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4 飞蛾扑火3

4.飞蛾扑火(3)

六枚全长8.96米、弹径0.544米的“蛙7”式地地导弹躲过了中国空军防空部队第一批次红旗-12防空导弹的拦截后,继续飞行了十余公里后便开始俯冲,分别向着发射前设定的几处中国陆军的炮兵阵地扑去。『可*乐*言*情*首*发』

根据越南人民军陆军炮兵旅装备的美制AN/TPQ-37“火力发现者”定位雷达的判断,这几处炮兵阵地是152毫米加农炮阵地。越南人民军陆军情报部门判断这些152毫米加农炮应该就是中国广西省军区边防3师师属炮兵团装备的83式152毫米加农炮,这个炮兵团是中国陆军在友谊关以东地区的三个边防团最主要火力支援。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越南人民军陆军一直以来对中国陆军火炮的发展格外关注,83式152加农炮已经装备部队多年并且公开的资料也比较多,越南陆军对这型火炮的性能也比较熟悉。一想到该型火炮使用火箭增程弹时那38公里的最大射程,越南人民军陆军的各级军官们就感到一阵阵寒气,这样的射程已经超出了越南陆军装备的所有火炮的最大射程,对越南陆军的威胁极大。这些炮兵阵地被列入了越南陆军“蛙7”式导弹远程打击群的首轮打击的范围之内,以便为陆军部队即将展开的全面进攻消除威胁。

就在六枚“蛙7”式地地导弹开始俯冲的瞬间,十数枚白色的导弹以闪电般的速度从高空俯冲下来,如同一只只凶猛的猎鹰扑向六枚正在机动中的“蛙7”式地地导弹,当十数枚白色导弹接近到“蛙7”式地地导弹的时候,十数枚导弹同时炸开,片刻间数以万计爆炸碎片将六枚“蛙7”式地地导弹笼罩,“蛙7”式地地导弹瞬间被无数的爆炸碎片引爆和分解。

看着无数的碎片砸落在前方的丛林中,中国广西军区边防3师炮兵团的官兵们才合上张大着的嘴巴进入阵地继续扛起粗大的炮弹对着越南境内进行着压制性炮击。刚才边防3师炮兵团的五个炮兵连的官兵们都看到了前方天空中精彩的一幕,看完导弹拦截现场直播的炮兵官兵们一边将重磅炮弹推进弹膛倾泻到又来咬人的白眼狼头上一边开始议论刚才的拦截。边防3师炮兵团很快便得出结论:老子知道来袭的是“蛙7”式地地导弹后都没有打算隐蔽,这种落伍的导弹误差好几百米,老子站在这不动那破导弹都碰不到老子一根汗毛。空军防空部队这种拦截实在是一种严重的浪费!

此刻,部署在上思县的地空导弹第19团红旗-9A地空导弹营的官兵们正为首战告捷而欢呼,首轮齐射的16枚地空导弹成功击落了六枚越南陆军的“蛙7”式地地导弹,这样的成绩足以媲美当年击落U-2侦察机的“英雄营”而中国自行研制的红旗-9A远程防空导弹系统在首次参战中便表现出强大的反导作战能力,使得空军彻底接受了这型远程防空导弹。只是后来红旗-9A防空导弹营的官兵们知道了边防3师炮兵团的结论后很是无语,全营上下都发誓就是眼睁睁地看着边防3师炮兵团被炸光了也不管,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就在东兴市方向的导弹威胁的解除,凭祥市方向的红旗-16导弹营凭借着红旗-16中程地空导弹优异的性能包揽了来袭的八枚“蛙7”式地地导弹,从同登发射的冲向那坡县的四枚导弹被部署在那里的第41集团军防空旅的红旗-16防空导弹营击落。其余四枚零散的“蛙7”式地地导弹幸运地没有遭到中国地空导弹部队的拦截,但是都遭到了中国陆军电子干扰部队的重点招待,四枚被干扰的“蛙7”式地地导弹都坠落在山林和田野中,没有取得任何的战果。

缺乏战场侦察手段的越南人民军中国战区指挥部无法知晓发射出去了二十四枚“蛙7”式地地导弹的实际战果,但是一直认为中**队战力和越南军队战力相当的阮哈九上将判断越南陆军的这次导弹攻击至少击中了七成的目标。

其实有这样的观点并不能责怪阮哈九,在越南军队中几乎所有的越南官兵都是这样的观点,这主要得益于越南军方对于上一次中越战争的宣传,所有的越南官兵都相信那一次战争中越南军队获得了绝对的胜利,越南军队之所以没有像占领柬埔寨那样占领中国广西是担心丧心病狂的中国人会在广西使用原子弹而造成人民军的重大伤亡。在越南军队中认为越南陆军能够打到中国北京的军官绝不在少数。

正当越南人民军中国战区总司令阮哈九上将准备命令地地导弹远程打击群展开第二次攻击的时候,日本军事顾问团团长金泽伸二陆军少将急忙阻止了阮哈九上将的疯狂。金泽伸二陆军少将清楚地知道中**队的真正实力,中**队完全可以轻易地摧毁越南陆军的“蛙7”式地地导弹发射架。至于之前他提供的那些中**队的错误情报,越南人自己不去进行甄别就轻易相信只能怪他们自己太天真,他的任务只是引导越南去最大规模地进攻中国以牵制中**队的注意力,为日本的军事部署赢得时间。说到底,越南只是一枚棋子而已,而这样的棋子在日本手中可不止越南一个。金泽伸二少将此刻阻拦阮哈九上将的第二次导弹攻击计划只是不希望越南陆军手中唯一的远程打击力量就这样的被自己这位废物同窗给糟蹋掉,他可不希望这个远程打击群只进行了一次发射就被中国人消灭。

阮哈九上将很爽快地同意了金泽伸二少将的建议,在他看来二十四枚地地导弹的饱和攻击足以摧毁中国陆军的大部分目标,并且空军的攻击机群已经起飞,想到这里,阮哈九上将便下令地地导弹远程打击群返回各自的阵地掩体等待命令。

“金泽君,我们去喝杯咖啡,等待着总攻的开始吧!这中间的时间就交给越南强大的空军去表演吧!”阮哈九上将抽出一根香烟悠然地点燃微笑着对金泽伸二少将说道。

“团长,生意又上门了!”盘旋在广西上思县上空的中国空军空警-200预警机上,预警机上的雷达兵看着雷达屏幕上出现的越南空军起飞的苏-22M4攻击机群对着身旁负责空中指挥的预警机团团长说道。越南空军第一战区第927航空团的苏-22M4攻击机群刚刚起飞升空便被最远探测距离达到450公里的中国空军空警-200空中预警机所探测到。

“二十四架苏-22M4攻击机!越南空军来势凶猛啊!”盘点着越南空军攻击机群数量的预警机团长开口说道,“这些越南战机并没有急着杀来,看来他们是在等待护航机群。”

“立即上报华南空军司令部。”预警机团长果断地对着预警机内的通信兵说道,“命令空126团巡逻分队作好战斗准备。”

“报告,华南空军司令急电。”预警机团团长命令刚刚下达,通讯兵便转头对着他说道。预警机团团长微微愣了一下,这回复速度也太快了!

“空军各战斗机部队除掩护预警机、电子战机的护航分队外,在今明两天中一律不得参与任何攻击行动。”看着华南空军司令部传过来的信息,预警机团团长惊得目瞪口呆,这不是蒋介石的“不抵抗”命令嘛!预警机团团长很是恼火地想到,“再次确认!”

华南空军司令部的命令引起了华南空军各个航空师引起轩然大波,由于华南空军司令林峰中将已经前往华南军区大明山战时指挥中心就任第二次对越自卫反击战副总指挥。在华南空军司令部值班的华南空军政委接着各个航空师师长打来的询问电话都快被逼疯了,只得将一个个师长在电话中狠狠地批评了一顿,要求坚决服从命令。为此政委还专门讲各个航空师的师政委叫到广州召开了一次专门会议,要求他们回去做好部队的思想工作。

“林司令这次得罪的人多喽。”广西大明山战时指挥中心的吸烟室内,华南军区司令、第二次对越自卫反击战总指挥周志龙中将点燃一根香烟对着华南空军司令林峰中将打趣道。

林峰中将拿起特供中华的烟盒抽出一根香烟点燃,“航空兵部队参战的机会很多,防空部队参战的机会很少。这次是个机会,不能错过。以后和更强大的敌人作战,一旦航空兵部队失败,防空部队将是最后的支撑。以空制空我们需要,以地制空也不能丢掉!”

“恩!”周志龙中将点点头,“老林,你的这个想法很好,部队是需要一些磨练。这次是个练习防空作战的好时机,把陆军的防空部队也调上来!”

“好的。陆军防空部队正好可以弥补超低空防空作战上的漏洞,这样就更加放心了!”林峰中将说道。

就在华南军区与华南空军的两位司令决定给防空部队“加餐”的时候,越南空军第一战区第927航空团的苏-22M4攻击机群等来了担任护航任务的第374航空师第942航空团的八架苏-27SK战斗机,编成三个机群向着中国境内扑来。

部署在广西崇左机场的中国空军第42航空师第125战斗机团的12架歼-7G战斗机按照师部命令全部起飞升空,只是起飞升空后的空125团的任务不是向南去迎击越南空军的攻击机群而是转身向北前往南宁,去保卫南宁的空中安全。

“这不扯淡嘛,南宁机场有歼-10,用得着小歼-7吗!”空125团团长叶志盛上校在歼-7G战斗机的座舱中破口大骂道,自己团居然一开战就做了“逃兵”,以后还混个屁啊!

当然叶志盛上校的空125团不是唯一被没命令后撤的空军部队,在越南空军第一战区的攻击机群完成集结的时候,中国空军部署在距离中越边境线200公里内的所有战机按照华南空军司令部的命令全部北撤。同时部署在广西、云南两省中越边境地区的空军防空部队的一个地空导弹旅、两个地空导弹团和一个高炮师以及该区域内的陆军各军属、师属防空部队也接到了第二次对越自卫反击战指挥部的命令:在未来的40个小时之内,防空部队需独立作战,消灭一切入侵之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