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三百七二章 讪讪

第一千三百七二章 讪讪

的确是反差很大,这里的两三万美国人,绝大多数都是后勤兵种,拿扳手螺丝刀和维修电脑的时候远超拿枪。

两千多人的警卫部队又是以国民警卫队为主的准军事化部队,只有少数百余名特种部队成员,五百多人的一支海军陆战队特遣队具有很强战斗力,也正是他们,第一时间就放弃了海军基地,向西主动突破基地隔墙,护卫了驻日美军司令部和基地人员,攻占了西侧的一座巨型船厂。

不为别的,美军基地里面修得太高档大气上档次,宽阔的公路跟随处可见的低矮别墅楼,都不具备防御作战的能力,而且一旦日军调遣坦克之类的过来,这个大型海军基地根本就抵挡和拖延不下去,特别是旁边海上的日军护卫舰再包抄过来,随便哪里都在速射舰炮的射程范围内,还不如以重工业设备为基础的军舰船厂的防御纵深能力好。

这就是基层特战人员的高水平。

突发事件以后,瞬间的专业判断,舍弃有给养,有装备的大型基地,去占领旁边的船厂,很明显就是要据守在这里打巷战,这数百人的精锐部队是有决心有实力拖延几天时间的,而从韩国过来的增援只需要两小时,从冲绳飞来的战斗机更是只要四十分钟。

只要指挥官和最核心的高层还保卫在一起,这个防守难度并不大……

这里有个东西方价值观的区别,亚洲军队包括日本在内,会毫不犹豫的只选择司令部或者主要官员的安全保障,其他的部队甚至会主动去担任炮灰阻挡敌军进攻,换得高层安全撤离,这种价值观跟之前齐天林和安妮讨论的那种精英论是有区别的,是下级对上级的衷心爱戴或者牺牲精神换来的。

而欧美军队,特别是美国部队内部又喜欢强调每一条生命都是平等的,所以这支往西撤离的精锐队伍裹带了尽可能能带走的美军士兵跟家属,嗯,就跟当年刘皇叔的做法差不多。

结果就是撤离速度急剧下降,被疯狂的日军攻击火力,咬住狂追滥打,特别是呼叫到护卫舰抵近支援以后,美军伤亡巨大!

当年二战在太平洋战场上美军依靠强大的海上火力才能压制夺取硫磺岛,今天几乎掉了个个儿,日本人显然对这种状况也愈发有些癫狂!

就算是局部暂时的一场胜利,也可以让他们找回昔日的尊严!

五角大楼视频讯号传递中断之前,齐天林和将军防长们看见的就是这样情形……

美国人有些抓狂,却发现就好像东非作战时候一样,有些不知道该做什么!

美国人才突然发现,他们那些所谓遍布全球的基地,在精兵化的政策下,各地都是后勤兵,真的被别人攻击,到处都是漏洞!

德国原本驻扎的第一装甲师是最强防御阵容,已经消失在东非海底,整个驻欧美军司令部全靠空军在支撑?没有陆军的地面配合,空军能独立成军?能像今天这样保证驻日美军司令部的安全,难以想象一名集团军中将刚被华国人俘虏放回来,现在又要被俘或者阵亡一名中将?

唯一说得上比较稳妥的是南欧地中海一带,毕竟还有航母战斗群协助……

非洲,有人在看齐天林,这位准将不反戈,卡隆迈的美军非洲司令部还是安全的……什么时候美军安危沦落到要维系在一个雇佣军头子身上了?

中东……那是最危险的吧,中央司令部现在已经没有可用之兵了,情况跟驻日美军差不多,只不过卡尔塔好歹还是个主权国家,自己也没有较强的战斗力,除非第三国进攻才能……不敢想象。

齐天林的手指放在桌面上轻轻敲动,纯粹是个习惯性动作,手痒想摸枪的后果,结果引得防长在内好几人看他,他随口还是解释:“日本军人……我现在担心的是被俘问题,如果他们尽可能保留美军生命,这反而会让各处支援投鼠忌器。我申请还是要跟我的队伍联络,保证他们进入防备状态。”

防长脸色有点变的点点头,刚才断掉的视频中,很明显有大量美军人手伤亡,被俘是绝对的,只是看日军残暴程度,也许从内心来说,隐隐觉得全部阵亡……是不是还好处理点?起码空袭能执行。

齐天林残暴,当着在座美军将领的面直接安排:“化整为零,东京都以外的所有小队就地掩藏潜伏到郊外,东京市区的各分队集中回横田机场,控制国民临时大会成员,如果他们不能保证国际慈善机构的安全……随时等候我的命令,不排除进行东京市区周边的城市巷战!”

对于几乎都在阿汗富山区活出来的廓尔喀来说,再贫瘠的日本,物质条件都丰富得让人笑不拢嘴,而那些黑人员工几乎就是等到一条允许他们四处肆掠的开放命令,回应得那叫一个欢天喜地!

齐天林给田宫喜一郎的电话也是这么说:“您如果不能控制局面,不赶紧解决暴乱,美国方面是会大兵压境的……”美国本土的两个步兵师的确已经在集结,但实际投放到位时间还有十二天!

因为美国具备全球48小时投放能力的101突击师和82空降师现在都被东非打乱了编制,而且还在南卡营地接受被俘审查,重新装备也需要差不多的时间,更

何况不是刚还出了个什么华裔士兵枪杀案么。

一支万人级的军队,调动不是光把人运过去就解决问题了,东非陆军最终的失败就是在这个转运的节骨眼上被打乱了节奏,装备、人员、后勤、通信各种环节,缺一不可,已经被狠狠咬了一口的美军在面对自己曾经以为洋洋得意的快速投放上,有些井绳效应了。

一名参谋就站在齐天林旁边,小声提醒:“你没有安排国际救援机构撤离?”全世界各国都有,美国也有民间机构过去,但很少,媒体人员还多一些,特别是星云传媒的人,但起码横田机场的跑道边,各国的外交临时机构都在吧。

齐天林冷酷无情:“就是要留下现在接近两千人的国际救援机构,才能拖其他国家下水,都一致反对日本这种行为,难道你想他们都撤走,然后对美国袖手旁观的看笑话?”

好几名将军都颌首,这个保罗看来也还是有大局观嘛。

殊不知,齐天林的心态笃定得很,他不知道是程良威带人去做的手脚,但肯定跟华国脱不了干系,华国既然敢这么做,肯定就留了后手,等着瞧吧!

防长指挥:“提请白宫和国务院立刻发表正式外交警告,五角大楼也召开记者发布会,向全世界通报最新情况。”停顿一下,指指齐天林:“你一起!”

开什么玩笑,齐天林还装模作样的在日方担任一个临时委员呢,现在又站在五角大楼参加发布会,到底是哪边?雇佣军再有奶便是娘,这含的**也太多了吧?!

齐天林真心不想去:“我……留在这里联络各方情况好不好?”有一名参谋现在带着人是在专门联络驻日美军司令官的卫星电话,不停记录那边播报的讯息,日军基本还是做不到全方位屏蔽,这局部暴乱的水平也就这样了。

防长不松口,或许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站我旁边,允许你随时打电话。”

好吧,齐天林无奈的跟着去了,防长出来看见走廊上换了上尉军服等待的杰奎琳,还临时起意:“帮保罗准将也换上军服……”杰奎琳吃惊的看一眼如丧考妣的齐天林还穿着从听涛山庄过来的西装,转身小跑拿军服去了。

所以说这些家伙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美国当然就成了第一个宣布日本发生军事暴乱的国家,这个说法几乎是沿袭齐天林的判断,因为田宫喜一郎作为临时首相,基本失去了对九州岛军方的控制,那就勉强不算是国家战争行为,而是一次局部叛军的行为,这样对美国政府来说面子上也好过一点,总比日本这个百年小弟跳起来抽自己耳光

强。

“鉴于日本政府目前还不能完整的实施对日本全境的控制,美方将尽快派遣军队前往……同时也敦促日本各方尽快停止这种严重侵犯美利坚合众国利益的行为……”

就在五角大楼发言人,在一片闪光灯和多个电视镜头面前严厉发声的时候,几乎所有记者都看见他身侧后面半步距离排着的三四名头面人物中,华裔面孔的保罗突然就摸出一部手机通话,齐天林身边的防长都转头看了看他。

这是多有新闻性的细节,有什么特别发生的新情况么?不少相机都抓住了这个少见的台上打手机画面,摄像机镜头都不由自主转过去好几部。

那边是玛若的声音:“给儿子买的矮脚马送过来了,你中午回来吃饭不?还有客人等着你呢!”明媚清新得很,估计是难得齐天林就跟上班似的一早走了,她也想试试那种下班一起吃饭的感觉?

姑奶奶也!

都什么时候了,还矮脚马!还吃午饭!

还好柳子越估计在旁边,一把抓过电话:“哦……我看见白宫的发布会,哦,五角大楼也有?有你呢……你不会是在现场打电话吧?哈哈,你贼眉鼠眼的样子好傻哦……好了,我看见华国和俄罗斯都临时插播发布会了。”多半她也在听涛山庄弄了个媒体墙。

这些败家娘们!尽整些不靠谱的东西!

齐天林颇有些讪讪的挂上电话,给大眼瞪小眼的防长解释:“通知我,华国,俄罗斯也在进行发布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