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三百九四章 淡去

第一千三百九四章 淡去

齐天林有时候真的很惊讶这些小黑的天分,他们居然能娴熟的分辨承重墙和隔离墙,然后准确无误的找到爆炸点,问他们为什么,纯粹是感觉!

所有人躲在墙角,轰隆一声巨响之后整栋楼都要塌下来的感觉,齐天林却觉得好几个家伙居然试图来压在他身上保护老板不被灰尘覆盖!

笑骂着没等他踢开这些家伙,一道黑影嗖的一下就扑到那三十多厘米直径的喇叭形坑洞边,二话不说就掏出一枚手雷念念有词的扔进去,跟齐天林小时候看见那些跳大神乩大仙的差不多,里面立刻就是一声闷响,伴随惨叫声,两名枪手就趴在洞口边把枪口伸进去,胡乱射击一通,居然还知道保持前后秩序的掩藏射击时间,另一个家伙就乘机再铺几条炸药到这个还不足以钻进去的水泥洞里,再来一次!

最终等齐天林大老爷一般提着步枪踱进这原本可以抵抗一阵的地下防御工事时候,遍地水泥砾片之间就只有尸体,鱼贯而入的小黑们再挨个房间搜索,也没遭到什么地下暗堡火力点的阻挠,就在最大的一间会议室里找到满满一屋子将军校官!

因为那种肩膀上跟油炸馓子似的将军牌这一刻显得如此醒目,齐天林都有种花眼的感觉,可比他先做出反应的当然是那一群日本人,一眼就在应急电源下认出了他,这个在日本军政界都颇有名气的保罗准将,一片八嘎的骂声响起。

想来也知道自己今天必死无疑……

不过总要知道为什么死吧?

看看那些面无表情的黑人雇佣兵只是伸头检查这群日本人,劈手夺去少数几支手枪以后,就把桌面上所有地图文件一件不剩的打包离开,放心留下老板靠在门口好整以暇的对着这群将校官,其中军衔最高的一名中将不甘的整整军装,没有戴着军帽的行礼:“无论如何,保罗准将,也应该给我们一个交代,今天的行为究竟为何?”

受了下属的影响,齐天林没个正形的用枪托夹在腋下,抱着的双手担着步枪笑着摇头:“不为什么,过路,看见你们在办公,就顺便来炸了这里,留个烂摊子。”说得轻松写意,换来一大片更为猛烈的骂声,甚至还有人想抓东西砸,可惜那几名小黑已经风卷残云的连战棋推演的精美军舰模型和推模型的小钉耙都收走了,只能大骂。

真是见过嚣张的,没见过这么嚣张的,身为一个军人,若是旗鼓相当的死在战场上也就罢了,今天却好像人家只是出来上厕所撒泡尿,看见路边有个蚂蚁窝,就顺便淋在这里看个无聊时候的笑话!

将脸色铁青得有些发白,恨着牙再次挺胸:“身为军人的荣耀……”

齐天林笑着摇头阻断:“我从来都不是军人,我是雇佣军,商人,好了,大反派一般都不宜太过啰嗦拖延时间,我就是想你们在整个防卫省都群龙无首的情况下,剩下海上自卫队各护卫舰群和潜艇群发狂而已,越狂乱越有趣……”说着就扔了手中的步枪在桌面上,其实距离他也就比对方一名年轻少校近了不到三十厘米,那名少校下意识的就伸手想去抓,却没料到齐天林双手扔了步枪,顺势抬起来就从脑后唰的一声拔出一把雪亮的战刀!

就借着这拔刀的气势,重重一刀劈砍在面前少校的右手臂上,一支还带着军服袖套的手臂喷溅着血液就掉在桌面上!

一旦拔出来,就不用停了,反手一撩,六十多厘米长的意利大战刀就劈开了这位倒霉的少校,血溅到四周,将校们终于感到一阵恐惧,纷纷闪躲,两名小黑已经提着步枪堵到门口,留下一屋子惨叫、喝骂和更多惊恐的哀求!

齐天林似乎随着刀劈狠砍就化身为修罗一般,双眼发红的连同一堆尸块都还在砍杀,最后狠狠不已的站起来时候,浑身都跟鲜血浸透了:“在老子面前称军人?我会让你们后悔投胎到这个民族来……”

直到双手都有些握持不住滑腻腻的刀柄,才扔在桌面上,重重踢开面前的一颗头颅,擦着手走出去,两名小黑立刻捡了刀枪擦干净跟在后面,有一个伶俐的家伙还跑到楼上找到一身干净的日本海上自卫队战斗服给老板替换。

齐天林没这种精神洁癖,身上浸满的血液待会凝结以后就够难受了,随手站在到处都是尸体和搬运文件物资小黑的楼道里就开始换衣服:“烧了,把这栋楼最后都给我烧了……”

一个半小时以后当他重新驾机掩护十多辆各种车辆车队撤离时候,横须贺的海边燃起的大火,还没等到消防车的到来。

这就是目前日本国内的混乱局面。

拥有四大护卫舰队,数万自卫队员,曾经在二战笑傲太平洋战区的日本海军总部,居然就这样莫名其妙的被端了,两百余名彻夜在海军司令部研究目前局势对策的海上自卫队精英,居然就莫名其妙被杀了个遍。

齐天林都觉得自己运气实在好得逆天。

就好像佐世保海军基地留守一个护卫舰队一样,这里也应该有一个护卫舰队,起码不低于十艘护卫舰,不知道是因为全面拉出去防御可能随之而来的美军空袭还是干什么,直到齐天林驾驶阿帕奇升空,都没有发现有任何武装力量还留守在这里。

这里唯一有的警卫直属队完全被那架阿帕奇突如其来的攻击打了个措手不及,谁能料到会有这样一架武装直升机居然根本没有体现在各种雷达站之上,就出现在面前?

所以有时候无心插柳柳成荫才是正途。

还得等地面车队先回去招呼住那些神经过敏的防卫队,才能慢吞吞的驾驶直升机降落在横田空军机场,然后立刻就有大群人手围上来把这唯一一架能运作的阿帕奇给推到机库加油补充弹药,齐天林只来得就近找个营房洗澡换身衣服,就准备重新披挂上阵,要开始折腾第六师团了。

安妮闻讯过来,也就她能通过亲卫们的重重防守靠在淋浴间门边,看着热水冲刷出浓厚的血迹流进下水道:“适当的嗜血发泄,的确对你保持清醒的头脑有好处,但不能把这种行为当成唯一的途径,这已经不是你应该去做的事情了。”

齐天林知道她说什么意思:“忍不住,目前的格局太大太深,我如果再不尽量冲在第一线保持旺盛的战斗欲望,我真的会厌倦那些阴谋诡计一般的算计,那不是我的追求。”

安妮叹口气,抓过一张厚厚的白色浴巾帮他擦干后背:“好吧……夫人说她已经跟吉奥治联络上,那边非常配合,抓紧时间做了第一档节目,美国时间待会儿的晚间黄金时段播出。”

齐天林点头:“使劲捧,捧到似乎他就能代表美国政府,似乎要重返政坛一样的地步,我们再把他狠狠的摔到地上,美国民众才会对这样的政客和美国政府彻底失望,加大火力,甚至从国际社会帮他提高声誉都可以……”

安妮居然调皮的一笑:“难道还颁给他诺尔贝和平奖?”苏威典就有这个优势,但显然也是说笑。

齐天林也笑:“可以邀请他到欧洲……算了,还在美国吧,有些美国人都不知道有欧洲的,我是铁了心要促成这次修宪大会,尽可能让联邦政府跟州政府之间产生对立!”

安妮轻轻摇头:“现在的局面,估计也是华国人最喜欢看见的,你要注意适可而止,欧洲总归还是亲美反华,有些宗教和伦理上的联系是华国没法比拟的,现在欧洲只是跟着你一起希望那个强大的美国不再欺压欧洲,而不是要美国消亡。”

齐天林已经开始穿戴自己的作战服:“美国不会消亡,我有这个直觉……”

安妮帮他系上挂着手枪的腰带,顺势在他脸庞边亲吻一下:“嗯,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待着的事情多了,齐天林重新登上擦拭一新的阿帕奇之前,美国军方打来电话询问关于发生在横须贺海军基地附近的火

灾是怎么回事,这是卫星完全可以监控到的,甚至日本政府高层自己都还没完全搞清发生在较为偏远海港边角的这次火灾到底是怎么回事,美国人已经联想到了。

齐天林不隐瞒:“我们携带阿帕奇直升机准备离开的时候,日本海上自卫队对我进行阻挠并进攻,考虑到今天日本军方相当危险的各种举动跟言论,我们做了小小的惩戒。”

那边哈哈大笑,但具体发生了什么,齐天林都绝口不提,只是那几车从海上自卫队司令部拖回去的文件资料,已经关锁在一间库房里,同时关进去的还有一名偷偷从华国驻横田机场临时大使馆找过去的武官,让他自己欣喜若狂的坐在里面慢慢分拣,剩下的才会交给美方军情人员共享。

齐天林现在已经把卧底这个职业做得炉火纯青般娴熟自然。

所以对他帮忙切断日方军力集结后路的行为回报,美国军方给他提供了完整的第六师团接近东京运动轨迹,只要有的放矢,美方的空中侦察体系,还是最强的,但已经不是最完善的了。

第一军事强国十足的成色正在逐渐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