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505章 输给了革命

第一千五百零五章 输给了革命

坏消息接踵而至!

就在管家指挥人手端上各式美味佳肴的时候,已经按要求临时放在餐厅的电视上播出了德克萨斯州宣布成立德克萨斯共和国的新闻直播。

黑格尔甚至都用刀叉敲击替代了鼓掌:“卡斯伯这个老狐狸!时间选得刚刚好!”

齐天林不明所以,赫拉里的丈夫给他解释了一下:“德克萨斯州是最想独立的,历年来都有这样的运动,所以联邦政府对德州的防范也比较严密,起码陆军部,六个本地驻扎军一级单位,就有三个在德州!所以德克萨斯很明显就是在看别人动作,等有人已经宣布独立建国了,再跟上,就不会成为众矢之的,也不会被军队反扑,毕竟现在国防部也要看前面加州共和国的反应,人家都稳稳妥妥的处理好了,德州的军队也就不好动了。”

黑格尔当过国防部长,更熟悉细节:“德州自己的州国民卫队和民兵组织是最强大的,这才是蓄谋已久!”

是啊,作为最后加入美国的州,作为全美本土最大的州,作为美国经济总量第二,能源第一的州,这个早就号称孤星共和国的德州,几十年前就有近半数民众赞成脱离联邦了,现在完全是理所当然的摆脱了军权和法律程序这两大禁锢,迫不及待的就跳出去。

其实从刚刚发生莱维顿惨案以后,德州就是最早跳出来反对联邦政府的,当时那位卡斯伯州长就已经用州民兵和国民警卫队分化了军队,现在看来,真的是蓄谋已久。

赫拉里满脸的冷笑:“还有什么?这个时候还有比这些无耻之徒更加令人生厌的么?”说着可能有点影响食欲,估计也是老了食欲不佳,随手就把刀叉给扔在了盘子上。

安妮作为唯一陪伴出席的女眷,用眼神示意管家给换上甜点,并笑着倒上点红酒,赫拉里礼貌的接受了,但心情肯定不在吃喝上。

赫拉里的丈夫开始历数自己知晓的可能情况:“佛罗里达多半是有独立的倾向,新英格兰地区的六个州很可能会抱团,南方九个州似乎也在串联……”幸好玛若不在这里,罗德岛是她购买了相当多地产的地方,现在跟随新英格兰六州一起嘀嘀咕咕,真不知道她的那些地产该怎么算所有权了!

黑格尔再次自嘲:“所以我说我已经下台了,可现在也没人通知我,没有程序没有告知,华盛顿的哥伦比亚特区应该何去何从?我现在难道就是这个首都特区的最高行政长官么?一无所知!”

齐天林终于发表自己的看法:“核武器怎么办?大规模杀伤武器怎么办?万一某个州有野心的人把这些东西掌控起来怎么办?现在完全脱离了联邦控制的各州在这个环节上如何处理?”

赫拉里就突然铛的一下用银匙敲了一下瓷器:“对!保罗可以立刻组织一支大规模杀伤武器控制承包商,到全美各地去收拢这些东西,借着这个过程派遣国防部官员到各处的军方基地说服并收回各地军队!”

黑格尔大摇其头:“保罗可以去收拢大规模杀伤武器,但放哪里?现在哪里才能作为安全的场地,全集中在华盛顿?近万件核武器,每年需要消耗一百五十亿美金……才能维护正常运作的魔鬼们,放到哪里?”

齐天林却说干就干,示意管家拿过电话来:“我还是先跟国防部联络,如果在这件事上我能效力,一定义不容辞。”

五角大楼现在是没有国防部长的,因为那个跟特里一伙的罗宾.威廉在华盛顿骚乱事件以后,就跟着辞职了,加上之前的参联会主席等人辞职,现在等于说是几大军种部长和参谋长在联合支撑五角大楼。

当然,齐天林肯定会熟练的拉虎皮扯大旗:“黑格尔先生和赫拉里女士都和我在一起,我们对现在散布在美国各地的大规模杀伤武器的安全状况感到非常担忧……国土安全部?你认为现在国土安全部在美国民众的心里还有什么形象么?”

简短的说上几句,齐天林就挂了电话,重新坐回桌子边:“他们决定尽快过来谈谈……”

黑格尔的秘书也拿着电话进来,在黑格尔耳边耳语几句,黑格尔无奈:“国会山的议员们还是追过来……让他们过来吧,现在白宫跟国会山显然都不是谈事情的好地方……”等自己的秘书走开,他给赫拉里描述:“你相信么?特勤局已经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的员工上班,整个白宫现在后勤部门走了一半,国会山连门卫都辞职了,如果真的有恐怖分子,现在完全可以畅行无阻的到参议院议长的椅子底下去安个炸弹!”

很快赫拉里和丈夫也都接到了电话,有政坛名宿们在询问他们是不是在保罗的家族大楼,以及跟黑格尔在一起,这两位也是一样的口吻:“不然还能去哪里?我们现在也不是议员不能去国会山或者白宫……”

安妮也许梦想的就是这样场面,能正儿八经的出现在最高层的政治交流环境中,而不是作为一个不得参政的公主,就好像有些姑娘的理想是当个交际花一样,她简直就是甘之若饴的坐在齐天林侧面的餐桌边,保持自己几乎练了二十年的典雅笑容,陪伴爱人,看他挥斥方遒,现在当然会知趣的跳起来,去嘱咐管家和安保主管,开放整栋

大楼,打开所有的灯,让枪手们退到幕后,再增加烹饪和烤制一些食品,楼上那个玛若珍藏的小酒窖也干脆把东西都倒腾出来,最后犹豫半秒钟,还是决定通知玛若和柳子越都换上礼服,也来跟自己一起扮演招待的角色。

鬼使神差的,只是因为齐天林生了儿子有点矫情,结果由两三个人聚在一起讨论时事最后越滚越多,到晚间九点过的时候,整栋大楼已经涌进来百余名华盛顿政界要人!

三十余位议员,都是参众两院的重量级人物加上议长,在华盛顿的美国政府主要内阁级官员,从司法部长、农业部长到助理国务卿,而且由于从赫拉里开始到特里再到黑格尔,这不到两年的时间里面换了三茬儿总统,官员跟着辞职或者变动的也不少,所以很多内阁级部门现在都没有老板,但也能凑出五六十个官员,表情严峻的在大楼宽阔的公共空间里面三五成群的交谈。

最后才是四十二名将军,在一大群海军陆战队安保协同之下,穿着军装,面色铁青的从地下车库搭乘电梯出现,有些不耐烦排队等待的,干脆自己步行,大多都是四星级的上将,少数几个校官其实都是个别特殊部队的长官,属于对总统直接负责的那种。

白宫现在冷冷清清跟个鬼屋似的,国会山又闹得不可开交,内阁官员们终于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地方来跟现任国家元首一起讨论大家是不是真的面临失业的问题。

齐天林原本是穿着家常便服跟赫拉里他们见面的,在安妮的提醒下,也去换了套比较正式的西服,杰奎琳本来想鼓动他穿军装的,没得逞,安妮多不屑:“上将现在来了也是跟保罗谈事情,穿个小准将的军服,多掉份?!”

玛若和柳子越就客串服务生,指挥女性员工端茶倒水。

齐天林也把自己的位置摆正,不是什么东道主或者召集人,纯粹就是个茶馆老板,既不海纳百川的八面玲珑空到处逢迎,也不冷冰冰的装高傲,就是逐个跟不同的群体扎堆,只说关于约束大规模杀伤武器这一件事。

但显然,美国人不习惯这样谦虚的态度,他们喜欢张扬,主动问保罗有什么办法,齐天林提出的就是组建一支有经验有技术的专业队伍,自己出钱,军方出力,把这些东西汇集起来,但放到哪里是个很大的问题。

将军们还有更多烦恼,核潜艇、核动力航母、空天武器、庞大的装甲车辆和复杂的后勤保养体系,但更让他们觉得苦恼的就是遍布美国各地的军队正在被各州以国民警卫队的名义瓜分。

这能怪谁呢?

过去五十年自从越战以后

,美军就走上了以技术领先取代数量优势的不归路,珍惜每一条生命,忌惮伤亡数字对国内民众引起反弹,所以后勤人数越来越多,一线作战人员越来越少,越来越金贵,不得不把对内的国民警卫队和军队重叠,这也造成了军队对联邦的忠诚度在州政府的拉拢之间摇摆。

特别是一年前的东非惨败和金融崩溃,导致军费整整一个年度没有着落,彻底击垮了军队最后的尊严,虽然在物质条件丰富的美国军队还不至于饿得端不起枪,但一系列的各种军演、培训、换防包括军人薪水都被无限期的搁置下来,这对于军队的士气和状态保持是致命的。

现在等于说是在为以前的军事政策买单!

可就算是这样,军人们依旧集中在一个区域,不轻易的混杂在政客中间,不对当前局势发表自己的政治见解,只是来寻求总统或者议会,给与他们符合宪法的指挥。

当然目前的宪法就是没有宪法,没有美国政府了!

这就好像是一个悖论,这些军人知道他们要是参与政治,只会把这个国家搞出内战来,而不参与进去,这支军队反而就变成非法的!

到底应该怎么办?

用最后抵达的汉默尔总结状况就是:“把一切交给民众,最终的结果就是什么都不复存在,民众只会站在自己的角度考虑,这所谓的民主只会失去控制导致革命……我们已经输给了一场自己莫名其妙捏造出来的革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