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414章 招数

第一千四百十四章 招数

海娜身上也跟母亲一样,穿着小黑纱,可齐天林刚把自己的思绪从那些复杂的计算中拉出来,笑着抱过女儿,就发现什么东西硌着自己,惊奇的撩开黑纱一看,一把小匕首就用精美的刀鞘绑在女儿腿上!

这才多大的女儿?两岁不到!

齐天林简直晕厥,伸手把坐在对面不声不响的小老婆给拉过来,也坐在自己腿上,果然那腰间的刀枪一个都不少!

海娜还害羞的拉上自己的黑纱,动作跟蒂雅如出一辙,依依呀呀的不知道在说什么,齐天林舒心:“她平时就没有什么小朋友一起玩么,你怎么老给她捣鼓这样的玩具。”

蒂雅已经摘掉面纱,坐在齐天林身上摸摸女儿撇嘴:“我一直在试着适应这种勾心斗角的思维方式,但是比我们离开这里到欧洲去,还难做到,她哪里有玩伴,就算找来别的孩子陪着都被警告千万小心。”其实好像也在说自己。

不是么,她那猫眼绿的眼眸镶嵌着的脸上还带着青春的气息,少女时的风餐露宿不但没留下什么痕迹,反而让那小麦色的皮肤更显健康活力,这么低声有点嘟嘴的表情还真是跟自己女儿差不多。

齐天林看女儿小心的切了一块饼子举着喂自己,伸嘴接住:“这样我也不喜欢,但这都是必须的,只能尽快达成我们的目标,然后开始我们的新生活。”

蒂雅有点皱鼻子的小俏皮:“这句话怎么这么耳熟?那时候我们离开利亚比你也这么说的,两三年就能找到叛徒,然后呢?”

齐天林难得尴尬的揉眉头:“现在不光是我们俩了,周围已经集结了大量追随者和共同利益者,不可能永远都是单兵作战,必须要考虑更多更广。”

蒂雅就叹气:“那你觉得你还能摆脱这周围的追随者跟利益圈子,去过新生活么?”真难得一贯心思简单的她都能想到这个,估计最近在利亚比想得不少。

齐天林居然楞了一下,是啊……有尽头么?

蒂雅抱过已经在脸上沾满饼屑的女儿,小心帮她擦拭干净:“这些日子我多数时间都呆在大清真寺的白塔上,对我恭恭敬敬的人越来越多,但惧怕我的人也越来越多,连海娜都成了没法自己上街玩的孩子,随便到哪里都有许多人跟着,我真的不喜欢这样,还是最怀念跟你一起到处乱跑的时候。”

齐天林不做声了,等一家三口在直布罗陀降落的时候,果然呈现出类似的情形,有了科巴斯保罗这个中间的缓冲,直布罗陀既未独立又没有被西牙班收回吞并,反而因为随之而来的中东北

非投资,让这个弹丸之地的经济状况大为好转,现在对保罗总督格外拥戴,毕竟就这么巴掌大个地方要用亲善手段大撒钞票也花不了多少钱。

所以一家三口简直就是被恭恭敬敬的请到总督府,蒂雅只是看那边等着参会的名流富商就觉得头疼,牵着女儿跟一众亲卫出去逛街看风景,结果直布罗陀方面又有一大堆人马拥着出行,一看就是想这位家族太太能散点银子发展经济。

纳尔逊勋爵终于在这里等候齐天林,正式表达了英兰格希望能主导在美国的经济金融投资政策:“皇家国际事务协会已经跟美国外交关系协会做了频繁的商讨会议,将会立法限制国外投资对美国现有经济的收购入股,保证美国实体经济能够逐渐复兴,这也是《复兴法案》的一部分。”

齐天林心里早就有了底:“美国不需要外来资金了?”

纳尔逊摇头:“当然不是,国际资金当然需要,但不要那种居心叵测想收购美国立国之本的那些制造业资金,也不要那些伺机想在美国投机赚钱的游资。”

齐天林真的想哈哈大笑,十指交叉双肘放在膝盖上,朝纳尔逊靠近一些:“你难道忘记美国人从英镑狙击战中用国际游资掠夺了英兰格数十亿美元的资金?现在英兰格政府却回过头来禁止欧洲资金到美国干同样的事情?”

纳尔逊脸上有点尴尬,1992年索罗斯在英兰格制造的黑色星期三迄今都是金融炒作的经典战役,英兰格从那时就被打上了愚蠢而傲慢的标记:“那……是小问题,从长远来看,我们不愿看见一个衰败的美国,现目前的国际形势,你也明白,英兰格不足以承担国际超级大国的义务,所以必须要防止出现能随意欺压威胁英兰格的存在。”

齐天林更倾进一点带着嘲笑:“难道过去三十年美国没有随意欺压和威胁英兰格么?北爱不停挑动的纠纷,非洲以及亚洲利益的压制,甚至英兰格整体经济的滑坡,难道不是受美国人的连累?”

纳尔逊更尴尬:“我也知道我在这种问题上确实不能提供更多的说服力,但相比俄罗斯跟华国对欧洲的威胁,我们宁愿是美国的影响力更大。”

齐天林注视着威尔逊勋爵,老头子也看着他,两人的眼神对上都笑,齐天林摇头:“我是个商人,英兰格给了我第一块平台,我们的合作也非常圆满,现在我的态度依旧很简单,利益,我需要足够的利益来满足我的各方股东们,当然你提到的政治考虑,就要看其他人怎么看待这个问题了,我现在表示谨慎的同意,我也会尽快去往美国,适时参与其中,我同样希望看见

一个稳定而强大的美国,那样我才有更多的利益空间,不是么?”

纳尔逊对齐天林这个稍微含糊,但还算合理的答复感到很满意:“你已经为英兰格获得了不少利益,但是在某些长远的政治眼光上,皇家国际事务协会的某些会员显然更专业,英兰格议会也已经闭门会议讨论过,这个阶段应该是我们协助美国重建复兴的时候,而不是落井下石,国际关系协会的一些资深会员也相信英兰格在未来的国际舞台会拥有更宽广的空间。”

说白一点,就是英兰格根深蒂固的依旧相信美国,也期望美国能重新成为世界霸主,那样英兰格依旧可以当千年老二,狐假虎威,不然的话,就凭德国,也能轻松超过英兰格的话语权。

法西兰人来找齐天林谈的核心就是防备德国,作为跟德国接壤的自认为欧洲第一大国,现在对德国的威胁才是绝对的不安,所以要拉上美国作为保险,期望美国继续压住德国抑制抬头。

齐天林心里还是稍微挣扎了一下,对一贯有些好高骛远华而不实的法西兰人没有出言诱惑对方跟自己合作来抗德,这个阶段,他真的不希望再有什么节外生枝的苦情戏码,同样佯装艰难而深思熟虑的勉强同意。

不过在法西兰特使跟齐天林会面之前,让齐天林非常惊讶的居然是从日本追赶过来的一个经济团体!

如果不是他在德国的城堡耽搁了一点时间,对方估计就只有追到美国去,但显然现在日本人去美国有点不太合适。

这是以日本主要经济财团组合起来的一个游说团体,人数不多,六个人而已,年纪也不算大,都在四十出头左右,唯一一个稍微年长的还是女性!

但是他们却代表了日本最根深蒂固的幕后组织:经济团体联合会,简称经团联。

和美国外交关系协会,英兰格的皇家国际事务协会的主要侧重于国家对外政策以及国家整体策划不同,这个贯穿了日本二战以后迅速发展的所有环节跟触角的经团联,几乎就有让日本再次崛起的能力!

上次田宫喜一郎就提出京都大阪一带的商人团体将会前往东京协商,没想到第六师团的贸然进攻,把这次会谈一直延误到了直布罗陀来。

当然,看着眼前这些日本经济团体家族的中坚分子,齐天林不无恶意的揣测第六师团的行动,没准儿就是这些人策动来考验自己,手法堪称恶毒!

可点头哈腰的日本人非常有礼貌:“感谢保罗君在保卫东京,和保卫九州岛的行动中,彻底让日本摆脱了目前战乱的格局,现在日本终于可以把所有精力投

入到重建当中来,这里我们拟定了一份跟临时国民大会商议的国家重建计划,请保罗君过目!”

听上去真是荣耀啊,堂堂一国,还是曾经的世界第二经济强国,现在居然要提交一份重建机会给齐天林看?

这不过就是看出了齐天林在国际社会和美国以及周边多个强国之间的发言权,想通过他来传递出日本彻底投降的讯息。

“全国将停止所有跟军工有关的产业,把有限的资源集中到新能源开发跟农业两部分,把这一切作为和平恢复日本民生的基础产业,在未来可见的五到十年中,全国国民采用配给制度解决,每人每月一千日元,粮食和衣服全部采用统一配给,一切资金来自由临时国民大会新组建的国营银行,全力推行民生工业,承诺永远彻底解除全国所有武装力量……”

拿在手里翻看的齐天林有些哂然,一点洋洋自得的心情都没有,只觉得心惊,自己差点就错过斩断这条日本最后臂膀的机会,对方却巴巴的送上门来,是命数使然还是自己真的就是鸿运齐天呢?

这不过是一条毒蛇冻僵之后,想再次冬眠的招数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