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276章 淡忘

第一千二百七十六章 淡忘

要命的两天四十八小时。

美国的确是这大半个世纪无可争议的全球霸主,所以美军所有的优缺点都被全世界军事专业人员研究,反复推演跟比较,究竟什么才是能够改变这种状况的根源,这样的研究,不光华国、俄罗斯这样的对立大国在做,英兰格、德国这样的同盟国家同样也偷偷在做。

也许有人会质疑,为什么华国、俄罗斯这样的国家不能从了美国,也象别的国家那样快快乐乐的做个美国的盟友,当个顺民多舒坦?

以前的齐天林也许会这么想,现在他心中了然一片,不可能!

安妮开玩笑似的说是宗教问题,长官为代表的阿拉伯世界认为是金融经济问题,齐天林以前以为是意识形态的问题,其实都不是。

战争永远是政治的延续,这早就是西方公认的理论。

就因为华国或者俄罗斯是有能力颠覆美国全球第一地位的超级大国,这个大国的定义还是来自那个幅员辽阔的国土疆界,只有这样的大国,才有可能跟美国对抗,除了这两家之外,美国的邻国加大拿就是个与世无争的温和大汉,面积稍大的澳大亚利又四面环海不具备地缘延展的便利性,除此之外,其他的欧洲强国根本就不放在眼里,一个德国或者英兰格,充其量能有多少战斗力?

美国是不把欧洲各国放在眼里的,就好像逐渐富强的华国也不应该把日本放在眼里,战略纵深就是硬伤,一枚中程导弹就能拦腰切断的国家谈什么现代战争?

所以美国必须压制华国和俄罗斯,相比在北半球看起来国土面积巨大实际却比较不均衡的俄罗斯,同纬度的华国就更是美国的最为针对的对手,这么一看,就能解释所有美国跟华国之间的关系。

一山不容二虎,就这么简单,一切潜在可能形成下一个对抗的高等级对手都要扼杀在摇篮里。

但没想到华国居然会如此的稳准狠!

这绝不是三两天临时筹措出来的应急策略,似乎华国人为此已经谋划了数十年!

后来有种传说是从华国那个著名的开国领袖那会儿就开始挖坑。

就因为苏丹和坦桑亚尼这两个在非洲大陆上看起来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个国家,华国从几十年前就竭尽全力的在经营这两处,看上去就好像是为了石油,现在才让人恍然大悟。

为什么宁愿分裂苏丹,退而求其次,也要尽量保住在苏丹的控制力,当齐天林的小股部队进入南苏丹以后,华国不惜派出武装直升机也要阻挡雇佣军对苏丹的入侵。

美国人似乎这时才突然发现,苏丹就好像一颗钉子,牢牢的顶在欧洲、美洲和中东前往坦桑亚尼的咽喉上!

这是一个如同下棋一般的先后关系,假如坦桑亚尼是交战的中心,苏丹就是扼守在前往这个中心的一座堡垒,全方位覆盖周边的堡垒!

当美国集结在印度洋东非沿岸的特混舰队跟登陆船队,突然被劈头盖脑的导弹击沉以后,美国人突然就面临一个艰难的选择:“怎么办?!”

没有人认为就算输掉三个航母战斗群和一个半装甲师,美国就不是全球最大的军事强国了,美国人自己也有信心扳回来,可关键就在,怎么办?!

美国人肯定会有猛烈的反扑,但具体的方案呢?

目前有四个陆军步兵师和装甲第一师同步离开卡隆迈,他们是搭乘运输机前往肯亚尼那新建的一系列军营,但由于运输机突然也受到卫星定位的影响,原本顺畅的运输工程受到很大影响,不是所有飞行员都能娴熟的不依赖定位系统飞行,当用过更好用的技术手段以后,可靠但原始复杂的罗盘定位技能已经被很多新一代飞行员淡忘了,所以运输机不满员,步兵师的运输也不满员。

更要命的是,因为这原本就是一次再平常不过的运输,所以各师按照各自的最佳方式,都先运输一部分先头部队,后勤部门前往建立各自的营地跟完善驻扎条件。

这样突然变化的运输条件就造成四个师都同时过去了,但都参差不齐的不满员!

有错么?按照美军运输条例,都没错!

但要是先运送一个整编师,起码能形成一个师的完整战斗力。

而且这些空运步兵师的给养全都是靠万吨级海上预置舰来完成运输,士兵们只携带轻兵器和背包飞过去。

现在……似乎完全不一样,四个乱七八糟的残部和一个整编师,别看都有万把人,作战能力却是天差地别!

很明显,相对落后的华国飞行员却很适应罗盘定位导航,华国现在都还大量装备老式没有GPS卫星定位的飞机,所以他们在这个阶段似乎能掌握制空权?

制空权,可以说就是美军作战体系的根本所在,所有美军作战理论都是建立在掌握了制空权的基础之上,没有这个,啥都没有!

但美国毕竟是美国,拥有这个星球上最为庞大的军事集团,立刻就会做出反击。

航母舰队还在海上呼救挣扎的时候,那些舰载机已经开始疯狂的对桑岛进行轰炸攻击,但原本被美国人寄予厚望的无人机却集体失效,主要依靠卫星定位完成坐标移动

的无人体系在这个时候完全变成鸡肋!

而一座两千平方公里的岛屿上,几十架舰载机的载弹量也不过是杯水车薪,他们最终还是在无线电呼叫的代码提示下,借着阿帕奇直升机的引导,返回肯亚尼军事机场降落。

所有东非地区美军有些猝不及防的转换短波超短波通讯系统,在卫星通话普及以前,这是军方最有效的通讯手段,也是防备电子战类似卫星失效的准备之一。

但见鬼的是,东非部分最有效的短波超短波通讯设备都是舰载的,也就是在特混舰队上的,大部分都沉入海底,只有仅剩的几艘船上还能产生联络,而用于陆上部队的设备,都随着运输船毁掉了,麦克的特种作战精英们全都是轻装,携带最简单好用的卫星设备过来,岛上的人员只能通过阿帕奇靠近用单兵通讯设备联络。

所以距离坦桑亚尼外海特混舰队海上遭袭过去十六个小时,赫拉里看见桌上这份关于华国跟俄罗斯战斗机进入非洲的报告时候,电视上也正在播放出华国的外交部发言人讲话,丝毫不提发生在坦桑亚尼外海的事情,用那一贯洪亮而义正言辞的口吻宣布:“为了应对坦桑亚尼国内分裂主义的逼迫,以及部分国际雇佣军不顾国际道义的肆意妄为,华国政府同意以免息贷款的形式销售给坦桑亚尼一百五十架防御战斗机,支持这个国家为了自己的领土完整所作出一切努力,当然,这些战斗机在非洲大陆的军事行为与华国无关,我们也希望非洲各方能尽可能坐下来商讨和平解决各种矛盾危机的解决方案,而不是把战争扩大化!”

黑格尔还没说什么,福克斯愤怒得把地中海两边的头发使劲往后抹了一把:“无耻!无耻的华国人!那群非洲人能驾驶战斗机?他们把飞机停在苏丹干什么?他们妄图用这么一点空军参战就打压美军?必须给他们一个狠狠的教训!”

黑格尔依旧淡淡的看着他,好像损失的三个特混舰队不是他的部下,虽然那一刻他在国防部自己的办公室里面惊得浑身发抖,现在却淡淡的看着福克斯:“欧洲司令部已经调遣两个空中联队前往……原定是卡尔塔空军基地,但现在卡尔塔首都已经乱作一团,过去五个小时有十二枚火箭弹飞进空军基地爆炸,而沙特空军基地、巴林空军基地,都有类似的情况,而就在三个月以前为了削减军费开支,我们刚关闭了西牙班空军基地,只有意利大地中海空军基地可以作为跟苏丹作战的跳板,却又稍微远了点,整个中东欧洲最合适的基地只剩下了吉布提,但这个基地距离埃塞和苏丹可能太近了。”

赫拉里皱眉:“利亚比

或者乍得呢?保罗不是能控制这些区域的机场或者空域么?”

黑格尔推了推眼镜没做声,布伦适时补充:“鉴于发生在坦桑亚尼的一切,现在还不能排除保罗在其中扮演什么角色,我们在北非地区的情报人员陆续传递回来的讯息目前也看不到什么端倪,保险起见,暂时不要启用这部分地区。”

赫拉里冷笑了两声,却没说话。

黑格尔继续说自己的:“通讯和侦察卫星系统依旧瘫痪,这个阶段,我建议立刻集中全力撤出肯亚尼部分的陆军跟之前的特种作战部队指挥部,等卫星系统全面恢复以后,我们重新掌握了卫星优势跟空中控制力,再重新进入这个地区,一举解决坦桑亚尼,现在已经不是需要偷偷摸摸操作的政变行动,而是一场彻头彻尾的正式战争,我们可以在恢复卫星以后的七十二小时内解决战斗,控制坦桑亚尼全境,我说完了。”丝毫不提特混舰队,就好像那价值上千亿美元的合众国财产跟万余名美国军人沉入海底没发生过。

福克斯要提:“虽然特混舰队的损失统计还没有出来,但华国已经是正式在对我们宣战!”

黑格尔回应:“他们没有攻击美国本土,而且华国的核潜艇已经出航,你难道打算把战争升级到核打击的阶段?现在他们撇清跟非洲的一切,就是想把战争限定在非洲范围,我们何尝不是想这样,难道你打算在西太平洋,中亚和非洲同时开战?别忘了,我们现在已经不具备同时打赢两场大规模战争的能力!”有点讽刺的口吻,谁叫改变国家战略重心为打赢一场战争和全球保持反恐实力的思路,就是国家安全委员会作出的呢?

福克斯不知道是不是气短,总之反而不争论:“那我们就要竭尽全力的打赢坦桑亚尼这场仗!必须干净响亮的打赢!现在不但不能从东非撤退,还必须尽量增援!”

黑格尔也平静:“那就只有调动欧洲司令部剩余的两个装甲师连同装备,但海上运输需要十五天时间,而且只能征用民用船只,空中联队最好等待地面靠近再协同,印度洋……损失的海军,只有从西太平洋调集补充,美国本土,我建议还是保持足够的军备,虽然我敢肯定华国不会攻击美国本土,但足够的防备还是要有。”

赫拉里把手摊开:“在座各位还有什么更直接点的建议?难道等我看见所有蒙巴萨海滩伤亡损失报告的时候,只能给美国民众做讣告?”

一名战略军事顾问举手:“能否动用战略打击力量,对苏丹和坦桑亚尼进行轰炸,华国不是宣称非洲发生的一切跟他们无关么,我们动用战略轰炸机

进行大面积轰炸,针对机场和可能的导弹发射基地,我记得战略轰炸部队是可以不依赖卫星系统的。”

这是个常识,其实美军也一直都有不依赖卫星系统的训练,只是笑傲江湖时间太久,很多东西真的淡忘了。

短波通讯才是军队用得最频繁的玩意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