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299章 猫腻

第一千二百九十九章 猫腻

实际上驻扎在日本的陆军很少,基本都是国民警卫队冒充的陆军,主要负责基地看守或者保卫工作,非战时也就一两千人。

重点就在海军和空军,共有五六万。

海军航母战斗群离开的同时也带走了海军陆战队,这才是驻日美军的主力,更有大批的空军联队离开日本本土前往东南亚地区军事基地,随时准备驰援迪哥加亚西群岛和东非,而且那里也是华国海军可能的出海口,至于整个东亚太平洋地区的安全,就交给驻韩美军来保证了。

也只有驻韩的第八集团军,才真正拥有亚太地区美军最强的陆军地面力量。

所以就这么几天时间,急于应对东非战事和三艘航母战斗群骤然损失的太平洋司令部一下就抽空了驻日美军!

全日本的美军作战人员可以说近似于零,剩下近三万人其实都是基地后勤人员!

齐天林忍不住把左手握成拳头,紧紧的摁在自己的嘴唇上,才能按捺住自己那声响亮的喝彩!

这才是他的目的!

只有华国人才明白,日本人永远都不是一条可以驯服的狗,他们摇着尾巴腆着脸在美国人身下不过就是隐忍于强者的**威而已,只要给了他们机会,日本人就一定会按捺不住的爆发出来,他们才是农夫怀里的那条蛇。

齐天林从来就没有把日本人当做对手,因为美国人的压制,让日本的军力和军工产业结构都是畸形的,只不过华国政府出于自己的利益,过度宣扬了日本的实力而已,现在假如去掉美国这顶保护伞,还没有得到机会全面发展的日本军队,什么都不是,在苏醒的华国面前,连呲牙的资格都没有。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日本才会迫不及待的想去美国化!

他们渴望能有发展的平台跟机会!

齐天林一直都在撩拨日本人心中对美国的那股心劲,就是想彻底的让日本人心目中的美国人走下神坛,让日本人终于能鼓起他们的狗胆反咬主子一口!

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真的咬下血淋淋的一块肉来!

真的心情不错,开始忍不住拿手指在鼠标上哒哒的敲,杰奎琳敏锐而奇怪的扭头看了看他,按照她的思路,现在应该全世界人民都觉得悲伤,齐天林赶紧收敛:“晚餐到我们家去吃么?”留在五角大楼就只能吃披萨,家里有华国人和法西兰人就绝对难以接受这种饮食习惯。

美国姑娘皱眉,正要说什么,电话响了,拿起来接听,眼珠子在齐天林这边快速的逛了几下,挂了电话:“中情局请你过去……说是布伦局长找

你谈话。”

齐天林轻松:“估计是之前的调查应该拿出结论了,祝我好运吧,别搞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站起身来接过杰奎琳写下的地址,有点远,所以杰奎琳不主动要求跟随:“我还是在办公室保持帮你接收各方面讯息。”停顿一下才接着说:“希望你别让我失望。”

齐天林已经走到门口了,笑着回头:“我当然不会是出卖美国利益情报的间谍……”这是真话,他怎么会把情报贩子这种档次看在眼里?他现在可是志存高远了。

五角大楼里面的气氛愈加紧张,特别是听说防长阁下已经提出了辞呈,正在等候白宫和国会寻求继任者,那就更诡异了。

一路上对保罗准将行注目礼的人也不少。

不过齐天林自己驱车驶上美国军情最重要两个部门之间的公路时候,也没有发现有谁在跟踪或者监视自己,这更加说明应该不是鸿门宴。

凭借陆军准将的证件,在防卫甚至比五角大楼还严密的兰利中心,齐天林依旧畅行无阻。

甚至连在局长大人门前排队都不用,一经通报,就超越了门外七八名等候的美国人,直接被秘书带进去。

一贯跟老狐狸似的布伦面色更加疲惫,摆摆手示意齐天林找地方坐,他的办公室里面已经放满了各种文件资料,分门别类的摆放在中间的小会议桌,两边的几案和侧面的壁炉上,看上去就好像圣诞节堆满圣诞礼物的样子,齐天林几乎要踮着脚才能小心翼翼的避开别碰到什么文件堆,找到办公桌前面的一张椅子坐下:“您找我有什么事?我还在听候白宫调遣呢。”

布伦不抬头的在自己面前的文件上再签上名,摇动手边的小铃铛,一名秘书进来拿走,他才摘下眼镜:“这么敏感的时候,我不发话,白宫不会给你派遣任何事务,你心里很清楚这点。”

齐天林有点无奈:“我……中情局的人可是随时都跟着我的,在卡隆迈给我来那么一手,我不意外,你们总归要走程序尽可能的判断我是不是鼹鼠,可现在你既不让我离开,也不许我做事,就拴在这里做什么?我真的有什么纰漏被你抓住?”

布伦使劲揉揉鼻梁两侧的眼窝,很疲惫:“如果你真的一点纰漏都没有,我反而更加怀疑你,你跟华国的确是有过一段合作的经历,但是最后却不了了之,那也许才是你最失望的时候吧,好了,言归正传,我必须对美国的国家安全和利益负责,你理解我的做法就行,我们现在说正事,对于日本你怎么看。”

齐天林心中再一次想喝彩,脸上漠然:“我不喜欢这个国家,

但确实是牵制华国的一条好狗。”

布伦轻笑一下,抓过手边的文件夹扔过来,齐天林看看黄色封皮上的标注,就是今天上午自己回家睡觉的那会儿,一翻开就被惊住:“日本人敢动手袭击美军?”

布伦点点头。

齐天林心中只能狂喜,自己期盼的血淋淋一口居然这么快就来到了。

就在上午十点过,也就是赫拉里的演讲完毕后不久,美国大使馆跟华国刚刚交锋的时刻,日本东京时间二十四点左右,一群武装分子公然袭击了美军驻东京湾的海军基地,而同时另一批不明身份的武装人员也袭击了冲绳的空军基地。

只是东京这边使用的是燃烧弹,把已经只剩下哨兵和巡逻艇的美军第七太平洋舰队横须贺基地到处都燃起熊熊大火,过程中更是毙杀几名美军哨兵,和闻讯赶来的美军警卫部队也发生了枪战,最后在姗姗来迟的日本军警抵达前,施施然的撤退了。

而冲绳基地就是纯粹的自制火箭弹袭击,虽然歪歪扭扭的飞行都表明是低劣手工产品,但出乎意料的具有较强爆炸性,居然把冲绳一个空军基地的跑道都炸了十来个坑!

厚厚的一叠文件里面,丧命的美军士兵个人资料,地图,照片,各种目击证人口供,甚至还夹了两张光盘上面注明是各监视摄像头的视频。

布伦嘴角挂起点讥讽的笑容:“你为什么一口咬定就是日本人做的?”

齐天林真是脱口而出的,这卧底还真不容易,有点深思熟虑的样子:“安妮告诉我苏威典大使馆回报日本军方调动很频繁很反常,之前在MI5也看到过类似的情报,美日关系不是想象的那么友善吧?当然,也不排除是华国故意在中间挑拨离间,在这个很特别的时段里面,这都是要防范的。”

布伦眼神跳了一下:“你很擅长分析判断这些形势嘛,以前你给我的印象可不像是这样,你不是专注于军事上么?”

齐天林心惊的摆出苦笑:“家有贤妻,每时每刻都在培训,连早上总统阁下演讲的神情都要分析。”

联想到刚才说苏威典大使馆的话,布伦哈哈哈的笑起来:“能想象,能想象,很有趣。”

齐天林才是书归正传,摇摇手里的文件夹:“您给我看,就是要我分析?”

布伦摇摇头:“你过去处理这个事情。”

齐天林猛抬头:“啊?”

布伦又抓一份文件夹扔过来:“难道你跟日本人有什么格外的关系?”

这一打开就是西尾到那个秀子小姐的各种资料,甚至有齐天林

跟他们的各种接触时间到尽可能的谈话内容,虽然不全面,基本都是亨特尔他们当时跟着观察到各种细节,但还是表明关系匪浅。

齐天林嘿嘿一笑:“赚了他们不少钱,但后来发现他们有莫名其妙的政治目的就找个理由撵回去了,纯粹的商业关系。”

布伦戴回眼睛,似乎在更清晰的观察齐天林的表情:“日本人是很狡猾的,根据我们在那边的人分析汇报,这一系列的袭击都可能是这个西尾率领的部门在执行,你的任务就是彻底的铲除他们这种蠢蠢欲动的心思,灭杀日本人的动静,这个时候不能给整体战略添乱。”

齐天林满不在乎:“他们能搞出点什么动静来?无非就是跟游击队似的搞点恐怖袭击,难道还敢真的正面进攻美军基地?”

布伦哼哼两声:“就因为你给他们搞的游击作战培训,现在你去收拾这个残局,他们政府装着是恐怖分子袭击,推得一干二净,你就过去实打实的把这股势头给压下去,让他们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来!”嗯,美国人也是有谚语的。

齐天林有点直眼:“不是让我偷偷摸摸的过去干活?”

布伦敲敲桌面:“就是要正大光明的过去狠狠抽他们一记耳光,才能证明你跟日本人之间没有猫腻!”

最后齐天林很为难的同意,签署一份代表中情局的承包合同然后立刻前往……

真的没有猫腻啊!

这活儿太愿意了,不要钱都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