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269章 一根针

第一千二百六十九章 一根针

如果放到往年,八月的南部非洲气候凉爽宜人,会是齐力马罗扎山峰徒步登顶的高峰期,其他时间稀稀拉拉的背夫和游客队伍,在这个时段会让登山路上拥挤不堪。

而广袤的国家公园也是观察各种珍稀野生动物的最佳时机,很多欧美游客和最近几年暴增的华国游客简直会填满每辆路虎游览车,围观每一只野生非洲狮和大象。

但现在,肯亚尼本国的政变虽然平息,但跟邻国坦桑亚尼不断升温的战争警告,还是让各国政府都警告自己的国民不要轻易前往这个区域。

因为干燥的平原也是坦克和武装直升机,战斗机最佳的作战环境,五角大楼铁定会在这个阶段发起攻击,就算所有人不知道那个激光发射器的事情,也能从军事专家的推测来判断,如果错过这一档,雨季来临,就真没必要攻击了,那时候,也许就是第二个叙亚利,美国誓言旦旦要武力介入,最后却无疾而终,那几乎是几年前美国人被视为军事战略能力上走下坡路的一个转折点讯号!

美国人估计再也丢不起这个人了,这样的后果不是用金钱能计算的损失。

就好像齐天林一直没看见美国控诉华国扩散制导武器的消息一样,美国人也一直都没看见坦国政府对扬言要独立的桑岛发起进攻。

其实从奇普拉他们登上桑岛开始,就没有实际上的投票表决行为,结果是笃定的,所以连这点过场都懒得走,他们不过是在诱使大陆方面为了制止分裂发起攻击,可坦国一直按兵不动,静静的看着三十五公里海面外的岛屿嚷嚷,似乎这个群岛要分裂就随便走,这边就是笑眯眯的看着闹腾。

坦国国内又没有任何反对派能翻起波澜,美国需要一个借口……

八月的华盛顿,酷热。

从齐天林在平板电脑上看见杰奎琳发给自己的照片,美国姑娘穿了一身相当清凉的热裤跟背心坐在草坪上,这一幕让过路的蒂雅看见,不停的撇嘴,虽然没说什么,过一会儿自己也去换了一套火辣的,但仅限于在家里穿,绝不会跟那些道德沦丧的美国人一样到处招摇!

实际上除了华盛顿炎热,半个美国今年都面临严重的干旱,有两个农业大州开始停止支付他们的债务,这种金融市场的波动也反应到齐天林的平板电脑上,萨尔玛在讲述部分关于美国国债投资项目的时候,也偷偷顺带传了张自己的穿着紫色长袍的照片,虽然齐天林偷偷的看,还是被长腿妞给看见了,一样的撇嘴,最后抱了女儿过来塞给他打岔。

而美国东南部

地区的人还紧张的注视着一个热带风暴,这个日复一年都会出现史无前例大风暴的年代,有可能又会迎来一个超级飓风,所以一直呆在纽约掌管北美金融大权的玛若借着躲避飓风,带着一帮专业经理人撤到伦敦工作,和安妮一起召唤男朋友什么时候过去参加今年秋冬季时装品牌顶级走秀会。

齐天林的目光注视在倒回去的杰奎琳照片上,蒂雅蜜糖色的长腿都在他面前晃了好一会儿,才忍不住开口:“你……还是喜欢白一点?”那不是后面的萨尔玛也没那么白嘛。

齐天林才被突然惊醒一样,仰起头来笑,伸手给姑娘拉过来,再也不是那个小萝莉一般的娇小姑娘,坐在他的腿上,还要把膝盖并在一起斜着,嘟一下嘴:“你更喜欢这个美国妞?”

齐天林另一只手抱着海娜,在女儿粉嫩的脸上亲一下,才拿手指平板电脑,不是杰奎琳,而是照片的背景:“这应该是她下班换了便装出来在白宫外的草坪随便拍的照片……”角落上一排示威者拿着横幅在抗议,放大的照片能清晰看见上面的反战口号,反对可能爆发在非洲的战争:“再看看周围的行人,一个围观的都没有,人人都在匆匆的路过。”

真的,美国国内现在好像所有人都是路人,就好像夏天那种只能听见蝉叫的死气沉沉,到处都黏糊糊的湿热,让人觉得什么都提不起精神。

一旦把电视翻看到跟政治有关的节目,都下意识的想换台,根据柳子越的星云传媒对自己旗下以及全美各大电视网络的市场调查,政治类节目的收视率降到一个历史最低点,也许那些反复强调东非战争和石油无关的言论,让所有人都有点倒胃口。

要多厚颜无耻才能把这个完全平时根本无从提起的非洲小国的民主状况跟美国人联系起来?

虽然所有美国人也知道这些战争是为了维持美国民众的美好生活,可自命清高的他们总觉得自己是最善良最有人性的一群,总要指手画脚。

所以总统的支持率有显然的下滑,但就算是这个数据,也比国会的支持率高得多,也远高于共和党的支持率。

虽然共和党在这个时候也声称东非的战略意义对美国的未来多么重要,但除了喋喋不休的各种政治媒体和专家的言论,基本都没人有兴趣听,美国民众有点失去耐心。

经济萧条已经从2008年至今快十年,迄今还没有大规模复苏的迹象。

政府出台了一次又一次的经济振兴计划,每一次都说看到了复苏的良好势头,各种数据证明美国依旧是全球最大的经济体,最有实力的国家;

前些年火爆了一下的页岩油气开采被誉为美国本土的能源宝藏,但现在证明那不过是华尔街金融投资的把戏,吸纳了上千亿国外资本以后,投入产出利益比让所有人失望,因为美国本土民众的天然气价格贱比大白菜,就跟菜贱伤农一个道理,没人愿意投资开采,所以只有拉高美国本土的油气价格,燃料费终于成为美国民众注意到的一项重要开支。

这些话语其实都是陈词滥调,天天都能在各种地方听见,但在这个夏天,似乎对国民的情绪影响特别敏感,死气沉沉的局面下似乎在孕育什么。

没人注意到,欧佩克几个主要产油国家都不约而同的在降低产量,沙特是因为部分油井受到袭击和频繁出故障,卡尔塔是国内局势又有混乱的势头,阿联酋则是例行检修,伊琅和伊克拉则早就不计算在欧佩克的整体产量中,尼日亚利主要产油区正在遭受极端宗教组织的恐怖袭击,利亚比的产油量自从枯竭以后一直没有大规模复原,不知不觉期间,齐天林几乎已经能影响半数的欧佩克国家,油价一直在缓慢而坚定的上涨,华国和美国都在承受同样的压力,但俄罗斯和华国的原油贸易通道能稍微缓解一下这方面的状况。

似乎这两个国家,都有极为明确的理由要拿到坦桑亚尼的新油田……

被命名为自由火炬的东非作战计划已经全部由国防部和国家安全委员会敲定,交给赫拉里总统的文件中列出最后细节,赫拉里女士只看了一遍,就签字认可,提交给国会批准。

实际上各方面都按部就班的到位,只等待国会许可。

齐天林这么一个外籍准将肯定是看不到这份高度机密作战计划的:“不过大体框架也就这样,无非是精确制导巡航导弹首批打击,然后空袭轰炸,获得制空权,陆军威慑,让坦桑亚尼最终崩盘,这一次不需要取得坦国全境控制权,只要保证桑岛成功从坦国分裂出去,就算达到了目标,这一点可比伊克拉和阿汗富都来得容易得多,毕竟群岛的地理优势就让事情成功了一半。”

既然他人在米苏塔拉,坐在他对面的当然就是阿布,依旧还是在那个层毯叠幛的挂毯之间,清风微拂下的两个大富翁席地而坐,悠闲得很:“你接下来会怎么做呢?”

齐天林摇头:“我没有确定的计划,现在等于是个餐馆,各种食材配料已经尽可能的准备好,看美国人点什么菜了,最近请了华国这个大厨,俄罗斯不也来客串一把?”其实是华国这个大厨太过大牌,有些拿手菜都不告诉他要怎么做!

眯眯眼的俄罗斯富豪轻摇头:“俄罗斯也肯定是

见着出招,如何获得俄罗斯的最大利益是我们的追求。”

齐天林不奢求出现华俄联军的惊世骇俗局面,但特别提醒:“请准确的抓住每个机会,也许摆脱目前单极局面的千载难逢机会稍纵即逝,我也无法透露华国的战略方针,但请你转告克里姆林宫方面,这一次,请千万放弃那些小动作,只有一鼓作气的把美国顶翻在地,俄罗斯跟华国才能获得更大的生存空间。”

阿布却不笑:“华国的空间更大吧?”

齐天林不否认:“但华国人却从来没有在国际社会上指手画脚的习惯,这一点可比美国好相处多了。”

阿布皱眉:“结局呢?以什么为目标?”

齐天林好像还没想过这个问题:“只要让美国这最强大的武装力量受到沉重打击,无法再以强大武力压制各国,那就足够了?”华国人就没有跟他谈过这个问题。

阿布却唱反调:“那么美国人实际上压制的各种争端跟纠纷,也就再也没有限制了,譬如华国跟日本,以列色和阿拉伯世界的矛盾,那也可能是个危险的世界!”

齐天林站起来拍拍手上可能的灰尘:“那就不是我思考的问题了,我就是一根针,编织地毯的针,整体局势是政治家们相互妥协的艺术,我只是不喜欢看见动不动就先拿拳头威胁着谈话的方式,更何况现在还什么都没有,就去想未来,那是很危险!”

说完就对阿布摆摆手,迎着外面的光线走出去,不得不说,这一刻逆光的效果,还真有点天神的味道。

走向新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