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三百七五章 没准儿

第一千三百七五章 没准儿

绿洲号在洛杉矶做了短暂停留,除了上层的VIP舱室接纳了五位客人,下面的货舱还挤了六十名全副武装的美籍PMC。

另外还有两架C130伴随一起,一共搭载了两百名美方提供的特种部队成员。

一名侍从还埋怨下面的PMC占据了原本要给安妮装运服装的货舱,齐天林却打算下去跟自己的员工蹲在一起,毕竟里面还有三位美军特种部队的高级军官。

安妮摇头阻止了他:“记住,你是领袖……是将军,这个时候,你已经不应该表现同甘共苦了,要仰视,让你的人仰视,去中舱吧,其中有一位是值得你谈谈的。”

A318原本作为客机能装个100来号人,但改建为私人商务机的结果就是大量空间都被奢华和浪费掉,整个原本上半圆的客舱就是前舱两口子到三五人的豪华空间,中舱是卧室,但也能收起来变成客人舱,后舱有二三十个亲卫侍从的位置,下面半圆就全是货舱,现在临时变成了挤员工,负重倒是不会有问题,这类型的高级客机都是电脑自动配重调整了。

齐天林是没注意洛杉矶上来的五个人,瞥了一眼都是文职模样,他估计是中情局类似的人员,就没放在心上,老鹰没来,因为据他说现在返回中情局以后,整个局面非常混乱,人心惶惶的情况让他很庆幸,因为很明显,上个月已经开始停发部分养老金,在职员工的工资也只能发到下个季度,在新的财年到来前,联邦政府拨款也许就会停止,因为作为国家情报部门,他们总比一般老百姓和地方官员知道很多的情况,所以心态趋稳的他决定趁乱在华盛顿总部谋求点以前不敢想的东西。

齐天林认可了,对于亨特尔……他有他自己的思路。

安妮当时是看着齐天林下飞机去跟机场上等待的员工以及美军特种指挥员们见面,然后就在舷窗随意的拍摄了登机的五个人,上传到面孔识别系统,作为非军情方面的专业资料库,有四人没结果,但认出来的那个很有名!

在专业体系有名,外界是不知道的:“米尔森.汉默尔,美国最重要的国际关系专家。”

齐天林不看安妮递过来的平板电脑,弯腰在她脸上亲一下:“我知道他,别忘了我苦读过大多数国际关系学专著,好了,我还是先去见见我的枪手们,再跟这位专家见面,别忘了,我永远都是个拿枪的。”

安妮就自己收起大长腿在沙发上绞尽脑汁的甜蜜思忖,自己到底是要个言听计从,按照自己习惯打造的君王,还是有自己思想,连自己都要仰望的伟岸男人呢?

对高傲

的她来说,还真是个费思量的事情。

不过穿着公司作战T恤和多袋裤的齐天林到底舱也要从中舱过的时候,在关着门的外走廊上,坐了个人在低头看书,这个跟华国火车软卧包厢差不多结构的侧璧折叠座位上有阅读灯,很安静,但显然是给侍卫临时坐坐,不太舒服,所以这个五六十来岁的老者弓腰的动作很别扭,但他依旧看得很安静,不时在上面做勾画,直到齐天林踩在地毯上经过他身边,似乎瞥见齐天林脚下那不同于侍卫的战术多袋裤跟有点脏的战术鞋头,让他抬起头来,脸上有个从书里面转换到现实辨认人的表情变化:“保罗……将军?”

齐天林很客气:“汉默尔先生?”伸出手:“我读过您的著作。”

汉默尔小心的放上书签,收起自己的书才站起来握手:“很荣幸能搭乘你的专机,也很有兴趣跟你谈谈,不知道有时间没?”

越洋飞机最不缺的就是旅途中的时间,齐天林点头:“行!稍等我去看看我的员工?”这位汉默尔给他的印象不错,不像他的专业论点那么咄咄逼人。

汉默尔放下书:“我也去看看你的武装承包商成员?”

这个齐天林更不遮掩,点点头就在前面带路,毕竟是飞机,再豪华空间也有限,两个男人并排走不现实。

私人专机的舷梯也很精美,就算是下到货舱,都包满了抛光的橡木,阶梯上也都是深绒地毯,走上去就跟在草甸子上一样无声。

可齐天林和汉默尔下去的一点光影变化,就立刻引起下面轻微的一片声音,全都站起来了!

六十名从重建公司挑选出来的顶级作战员工,无一不是在伊克拉和阿汗富具有丰富作战经验的前美军特种部队成员,服役超过十二年以上的老兵,还能四肢齐全的站在这里,实力可见一斑!

齐天林抱抱努米迪亚等自己熟识点的家伙,低声:“还习惯么?”上下两个舱室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员工们嘿嘿笑:“比C130还是好很多。”那的确,这个内部好不好得看跟什么比,和上面的VIP舱室甚至侍从亲卫的休息舱比,的确差得很远,这里连座椅都没有,全都是直接靠璧坐在钢板地面,但舱壁上包满防撞垫原本是为了保护富翁们的昂贵玩意儿,刚血拼的拍卖的什么瓷器,现在靠着总比C130那**的金属管线舱壁要舒服得多。

齐天林挨个拍拍员工的肩膀,看看这些家伙就算是自己的运输机上,有些人还是把降落伞包绑紧在身上,枪械更是几乎人人不离手,典型的战场后遗症,最后才看见三名身着美军

作战服的军官,但年龄也跟这些老兵差不多,站得更直的敬礼:“很荣幸与您并肩作战!长官!”

老兵们就又蜷回去嬉笑,这就是军官和士兵的区别。

特种部队更明显,士兵的目的是解决战斗,完成任务,他们的作战技巧是自己的吃饭本钱,因为特种作战的特性,并不是特别强求战士们要循规蹈矩,甚至有些部队还提倡蓄大胡子,走嘻哈风格,尽量减少军人气息,便于敌后作战,所以有点形散而神不散的感觉。

但军官们就在作战技能之外属于另一个官僚体系,他们对上级的尊重和严谨就是对自己威信的延续,在齐天林眼里,这些美军官兵几乎一眼就能区分出来,笑着回敬礼:“降落以后,你们还是换掉军服,以PMC的身份混入我的部队,这一趟……杀气估计有点重。”

三名军官又是一顺儿的敬礼:“服从您的安排!长官!”

齐天林点头:“资料找努米迪亚他们拿,他们在那一带已经作战过,你们估计也熟悉日本,但总体还是要服从我的架构。”

三名军官毫不怠慢,又敬礼一遍,搞得齐天林只好跟自己的员工们再寒暄几句,指点后面那几个货舱箱子里面哪些是水果,哪些藏了雪茄和红酒的,就在一片嬉笑欢呼声中溜了,汉默尔带着学者考究般的微笑一直跟在他后面,跟个隐形人似的也形影不离的走上阶梯以后才小声:“机舱能抽烟?”

齐天林不在乎的帮忙关上上下舱之间的隔断门,免得上面的皇室侍卫官发现烟味:“不就是换空气过滤装置么,钱不是问题,我也相信这些老手不会引燃飞机。”

齐天林还去后舱看了看自己的亲卫,顺便从他们那里端了一盘子吃食,才带路跟汉默尔回到自己的VIP前舱,安妮笑着点头很有风度的招呼一下,说自己去驾驶舱玩一会儿,把独立的空间留给这俩人。

如果是柳子越和玛若在这里,肯定都不会意识到这个看起来温文尔雅的学者有什么重要性。

汉默尔,进攻现实主义的领军人物,美国最主要的政治决策学术研究人,所谓的华国威胁论,就是他的主要作品,是他早就在上世纪后段就预言“华国在21世纪前期即将崛起,就好像美国操控西半球一样支配亚洲”,所以美国的太平洋战略,中东战略,乃至中亚东亚地区战略转变,全都是基于他的这个理论调整。

但他同时也是911以后吉奥治政府对外战争的反对者,所以一直都没有在政府中担任实职,而是超越政府之上担任各种国际关系学说的理论家,政治教授之类,甚至连华国

著名的人大他都去兼了个名誉教授。

他并不是跟华盛顿有些无脑的政客那样,为了反华而反华,他是观点清晰,结论明确的指出,华国的崛起必将带来美国的衰败,这就是他的丛林法则:一头狼看见一只小老虎在成长,如果不早点吃掉它,最终只会让自己陷入危险之地。

所以美国自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以后就对华国一直围追堵截,这位老兄的理论引导,居功至伟!

齐天林从暗藏冰箱里拿出两个杯子和盘子,倒上点红酒,放到汉默尔面前:“其实我更习惯在长夜漫漫聊天时候,弄两瓶冰镇啤酒,加上点羊肉串啥的,而不是这样文雅……”

汉默尔笑着接过去,跟齐天林轻碰一下,喝一口,靠在绝对比他之前看书那个舱壁折叠位舒服上百倍的按摩皮椅里,却似乎没什么身体上感受差别……好一会儿,看着齐天林斯条慢理的切开一条培根下酒,才说话:“您……的结构已经很稳定了,下一步决定怎么做?”

要不是徐清华早就把华国在美国政坛的那些关联人物名字告诉给了齐天林,齐天林没准儿真会以为这位难道才是真正在美国潜藏数十年的金牌卧底?

就跟高铭那都快忘了自己华国名字的小卧底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