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三百五二章 闪烁

第一千三百五二章 闪烁

再返回美国,就走太平洋这边了,绿洲号留给了安妮,她自己身边的皇家侍卫和顶级PMC保镖,再加上24小时候命的苏威典精英飞行员,都能保证她随时逃之夭夭。

所以齐天林带走了所有跟自己坚守到最后一刻的两百来美籍PMC,这些人不可否认的就将是他未来在美国本土的心腹,这是经过了实战和心理考验的,宁愿放弃跟美军撤离,也要跟老板一起博取最大利益,他们做到了。

也获得了齐天林的信任,虽然不是绝对的信任。

而齐天林已经有超过两千名员工在日本本土到处乱窜,数量还在持续增加,所以安妮以及横田基地的安全掌控不用担心。

登上往返华国和东京之间的运输机,顺便把他们放在九州岛,进入美军基地再辗转九州岛、冲绳、关岛,才能蛙跳似的一个点一个点的跳回美国本土。

机型也不停的在换,C27、C130,甚至中间还包租过关岛到夏威夷的民航客机……

齐天林没有跟任何美军驻扎基地的官员见面,甚至能不下飞机,他都不下去,除了匆匆的让亲随员工提着他的枪械包在机场换机,他根本就不离开机场。

美籍PMC们也都紧跟着他,默默的看着身边所能看见的一切,在冲绳还接上了四百多名绿洲员工,他们跟随近两千大部队撤离以后,大部分人都撤回了美国本土,他们却在这个绵长的撤离过程中,被告知海外基地各军机已经开始限制飞行,不得不无奈的被卡在了冲绳。

海外基地都在捉襟见肘了!

这就是齐天林花费了近五十小时,才从东京辗转回到洛杉矶,然后搭乘国内军机,带着所有人抵达华盛顿的感受。

不光是这样,从飞机抵达洛杉矶,亨特尔他们就能重新登录中情局的情报管理系统,沉默了半晌,拿着一台笔记本从后舱来到齐天林的座位边:“在华盛顿降落以后,我们会先返回中情局总部述职,递交这段时间的工作报告……但这里有些讯息,你可以先看看。”

齐天林已经很有老板模样的接过来,眉毛猛抖了几下,电脑屏幕上一连串中情局内部通报讯息:美国国内已经开始出现饥寒交迫之下饿死人的情况!

其实美国每年冬季也会冷死点人,但饿死人的数量突然爆发到三位数,这在以前的美国是难以想象的。

美国的食品价格是非常便宜的,所以很多穷人都其实是营养过剩的肥胖,只有富人才有钱吃得均衡,懂得健身保养,这其中不光有美国是个农业高效率生产大国,全世界都被美元的高购买力给吸

纳过来粮食也是重要原因。

但现在,显然不是这么回事,齐天林指指自己旁边的简易军机座位:“你有什么看法?”可能他自己都没意识到,他这种口吻和做派,已经是上位者的习惯做法了。

亨特尔彻底服从于这种态度,坐下的时候都保持恭敬态度:“饥荒主要出现在大型城市,因为城市体系的复杂化,无法保证粮食或者慈善机构的行为覆盖到每个角落,所以饿死人的情况比比皆是,反而在小城小镇,特别是那些农产区的城镇,受到的影响很小,偶尔个别低收入者或者金融浪潮失败者都能得到接济,我们内部的情报分析师已经说得很清楚,这说明美国粮食储备体系也崩塌,基本各行其是……”

齐天林摸着下巴:“你想表达的意思是?”

亨特尔似乎已经找准了自己的位置:“综合各方面的分析,联邦政府现在已经处在分崩瓦解的边缘,各地开始质疑联邦政府的声音越来越多,联邦政府福利体系和管控能力已经降到最低,这非常危险,但白宫似乎还没意识到这一点,依旧跟国会一起宣传争论军事复兴计划,可从我们中情局的情报机构以及FBI的信息渠道反映,各地……对白宫的反感和藐视情绪很严重。”

齐天林笑起来,表情不置可否:“嗯,你给我说的目的是什么?”

亨特尔踌躇一下:“想把一个真实的局势展示给你,虽然我现在还在中情局,但显然我的事业跟未来希望已经选择跟随跟你绑在一起,作为……下属,我期待你能在乱中获得最大利益,这也是您最擅长的。”头发花白的老鹰,已经没有了最早的对抗跟愤怒,更没有了之前的尴尬和犹豫,现在表现得……甚至有点兴奋!

齐天林点头:“你现在不以美国利益为荣了?”没有讽刺的意味,就是反问,反问这个曾经一直把美国利益就是自己生命挂在嘴边的美国老牌特工。

亨特尔是真的扭转了思维,苦笑:“跟着你看见的事态发展,甚至我在中情局上升的地位接触到更多的信息……现在的美国,已经不是值得美国民众效忠的美国,已经……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行将就木?还是没有刹车的高速火车?总之了解得越多,我现在越看不到希望,看不到拯救美国的希望。”

齐天林笑笑:“你难道寄希望于我能拯救美国?”

亨特尔楞了一下摇头:“不是……我现在能理解你那种现实的获利主义价值观,既然……已经腐朽了,就应该……”这种话对他来说还真是有点艰难:“获得我们应得的那一份。”

齐天林反而摇头了

:“你认为这时候的美国还有什么金钱上的利益可以获取么?到处都是赤字和欠债,你知道我的家族在美国金融市场亏损了多少,又收获多少,还有多少欠债没法收到么?钱已经不是关键问题了,现在我返回美国是因为我对美国还是有希望,这个世界第一强国还有振兴或者重建的希望,如果我们能在其中分一杯羹,那才是巨大利益,政治利益!”

老鹰睁大眼睛,但兴奋和狂热之情更甚!

齐天林干脆点:“既然你开诚布公的主动谈到这个,那我也不多说,你依旧在中情局系统,尽可能招揽人手,并且获取更多的情报,我会以支持赫拉里或者他们所代表的那个政治家族阶层来介入目前的华盛顿乱局,很需要情报支持,重点是美国国内的情报,你有心的话,试着承担起来吧,当然,我个人是不会承认这件事的,你的回报和价值体现都在欧洲和非洲,你自己提,我想我都能满足……”

亨特尔没想到齐天林这么直接,嘴唇都有点抖起来,甚至下意识的看了看周围人,齐天林不隐瞒:“这个不违法,我也不打算在美国搞恐怖行动,只不过就是让你自己考虑,如果你觉得离开中情局也能干这个,辞职也无所谓,但我要系统有效的情报,让我能跟别的政治盟友一起获得真实的信息,做出正确的判断,就好像你现在提供的这些东西这样。”周围其实没几个人,但听见点内容的PMC看亨特尔的表情居然是羡慕,他们基本都是美**队出来的作战人员,对情报体系的确不如专业人员了解熟悉。

亨特尔没犹豫,立刻就点头:“好!”手都在胸口捶一捶才有点笑容:“我好好想想该怎么做……感谢你!”

齐天林点头笑而不语。

真有领导派头了。

这一点,从军机降落在华盛顿军用机场也能体现,三辆沙狐停在机场跑道外,齐天林带着人手走下军机跳板时候,第二辆车后面下来的居然是杰奎琳,而不是自己的老婆。

几百人的随行队伍从洛杉矶就开始分头离队,齐天林允许各回各家探亲,但都愿意继续回到公司上班就尽快返回,这些PMC都会得到较高的待遇和后面提升职位的机会,所以尽管担心家里探亲的走了不少,还是有百余人跟随一起,所以后面几辆大巴也靠过来,他们会调离到华盛顿周边购买的射击训练场去驻扎,美国的首都,可不允许数百人的武装队伍随便进出。

亨特尔等人也分开走了,只留下齐天林带着四五名主管一同返回华盛顿的总部大楼,齐天林只在上车时候调侃了一下自己的秘书:“怎么没穿军装?”

齐天林顺口助人为乐:“嗯,便装也挺好看。”

杰奎琳嘴角要上翘:“你们华裔都喜欢这么恭维女性美丽么?”

齐天林惊讶:“我这是尊重事实好不好?”

杰奎琳终于忍不住笑起来,跟着迈上步子坐进宽大的车厢里,却使劲皱眉的让自己的口气尽量有些批判的口吻:“你说你是不是看见别的姑娘好看点,就故意说话挑逗寻开心,你别忘了你是已婚人士,还有四个老婆!”但看上去的确还是有笑意啊。

齐天林打量她:“首先你这句话是很不惭愧的在自夸自己好看……”杰奎琳毕竟还是军中姑娘,哈哈哈的就爽朗笑起来,齐天林又送上一句:“是谁之前还在说要跟我发展工作之外暧昧关系的?”

杰奎琳立刻就不笑了,沙狐平稳的起步后好一会儿,她在靠在另一边的车壁上幽幽的说:“那会儿……觉得自己是总统的侄女,我们之间也有很多相互可取的利益点,现在,姑母可什么都不是了,你……嗯,你还是日本临时国民大会委员呢,越来越需要仰视了。”

托沙狐宽大尺寸的福,靠在另一边的秘书跟齐天林都有大半米的距离了,齐天林也靠在自己这边,打开车顶的照明灯,看着另一边的金发美国姑娘:“那你不觉得没有了利益上的问题,我们这个朋友做得更真实一点?”

杰奎琳转头看他,眼眸里闪烁的碎光,不知道在想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