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三百五一章 见功底

第一千三百五一章 见功底

(不好意思,昨天传掉了,补回去,各位回头重温一下)

程良威他们除了详细探查本州岛各处的军事力量以及日本军工企业等布局,还有什么工作?

播洒辐‘射’……

长相貌似廓尔喀的滇南少数民族PMC,其实大多在入伍前都是农家子弟山民,刻意装扮以后,看上去和廓尔喀真的没什么差别,再加上三五个真廓尔喀‘混’杂在一起,加上黑人员工组成十人左右的护卫组,伴随五到十人的世界各国组成的巡查组,在本州岛各地推行地毯式的搜寻。

但这些组别当中就有那么一名PMC,会很不经意的给自己的战术手套外面套上一次‘性’塑胶套,从自己那个跟其他战友差不多的弹匣收集袋中悄悄‘摸’出一只密封袋,把里面的粉末一点点的广范围播洒开!

其他人再不经意的靠近,引起他们身上的便携式核辐‘射’检测仪鸣叫,惊动核查员们详细检查,惊讶的发现一片片被核粉尘污染的粮食、器物,就算辐‘射’量不高,但起码也不能再食用和运输出口。

必须在在联合国监督员的关注下,就地销毁。

看上去,很不人道的一件任务,将日本关东地区靠近核爆地区的主要产粮区的粮食尽可能沾染销毁。

其实是华国实验室提‘交’给他们并没多大危害的放‘射’‘性’粉尘,但惊弓之鸟的日本政fǔ自己也不敢冒险。

这样的情况下,越来越多的粮食都被烧毁和抛入海中,日本国内的粮食缺口,越来越大!

而华国和欧洲方面,在突然发现日本真的拥有核武器和核工业发展设备跟计划以后,不约而同的放缓了对日本经济援助和粮食援助。

这一点无关乎这些国家之间的勾心斗角了,在核问题面前必须保证万无一失,从外部输入核弹引起核爆,和在日本本土发现了已经具备自行生产核武器的‘性’质,是有天壤之别的。

只有用经济和粮食的威胁,才能‘逼’迫日本政fǔ彻底放弃核武器的隐瞒跟努力。

甚至连齐天林带着田宫喜一郎找到安妮求情,苏威典公主都很无奈:“原本我们以为日本纯粹是核威胁的受害者,现在看起来,很有可能是你们自己的核试验或者军方内讧才酿成这样的局面,作为慈善机构,我们可不愿意成为千夫所指的冤大头,必要的时候,我们是可以全部撤走的。”

撤走?

如果本州岛上的外国慈善机构团队全部撤走,美国人就很容易返回了,那才叫前功尽弃。

临时国民大会心急如焚,每天都在催促全国各地配合国际调查组的行为,换取每

天的粮食援助和物资到来。

悲天悯人的安妮公主也很忙碌的奔‘波’于驻扎在横田基地的各国使领馆之间,串联求情,但是以华国和俄罗斯为首的各国心坚如铁,必须要日本全面‘交’出各种核武器生产基地、资料、人员,彻底取得国际信任以后才能逐步恢复。

很残酷,是不是?

可同样的做法,几乎每天都在非洲上演,在伊克拉和阿汗富上演!

对于见惯了这样做法的齐天林来说,他向华国方面提出由程良威他们来执行这个任务,没有半点心理负担。

只是随着十一月气温的迅速降低,日本境内所有核电站被强行全面关闭,曾经变态的在这么巴掌大个国土上,就拥有五十多座核发电机组的日本电能根本就无法在短时间内用别的发电方式弥补缺口,而日本原本就匮乏的能源结构,非常依赖进口更是被完全斩断叫停,无论是俄罗斯还是华国,又或者中东地区,一致暂停了对这个核危险国家的输入,如果从卫星上望下去,曾经灯光璀璨的日本国土上,现在一片灰暗!

连号称光彩之都的东京,现在到了夜间都到处黑暗!

粮食又格外紧缺,地处寒带的日本开始进入一个饥寒‘交’迫的冬天!

齐天林怕安妮承受不住这种心理压力:“要不……你先回欧洲去?”

刚刚带着泪水和哽咽为日本方面争取到一批新援助物资的安妮接过‘侍’卫送上来的热‘毛’巾,专心的对着梳妆镜印压一番,再赶紧补上一张金灿灿的纳米黄金面膜,才仰着头跟齐天林说话:“演得不错吧……要不是怕哭多了有鱼尾纹,我是不介意每天都哭一哭的,你说你怎么没把那日本皇族的太子妃给留下活口,也好跟我有个演对手戏的不是?”

齐天林耸肩:“那意思就是说你对目前的状态没有丝毫不适?”原来又在演戏,两口子都是影帝。

安妮在面膜下撇嘴:“不然呢?慈善是对人展现情怀,现在其实一切都是在作战,只是不用枪炮的而已,既然你说这是场游戏,我就要把结局完成到最好……这也是符合苏威典利益的,日本在苏威典以及北欧国家的金融储备其实也不少,如果能够顺着目前冻结的势头给吞了,也没什么不可以……”

唉,只要牵涉到国家利益或者权势争斗,安妮骨子里的那种北欧海盗的气质才显‘露’无遗。

好吧,两口子就冷酷无情的看着日本国内开始掀起一股节约能源,节约粮食,共度寒冬的人民运动来。

但从自己的母亲那里开始,就听过无数次三年自然灾害残酷饥荒故事的齐天

林,在非洲更是见识过无数缺衣少食的困苦人群,对日本国土上展现在眼前的情况诧异一片。

为了一个红薯,齐天林的一个远房舅舅当年把一枚大铁钉捅进同伴的脸上,为了一只猎物,亚亚他们可以灭掉整整一个邻近部族,而为了获得水源,苏丹的整个国家都可以陷入战‘乱’。

但在日本,所有的国民都按部就班的听从国家分配,每天排队接受少得可怜的食物,数百米长的队伍遍布本州岛各地的政fǔ机构广场,学校球场外,秩序井然,绝不会出现非洲常见的哄抢局面,所有人都默默的遵守纪律,甚至连维护秩序的人手日本方面从一开始都不需要安排,他们有这个自信!

然后各家各户尽可能让孩子得到充足的食物、饮水跟衣物,几乎跟灾难前没区别,外出劳作的男人稍微吃饱,‘女’人就尽量勒紧腰带忍受饥饿,老者选择自己离开城镇或者干脆自杀!

要知道,被从根源上断掉粮食产出,又压缩了援助输入的社会,是非常容易陷入‘混’‘乱’和民情暴‘乱’的,但是在日本,分解到各县各町的局面都非常稳定,甚至各级政fǔ都在公开宣传这种颇有些残忍的做法,民众也默默的照做!

把生存的希望留给未来,把劳动的脊梁撑到最高,把民族的凝聚力发挥到极致!

难怪乎整个国家遭受灾难都到了这样的地步,日本人们还是相信自己能重新崛起!

就好像侵华战争之前,这个国家省吃俭用,超越国家负担能力的打造出一支敢与美国海军争夺太平洋,敢冲杀亚洲十多个国家的军队来!

这个国家从来就好像蚂蚁的王国一样,集体主义永远超越个人,他们不光是对敌人够狠,对自己人,只要对这个民族无用的老人,都一样狠!

连安妮看了以后都有些摇头:“现在我知道你为什么宁愿放弃前往美国收获你的终极猎物,也要留在这里看着这一切防止变数了,这个民族太有威胁‘性’,太……值得绞杀在最虚弱的时候了。”

齐天林点头无声的苦笑:“这就是一条毒蛇,对他们来说,现在不过又是到了寒冬需要冬眠而已。”

不过现在的齐天林已经很有耐心,就好像一个优秀猎手一般,懂得一边驱赶猎物,一边审时度势的等待最佳机会。

毕竟目前就好像鱼儿已经上钩,不停的带着鱼线鱼竿在使劲拼命折腾,一个‘操’之过急也许就会前功尽弃,这么些年的机会都白费了,必须慎重。

他理解华国的心态,在目前这个秩序重建,新王当立的时代,并不想当出头的鸟,更不想对世界形成压迫‘性’

的威胁感,所以一切都要稳中求胜的收网,慢慢来……

只是这天晚上刚回到绿洲号,安妮就把手里的卫星电话摇摆示意:“你的小秘书打电话通知,五角大楼要求你返回述职,这是新任防长罗宾.威廉的亲口要求。”

这个消息不意外,自从占领了横田军用机场,并且在这里建立了整个国外援助区以后,齐天林再也没有跟美方有过任何联系,甚至连美国派来的外‘交’人员,也被一视同仁的在这里只是分到一个营房作为临时使领馆,齐天林甚至都没有格外恭敬的过去接见‘交’谈过。

反而是亨特尔等人顺势就在临时使领馆旁边,又把中情局的分部给立了起来,他们倒是保持了跟美国本部的联系,有时候也会给齐天林传递点消息,但中情局现在是真的没有‘精’力来管他,光是遍布全球数万名员工的薪水从何而来,就足够布伦‘操’心了。

现在国防部终于把手腾出来了?

和安妮细细商谈一番,齐天林约见了田宫喜一郎,传达了自己被美方要求返回国内的讯息,却意外得到对方的理解,并提出派遣两名外‘交’官员随同他前往美国,一名驻联合国,一名驻美国使馆,毕竟他现在也是代表类似日本内阁或者议员的身份了,需要有联络官员,最后还指定了一名官员在横田机场负责日本国内跟他的联系。

齐天林笑着答应了,但看见是高铭,哦,是小野铭二郎被指定作为自己的日方联络官时候,脸上表情‘花’了好大的力量才控制下来。

能不动声‘色’的把这个卧底,送到这样的位置来,一方面说明了现在东京是多么缺人手,另一方面,华国铺排功夫也真是见功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