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412章 繁忙

第一千四百十二章 繁忙

齐天林没那么多乱七八糟的文艺风格,等绿洲号从横田机场滑翔起飞,他就坐在机舱里漫不经心的摸出那对小钻戒:“算是求婚了啊,回头你跟皇阿玛他们协商一下该怎么办,我全力配合。”

安妮先惊喜然后就自己翻出来试着戴上:“咦?大小很合适,你偷偷测量过?”多甜蜜的感觉,爱人有心嘛。

齐天林居然回答:“这里还有三对儿,大小不一,你都可以试试看的。”

以欧洲公主的睿智和雍容大度,都忍不住在桌子下踢齐天林:“你就不能让我当做没有她们?”可还是笑着伸直了手臂打量自己手指上有史以来戴过最小也最没来头的钻戒,又怂恿着给齐天林戴上,然后乐淘淘的摸个手机出来拍照,齐天林在专心翻看跟美国政治有关的新闻和花边消息呢,就给拽着手当道具,安妮迅速通过各种自己的网络账户发出去,接着就拉过一台平板电脑放两人面前。

果然,仅仅十多秒以后,多种网络通讯工具开始疯狂闪动,跟着安妮炫耀照片下面跟帖的,祝福的,八卦转载的,连齐天林自己翻看的新闻网站都开始迅速更新了欧洲公主貌似传出婚约的头条消息,一下就把日本核武器清查跟美国财政危机,联邦政府大战州政府的戏码挤到后面去。

连在美国本土,都起码能露个脸,下面立马就出现以保罗粉丝团为主力的灌水祝福……

再然后就是玛若跟柳子越打电话来不咸不淡的询问,是不是苏威典王室在逼婚?

乐得安妮哈哈哈的在沙发上打滚大笑。

只有蒂雅,估计是那个萨尔玛在怂恿,起码一个小时以后才弱弱的打视频电话来问:“海娜在找爸爸呢……”

齐天林知道她的意思,调笑自己老婆:“你呢?你没有找我么?”

当了母亲的蒂雅似乎真的有些转变,不再是那个小吃货,更不是一往无前的那个凶悍少女,好像阿拉伯女性终究还是会受到一些宗教或者习俗的影响,那层以前跟齐天林在一起无法无天的光芒在褪去,现在淡淡的笑着:“想……很想。”浓烈的感情都蕴藏在眼眸里。

齐天林也想,点头:“晚点我就到欧洲……”话音未落,就被安妮扑过来一把推开:“今天是我的好日子,不许当着我跟小老婆卿卿我我!”

蒂雅居然都不会跟以前那样大骂,只是在通话屏幕上轻笑着做一个扣扳机的动作,切断了联络。

安妮警告:“不许到了欧洲就去找她!这是属于我的时间!”

齐天林投降:“所有一切都是你的!”

安妮喜

滋滋的提了他去卧室享受……

女人嘛,虽然以前口口声声说不在乎婚姻或者名分,其实真正来临的时候,还是觉得挺喜欢的。

所以等绿洲号越过华国,从中亚地区抵达德国降落在一双王子公主儿女拥有的罗斯托克城堡附近机场时候,早就得知消息的八卦杂志、娱乐周刊、甚至部分比较正式的媒体都集中出现在这里,特别是看见安妮跟齐天林牵手一起从舷梯上下来,基本确定了男主角不会有什么狗血变化,就把整个场面搞得非常热烈。

安妮雍容大方的召集新闻媒体参观进驻双胞胎儿女的封地普洛宁城堡,从双子城堡招揽过去的优秀管家服务队伍一直把这里当成对外开放的古堡式顶级酒店操作,现在更能提供上档次的皇家服务,让媒体记者们好好过了一把贵族的瘾,其实欧洲民众对皇室贵族还是有向往之心的。

齐天林只笑眯眯的跟安妮在一大片布满绿洲集团相关产业LOGO的新闻发布牌前面亮相,提供给大家一片哗啦啦照相的POSE之后,就消失了,只留下热情的女主人加上同期从苏威典送过来的一双金童玉女给大家拍照介绍城堡,一点不觉得先育后婚有什么大不了,只是这一档宣传出去,估计又会在欧洲形成独立女性的新风潮了。

齐天林已经在城堡的会客室跟德国巨头们坐在一起,表情严肃的商议关于欧洲对美国的局势建议。

这时候的齐天林就开诚布公了:“我抵抗住了华国对日本的伸手,但俄罗斯确实不在我的计划之中,我不否认我跟俄罗斯有些私底下的关联,但下一步,估计我会策动日本摆脱美军基地,我想在这个过程中从日本捞取足够的利益。”

果然,德国人就听不得这个!

情绪一下就调动起来:“德国的美军基地呢?有这个可能么?”说起来在德国的美军基地,虽然没有在日本那么胡作非为,但占据的地盘跟要害位置不比美军驻日基地来得少,甚至更让德国人觉得屈辱!

齐天林循循善诱:“如果没有做好准备工作,我不认为美军从德国撤出去有什么好处,看看现在的日本,北海道刚撤走美军,本州岛也没有了美军,现在的局面,对日本未见得是好事情。”

德国巨头们盘算:“从军事实力上来说,德国军队并不惧怕任何欧洲对手,不会掉到这么惨的瓜分境地,而且这也恰好说明日本就是反面例证,趁早获得全面军事独立管辖权势在必行!”

齐天林摇头:“不是这个意思,德国应该是不让其他欧洲国家感到不安的存在,特别是传统上对德国比较警惕的

那几个国家……”

那还有谁?不就是英兰格和法西兰么!

齐保罗同学现在把挑拨离间分化膈应的功夫用得炉火纯青了,德国巨头们看着英兰格勋爵哈哈大笑:“难道我们也要学华国那套韬光养晦的做法?”德意志民族好像真不会那么含蓄。

齐天林也笑:“总而言之,我们下一步的合作希望能在美国产生更多效果……新的国防预算假如能够出人意料的产生点混乱,无论我们在非洲的合作,还是德国本土的美军基地,想来都会受益匪浅。”

德国人开始小声相互商议,维拉迪不参与,跟齐天林沟通最近欧洲的整体局势:“好像一下摆脱美元的拖累,欧洲经济有一个小复苏反弹,经济专家当然认为是大量美国游动资本流入欧洲导致,但这些资金会不会流回美国,就很难预料了。”

齐天林当然不会说这大量资本以自家的为主,却哼笑着鄙夷美国虚拟经济的庞大体系:“我看到的研究报告说,这一拨金融崩溃在美国造成接近五千亿美元化为泡影,就那么莫名其妙的蒸发了!所以说实体经济才应该是根本,我们下一步的投资重点就应该是在非洲了……”稍微压低点声音,做着口型用手指在两人之间晃动一下:“我们的……非洲!”

维拉迪心满意足的点头!

任何同盟或者架构,都应该有不同层次,齐天林自己最核心的商业体系就有两部分,中东财团和北欧经济联盟,维拉迪和洛克一直都扮演了技术性商业体系的角色,而中东土豪们当然是资金型,这两部分其实是缺一不可的,只有相互交叉运用,才能达到最佳效果。

其实德国巨头们也在观察两位新贵的私底下交流,对他们胸有成竹的态度有所感染,很快就拿出结果:“我们会继续全力支持你的一切行动,无论是欧美两地的工商业还是政治上需要的资源,我们都能尽可能的参与。”

齐天林不说明,就跟讲故事似的把汉默尔拿出来讲述了一遍,从这位美国国际关系学说上赫赫威名的学者跟自己的交流,都说了一遍,这几位都是听弦知音明雅意的老狐狸了:“你会尽可能参与到这次修宪运动中去?”

齐天林肯定:“我会尽可能的推动修宪成功……这一点也请你们能尽量影响,也许我们能看见一个更好的美国……”只是他这时的笑意显得是那么不诚恳,他也许不知道修宪会带来什么后果,既然汉默尔都这么担心,那对齐天林来说就是好事!

巨头们又笑起来,举杯……

第二天苏威典国王夫妇都来了,说是想念孙子孙女,还

摆出了在花园暖房里跟孙子孙女还有花农一起修剪枝丫的作秀场景,最后就那么一牵一抱的让额娘跟安妮一起带着孩子上街走走去,很直白的亲民活动,表达苏威典王室在这里将会给周边地方经济带来不小的帮助,却不会影响这里的一分一毫传统,只会给这个德国最穷最没钱的州带来相当多机会。

媒体自然又给吸引走了,古斯夫塔却带来了以洛克为首的一帮北欧几国中生代家族成员,和德国巨头们再次会晤协商,把相互之间的一些资源,特别是在美国的政治商业资源沟通整合一下,古斯夫塔从头至尾都只坐在豪华大厅长桌的尽头跟齐天林低声聊天,商议准备过些日子去伦敦再看球赛,声音不大,却把翁婿之间的良好关系展现无遗,坐在横对面的德国方面心中更笃定。

多了不说,光是美国的金融掠夺,就让苏威典受益匪浅,再加上安妮最近分运回国的海量奇珍异宝,小两口也算得上是国家的功勋人物了吧,就凭这些,就值得支持,更不用说苏威典的工商业跟着一起在外面扩张了多少商业领域。

所以最终来自各国的八卦记者们欣喜的得到不久以后将会确认结婚仪式的半正式请柬,心满意足的离开罗斯托克,而隐藏起来的各界商业巨头们更心领神会的分头离开,其中克虏伯先生和德累斯顿先生更是直接奔赴美国,因为前者涉足的美国军工制造业和后者对相当多制造产业的资本投资,都让他们本来就拥有更为直接的华盛顿利益游说团体,这个时候应该调动起来用了。

齐天林一直把老婆孩子跟老丈人丈母娘送上回苏威典的皇室专机,自己才转赴的黎里波接小老婆去。

他还真够繁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