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三百五三章 投资

第一千三百五三章 投资

回到宽敞明亮的自家大楼,齐天林没从地下车库乘电梯直奔七楼家里,而是来到一楼天井大厅,巡视一番,才乘着中央扶梯跟逛商场似的,一层层的和闻讯出来的各国籍员工们见面,有时候遇见熟悉能叫出名儿的寒暄两句,问问金融风暴以后的家庭状况,甚至最后索性到三楼的员工餐厅,跟大家先一起端着餐盘吃过饭,笑眯眯的表达公司将会尽可能的帮助本集团各公司员工解决一切经济和工作上的问题,获得重建公司、媒体集团、慈善基金会以及更多的商务工作人员的齐声欢呼以后,才挥着手,跟一直微笑着陪在旁边的秘书上楼去。

原本就是从一栋大型美式商业老建筑改造成的综合办公大楼,下面天井里面的工作人员都能看见老板和秘书走进透明观光电梯里徐徐上升,杰奎琳才轻叹一口气:“真的,你的变化有时候都让我觉得惊讶,不知道到底哪个你才是真实的。”

靠在透明厢壁上,齐天林知道她说的什么:“不断学习和成长,对我来说是必须快马加鞭的事情,在日本,我切实的感受到国家这个概念,和我之前那些游兵散勇的PMC经历还是有区别。”

杰奎琳摇摇头:“政客……”正要说什么,可就几层楼,电梯已经到了,防弹玻璃门滑开,外面笑语晏晏站着迎接的不是玛若和柳子越,还有谁。

法西兰姑娘热情,张开双臂一下就投进齐天林的怀里,齐天林还顺势就把她给抱起来,亲吻一下才放下,但依旧抱在怀里。

柳子越含蓄,双手抱在沉甸甸的胸前,带着和煦的笑容,身上虽然是带着OL风格的灰色毛呢包臀裙,搭配米色高领绒衣,膝盖边的裙脚下露出一双侧靠在一起的浅米色丝袜小腿,搭配咖啡色中跟鞋,尽显丰腴优雅的成熟气质,可顾盼生姿的流光眼神,还是说明了她的思恋情绪。

好吧,齐天林脸皮够厚,抱起点轻飘飘的玛若,过去伸脖子亲一下她,柳子越还双手背到身后有装小女孩迎上来的动作,然后却叫住了后面目光飘浮,准备闪人的杰奎琳:“珍妮……过来一起喝杯咖啡?我刚弄好的。”

杰奎琳笑笑过来这边帮忙端出杯子,其实这些日子她才是一直在这间类似办公室又好像大家庭书房客厅里出没得最多的人。

玛若估计是真有点想念,挂齐天林身上就不想下来,絮絮叨叨埋怨自己在华盛顿有多生活不习惯,现在华盛顿什么都不方便,可柳子越跟安妮都建议她还是要在美国展现齐天林的投资信心,其实是不自觉的有点撒娇,好歹她也不过是个二十多岁的姑娘啊,又没有安妮那样杀伐果断的世家心

态,更没有蒂雅那种比较扭曲的成长过程。

柳子越端着点心碟子和咖啡放到茶几上:“你现在可以回欧洲了……”

坐齐天林身上的玛若反唇相讥:“你回去!你倒是想得舒坦。”

谁知道柳子越点头:“也行,我回去欧洲,怎么样?”

齐天林看向妻子的眼里,真有说不出的意味,他太明白柳子越的想法了,招招手,柳子越笑得温馨,就过来他身边用手背在裙子后面抹一下端庄东非坐在丈夫身边,被齐天林重重的抱一下,真温暖!

心灵相通或者琴瑟和鸣说的就是这种感觉。

玛若居然有点不好意思:“好吧,好吧,我不是那个意思……”

没曾想齐天林却点头:“嗯,越越到纽约吧,也不用回到欧洲去,你在纽约,世贸大厦那边我们不是还有一个总部么,我两边跑,反正圣玛丽号和直升机都在这边,够方便的。”

柳子越笑着答应下来,搞得玛若更是有点小心翼翼的看她:“这个就是你们东方人说的,夫唱妇随,你什么都要听他的?我可不想这样……”欧洲女性怎么可能那么丧失自我?

柳子越摇头:“他不在,我在这里没有关系,但是假如他回来,我们夫妻俩都是华裔,有些东西还是比较敏感,对他的形象或者媒体影响力都不是好事情,保持一定的距离是最佳选择。”

杰奎琳端着咖啡杯,有些难以置信的坐在对面的沙发椅上,跟看舞台剧似的!

这会儿却忍不住小鼓掌。

玛若把咨询的目光投给她,杰奎琳才解释:“保罗这次回来美国,我能感觉到他有一股不太一样的眼光了,总之如果要考虑在政治上有所发展,这些细节的确是要注意周全。”不过这美国政治世家的姑娘还是顿了顿试探底线:“你究竟想怎么做?总不会你去竞选总统吧?”也许别人会觉得这是在开玩笑,一个完全不符合美国总统竞选资格的外籍人士,哪里敢痴心妄想,可她的语气却好像也不是不可能。

齐天林说自己大概的考虑思路:“一两百年前,英法两国的精英人士在美洲构建了这个国家,但上世纪初一战前,才是真正的美国老牌家族财团成型的阶段,目前的美国的确是陷入了危机,但未尝不是一个机会,任何新旧交替的时刻,必然也会产生一些应运而生的新贵……”笑笑接过玛若从旁边小几上拿过来的雪茄点燃:“我已经在欧洲扮演过一次到非洲殖民的新贵,现在也有可能在这个变革的阶段,进入美国形成新的代表美国利益的家族团体,就好像上世纪初的摩根、洛克菲勒

甚至罗斯柴德尔家族那样。”

匪夷所思么?天方夜谭么?

乍一听好像是的。

但仔细一分析,为什么不行呢?

如果放在平时的美国,被各大传统家族或者政治团体,利益团体把控的美国政坛乃至整个上层社会,是很难接受一个外来者,但现在不正是美国最虚弱的时候?

难道当年的罗斯柴德尔家族不也是从欧洲发展到巅峰,借着美国经济大萧条时期进入美国发展成为隐形政权,把控了从美联储到外交关系协会等一系列重要政治经济命脉?

现在齐天林所代表的这个家族缺什么?

有阿联酋和卡尔塔两大专业超级土豪支撑经济,巨大的非洲自有国土储备资源,广泛的欧洲联盟和王室贵族地位,再加上德国、俄罗斯还有华国暗地里的国际政治支持。

为什么不能在这个破旧迎新的阶段崛起呢?

如果说强龙难压地头蛇的话,赫拉里这个曾经出过两位美国总统的政治家族不就是最好的内应?

杰奎琳的眼眸神采异动,但没有做声,作为家族长期培养的希望之星,她当然熟悉并了解这些历史。

柳子越的神色也有些激动,她应该比谁都明白,为什么齐天林这一趟去了日本之后回来,就会有种在政治上脱胎换骨的改变,结合日本被收拾得如此惨淡的结局,丈夫肯定是和华国的高层达成了某种默契,就连自己铭心刻骨的那种国内对齐天林的诋毁,无疑都是在为把齐天林推向一个更能被西方社会接受的尽头。

她可是事业型的女强人,从独立支撑一家国内电视台,到经营收购一系列传媒集团,目前都能运作得井井有条,现在显然看到一个更为广阔博大的舞台,一个甚至有点超越国际界限的舞台!

怎么能不心潮澎湃?

只有玛若睁大眼睛,骨碌碌的转几下:“要……花很多钱?”在她的概念里,美国市场现在能赚的钱都掠走了,再想做什么,基本都是逆势而上,势必需要很大的投入,多了不说,以美国老牌金融帝国家族构成的美联储在这一波的风潮中起码损失都是以千亿美元计,自己家的存粮虽然也不少,但……这个窟窿巨大啊,财迷有点心疼。

杰奎琳怕她靠在齐天林怀里扇枕头风,赶紧鼓吹:“越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政治经济的投资越能起到四两拨千斤的效果,罗斯柴德尔家族当年就是从投资拿破仑战争起家,延续到后来的美国独立战争、一战、二战逐步树立了强大地位,现在……他们的主要金融投资都维系在美国身上,损失巨大,

真的需要新鲜血液!美国经济正在一个承上启下的关键时刻,保罗的眼光很有战略性!”

柳子越没靠在丈夫肩头了,稍微离开点,靠到另一边的沙发扶手上,端过自己的咖啡杯,遮住自己面部表情,也眯上点眼睛打量丈夫,引以为傲的感觉还是很油然而生的。

齐天林先点头后摇头:“你说得对,但我……不想搞经济投资,还是投资政治吧,我们可以花费财力、心血跟精力投资有前途的新一代政治家,协助新政治家布局改革美国政体,这个过程当中我们依旧做我们的承包商,只不过就可能不是武装承包商,而是美国政治经济的承包商,或者制造业生产等等方面的承包商,陪同美国一起改革成长!”

法西兰姑娘伸手摸摸齐天林刮得干净发青的下巴,疑惑:“投资谁?”看看对面扑哧一笑:“投资珍妮?”

杰奎琳楞了一下,咯咯咯的就笑起来,还别说最近好多天都没有这样欢快的笑过了。

柳子越不笑:“珍妮是年轻了点,这需要一个寻找判断的过程,按照我做商业的经验来说,有了这样一个大的方向,剩下就是实质性的操作了,对不对?”

回应她的,却是伸手一串轻轻的掌声,正在轻声闲聊的几个人闻声转头,这七楼除了武装亲卫们,还能听懂政治方面内容的,除了赫拉里夫妇,还有谁?

两位美国前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