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三百八二章 过犹不及

第一千三百八二章 过犹不及

老实说,很多正规军同齐天林的部队第一次对抗,都会感到很不习惯,就因为他是彻头彻尾的游击作战方式。

他的部队很少有固守阵地的概念,因为他们没有归属,作战的地区更是对他们没有感情纠葛,打得赢就包抄压制穿插,打不赢就往后撤退。

更重要的是,小队、分队组合结构从一开始就比较松散,各分队只考虑自己的问题,只要在大的前提目标下能达成,怎么做有相当高的自由度,也许会丢掉一些小队或者同伴,但他们没有太多感情用事或者悲伤,雇佣军……只看结果。

所以在九州岛中部偏西地段开始的战斗从一开始就是不平等的。

小黑们肆无忌惮的射杀爆破,日军不得不看着旁边的楼房甚至起火逃出来的日本民众,子弹横飞的场面让普通老百姓更加慌张,原本躲在家里的居民也被枪炮和破门而入的PMC给吓得四处乱窜。

发现这个特点的分队长们在卫星电话里面一沟通,部分在野战中的分队也纷纷收拢进入城镇,在佐贺一带的城镇中和日军打巷战!

处于地震高发带的日本,除了东京都地区的周边城镇,特别是这些传统比较偏远的地区,放眼望去几乎就没有高楼大厦,全都是两三层左右的防震小楼,轻质隔墙,防范垮塌以后伤人是基本要求,也就说,很多楼房都不防弹,也挡不住PMC们踹门。

怎么形容呢,真的有点三只小猪故事里面大狼遇见草屋的感觉,有时候甚至比非洲军团们在老家遇见的那些厚厚土坯房都不如,这还叫先进发达国家?!

为了防止地震,可真是遭了大罪了。

于是开着车撞击房屋增加厚重程度,到处形成战斗工事的场面比比皆是,日本军人在进入城镇以后,更是被长期在非洲城镇打巷战的PMC搞得昏头转向!

这是日本军人的祖国,他们的领土,这从心理上就让他们有些束手束脚,就算充满了对外国人的愤慨,却都无助于作战时候的实施。

而且最让人讨厌的就是,这些蝗虫一般的作战对手只要发现情况不对,就使劲的后撤!

朝着九州岛的其他方向撤,大幅度的撤退!

呼朋唤友般的往九州岛南面,西南和东南方向撤离!

大有将混乱带到整个九州岛的气势!

也许这种才是真正作乱的战术,如果由其他军队实施起来,打心眼里都会觉得孤立无援或者心惊肉跳,光是心理上的溃败就能让军队的伤亡巨大,可非洲军队不就一贯是这样么

,麻雀战术才是形容他们的最好写照,其实每个小队都是完整的裹带在一起乱窜,分队之间又尽量朝着同一个大方向,在非洲大陆的那一场场战斗,好像就是在为今天做准备,更何况现在开始出了名的富庶之地,几乎伸手就能到处得到补给,只是廓尔喀队长们得不停计算好让运输直升机把弹药先铺排到什么地方准备,这倒是他们在阿汗富就练出来的绝活儿。

这才叫流寇!

这是日本军人欲哭无泪的结论!

从他们恶狠狠扑过来开始,受到的就是来自任何一个黑暗角落都可能的子弹,装备同样精良,训练有素,经验丰富,而且肆无忌惮破坏一切的敌人!

到处都是起火燃烧的城镇,还有随处可见的平民尸体,都让军人们有些失去理智,在这样的战斗中失去理智,带来的后果往往就是死亡!

初期遭遇战的大量伤亡以后,愤怒的日本军人们甚至不得不追击,明知道顺着这些城镇乡村之间去追击那些到处乱窜的黑人军队,只会给自己带来伤害,也不得不去,只有少部分成建制的日军会相互提醒收拢军队,尽量等到天明再辨别目标,加强攻击。

这个时候暴乱军队没有总体指挥分配的劣势就表现无遗,有些人找佐世保海军基地周围的精锐中央机动集团军求援,要求他们调动轻型装甲车等设备过来一起围追堵截这些可恶的流寇,另一些人不管不顾的夜色中追击,还有一些希望稳守推进,并尽可能联合九州岛南部的少量驻军协同作战。

于是之前万众一心求灿烂的日本军队,现在有些无所适从,到底该怎么办?

除了佐世保小心翼翼在围剿推进的精锐部队,其他人都在这样混乱的局面中,等到了第二天的天明六点左右,也就是爆发袭击后二十四小时左右满目苍夷的九州岛基本已经失去了之前所拥有的民生体系!

原本以重工业和高科技产业闻名的日本第三大岛屿,整个北部地区乱作一团,被横七竖八乱窜的非洲军团搅成一片乱局。

而且随着东南和西南方传来的大量求救讯号,日军终于明白他们真的遇上一群没有底线的抢劫犯,开始忙不迭的从长崎县一带往着九字的下面两个角过去补救,这时候的中央机动集团军却做出了一个有些出乎意料的决定。

他们既没有支援这些追击部队,也没有继续固守佐世保海军基地一带,而是用他们征集到的许多车辆尽可能装载美方人质,然后集中自己的轻型装甲车辆,掉头朝着北九州市进发!

这让一直蓄势待发躲在佐世保北侧的齐天林等人喜不

自禁,又有些措手不及!

数千名PMC在九州岛中部到南部的作为,其实都是在为他们这两百多名超级精锐拉开空间,只要把不太清楚数目的数千上万名日军调离这个区域,降低这里日军密度,他们才能如同一把解腕尖刀一般穿插进去,联系上躲藏在船厂里面的美军。

就算敌人再多,有了这样一支精锐,木棍都能在前面加上钢头变长矛,这些多军种的特种兵无论精确召唤打击,还是自身突击打开缺口,都堪称真正的以一挡百,。

一贯是以数人小队编制在各个战场孤军作战的他们,汇集了两百多人,其实自己也有点兴奋。

却没曾想,日军天一亮就干净利落的撤离,还带走了一大车一大车的俘虏当做人质,而且其中大多数都是女性,这让美国人们简直有点抓狂!

但不管怎么说,保罗准将的绝户计总是调动开了日军,还是按照原计划进行,在与北九州那边的PMC商议通报了情形之后,这边等待了大约一个小时,触角般水银泻地放出去的各小队反馈都没有问题了,齐天林才收拾自己的各种通讯工具,提了枪械在大票部下的包围下进入佐世保海军基地。

触目惊心!

不知道是不是受了今天凌晨黑人PMC的刺激,临走的日军狠狠的杀戮了一把,以前关押美方人质的篮球馆里留下了超过五百具尸体!

血流成河应该才是用来形容这样的场面!

大多数都是男性俘虏,很多都是美军基地里面的后勤士兵,并不具备较强的作战能力,在日军的装甲部队冲击下举手投降,原以为会获得一个迟早释放的结果,之前在东非战场美军成建制的被俘虏最后不也安然释放么,这些美国人想得很简单,日本人……跟华国人也差不多,过去几十年相处也不错,应该不会有问题吧?

没想到已经把生死置之度外的日本暴乱军队,索性把不愿带走的俘虏斩首了……

这个充满暴戾之气的民族能和华国比气质?

这些外国人真的以为日本人喜欢挂在嘴边的禅意和养生道,就是真的那么文质彬彬了?

那都是装的!

连在周围潜伏靠近的美军特种兵们都没听见枪声,就只留下这么多身首异处的尸体!

能容纳四千人左右看台的篮球馆里,往日应该是美国占领军肆意挥洒汗水的锻炼场所,现在却从高高的看台一直到下面铺满运动木地板的球场上,到处都躺着尸体!

一个个砍下来的头颅,被整齐的摆放在篮球场周围!

站在看台高处

入门口的齐天林只往旁边让了一步,让自己身后的美籍PMC和美军特种兵们目瞪口呆的走进来!

整个看台阶梯和下面的地板都已经几乎浸泡在浓厚的血泊中!

那些躺在球场里的尸体也有一半都浸泡在里面!

齐天林身上都觉得鸡皮疙瘩一阵阵的涌来摸了一下脖子,难道是因为连他都畏惧这样的断头行为?

这些身经百战的特种兵中间终于有人嚎啕大哭起来,跪倒在血泊中,徒劳的想抓住一个头颅想寻找尸身在哪里……

却被后面的指挥官给摁住,慢慢的摘下头颅放回原位:“应该让所有人,让全世界都看看日本人做了什么……”

这就是水平不一样啊,齐天林站在高处,有点挠头,如果在以前,他肯定会对这样人神共愤的事情公诸于天下推波助澜,可今天……他很犹豫,不知道这将带来什么,是福是祸,真的很难预料,就算是上帝也真的无法揣测这百变的局势啊!

努米迪亚试着往下面走了几步,脚底就传来一片吱吱的血液黏糊糊声音,苦笑着摇头退回来:“看见没?老板……大多数都是非裔。”摆放的头颅也的确很多都是黑人,其实在后勤美军中,黑人比例的确比较高,努米迪亚似乎是想表达一种美籍黑人惯常的无奈。

齐天林也看见了,他却觉得这似乎是一种报复,报复他的非裔员工在九州岛的放肆?

他懒得解释,也不需要解释,哼哼两声:“整队吧……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与其说在这里悲伤,不如把力气留到多杀两个人来报仇。”横抱着自己的步枪转身出去了,派去联络船厂守军的美军特种兵已经发回来讯息,基本沟通上了,远远能看见数百米外成群结队的西北方向真的有大量美国军人出现,让这些活下来的幸运儿来看看现场吧。

齐天林无可奈何的只能充当旁观者,让美日之间的死结打得越来越紧,原本是他的毕生夙愿,现在看来似乎有点过犹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