,也有很多人说我是谁谁谁的禁**,哪个又包养了我,就算现在,国内对我的说法更是不堪,但我不在乎,因为我知道我们在做什么,虽然我从未参与过你任何一次战斗,但我知道我打理好家庭,展现出姿态,就是我的战场,我很骄傲。”

一边说,柳子越就展开自己的双臂,把丈夫的头抱在怀里,齐天林那似乎永远都坚强得刚硬肩膀真的软下来,放松自己靠在妻子的胸前,远处一直看着有些模糊的海面雾霾,似乎陡然一下变得清晰明朗……

没有谁是没有心理压力的,齐天林也不例外,何况他经手捣鼓的还是这么复杂而惊世骇俗的事情。

柳子越陪着他在城堡吃过一顿晚宴,看齐天林接过一个电话,两人就离开迷雾岛回到法西兰,圣玛丽号公务机旁边已经多了一架阿帕奇直升机,轻轻拥吻一下,啥都没说两口子就登上自己的豪华座驾各自离开,美国退役空军少校很恭敬的驾驶法里斯号升空:“老板,欢迎您回来……”

之前那个电话是徐清华打来的,纵然麻桦腾已经按照自己的理解做过解释,华国领导层对于齐天林这种完全无法掌控的行事风格表示了极大的担忧,语气相当严厉的警告:“你这是在资敌,你明白么?假如你的做法危害到了华国,会把华国带向战争的深渊,我们不惜把你的一切公之于众!”

齐天林笑笑回应:“我可以理解为你们为了抹黑我这个美国外籍准将,所做的污蔑么?我的态度始终是如果没有这种背水一战的能力跟魄力,那就早早的收工离开,别让那么多华国人深陷危险之中。”他又不是华国体系中的人员,任何对他实际身份的揣测和摊牌,他都可以视为是政治迫害,怕个鸟!

似乎从自己那个柔弱的妻子身上,齐天林却获得了跟奥尔塔类似的那种战神一般的力量,坚定而明晰!

回想到这里,

伸手快速拨开驾驶舱里的多个开关:“你负责驾驶,我还有几个电话要联络……”

有条不紊的用机载卫星电话,吩咐安排自己的亲卫和迪达的情报政工人员向坦桑亚尼边境线靠近,索马里的中情局人员也跟着转移过去,包括亨特尔在内。

等齐天林辗转利亚比、乍得、南苏丹、索马里一路飞行巡查到了肯亚尼,已经是两天后的中午,从美国本土赶过来的军情专家,行动人员也到位,稍加沟通就立刻出发。

必须是黑人,但老实说,齐天林觉得一眼看过去就不是非洲黑人,怪不得中情局往这边渗透的情报人员都给坦国政府剔出来。

三个人都太壮了,不是高大肥胖,而是在齐天林这样的专业人员眼中一看就是高手的精壮!

带队的一人很利落的行军礼:“陆军第一特种作战群第三营B级分遣队队长奇普拉向您报到!长官!”然后介绍跟随他的两人,情报军士长凯文和通讯军士长梅特拉,态度真是对着本国将军的那种肃穆,绝不是美国军人惯常对国外仆从军将军的和善跟随意。

B级分遣队是美国陆军特种作战的一个编制,其实就等于是连长,可跟美军连长普遍由上尉担任不同,这位奇普拉应该是少校!

陆军第一特种作战群,听上去很陌生是不是?

齐天林却如雷贯耳!

绿色贝雷帽听说过没?就是指陆军特种作战群,他们在二战末期就建立了,比著名的海豹早了多少年!

第一作战群还有一个不被正式认可的代号,三角洲……

当三角洲在越南出生入死的时候,海豹还在筹划建立阶段,根本无需阐述三角洲功勋册上那密密麻麻的成绩,就凭他们敢号称美国特种第一军的气势,就说明这才是美国全军特种部队里面资格最老,牌子最硬,最顶级的人手。

仅仅就是个前线查验的潜入任务,就给齐天林提供这样的同伴,一名少校带两名二级军士长,再加上齐天林这个准将的头衔,这个任务小组的规模是不是太高了点?

从总统和国防部长乃至中情局局长一同关注的项目来说,也正常。

所以这四人一起驾驶一辆破烂的丰田小汽车前往坦桑亚尼时候,亨特尔等白人只好留在了营地,目送离开。

坐在驾驶座后面的齐天林翻开身侧奇普拉递过来的任务计划简报,稍微做了几个调整,奇普拉没有任何异议,立刻发送修改通过卫星传送回美国。

仅仅两小时以后,四人就下车背上四个行军背囊。

已经就在坦桑亚尼

国境线上,根据对面密集而专业的边防军守卫,步行穿越才是最可靠的办法。

只是四个小时不间断的徒步行走以后,四个人身上原本大大的背囊,奇迹般的就不见了。

所有的物品枪支已经变成了沿线各处埋藏的补给点,穿着很平常民用服装的他们甚至身上连一把刀枪都没有,人畜无害的模样到极点。

但轻视他们的后果就铁定会追悔莫及。

直到齐天林和奇普拉他们第四次面对游动哨卡。

汗透肮脏的汗衫和条纹T恤加牛仔裤,相当合作的举手接受任何搜身,结结巴巴的用英语和斯瓦西里语给对方解释,这是一个华国商人在肯亚尼受到战乱影响以后,找三个非洲朋友保护打算取道坦桑亚尼回国,皱巴巴的证件和奇普拉他们甚至带点口音的斯瓦西里语,都让齐天林感叹美国军情人员的细节到位。

原以为跟之前一样被盘查一番,就能过关,可眼前这个穿着军装,腰挎五四手枪的中年军官摆摆手中证件,却有些贪婪的盯上了奇普拉他们身上唯一的财物,手机。

这是作为前往坦桑亚尼查探情报必须的工具,外观虽然看起来就是很普通的诺基亚直板手机款式,实际上背后的高清晰摄像头和隐藏卫星电话模式让齐天林都很想去搞一部。

可就是这样一部磨损严重的陈旧手机依旧被这些黑人官兵看上,理所当然的要拿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