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16 重兵南下

16.重兵南下

座落在江西省九江市和湖北省黄海县的长江江面上的九江长江大桥,自早晨六点十五分开始,九江长江大桥管理局正式接到江西省交通运输厅和江西省军区的通知:即刻起九江长江大桥将由当地驻军接管。

数百名全副武装的武警战士分乘数十辆军用卡车抵达九江长江大桥的两端,在大桥守备武警的引导下迅速在大桥周围设置了各种岗哨,同时宣布以大桥为圆心半径三公里内的区域都划为军事禁区,所有民用车辆和无专用许可证的军用车辆都不得擅自闯入,违令者就地逮捕。一时间,距离大桥三四公里的公路上数百辆准备过桥的各种车辆被武警拦住并全部靠边停放,众人起初以为只是一次很平常的堵车,但众人在等待了一个小时仍无可以通行的迹象后,等待得已经有些焦躁的众人纷纷走出车子,纷纷聚集在一起看着车队旁全副武装的武警战士议论着到底发生了,就在这时天空中传来一阵阵巨大的轰鸣声,数十架各型直升机轰鸣着从公路上方,到达大桥上方后,数架直升机脱离了编队开始在大桥上方盘旋,其他的直升机则继续向着南方前进。

正当众人惊叹于直升机群的规模时,公路远处传来一阵警笛声,一辆安装着警报器的猛士越野车引领着一支抬眼望不到尽头的车队出现在众人的面前:架设着重机枪的高机动越野车、轮式装甲车、通信车、野战主食加工车、野战净水车、野战卫生防疫车、野战加油车以及数量众多的普通军用卡车如同一条绿色的长龙从众人的眼前快速驶过。并且每当有人为眼前的景象而惊叹拿出相机、手机准备拍照留作纪念的时候,全副武装的武警便会走过去制止他的行为,一些人注意到这些执行任务的武警战士都穿着平时很少见到的凯夫拉防弹背心。

不远处的铁路线上传来火车的轰鸣声,当人们将视线转向铁路的时候,更为壮观的景象将他们彻底震住了:装载着各型坦克、装甲车、自行火炮的平板车呼啸着从众人眼前驶过,并且这样的情景在之后的五个小时内以五分钟的间隔不断地重复上演着。

与此同时江西南部地区通往湖南南部、广西、广东西部等地区的高速公路上,出现了一支支在重兵护卫下的神秘车队,车队上空不时掠过的直升机更是吸引着路人的好奇心。一些军事发烧友很快地从这些车队中披挂着厚厚伪装网的八轮重型卡车的轮廓上得出了答案:这是中国二炮部队一直以来部署江西境内对付以前“**”的杀手锏!

“总长,周志龙急电。”北京西山,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作战部指挥所内,总参谋长助理江勇少将拿着刚刚收到的越南战区指挥部的电报向总参谋长韩炳龙上将汇报道。

“念。”

“越军进攻极其猛烈,一线部队伤亡很大,请求是否由空军提前展开攻击。”江勇少将快速地念完电报。

韩炳龙上将只是点点头,一切都在预料之中,越军在得知南海同盟联合海军在南沙海域惨败后必然会拼死一搏。韩炳龙上将知道即使越军疯狂进攻也很难突破广西边境的防线,广西边境复杂的地形和中国边防部队二十多年来修筑的无数永久性守备工事不是短时间内能够突破的,以华南军区为主体组建的越南战区指挥部发出这样一份电报更多的是在为空军请战。

“越南战区内的空军部队和海军南海舰队备战如何?”尽管韩炳龙上将对于军队的部署已烂熟于心,但在发布命令之前他还是习惯性的向总参助理询问一遍。

“报告总长,越南战区内的各空军部队和海军南海舰队各参战部队都已完成战备部署,随时可以投入战斗。”江勇少将立正着回答到。

韩炳龙上将抬起手腕看了一下时间,13点32分,“电告周志龙,5007号作战方案中的蓝色、红色作战计划于今日15点整正式开始实施。”

在华南军区的5007号作战方案中,作战中涉及的部队包含着陆海空二炮四大军种,其中绿色、蓝色、白色、红色分别代表陆军、海军、空军、二炮,5007号作战方案中各军种都有着具体的作战计划却没有具体的战斗发起时间,战斗开始的时间根据实际情况来制定,这也使得整个作战方案实施起来十分灵活。

“总长,越南空军在首次空袭失败后已经放弃了继续的空袭的计划,空军航空兵部队是否可以投入作战。”副总参谋长马晓东空军上将出自空军航空兵部队,他知道这次作战是一次难得的练兵机会,今后的敌人将比越南强大十倍甚至百倍,中国空军部队非常需要越南空军这样的陪练来适应未来的战争。

韩炳龙上将看着马晓东空军上将略微有些焦急的神色不禁露出了一丝微笑,各大军兵种都将越南视为了练兵的试验场,迫切地想通过参战来熟悉久违的战争。自己又何尝不是,预备役部队、边防部队、武警机动部队、空军防空导弹部队这些部队来打头阵不就是要让这些部队熟悉战争吗!如果一开始直接投入主力部队,这些部队将失去这个难得的练兵机会,这些二线甚至三线部队也是中国国防力量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部署在柬埔寨的空军防空部队这次要抓住机会,每次战斗后要及时总结并上报至国内,总结出一些实战的经验后立即在全军推广。”韩炳龙上将正色说道,“5007号作战方案中的白色作战计划于今日16点正式开始实施。”

“是!”总参谋长助理江勇少将记录完命令后立正回答到。

“另外,所有部队的打击范围缩小至顺化以北地区。”韩炳龙上将补充道。原本5007号作战方案中对越南的军事打击为越南全境,但是现在南海同盟陆空军在越南南部地区集结着大量的陆军和空军部队,这样的多国陪练显然比越南军队更有价值。

广西大明山战时指挥中心内,接到总参谋部的回电后越南战区指挥部的几名主官都露出了喜悦地笑容。尤其是参谋长任超中将,作为中**队新一代的高级将领,他更倾向于非对称作战的观念,充分利用手中的优势以最小的代价去击败对手。在越南军队发起进攻前,任超中将就曾主张趁越南军队集结之计利用空军和二炮部队发起远程精确打击,重创集结中的越军,将越南军队的进攻扼杀的萌芽状态。

当他将制定的作战计划交到华南军区司令周志龙中将手上,周志龙中将看完他的作战计划只是淡淡地微笑着将任超中将的计划放在办公桌上,看着这位全军最年轻的大军区级参谋长微笑着说道,“中国需要赢得的不仅仅是这一场战争!继续去准备防御作战计划吧!”任超中将只得立正敬礼后转身离开,但他从司令员的话语中已经知道了中国需要的是什么。

“任参谋长,立即执行总参的命令。”周志龙中将将总参谋部的命令交给任超中将,让任超中将去具体执行。看着任超中将拿着命令疾步走开的身影,周志龙中将和林峰空军中将相视一笑,

“年轻气盛,还需多打磨。”周志龙中将低声地对着林峰空军中将说道。

“这次是个机会,可以给他一试。”林峰空军中将微笑着说道。

“他一直在华南、西南两大战区服役,知己知彼。将来战争规模扩大,中南半岛乃至整个东南亚,他是不二人选。”周志龙中将也微笑着说道,“这次对越作战就是对他的考核。”

中国广西中越边境的1380高地前沿阵地上,李唐依旧趴在班长牺牲地那个弹坑中观察着越军的动向,他的身旁和脚下铺满了黄灿灿的弹壳,缴获的越军士兵的两把AK-47自动步枪已经被他打光了子弹,不是李唐浪费弹药,而是越军真是一群亡命之徒。在过去的三个多小时内居然连续发起了十余次营连级冲锋,1380高地前沿铺满了越军的尸体。这样的场景让李唐联想到了一个已经成为历史的名词——人海战术。

李唐用力地咽了一下口水,从主阵地出来打坦克的时候将水壶等东西全部丢在了阵地上,弹坑中两名越军士兵的身上居然没有携带的水壶。烈日当空,加上连续的炮击使得这里的气温极高,摸着咕咕叫的肚子、舔着干裂的嘴唇,李唐看着班长的尸体叹着气说道,“班长,我可比你老人家多受了好几个小时的苦!”

也许是李唐的命太好,在越军连续几个小时的进攻中,越军炮兵的注意力都放在1380高地主阵地和七连建立的前沿阵地上,对于李唐这个突出的钉子并没有放在眼里,也难怪一支自动步枪的威胁根本无法和那一排排的机枪、榴弹发射器相比。在过去几个小时的战斗中,除了有数十发的子弹打在弹坑四周还有一枚RPG火箭弹打在弹坑前方5米的位置外,李唐所在的弹坑没有遭到更强火力的进攻。使得准备去陪班长的李唐一直到现在还在他的临时阵地中战斗着。

“哒哒哒——”一连串的重机枪子弹呼啸着从李唐弹坑的上方飞过,紧接着空气中又传来各种炮弹的呼啸声,硝烟刚刚有些散去的1380高地再次笼罩在火光和硝烟之中;李唐将几个从班长身上取下来的81-1式自动步枪的弹夹放在手边,端起班长的81-1式自动步枪瞄准着数百米外数量众多的越军士兵,迎击越军311步兵师发起的第14次冲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