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7 浴血阻击1

7.浴血阻击(1)

上等兵李唐和班长按照连长的命令利用越南军队炮击的间隙冲出躲避的观察哨掩体跑到了连主力所在的掩体上方的防御战壕中,李唐刚刚冲进战壕,便见到刚刚躲避的观察哨掩体被一发越南陆军的炮弹直接命中,炸得石块飞舞。

“反坦克炮直射!”李唐暗暗庆幸着自己的幸运,看来中国边防部队的部分观察哨掩体已经被越南军队发现,利用反坦克炮进行定点清除了!

“看来连长挺神地嘛!”李唐靠着战壕壁一边检查着自己的81杠自动步枪一边嘟囔道。

“那当然!”身旁叼着香烟压着弹鼓的班长接上李唐的话茬,“咱们连长可是清华大学的高材生,军事训练和军事理论都是好手,全团最有前途的连长。你小子当初不就是连长接的兵嘛!”

李唐从口袋中拿出一片口香糖放入口中,连续两个多钟头的炮击让初上战场的李唐有些麻木,虽然从战壕中战友的口中得知全连已经有十五人在炮击中牺牲了,没有看到真实伤亡的李唐发现这些数字似乎已经不能触动自己的神经了,也许在战后见到战友们的遗体时才会真切地体会到生死离别的悲痛吧!抬头望着弥散着硝烟的天空,听着班长称赞连长的话语,李唐的思绪回到了当初连长接自己参军时的情景。

李唐是一名军事发烧友,在入伍之前他也是铁血军事论坛中的“汉唐兵团”的一员,爱好军事的李唐同广大的军事发烧友一样,他有着自己特别感兴趣的板块。李唐最感兴趣的就是那些经典战例,其中又以防御战为重点研究对象,十余年来他收集了数千篇古今中外的防御战案例。同样,李唐对于那些能够在敌人几倍甚至几十倍的兵力火力优势下仍旧能够坚守阵地英雄部队们也敬仰万分。

李唐在参加征兵体检时,在场的军队代表——一名陆军上尉问他希望到什么部队时,他便说自己想到第15空降军。

“说说理由。”

“我十分敬佩第15军在上甘岭战役中顽强的战斗意志,我想到英雄的部队去熏陶自己。”李唐如实地说出自己的想法。

陆军上尉看着李唐瘦弱的样子却有些不屑,悠悠的说道,“第15空降军是精锐中的精锐,是我军的顶级王牌部队,不是每个人都能进的。”

“上甘岭之前,第15军在志愿军司令部眼里也只是一个二流的预备队;没有上甘岭之战,第15军早已被裁撤了。”李唐显然被陆军上尉的话激怒了,争锋相对说道。

“你——!”陆军上尉被李唐的话语给噎住了。

“当然,我的意思的不是贬低15军,我只是想说不要盲目的下结论,就如同上甘岭战役之前众人对第15军作出的结论一样。”李唐的话语让眼前的陆军上尉记住了他。

李唐的体检完全通过后,李唐被告之服役的军兵种是陆军步兵,服役的地点将是广西省。李唐得到这个消息后兴奋不已,作为一个资深的军事发烧友,他知道中国陆军18个集团军中驻扎在广西的正是在辽沈战役中以塔山阻击战而闻名天下的第41军,一支在防御战中成名的部队,这正是他所向往的。

“你以为如今的第41集团军还是擅长阻击战?你算是个军事迷吧?你应该知道**战术特点吧?**的四野最擅长的是进攻作战,与其说是41军成就了塔山,不如说是塔山成全了41军。”在三个月的新兵集训结束后,李唐再次遭遇了那位征兵体检时顶过嘴的陆军上尉,并且坐上了陆军上尉带来的绿色大巴车。在前往自己即将服役的部队途中,陆军上尉拿着李唐的个人资料跟李唐讨论起了李唐最向往的第41集团军。

“正是第41军先辈们的浴血奋战,舍生忘死的战斗才使得国民党的西进兵团步履维艰,最终只能看着锦州被我军占领,没有41军的流血就不会又锦州的胜利。”李唐知道自己已经败下阵来,但是好胜的他还是反驳着陆军上尉的话语。

“难道你认为换了四野的其他部队就守不住塔山吗?”陆军上尉的反问终于使得倔强的李唐放弃了争论,熟知军史的他知道,当年**的东北野战军12个步兵纵队的战斗力个个都不能小视,要知道辽沈战役后期本来名不经传的十纵在黑山也一战成名,使得第47军的番号至今保留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序列之中,而当初名声显赫的东野六纵即后来的第43军却无奈的被取消番号,各个部队的战斗力孰强孰弱又怎么说得清楚。

“目前,咱们陆军的18个野战集团军之间的差别是不同地形战场的战斗力而不是战场上的攻防身份,咱们的18个集团军个个都是攻防兼备的行家里手。”陆军上尉拍了拍垂头丧气的李唐的肩膀意味深长地说道,“其实,防御战关键的是看指挥者的排兵布阵和部队的士气。李唐,不要让我失望。”

李唐惊讶地抬起头望着陆军上尉,陆军上尉微笑着自我介绍,“我叫卢靖辰,广西边防3师7团3营7连连长,也就是今后你的连长。现在可以告诉你,你即将服役的部队就是广西边防3师7团,而不是你期望中的第41军。不要失望,这是真正专责阵地防御战的部队。”

连长应该就在1380高地背后的指挥所中吧!李唐想着入伍一年多来连长经常找自己一起探讨一些经典的防御战战例,两人经常为了一些不同的观点争得面红耳赤,最后败下阵来的连长请自己吃饭的情形,李唐不禁露出一丝得意微笑。

“敌人进攻了!”班长伸腿踢了正傻笑着的李唐,李唐一个激灵,立即抓起步枪俯身冲到自己事先选好的射击地点。越南陆军延伸的炮火有一部分开始转为对中国边防部队前沿阵地的火力急袭,只是中国边防部队修筑的永久性防备工事相当牢固,并且越南炮兵用于火力急袭的炮火以122毫米榴弹炮为主,炮火对于中国边防部队的威胁不大。李唐微微抬起头,观察着山下的情况,十余辆坦克正缓缓向着高地驶来,坦克后面跟着呈散兵线展开的越南陆军步兵。

“李唐,这种地形越南猴子怎么把坦克弄过来了?”身旁同伴的一名战兵不解的问道。

“越南人要把坦克作为直瞄火力来使用!”李唐紧皱着眉头说道,现在炮兵部队正集中着压制越南陆军的火炮,支援炮火将不会很多,如果越南人的坦克停在反坦克火箭筒的射程之外游动着清除中**队的机枪火力点的话……

“请求连部反坦克导弹分队支援或者请求团炮兵营对山下越南坦克部队进行火力覆盖!”李唐俯身快速跑到负责同连部联络的班长身旁。班长也发现了越南陆军坦克的威胁,立即在步话机中向着连部呼叫。

“轰——!”战壕一处突出位置的射击阵地被越南陆军缓缓开进中的T-55主战坦克一炮掀翻,残段的肢体与碎石一同被抛上空中。李唐所在的7连阵地上,几枚火箭弹朝着越南陆军的坦克飞去,只可惜距离较远,几枚火箭弹都在距离坦克仍有数百米的地方炸在地上。而越南的十余辆坦克则扬起炮管对着发射火箭弹的地方频频开炮。

“妈的!”第一次看到战友在眼前被越军的坦克炸死,李唐一拳砸在战壕地地上狠狠地骂道,转头对着班长说道,“班长,能把步话机交给我使用吗?”

班长知道李唐脑子活、反应快、军事基础非常扎实,而自己也需要指挥全班战斗,便同意了李唐的请求,将步话机交给了李唐,叮嘱道,“把天线压低点,当心越南猴子的狙击手。”

“恩!”李唐庄重地点点头,班长从李唐愤怒的眼神中看到了浓浓的战意。李唐背上步话机,立即在步话机中高声向着连部呼叫炮火支援。

“咻—咻—咻——!”空气中传来大口径炮弹摩擦空气的声音,片刻间,数十发120毫米迫击炮弹在越南陆军坦克周围炸开;同时更多的82毫米迫击炮弹在进攻中的越南陆军步兵中炸开。

“妈的,还是120迫击炮弹够劲。”李唐看着山下一辆被击中的越南陆军T-55主战坦克说道,从天而降的120毫米迫击炮弹击中了那辆坦克的炮塔,整个坦克的炮塔被炸成了一堆零件。“应该将团属的86式120迫击炮配属到营级。”李唐观察着山下越南陆军的情况暗自想到,越南陆军进攻部队显然没有被从天而降的迫击炮弹吓住,继续向着1380高地的中国守军扑来。

“哒哒——哒哒——!”当越南陆军的步兵部队冲到距离中国边防部队的阵地还有600米的时候,几挺89式12.7毫米重机枪打起了点射。同时四枚红箭-8L反坦克导弹呼啸着扑向1200米外的越南坦克,发射完导弹的中国士兵立即扛起支撑架撤进了就近的掩体中,几名引导员则静静地趴在战壕中引导着导弹击中几辆慌忙规避中的越南坦克。

这么快就退了?李唐看着向后退却的越南陆军坦克有些纳闷地想到,而越南步兵也稍微向后退却了一点,与我军阵地保持着1000米的距离。

“立即进防炮洞,观察员注意观察。”正当李唐纳闷的时候,班长在战壕中高声地喊道,警戒中的战士们纷纷转身躲进战壕旁的防炮洞中。火力侦察!李唐一下子明白了越南军队刚才的进攻,李唐赶紧缩回战壕躲进了防炮洞。李唐刚刚躲进防空洞不到十秒钟,无数的炮弹便呼啸着落在了中国边防部队的阵地上。

都是60毫米和82毫米的迫击炮弹!李唐虽然参军时间才一年多,但由于越南军队一直在边境地区集结着重兵,李唐参加实弹射击和实弹演习的机会很多,久而久之李唐几乎能够分辨出我军所有口径炮弹的声音。越南陆军装备的许多火炮都是当年中国援助的火炮或者仿制品,口径与中**队装备基本相同,李唐根据炮弹的摩擦声也能分辨一二。听着这些中小口径迫击炮的炮击声,李唐知道这是越南陆军的团营连级火炮在进行火力准备,真正的进攻就要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