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4 潜伏很深

4.潜伏很深

金泽伸二少将专心的听取着阮哈九上将的陈述,不时满意地点点头,脸上露出满意的微笑。

对于眼前的这位俄罗斯留学时的同班同学,金泽伸二少将心底充满着鄙视:在俄罗斯留学时,阮哈九就一直是班里垫底的家伙,最擅长的是夸夸其谈;在学校组织的模拟对抗演练中,阮哈九一直是常败将军;军校的老教授对阮哈九的评价也是此人只能担任营级非军事军官。然而在阮哈九的档案中却将阮哈**价为一名学识渊博、经验丰富,对战场的感知极其敏锐,适合指挥大兵团作战的优秀军官。金泽伸二少将知道这一切都是日本防务省情报本部的功劳。

“老同学,你所要做的只要抓紧备战。首相已经派出高村正彦先生作为特使前往河内、吉隆坡、雅加达进行秘密访问。”金泽伸二少将对着阮哈九说道,“同时,我将作为日本军事顾问团的团长参与你指挥的对中作战。”

“那太好了,金泽君!”阮哈九上将兴奋地说道,金泽伸二在俄罗斯留学时便是班级里的优等生,虽然现在只是日本陆上自卫队的少将,但金泽伸二少将在指挥作战方面的造诣远高于自己。虽然金泽伸二的军衔比阮哈九要低上两级,但是阮哈九知道如果没有日本防务省情报本部的暗中操作,阮哈九不可能在短短十五年的时间内从一名越南人民军陆军的中校副团长升到越南人民军陆军的上将副总参谋长。如果能有金泽伸二和日本军事顾问团的帮助,阮哈九上将认为对中国陆上战争的胜率将高达九成。

金泽伸二少将从公文包中拿出一张支票,轻轻地放在桌子上,推给阮哈九,“这是上级对你工作的肯定,这里的800万美金是对你成绩的嘉奖。此次任务完成后,你和你的家人就可以全部离开越南了。”

“为了大日本帝国的复兴,这都是我应该做的。”阮哈九上将立即站起来,弯腰谦逊地说道。

在阮哈九上将十二岁的时候,阮哈九跟着他的父亲去日本游玩时,便在父亲的帮助下加入了日本防务省的情报本部,在回到越南后阮哈九便在他父亲的安排下开始了严格的训练,在他年仅18岁的时候便已经成为了一位合格的间谍。

就在阮哈九18岁的那年,他成功加入了越南人民军陆军,在其父亲组建的庞大关系网的帮助下,阮哈九的军旅道路极其顺利,在十年时间内由一名普通的士兵成为了一名中校军官,随后进入俄罗斯伏芝龙军事学院进行长达三年的深造,自俄罗斯回国后,阮哈九开始了军旅生涯的第二次“三级跳”,创造了越南人民军陆军军史上的奇迹。在阮哈九47岁的时候,他成功地成为了越南人民军陆军的二号人物,而头号人物——越南人民军陆军总参谋长阮研克上将更多的时间是在想着怎样升到国防部长的位置,阮哈九上将也便成为了越南陆军的实际掌权者。

谁也不会料到,越南人民军陆军五十万大军的实际指挥权掌握在一名日本间谍手中。在中国与南海同盟的战争爆发后,阮哈九按照日本军方的授意后,极力鼓吹发动对中国的陆上进攻。阮哈九上将联合着日本情报部门安排在南海同盟中的另一员大将——印度尼西亚国防部长夏弗里·苏汀上将成功说服了南海同盟各国,正式决定在越南北部对中国发起陆上攻击,同时在越南南部地区对柬埔寨发起进攻。

已经集结在越南南部地区的马来西亚皇家陆军第2步兵师,印度尼西亚陆军的第1步兵师,菲律宾陆军的第8步兵师、第14步兵师,文莱皇家陆军的第2步兵营纷纷改变行军路线,放弃了原来前往中越边境的任务,开始向越柬边境集结。同时越南南部地区几个军区的主力步兵师也开始集结,向着1979年越南进攻柬埔寨时的几个出发地点开进。

面对着压向本国国境线异国大军,柬埔寨国防部立即下令全国进入紧急状态,同时宣布调集两个主力步兵师前往越柬边境地区以防备南海同盟可能的武力入侵。

“哦,上帝。亚洲的黄皮猴子们都疯了吗?”美国华盛顿白宫的会议室内,美国总统奥巴驴很是懊恼地说道,在最近一个月内,中国和平统一、日本军队大规模扩军、南中国海发生激战,现在南海同盟又同时在中越和越柬边境集结重兵,两场大规模的陆上交战已经不可避免。一想到即将到来的总统选举,奥巴驴只得郁闷的叹息自己时运不济。

“总统先生,我们应当加强在冲绳群岛和朝鲜半岛的军力部署,阻止中国人东进的步伐。同时我们应当加快澳大利亚基地群的建设,阻止中国人南进。”美国国防部长罗伯特·布朗作为“鹰派”的代表,是美国政坛中最坚定的**者之一,他一直主张对中国进行全面封锁。

“布朗先生,我们的陆军已经陷入了伊拉克人的游击战泥潭之中,并且我们正在筹划对伊朗的军事打击。我们没有这个精力去对付中国人,除非我们放弃打击伊朗的计划。”美国国务卿杰拉里高声地提醒道,对于这个只知道叫嚣着消灭红色中国的老头,杰拉里心里更多的是排斥和厌恶。

“我认为打击伊朗只需要三艘航空母舰,我们可以抽调出一艘航空母舰进入南中国海,击沉中国海军的‘银河’号航空母舰,打击中国海军的气焰。另外,我们应当将珍珠港休整的‘里根’号航空母舰调至关岛,配合关岛的‘华盛顿’号航空母舰一起封锁台湾外海。”罗伯特·布朗对于这个凭借着家族的势力登上国务卿宝座的女人也没有什么好感,大声宣布着自己的设想。

“布朗先生,你疯了吗?你想同中国人挑起战争!”杰拉里对于罗伯特·布朗的设想很是吃惊地说道。

“我只是想给中国猴子一些必要的教训,让他们知道谁才是亚洲的主宰。”罗伯特·布朗气势逼人。

“对付弱小的伊朗尚需三艘航空母舰,对付拥有三艘航空母舰的中国也只动用三艘航空母舰。布朗先生有些轻敌啊!”正独自在会议室窗台边品尝着咖啡的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迈克尔·盖伦空军上将轻声地说道,没有罗伯特·布朗和杰拉里两人语气中浓浓的火药味,只是淡淡地提醒,“杰克森·布莱尔先生能否给我们说说亚洲地区的最新情报?”

“当然。”美国国家情报总监站起来说道,“现在韩国国内的民族主义盛行,韩国政府已经几次向我们提出要求驻韩美军撤出韩国,我们目前驻韩兵力已经只有两个旅的兵力,按照目前的局势有可能会进一步缩减直至我们完全撤出朝鲜半岛。在目前看来韩国政府是不会同意我们增加驻军的。

日本人的扩军行动已经超出了他们告知我们的计划,日本陆军的兵力在一个月的时间内扩充到了五十万;他们退役的大量军舰和潜艇正在进行修整准备重新入役;日本空军代表团正在欧洲各国进行秘密访问,他们很有可能是在同欧洲各国商讨购买先进战机的事宜。目前日本军队驻扎在菲律宾的军队已经达到三万余人,而集中在冲绳群岛的日本军队兵力已经达到十万,已经严重威胁到我们在冲绳群岛各个军事基地的安全,没人能够保证日本人不会再来一次偷袭珍珠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