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四百九八章 狗屁

第一千四百九八章 狗屁

清晨,纽约联邦议会大厦。

坐落在高楼林立的纽约最繁华市区华尔街街口,一直被视为华尔街守护神的联邦议会大厦,其实已经只是个博物馆,这个当年起草美国宪法和作为最早美国国会大厦的地方,就跟纽约其实也不是纽约州首府一样,不愿承担名不副实的虚名,早就从心态上超越了整个美国。

纽约号称自己是世界的首都呢,哪里还瞧得上那个什么州首府?

所以纽约人的心态是相当高傲的,眼里只有纽约客,自诩为大都会的发源地,是繁华喧嚣跟时尚的代名词,是奢华到破烂的现实名利场,跟华盛顿的维多利亚风格到处郁郁葱葱的严谨政治风格截然不同。

在纽约人的眼里,州首府是他们不屑扔给奥尔巴尼的,联邦政府首都是他们出于礼节让给华盛顿的。

但现在整条华尔街已经成为整个纽约最伤心的地方。

这个堪称世界金融中心的地方,居然在顷刻间变得门可罗雀!

一直认为全世界离了华尔街都没法运转的纽约客们发现现在华尔街成了金融毒药,只要说是来自美国的金融机构或者股票债券,就会被任何信用评级机构避之不及!

这一切,都是因为美国失去了绝对的政治军事控制能力!

华尔街的聪明人们比谁都了解这一点。

重塑美国的强大才能挽救美国,这是部分华尔街人士的心态。

发动幕僚和助手们在报纸以及各种相关资料里面翻腾了半夜,布隆伯格终于找到了这么一条可以解释自己为什么维护美国统一的途径。

其实在政治上任何论点论据都是可左可右,关键就看怎么解读怎么用,这在政治经济界是个最基本的功课,如果连这点都不会做,还不如乖乖的回家卖红薯。

联邦议会大厦被定为了本次纽约州代表大会的会议地点,不得不说,纽约人其实从心底还是有些自己的打算。

始于此的美国,难道也要终于此么?

喜欢用数据和纪录彰显历史的美国人,在这一刻完全是有意的选择了这里。

总是想让自己成为历史铭记的那一个,这不光是布隆伯格,也是很多美国人的本能。

但注定布隆伯格才是被选中的幸运儿。

因为整体32比9的赞成与否决局面让争夺进入了白热化,赞成方需要突破38个州的四分之三局面,否定方再争取三个州以上,就能完全否定修正案的实施,那个时候,谁再割据各州,就是谋反,就是分裂,宪法是可以允许军队无情的碾压推平一切抵抗

行为的。

不得不说,美国人最引以为傲的法治,在这个时候彻底把所有都交给了投票,而不是按照怎么对美国最有利的方向在前进。

当主动权不在领导者手里的时候,民众是会受到舆论和他们所处高度的眼光限制影响的。

所以,来自全美各地的媒体,已经通过或者否决修正案的各州代表,关心修宪跟美国未来的民众,关心纽约这座世界之都是否还有破茧重生机会的纽约客们,当然还有更多世界各地媒体,联合国以及各国官员、政治经济学者都云集到联邦议会大厦,希望能聆听这场最接近世界的会议,看看大家都关心的美国,将何去何从。

于是人数不期然的达到了数千近万,数百名身着重建浅灰色T恤的PMC在现场维护秩序,但有意无意的遮挡封锁线,让部分领口别着识别徽章的记者、学者、官员和“热心民众”挤到了最前排,看似汹涌熙熙的人潮,其实都是精心设计安排的分布。

联邦议会大厦是一栋典型的古典主义政府建筑,八根巨大的石柱推起宙斯神殿一般的方正大堂,前面长长的宽大阶梯前,矗立的华盛顿雕像下,产生过无数脍炙人口的著名演讲,但布隆伯格的这一次演讲,注定也会在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九点过,布隆伯格行色匆匆的当先快步经过阶梯往上走,刚到雕像的旁边,看准时机的记者蜂拥而上:“能谈谈您的想法么?”“你提出了修正案!现在修正案正在朝着全国通过的趋势前进,但美国也很可能面临分裂,您有什么感想?!”

看似激动,实则都是一手安排好的记者们不停伸长了各种麦克风,星云传媒的当家花旦杰西卡更是一脸严肃的冲到最前面!

周围的PMC们看似尽忠职守的阻拦着记者,却不经意的拉长线把所有人都阻挡在阶梯之下,包括其他参会代表……布隆伯格做出思考的模样,让无数的镜头都集中到他的脸上,短短十来秒钟,整个长长的阶梯就没了人,已经上去的极少数人有点好奇的回过头在柱子边看,整个偌大的阶梯空荡荡的已经只剩下布隆伯格,杰西卡伶俐的支起一个话筒架,在上面放了十来个拾音器跟各媒体话筒,就消失了!

布隆伯格似乎下定了决心,对周围四周都看了看,就好像一个演员或者斗牛士在巡场,周围似乎有掌声响起来,其实是无数的闪光灯亮起来!

无形的幕布缓缓拉开!

两百多名纽约州投票的代表和数千名各界人士,外加数千记者都仰头静静的看着那个在联邦国会大厦和阶梯衬托下,显得格外单薄

渺小的男人!

这时,很少有人注意到,布隆伯格没有穿惯常的西装,而是一件深灰色的风衣,里面的西裤使用吊带的那种老款,白色的细条纹衬衫就显得比较醒目,他静默了一会儿,右手握成拳头在嘴前轻轻敲击,似乎在给自己勇气,但无数摄像机的特写镜头,都“无意”的锁定了他右手食指、无名指和中指上的三枚金色镶绿戒指,因为这个著名的钻石王老五没结婚,所以这三枚戒指不是结婚或者订婚,而是他在自己竞选纽约市长胜利以后,自己给自己的纪念品。

通过修改纽约市议会条款,才获得连任三届的荣耀,正好就是纽约从911以后到金融崩溃之间的十来年最后疯狂挣扎的时光,布隆布格刚刚因为不得第四次连任下台,这一届还没下台就完全崩塌,几乎所有纽约人都无比怀念这个超级大富豪跟纽约一起互利互惠的十二年,起码都比现在好很多。

也许他在,就不会沦落到如此地步的想法,在纽约人心里显然不是少数派。

好像下定了决心,布隆伯格脱下了外面的风衣和里面的西装,只穿着一件衬衫站在了话筒前面,这既掩饰了一下这实际上是个准备充分的演讲,也是顶级形象顾问设计的局面。

一个领导者,特别是演讲这样彰显绝对魅力的时候,每一个细节都要设计到尽善尽美。

气场、气质、感召力缺一不可。

衬衫不是松松垮垮,两根代表复古风格的束膊带在上臂拉紧了衬衫,在传达了布隆伯格较保守的风格之余,也暗示了忙碌跟自我约束,进而传达出一种充满活力**、自信和意志力刚强的特征!

当然后者就是需要布隆伯格的表演能力传达了,歪歪头,站在了话筒前,声音清晰而缓慢,还自嘲的摇摇头开口:“我现在的心情……十分谦卑却又非常复杂!”

下面一片寂静,不明就里的群众跟媒体会认为这是个即兴演讲,是个展现布隆伯格想法的好机会,也是他们见证历史的机会,美国人就好这口儿。

而知晓政治内幕或者熟悉这些操作的人,就更明白这绝不是无缘无故的局面,一定会有大新闻大事件发生,所以愈发认真。

“我谦卑……是因为这是建立了美国历史的起点,无数美国开国元勋都在这里发表过重要讲话,也引导了美国的历史!”

“我复杂……是因为我们今天要投票表决的是一个伟大国家的未来,是无数伟大先辈和美国人民的鲜血跟生命才铸就的伟大国土!”

“它现在却面临分崩离析!我想问为什么!”

“如果要保证我们的决定是正确的!”

“如果要保障我们的未来是有前途的!”

“那么这一次,我相信,当我说完我陈述的,我作为一个普通美国公民深思熟虑的观点之后,我希望,你们能冷静的思考一下!”

“我已经75岁,步入了人生的最后时刻,在我生命的黄昏阶段表达我的态度,我无怨无悔,因为我的心中只有一个信念……只为美国的未来!”

齐天林一身米色风衣,掩盖不少杀气,双手互握在小腹前,双脚分开,保持跟大多数以前自己做保镖的动作类似,身侧一边站着麦克,另一边是听得如痴如醉的亨特尔,跟他做一样的装束打扮,他们是最靠近现场台阶边的人。

连齐天林的脸上都带着凝重的表情,认真的关注着台阶上开始挥动手臂,越来越投入激动的布隆伯格。

安妮则跟玛若坐在附近一处高楼的落地窗前,用双筒电子望远镜鸟瞰一切:“是不是有种在歌剧院看表演的感觉?”

小玛若实在是没法做到这样的举重若轻:“人家刚觉得有点感动,你就又无情的拆穿这一切不过是政治戏码!”

柳子越更直接:“嗯,都说戏子无情婊子无义,看来这搞政治的真是戏子和婊子的复合体!千万不能让老齐彻底的沉浸到政治当中去。”

蒂雅已经换上了萨尔玛敬献的高级阿拉伯袍子,萨尔玛居然还特别为她怀孕的身材调整了体型,舒坦的靠在另一边沙发上,兴致盎然的观看各高点狙击手发回来的坐标分布图:“这么多高楼大厦,要是来一场城市作战,那该多有趣!”

政治在她眼里,的确就是狗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