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三百四八章 始作俑者

第一千三百四八章 始作俑者

齐天林是真心推辞,日本人就愈发认真的要求他承接这个业务。

最终齐天林不保证自己本人会全程参与,但答应调遣外国武装员工来执行任务,服务态度还不错:“要哪一国的?非洲、南亚、东欧、阿拉伯、西欧和美籍员工,都有,价码就是我说的这个从低到高,人数没有限制。”

日本人也一根筋:“黑人!我们不想再看见美国人在日本国土上的样子,必须要能明显的区别辨识,亚洲就算了。”

齐天林很不经意的灵光一闪:“可以,但还是推荐一部分廓尔喀员工给你们吧,英兰格王室的战地御用保镖团队,我们在阿汗富和非洲都大量使用的,绝对把自己当做仆人一般的任劳任怨,最适合高贵的日本人,价钱便宜人数众多,要多少我都能供应,这两部分组合起来,提供数万人都没问题。”

日本人心头大爽,对保罗君的体贴很是感激,当然数万人那是开玩笑,日本人都不会放心,先期五百人可以赶紧抵达,后面的一千五百人陆续安排。

好嘞,三百名黑人精锐,块头比较健壮高大的那种,加上两百名廓尔喀立刻搭乘两架自有的安124超级运输机,外加十几辆沙狐被运送过来,从降落在横田军用机场的那一刻起,几乎就表明,这个曾经美军在本州岛上最大的军用机场,几乎算是退出美军海外基地序列了!

日本人有感觉,更有感触,似乎引进这种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雇佣兵,的确能够代替自己跟美军正面争夺地盘,不比自己的自卫队员去好得多?

既不用承担政治上的风险,产生伤亡也可以用钱摆平嘛。

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日本人有钱的心态还没有跟他们的美元储备一起消失殆尽。

与此同时,临时国民大会正式向联合国提交了反核原料核废料的倡议执行书,愿意接受国际社会的监督,但是不得有任何军事人员踏上日本国土,侵犯日本主权,由保罗的武装承包商协同中立地位,伴随国际专家技术团,查验并封存销毁所有日本本土的核原料核废料,关闭所有核电站。

态度好得华国人根本没法提出动用武力的动议,只能悻悻的寻求更多专家技术团席位,这一点又被日本人求齐天林跟欧洲协同挤掉了,俄罗斯更是当仁不让的抢了头把交椅,最终两百多人的第一期核物质调查团的名额中,只有十多个华国人,美国人也差不多,其他都是欧洲和俄罗斯人,韩国也来几个。

日本人再次感到这个危急时刻选择了保罗作为合作者,是多么的明智!

笑面虎齐天林准备离开

了,因为后面第二批陆续抵达的廓尔喀中间,已经混杂了大量程良威的人手!

这个齐天林昔日在滇南部队的战友,带着貌似廓尔喀的两百名滇南少数民族籍华国战士在阿汗富经历血战,从托拉博卡山谷战役之后,就悄悄的沿着缅甸回到华国南部边境。

这支伪装成缅甸地方武装的秘密部队,在经受过血火锤炼以后,原本是想利用他们去对部分搞宗教分裂主义的人员发动袭击,现在却被齐天林要求送过来日本本土!

两百名华国军人沿着廓尔喀的这条线,终于踏上了日本国土!

这几乎是全世界都想不到的!

连徐清华他们收到要求的时候,都被这大胆而疯狂的建议给惊住了……

甚至还特别到滇南地区去秘密接见了这支部队,确实一个个看上去个头肤色外表都更接近廓尔喀,而不是华国人。

一身标准的廓尔喀PMC打扮,沉甸甸的战术背心和弹匣包都挎在身上,就那么坐在墙角,学足了廓尔喀人模样的程良威用结结巴巴的英语给齐天林炫耀:“特么的!军委首长!特别来看我们,挨个握手,老子连烟了戒了,据说这些廓尔喀都节约得不抽烟,只能说英语,我的人一个个都在戒烟,那叫一个难受……值了!值了!”哪里有什么难受的样子,躲在这机库营房里简直就是眉飞色舞!

齐天林就是西装革履,最近老跟日本政客们以委员身份相认:“安全……安全第一,作战肯定有伤亡,但记住,国家把这些子弟兵交给你,这些精锐交给你,就不是用来挥霍的。”终于有点苦口婆心的领导模样了。

程良威坐在墙角,给他行个西式军礼:“老板!您就看好吧!林子,我最后一次叫你林子,我很骄傲,能曾经是你的战友,无论你以后走到什么样的高度,我都以此为荣,并牢牢的记在心中,这些战士也一样,我们都在野外战地紧张的收听了整个东非战局的过程,为了不牵扯到你,我们被严令要求不得参与,但我们都很自豪,因为我们也曾经,现在和将来都是这其中的一员,我们知道我们做出了什么样的贡献……所以能轮到来这里,是我们梦寐以求的机会,每一个人都珍惜……”

齐天林轻轻回礼:“我不问你们做什么,但请记住你们是为什么来这里,有多少同胞前赴后继的才能创造这个机会,又有多少冤死的魂灵在看着你们,切记国家利益放在第一位,复仇不过是顺带为之。”

程良威笑着行捶胸礼。

其实从宣布成立国民大会到现在,程良威这第二批PMC过来,已经过去十五

天左右,东京市区的清理救援工作已经缩小到半径十公里以内,基本就是无人区了。

而包括华国大使馆在内的南部使馆区也逐渐被国际人道主义救援团队清理出来,越来越多骇人听闻和惨烈的死亡现场暴露在世人面前,化学武器的巨大杀伤力再次让世人震撼,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甚至都转移了部分美国金融市场崩塌的注意力,除了那些从业人员和经济学家还在关注美国,全世界的目光都集中在日本东京和青森核爆现场,这次连美国都不例外,似乎他们都意识到这是个转移国民注意力的好机会。

因为初期在东京都外围还能零星的发现幸存者,到后来中心区域的尸体已经逐渐开始腐烂,加上面积过大,死难者过多,场面也越来越难看,但日本方面还是尽量只让日本自卫队和本国医务人员在这个区域救助,就算他们也付出了几十人的中毒或者辐射伤亡,也不愿意开放东京地区的抢险工作给外国团体,最多只允许这些外国团队旁观,一切都要自己经手。

毕竟东京都地区的敏感单位和重要物资太多了。

可纵然是这样,日本人还是惊讶的发现,一大批在事发前被从全国集中起来的稀世珍宝不翼而飞了!

这是受到天皇召唤,从全国各地调集的最顶级文物宝贝,但现在所有经办人和物品都消失了,去向都不知道,消失得毫无踪影,所有日本博物馆或者学者只能悲痛欲绝的判断,这些东西都伴随那次中心爆炸化为灰烬。

殊不知齐天林两口子真是一分一毫都没在那个仓库留下,最后连剩下的尸体都扔进海港里毁尸灭迹。

相比之下青森县八户市的爆炸现场就好得多,美国方面派来一些专家,然后以国际援助工程队为主体对这一带进行的抢救抢险,但主要工作已经不用救,主要是对灾后重建和消除核辐射进行努力,十五亿欧元的人道主义经济援助和物资已经陆续运抵日本灾区,还有五十万吨粮食正在朝这边海运,华国那边不可避免的被作为一个物资购买转运地,日本人也无法拒绝,实在是被大面积海啸和核爆污染的整个关东地区,农副产品基本为零,北海道也有类似的情况,在即将到来的这个秋冬季,整个日本的物资可以预见的匮乏。

国家也没钱进口物资……

所以日本人只能合作的放一支支国际反核监察小组进入日本国内,分赴各地,与之对应的才能收到一级级的物资跟资金发放。

什么时候富甲天下的日本也沦落到需要仰人鼻息的当乞丐受接济了?

其实二战以后的日本就是这样,美国

当年也是这样用钱粮彻底收买了这条恶狗。

只不过这一次换成了欧洲和华国,华国政府天天都在自己的各种媒体上不厌其烦的宣扬人道主义,虽然华日两国之间充满了相互厌恶的情绪,但大灾之前无国界……

反正库存战备粮也要更替了,原本只能拿去作饲料或者酿酒的粮食送过去还能得个好名声,反正日本人也不会感激。

日本人的确也对华国这种有点敷衍和劣质粮食的做法感到很愤怒,但乞丐还有什么资格嫌馒头不好吃?

就在他们终于有些按捺不住向国际社会声讨华国阴奉阳违的时候,一支巡查团就在福岛核电站附近“发现”了那个手提箱核弹,一枚标着大量日本本国制造编号和日文信息的核弹!

接着一系列日本在福岛地区进行核试验核基地建设的资料秘闻被突然捅出来,甚至一间藏着大量文件资料的独立储藏间也被“偶然”发现。

幸存的日本人是真心不知道这些东西,大量日本核事业的菁英都随着福岛核爆几年前葬身海底核基地,而知晓各种细节的军方政界高层又大多都死在了东京毒气之下。

现在简直就是措手不及!

原来的受害者突然一下升格成了自作自受的始作俑者!

就好像一个偷鸡不成蚀把米的贼……

全世界的同情度急剧下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