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306章 好商人

第一千三百零六章 好商人

这一晚,东京堪称混乱的海洋!

分布极广的一百四十多座民宅被爆炸和随之而来的火灾引燃,因为东京特有的极为密集房屋特点,连片烧起来的危险性极大,要不是消防队疲于奔命的救火,加上完善的消防设施,只会酿成巨大的火灾。

但这一点点房屋爆炸燃烧的损失,都不足以比肩那种惊恐的混乱。

地铁站的爆炸伤人很少,但是立刻造成整个东京市轨道交通体系的全面瘫痪,不光是民众吓得到处挤满了人,公共轨道交通公司立刻关闭了所有车辆,疏散人群,日本因为地震海啸等原因是个自然灾害多发的国家,应对措施非常严密,这时候立刻就让民众躲上街头。

但爆发在商厦和街头的炸弹,这时候才真正的造成了大量人员伤亡,军用炸药不是随便什么一硫二硝三木炭的简单玩意儿,威力更是寻常爆炸物的多少倍,再加上心理阴暗的退役军人们随意添加的玻璃瓶、预制破片钢板、钉子包之类,杀伤力巨大!

连绵的火灾现场,频发的爆炸,连天的警报声,重新在东京营造出已经被日本人选择性遗忘的战争场面。

曾几何时,当日本陷入战败,东京濒临轰炸机和原子弹威胁的时候,日本民众是多么盼望和平的到来,可日子一安泰就又想向外延伸,现在仿佛让所有日本人重新品尝了战争的味道,想扩张么?那就准备好享受这样朝不保夕,充满危险感的生活吧!

有人连夜想前往首相官邸跟警视厅,防务省办公大楼抗议,可等他们前往那些地方才发现,所有街道跟千代田区已经高度戒备,几乎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到处都是军车拖来的军警,更加显得动乱不堪!

根本不允许闲杂人等靠近。

普通民众当然不知道,接二连三的狙击手就在这些区域,针对日本政府高官肆无忌惮的射击!

他们遍布在东京市内最密集政府部门办公大楼的千代田区,袭击一切从东京各地在第一批爆炸以后,匆忙受到召集返回政府部门的政界要人,一千米左右的狙击集中在从总理府到各大官房长官机构门前!

如果说齐天林是因为历史的缘故,对日本充满理所当然的仇恨,那么这些美籍PMC就是纯粹没有把日本人看在眼里,其实对于美国人来说,日本人和其他诸如东南亚或者欧洲国家没有什么区别,特别是军人,一个附庸国能有什么地位?

如果战乱真的起来,这个国家就彻底沦为和那些穷困小国家类似的局面,美国军人对其他国家的分裂、作战和爆破

没有丝毫心理负担,特别是现在日本已经主动向各美军基地发起骚乱,还刚刚攻击了老板的亲随队伍,更是愤怒有加。

日本这个时候才悲哀的发现,他们所谓自视甚高的国家,在这样专业恐怖袭击面前,简直不堪一击!

齐天林驾驶面包车并不着急的行驶在东京都的街道上,真心带着满足感欣赏外面焦急奔走躲避爆炸和火灾的市民,西尾就那么跪在副驾驶上,全身躬伏,偶尔抬起头看见外面混乱的场面,几乎哽咽!

齐天林不心软:“这是你们咎由自取,美军现在花费大量力气跟华国对抗,就是要为了保证美日同盟,你们却想做小动作搞独立?那是要付出代价的,美国政府当然不会承认眼前的这一切,你们不是宣称有恐怖袭击么,这就是,请注意,明天安排人手到横田空军基地,来跟我签署新的反恐承包合同,我会从美国本土再调集超过五千名PMC过来保证美军基地安全,再逐个收回那些所谓被恐怖分子占领的美军场所,这部分费用应该由你们承担,对吧?”

西尾甚至连咒骂的力气都没有,只能用低头掩盖他不停颤抖的肩膀,不知道是愤怒还是恐惧,齐天林不在乎:“初步协议合同金额不低于五亿美金,我希望你尽快安排款项到我的公司账上,不然如果反恐行动有什么疏漏,我可不担保东京乃至整个日本国土上都发生什么恐怖袭击。”这口气,活脱脱的就是一个绑架勒索的行径啊!

西尾的声音很低沉,就好像是从嗓子眼里挤出来一样:“我……会跟各部门协商。”如果不咬紧牙关,估计他连发出声音都充满了仇恨,那种强行压抑的声音还真是难为他了。

齐天林继续熟视无睹:“我是个很记仇的人,你杀掉我的员工,开枪射击我,这些东西都要一一讨还,你也不用离开了,随时跟在我身边,如果你有自杀或者逃跑的迹象,对不起,我就用一次袭击来回应,这是我最擅长的战场,是你把我招来的,你就要有承担这个结果的心理准备。”

带满伤痕的脸猛抬起来,双眼简直要喷火,齐天林却指指前面:“有军警拦路,你解决问题,我要求我所有的人都安全返回营地,请你安排一下吧。”

原本紧绷身体的西尾少将几乎瘫软,勉强掏出自己的证件,当齐天林靠近关卡以后伸出去指挥:“请给我一套你们的通讯设备,我们是特别行动队,谢谢。”

其实这辆原本就是日本自卫队的面包车一路行来只要稍微靠近军警,都会被放行,而现在看到一名少将在车上,日本军人们更是恭敬的立刻奉上一套军队内部移动电

话设备,日本的移动电话体系原本就跟世界各地有点不同,在自己引以为傲的电子产品领域,他们的军队内部当然也有自己独立的体系,一个看着跟DVD机差不多体积的可视军用电话摆在了车上,西尾开始拨打自己熟悉的号码:“长官……我们失败了。”

迎接他的是一连串咒骂!

齐天林抽空还伸脖子看了一眼,小屏幕上一名满面油光的军人正在气急败坏的挥舞手臂,看不清军衔,他也不熟悉对方的样貌,居然就那么伸过去在摄像头面前晃一晃,还敬了个礼嗨一声!

就差做个剪刀手!

对方是真没想到,愣了一下,西尾咬咬牙干脆把可视电话朝向齐天林的方向打开免提:“这是美军反恐专家科巴斯保罗准将,他……安排了今晚一系列的反恐行动。”真艰难的说完这句,再若有所指:“一切行动!”

齐天林很活泼,很有美国味儿:“嗨!不客气不客气,我希望现在东京地区的军警能够完全撤除这些盘查和搜寻,我现在要返回横田空军基地,清点我所有的反恐部门员工人数,看有多少在这些混乱中被误伤或者为了保护今晚的正常秩序失踪牺牲,再做出相应的反击,你们如果有空的话,也可以派遣高级人员来驻日美军司令部跟我洽谈反恐事务,我很乐意承接相关工作。”

如果要评选无耻的级别,估计对方真的可以恭送齐天林一尊金牌!

摄像头画面中立刻没了人,沉默好一会儿,才重新出现:“我们……期待进一步的合作,请集合你们的反恐队伍,做好协调,避免误伤。”

齐天林笑笑:“根据我们在阿汗富首都的类似行动经验,这一晚是非常重要的,我只要能确认我安排在东京都市区各地的反恐分队安全就行了,他们还是要固守岗位的,请日方立刻撤走自卫队和警察,不然我们真没法保证恐怖分子会趁乱攻击,毕竟我们双方的作训体系有太大的不同,很容易有漏洞。”

身材魁梧很多的那位军人忍不住:“你!”齐天林已经看见横田空军基地的大门了,同样的灯火辉煌,空军基地的国民警卫队巡逻人员几乎全体出动,防范级别非常高,远远看见这辆日本自卫队的车辆靠近就紧张万分的架起重机枪,聚光灯锁定车辆,用扩音器呼叫保持安全距离停车,下车步行过去递交通行证检查。

得益于在伊克拉和阿汗富的经历,美军基地的防范拥有一套自己丰富的经验,第一防范自杀式袭击汽车炸弹,第二就是任何形迹可疑的人,他们几乎不会跟上级申请任何许可,都有权射击开枪,所以说美军在国外

的误杀率那么高呢,实在是众矢之的,神经太紧张了。

齐天林伸手扣上可视电话,做个手势让西尾下车,自己才打开驾驶室的门也下去,两人都站在雪亮的探照灯下,做个手势,看清楚他的美军士兵立刻奔跑过来迎接,他摆将军派头:“赶紧通知医疗抢救,车上有多名伤员和……美籍PMC的遗体。”

立刻有哨兵跑到车上检查,大惊失色的驾驶面包车冲进基地,高喊撤开拒马栏杆,用内部通讯通知医疗兵过来救援。

齐天林就跟西尾这样并肩好像孤零零的跟在突然一下喧哗起来的基地大门口,在探照灯的追光下,走进去。

西尾还转头看了看外面依旧混乱一片的首都天空,估计是想看最后一眼。

就在基地大门对面大约四百米的地方一连片的居民住宅燃起了连天红的火焰,大量的日本民众带着细软逃出来,却没有消防队来营救,只有部分民众勉强自救的拉垮焚烧的墙面,阻断火源,不少女人徒劳无助的传递水盆企图灭火,可用专业燃烧弹之类引燃以后的大火,过火面积哪里是这样杯水车薪能解决的?

就因为美军基地为了安全,不允许消防车辆靠近自己的营区附近,现在真没有日本军警车辆敢靠近了,没准儿美军官兵真的敢开枪!

西尾的表情更无助,近似于欲哭无泪,就那么呆呆的看着面前的一切。

齐天林还不让他有个抒发心情的时刻,阴测测的在身后:“在非洲,忘记给你们上最后一课了,这就是恐怖袭击的最大后果,会让民众发自内心的排斥战争!厌恶军人!因为你们不能保护他们免遭这种不知道来自何方的攻击!我会呆在日本,持续不断的把这种情绪,灌输到你们的民众脑海里,让你们成为美国人的顺民!”

“我是个遵守合同的好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