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296章 著名

第一千二百九十六章 著名

真是一场游戏一场梦。

对一直在外围游走防备特种部队靠近救援的亚亚他们来说,这场被迪达和麻桦腾要求必须听从坦军或者华国人统一指挥的战斗,一点没劲,就跟游戏似的,啥都没干成。

那么华国军人们都觉得好像一场梦一样。

美军步兵师二话没说,就投降了。

是威特福德带头的。

这一点东西方军人有截然不同的价值观。

东方崇尚不成功便成仁,屈膝投降是绝对不能容忍的屈辱。

西方军人却认为自己尽可能的努力过,如果还不能取胜或者摆脱全军覆没的境地,那不如干脆的投降,这样才是对自己的生命和数千名部下负责,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的心理是普遍现象。

威特福德的187团几乎可以取消番号,他放下光电热红外望远镜,呼叫埃尔文中将:“如果我认为再战斗下去还有意义,我会战斗到最后一个人,包括我的生命,但是……”他的声音在高频通讯中显得有些低沉:“这里不是巴斯通,我们也没有巴顿,我想我们必须面对现实,我们被打败了,在没有任何国家和五角大楼援助的前提下,败了,我来承担这个主动投降的责任。”

埃尔文中将眯着眼睛,挺直了胸膛,他站在这个大纺锤队形的最中间,如果放在任何美军别的状态下,这里都是最安全的,因为没有别人能掌握制空权,了解一万七千人的阵型,而现在,他知道,这里应该只有不到一万五千人了,全都**裸的显露在敌方炮口面前,长了眼睛的炮弹只打了边缘的那一部分,就是很明确的在警告,如果……

他呼叫了其余三位师长,特别是海军陆战师,遭遇迎头痛击的陆战师不反对这样的做法,但希望有个正式的投降过程,这样也许才能保证他们交出武器以后的安全,虽然这里不是到处充满仇恨的中东,可非洲黑人军队在好莱坞的电影里面也不那么友善。

第十山地师表示服从命令,唯独82空降师的通讯联络有点问题,因为在101师遭到炮击的时候,他们就立刻在后方拉开推进,希望能为整个大部队争取到一点纵深,也就是拉开一点,避免被接踵而至的炮弹一锅端,所以他们试图再冲击一把,不知道是不是通讯营跟指挥部的联系人员出了问题,中断了一下。

其实在平时美军师部级别的联系都是有三重以上的联络,从网络,卫星到高频甚低频全线保留,但这一次破天荒的没联系上。

82师朝左翼前方多行进突击了大约一公里,他们就立刻遭到炮击!

果说之前威特福德决定就地投降的做法,还会有官兵心理上抵触,这一刹那以后,没人有反对意见。

仅仅就是82空降师的通讯联络慢了一拍,就造成三百多人的阵亡!

美军心理防线彻底崩溃,他们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几乎都在对方的观测之中,比突围之前起码还有些营地工事不同,这里几乎就是旷野,**在数十公里外的炮口之下,周围还有数不清的枪口偷偷的瞄着。

按照美军条令,只要士兵还有抵抗的决心和意志,长官就必须配合和支持士兵的抵抗行为,而这一次,除了零星的有几个阵地出现投票表决的情况,几乎所有部队都一声不吭的默许,也许接连五天完全没有任何希望的断粮围困,加上今天最后的炮击,让所有人都承认现实。

起码巴斯通那次,躲在树林中还有最基本的给养跟单兵工事吧,这里什么都没有!

完全不按照自己熟悉的战斗模式展开,经历过各种血腥和战场的军队反而更容易失去为什么而战的意志。

等清晨的薄雾散开,好几张白色床单被举起来,迎着非洲东部的凉风飘扬……

埃尔文带着四位师长向坦军投降的时候,却对黑人将领要求见一见华国指挥官:“这不可能是你们所能解决的战斗。”

一名身着美军从未见过的迷彩服装华人中将最后站在了他们面前:“我是东非志愿军总指挥秦廷伟中将,接受你们的投降……”依旧有点大腹便便,不过去没有丝毫得意或者嚣张,他沉静的脸庞和身后同样安静的华国军人,和坦桑亚尼军人们疯狂的欢欣庆祝,形成鲜明对照。

因为华国军人心里都明白,这不过是一个阶段性的胜利,战争将要走向何方,还完全未知!

直到这个时候,美国依旧是这个星球上最强大的军事联合体!

当然,有了华国军人掺杂其中,美国军人们也得到了自己最想得到的公正对待,没有一例殴打虐待或者伤害战俘的行为,一万二千七百二十三名美军俘虏被分成十二个战俘营送往坦桑亚尼各地,其中近千名伤员集中在一个临时战地医院治疗,其余都拱卫在机场、导弹发射基地以及兵营周围,华国军人亲自看押,所有军官集中在一起,按照不同军衔又分为几个不同的军官战俘营,将校级战俘营当天就站在了摄像机面前。

不需要他们念什么投降书或者政治宣言,就是被去掉所有武装以后的数十名军官坐在一个会议室里,自己对摄像机决定说什么。

“我们被派遣到东非,参加一场为了民主跟自由的战斗,但很不

幸,我们失败了现在都成为《日内瓦公约》下的战俘,等待战争的进程,下面是我们的军衔、性命、编号和生日,里昂那多.埃尔文,美国陆军中将……”

这一份在十多个战俘营包括战地医院同时录制的名录,后来也成为争论的焦点。

这一万多名美军俘虏,究竟有没有违反美国军方条例。

美国军队从来都不鼓励也不拒绝投降,在万不得已的时候,这是保存有生力量的最佳方式,但是在美军条例里面也反复强调必须永不放弃追求自由的理想,永远不要忘记自己是为自由而战的美国人!

可以提供自己的个人资料,但尽量避免回答任何其他问题,不得发表任何不利于国家的口头或者书面声明。

是的,从埃尔文到一个最普通的列兵,都没有讲过跟个人资料以外的任何东西,他们只是面对摄像镜头,被一个个记录下来,然后就被关押,没有虐待拷打没有劳役折腾,除了有十五起试图串联反抗或者越狱的行为被发现然后单独关押,有两个人绝食被强制流食之外,没有任何不人道的行为发生。

但是这份长达60小时的战俘名录自述视频被放到网络上以后,爆炸了!

其效果甚至比特混舰队遇见的那些导弹还要猛烈!

几乎全世界所有听见这个消息,又能上网的人,都去看过那黑白色的视频,每个美国官兵的正面镜头,面无表情的口述自己姓名资料。

他们的确没有发表任何声明,但一万二千多次重复的姓名和军衔,最终让全世界终于清晰的明白的美国败了!

有时候什么都不说,比说很多都更有震撼力,这更像由量变到质变的一种根本性的改变!

后来埃尔文他们都说自己以为就自己会议室那点人做个例行身份陈述,谁会想到居心叵测的华国人会把所有人都这样串联起来。

而坦桑亚尼方面漫不经心的说自己没那么多认字懂英语的审讯官,就用摄像机代替记录了,百年前的战争是用纸笔记录这些,现在时代发展了,影像记录才是最省事的,因为有很多真的是临时用手机拍摄的,真是苦了那些把视频编排起来的工作人员,陆续上传都花了好几天的时间。

但美军投降后的第一时间就把视频放上网络,后面陆续更换添加而已。

可这一切,都不耽搁让全世界知道有一万二千名美国战俘落到了对方的手里!

在美国之外的美国人很轻易的就看到这个几乎全世界各地的头条新闻,总有些人发现自己的亲人在其中,或者从他们叙述的部队番号

联想到自己的某个亲友,开始跟国内联系。

赫拉里他们严密防守的美国新闻管控,瞬间崩塌!

无数世界网站都在转载这一大段视频,时间虽然很长,但是格式很小,被压缩的网上视频文件并不大,到处都能下载到,到处都在下载,疯狂下载,然后用各种途径带进美国,爆发在美国各地!

一枚枚炸弹猛然轰炸在美国民众的耳边!

他们原本只关心橄榄球超级碗、NBA、纽约洋基队、好莱坞或者自己镇上的那点小事情,现在突然一下发现自己的儿子、丈夫或者某个亲友,变成了战俘,在某个遥远的非洲国家?

在哪里?

坦桑亚尼在大多数美国人的心里和外太空几乎没区别!

东非战俘这个关键词,立刻冲爆了美国互联网的屏蔽管控!

手机、短信、电话留言、语音信箱、互联网、社交网站、每个城市、街道、社区、学校的墙面留言板,无数的标语都让美国人知道了东非战俘!

陡然增加的点击量和传输数据,让白宫跟互联网管制渠道的压力倍增,随着某个网络员工或者网络部队士兵觉得自己似乎在掩盖什么,那种美国人喜欢宣扬的自由跟正义感占了上风以后,就好像几年前那个叫斯诺登的情报分析员叛逃那样,网络上的裂缝正式变成缺口。

那张华盛顿号航母前舱进水尾部翘起,栽在蒙巴萨海滩的照片正式曝光!

所有美国人难以置信的看到无敌的美国航母,好像一块墓碑一样矗立在不知名的海滩上!

成为本年度最著名的网络图片!

极具象征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