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416章 三件宝

第一千四百十六章 三件宝

齐天林就很想这个时候有个什么丫鬟啥的,过来给自己跪着端个盘子献上个指甲锉刀什么的,云淡风轻锉几下,才吹掉渣屑说话,不过除了远远的大门外有两名僧兵和所谓的直布罗陀总督秘书,真没什么知情知趣的人物。

只好自己在太师椅上挪挪屁股,开门见山:“这个合作,看起来的确是很有油……嗯,是有丰厚的利润空间,但我如何相信你们的诚意,你们又如何保证我能履行合作呢?”终于还是笑笑说出根本:“的确,我在非洲曾经跟日本方有不错的合作,但你们过于残暴的自卫队颠覆了那个局面,甚至最后还决定刺杀我,所以非洲不可能再有你们的活动区域,而接下来我全面跟美方合作,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我代表美方的利益,也多次和日方自卫队以及各种方面发生战斗,你们应该对我很有点看法吧?还来找我合作?这让我很有些怀疑你们的诚意。”

那个一直没开口的中老年女性终于说话了,带着一副眼镜看着挺文质彬彬的样子:“实力决定一切,成王败寇这句话就是用来形容目前日本的局势和未来,日本做出过努力,各种努力最终都失败了,那么现在就应该认清这个现实,把握住现在还没有一败涂地到山穷水尽的地步,握手言和谈未来。”话稍微有点含蓄,但非常客气,没有承认过去一切都是经团联的手笔,但很明确的表达了投降的态度。

另一个主导谈话的日本人也持同样的态度:“您在军事方面的实力和成绩,已经说明了您是个强硬的作战专家,而您曾经也跟美军发生过不少冲突,最终还是能以利益为重,扼守商业道德,这一点是我们格外钦佩的,所以我们现在想提醒保罗君,美国的确已经病入膏肓,这是我们多年研究的结果,希望能帮助您不要选错了投资对象。”

齐天林看着这打败了就立刻倒地投降,意图东山再起的癞皮狗,展展眉毛:“那您建议我投资谁?日本?”

居然好几位日本人都骄傲的点点头:“您如果选择跟日本合作,您将在未来受益匪浅!”

那位女性再次摆事实讲道理:“美国肯定会有一个较长的阵痛期和反复,那么大的国家,要扭转目前的颓势不是一点半点的功夫,三年五载都是短的,剩下的欧洲国家有前途的就是德国,俄罗斯始终只能是个依赖能源的格局,人口和疆域是硬伤,华国跟您有仇怨,那么您拥有的非洲支援和日本的技术能力合作,只会带来一个绝对的利好空间!日本一定会是一个上下一心励精图治的优秀合作伙伴!”煽动的口吻非常熟练,颇有做政治

家的潜质。

齐天林在判断真假,自己有没有什么陷阱会被拉进去:“我先考虑一下吧,日本全面解除武装以后,也应该尽快进行大选,有一个新政府和安定局面,才能让俄罗斯找不到继续驻扎在北海道的借口,至于九州岛的美军……的确,我得到的消息是国防部新一财年的预算现在都没有着落,也许是个恢复日本国土全面自治的契机,不过要防止某些居心叵测的国家趁虚而入……不解除武装,无法获得国际社会的认同,俄罗斯也就有借口一直在北海道,而解除了武装,就不能摆脱美国的保护,还真是个复杂的命题,我考虑一下吧。”

日本人看起来真的有些急:“不用考虑了!我们来,就是希望能够得到一个确切的结果……”这种有点威逼的口吻不等齐天林脸上变色,日本人就赶紧抛出自己的诱饵:“您不是也拥有一个汽车生产公司么,我们可以把在美国的七家汽车公司转到您的名下,作为对您的第一步诚意酬劳!”

听起来很吓人!

日本在美国的七家汽车公司:本田、丰田、日产、丰田/通用、马自达、三菱、日产福特拥有一系列的工厂,年产值过百亿美元!

日本人就直接这样奉送了?

不过是死马当作活马医的格局,美日之间一旦进入到战争状态,几乎所有日本在美资产都会被冻结,而日本在美国的投资金融包括国债等各种金融产品基本一败涂地,现在剩下的就是汽车公司这样的实体大头了,其他以前日本引以为傲的制造业家电产品,几乎全都变成了华国制造,所以这样的情况下,与其说等美国腾过手来收拾日本企业,不如做个顺水人情,让齐天林去接收,没准还算是帮日本人保有了一片产业,而且不是按照日本人的知识产权理念,就算这些厂属于齐天林,生产的每辆车不也要付一定的费用给日本人么?

这才是如意算盘打得蹦蹦响!

齐天林也算是看出来,日本人是真想拉人帮衬,甚至不计前嫌,估计只要不是华国人,不是华国政府,日本人这个时候是真有点饥不择食的希望找人帮忙!

笑着不置可否:“这些产业……现在还能值几个钱?你们到伦敦的SGM集团总部谈这个事情吧,我的商业伙伴能评估实际价值,如果他们觉得可以接收美国的日本汽车公司,我就愿意接下欧洲的日本企业收账的活儿。”

谁知道日本人却有点咬牙:“我们希望的是从华国收取我们应得的利益!”

齐天林差点仰头哈哈大笑了:“华国?他们开始拖欠付款了?”

日本人含

血愤天:“这几个月就压下了近二十亿华币的资金,借口现在日本国内政局不稳,全都是应该支付的专利费用!”

“还有超过五十亿华币的各行业零配件进口贸易应付款……”

“华国人有预谋的在最近降低了对日出口,大量进口日本产品,却全都拖延付款……”

齐天林只能点头表示会考虑如何先在欧洲替日本人建立收取费用的体系,然后再利用欧洲协助自己找华国要账,然后就赶紧撵这六位祥林嫂去伦敦,让洛克跟维拉迪这种专业钱串子算计那些美国资产究竟值多少钱,然后纳入自己的美国掠夺制造业版图里面。

因为这帮人再不走,齐天林真的忍不住自己脸上的笑意了,有时候华国那种温吞吞收拾人的招数,还真的蛮可爱的。

更可爱的母女俩逛街回来,就明显觉得齐天林的情绪好了很多,学会使用掌上DV的蒂雅给丈夫展示了自己到处看的风景,还有顺便自己孤独在的黎里波录制的想念丈夫视频:“我想有时间了,我们一起从加拉再沿着我们逃到索马里的路途走一遍,要好好的记录那些日子我们走过的路。”稚气犹在的年轻母亲很认真的表达了自己的思恋之情。

鉴于玛若跟柳子越都瞧不起那繁华街道中的总督府,安妮更是觉得入住那里会降低自己的声誉,家里在直布罗陀的西岸购置了一套真正的别墅府邸,平时就是廓尔喀卫兵和管家仆从在打理,现在一家三口自然住在这边,齐天林看看身边已经兴奋玩耍了一天,趴在枕头上呼呼大睡的女儿,再看看依偎在自己怀里的蒂雅,感受着海风袭来的清新空气和爱人亲昵的情绪,伸手拉过枕头做个围墙,就褪下蒂雅身上不多的轻纱,干点儿童不宜的事情……

不过不知道是久别胜新婚还是蒂雅的确比较火爆,总之你来我往的动静不小,齐天林正在魂飞九天的时候,就赫然发现海娜睡眼惺忪伸头趴在枕头上探头看!

一把搂住**下半身却用黑纱挽在肩头的蒂雅,姑娘还不满的扭动几下腰身,把胸口塞齐天林嘴里:“怎么了?”

海娜估计是觉得久久不见的父亲一来就抢了自己的领地,居然哇哇的指着母亲的胸前哭闹起来!

唉,这有了孩子还真不方便!

齐天林又舍不得把女儿给黑妞或者随从照看,愕然的蒂雅一点不害羞的伸手指把女儿弹回去,自己还要继续!

所以等两天后抵达美国,看见同样好久不见的柳阿姨,已经能零星说点话语的海娜撇嘴告状:“爸爸抢我的奶吃!”一边说,还一边不满的指位置。

齐天林脸皮巨厚的拉到公事上:“政治宣传攻势怎么样?”

抱着北非小女孩的柳主播风情万种的白他一眼坐进车里:“还行,连篇累牍的轰炸,有人传言吉奥治会重出江湖,竞选总统呢,但他自己私下说还是给共和党后面的新人铺路,怎么?你又打算连共和党都一起下注?”柳子越是只管按照丈夫的安排行事,并不完全了解内情。

蒂雅是庆幸拖油瓶给抱走,顺势就挽住齐天林的手臂,懒洋洋的靠在另一边,才不花心思想这些呢,只是看见车辆启动,才几乎是下意识的伸头观察一下左右,让齐天林有点心疼,估计自己不在非洲的时候,这母女俩其实心里也不是那么完全安泰。

口中随口回应:“回家看看结果吧……如果火候差不多,就该把最后一勺主料下锅了!”

昨晚他可是把蒂雅带上飞机的三件宝给过目了一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