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9 重炮上岸

9.重炮上岸

数百名越军步兵在越军的bmp-1步战车和马来西亚陆军第43装甲团的pm-91型主战坦克的支援下对洞里贝镇柬军的前沿阵地起了第三次进攻,进攻的道路上铺满了越南和马来西亚陆军的步兵的尸体和一辆辆战车的残骸。柬军的阵地上反击的枪声也已经比前两次稀疏了许多,打红了眼的越马联军利用步战车和坦克上的主炮作为直瞄火力逐个清除着柬军的火力点。

第103独立步兵团第二营的阵地上已经没有了一挺机枪,也没有了迫击炮和火箭筒。二营的十名中**事顾问也都已经阵亡了各处阵地上,中**事顾问的牺牲激起了柬军士兵心底的愤怒和勇气:一群来自异国的军人为了保卫柬埔寨而牺牲在了柬埔寨的土地上,那作为柬埔寨的军人又有什么理由可以后撤一步?阵地上幸存下来的柬军士兵们在战斗间隙收拢齐了中**事顾问的遗体,将他们安放在一处较大的防炮洞中,随后每名柬军士兵都默默地拿取了足够的弹药进入到了自己的阵地中。

面对着缓缓逼近中的越军装甲车和越军步兵,第103独立步兵团二营的士兵们用手中的56-2式自动步枪不断扫射着越军的步兵。这一次越南陆军显然是下了血本,柬军阵地上有地点出现连射便会遭到担任火力掩护任务的越军bmp-1步战车的炮击,在越军步战车的炮击下,一个个柬军士兵被呼啸而至的高爆榴弹炸成了碎片,但柬军阵地上没有人退缩,每个士兵都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用鲜血证明着自己的勇敢和忠诚!

随着洞里贝镇前沿阵地上最后一名柬军士兵被两枚袭来的rpg火箭筒炸成了碎片,越马联军在激战了三个小时之后终于占领了洞里贝镇的前沿阵地,看着柬军阵地上遍布的残躯,越南士兵们对战争胜利的信心开始动摇。

“二营已经全部阵亡!外围阵地失守!”洞里贝镇,柬军第103独立步兵团团部内,第103独立步兵团中**事顾问组组长崔恒勇中校挂断前沿地区中国装甲分队的电话,紧缩着眉头对第103独立步兵团团长肯索潘上校说道。

“能否让贵国的装甲分队出击一下,重新夺回阵地?”肯索潘上校对于中国装甲分队连续几次出击打退越马联军的进攻很是看好,希望能够再次依靠中国陆军的装甲分队来挽救战局。

“越军此次进攻依靠的是步兵,步战车和坦克在步兵后侧提供直射火力掩护。我们的装甲分队都是轻型战车,防护能力薄弱,正面起反击那是以卵击石。并且我们已经没有足够的步兵部队用来夺取和坚守外围阵地了。”崔恒勇中校摇着头说道,“现在只有死守洞里贝镇了。”

肯索潘上校有些不甘地同意了崔恒勇中校的建议,此时,攻占了柬军外围阵地的越军已经开始向洞里贝镇地阵地起了进攻。

与柬埔寨境内柬越双方陆军殊死的厮杀不同,越南北部地区的中越战争却一直是中**队独自表演的舞台。随着其他军区空军部队的参战,越南北部上空再次布满中国空军战机的身影,中国空军战机重点摧毁着越南北部地区交通运输线的同时已经开始对集结在中越边境地区的越南陆军重兵集团展开空中打击。

此次从各大军区抽调到广西参战的全部是装备着多用途战斗机和战斗轰炸机的空军团队,对地攻击正是这些部队的强项,只是越军北部地区的防空火力网已经被二炮部队和华南空军在先前的战斗中撕成了碎片,这些新调来的精锐们失去了检验他们平日里演练得最多的强行突袭科目的机会,现在能够威胁中国空军战机的只剩下零散的轻型防空导弹和各种口径的高射炮,。中国空军接下来的主要任务便是对集结在越南北部地区的越南陆军重兵集团展开打击,而这些陆军部队手中正是集中着大量的轻型防空导弹和小口径高炮,并且越南北部地区群山迭起,非常适合部队的隐蔽,对于中国空军来说任务依旧艰巨。

中国海军的任务与空军比起来要显得轻松得多,东海舰队航空兵第10航空团和北海舰队航空兵第15航空团的参战使得对越作战的海军部队一下子增加了七十多架先进的战斗轰炸机。如此一来对越作战海军部队的作战能力猛增,也解决了海军陆战队登陆作战缺乏火力支援的难题。中国人民解放军越南战区指挥部也正式给南海舰队参战部队下达了可以起北部湾战役第二阶段战斗的命令。

在4月28日被中国海军收复的浮水洲岛上,近千名中国海军工程部队的官兵们正操纵着各种大型器械忙碌着修整岛上遍布的弹坑,修建着直升机机场、机库以及部队的营房。岛上的中心地带,一辆辆巨大的“神鹰-400”超远程火箭炮在全副武装的海防官兵的守卫下正静静地停放在那里。看着浮水洲岛上那遍布的巨大弹坑,海军工程部队的官兵们能够想象到眼前武器的巨大威力。

同样在进行紧张施工的还有刚刚被中**队占领的吉婆岛,吉婆岛西部地区的那片小平原上,十数台大型工程机械在一群炮兵军官的指导下忙碌着修筑着炮兵阵地。中国海军陆战队第1机步旅两栖战车营营长高秋生少校坐在101号05式两栖突击车上抽着香烟看着海军工程兵们的忙碌。

高秋生少校率领的吉婆岛两栖登陆群中的两个两栖突击炮连正隔着大海监视着海防市吉海县,两个两栖机械化步兵连已经组成了若干个小分队进入吉婆岛的原始森林中帮助陆战1旅的侦察营一起清剿越军残余的小股部队。

高秋生少校已经接到了旅长的命令,陆战一营的另外两个步兵连和炮兵连、高炮连正在开进途中,两个小时后也将到达吉婆岛,陆战一营和两栖战车营的两个连江构成中国海军驻吉婆岛的守备力量,陆战一营营长孙泽明中校也将接替自己正式成为吉婆岛的守备司令,自己将乘坐直升机返回前往新的战场。高秋生少校环视着自己的个战场,海军航空兵和海军陆战队航空部队牢牢控制住了战场的制空权,越军的守备兵力根本没能够对登陆的中国海军陆战队造成任何的威胁。特别是回想到刚才被运送工程车辆的海军登陆舰带走的三百多名越军俘虏那萎靡不振的样子,高秋生少校就认为在刚才的战斗中损失了三辆战车实在是件很丢人的事。

“高营长,真是清闲啊。要不上去帮工程兵兄弟们搭把手?”一名陆军炮兵少校军官笑呵呵地走到高秋生少校的战车前,麻利地爬上战车,在高秋生少校的身旁坐下来。

“李营长,你们师长能力挺强啊,能让南海舰队的那老家伙同意你们与我们陆战队一起参战。”高秋生少校也咧着嘴说道,顺手将口袋中的烟盒丢给了炮兵少校。在这些炮兵上岛的时候,高秋生少校便已经了解清楚了,这些炮兵来自陆军第42集团军第1炮兵师。

“高营长有所不知,这次可不是我们陆军抢你们海军的活,是你们海军主动找我们陆军帮忙的。”陆军炮兵少校点燃香烟,将烟盒还给高秋生少校说道,“是陆战164旅请我们来帮忙的。”

“老子明白了,肯定是164旅的那帮家伙见没机会参战,便到炮1师借了些变态的家伙来参战。奶奶的,我还纳闷164旅什么时候装备了神鹰-400超远程火箭炮呢!”高秋生少校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你们的那个神鹰-400火箭炮真够变态的,据说那浮水洲岛上的越南人全死光了,并且都死得很惨,其他书友正在看:。”

“呃,这个吗……”炮兵少校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后脑勺,嘿嘿一笑,“侵略者都这个下场。”

“你们这些是什么家伙?看着眼熟却又感觉很陌生!”高秋生少校没有继续深究神鹰-400火箭炮的变态威力,指着停放在建设中的炮兵阵地旁边的一门门裹着雨布的自行火炮说道。

“哦,那个是90式203毫米自行榴弹炮,也就是当初外贸的w90式203毫米榴弹炮的中国陆军自用型。”

“咱们陆军也装备了203榴弹炮!奶奶的,还真以为是媒体上所说的只供外贸呢,当初看到这个消息时还挺郁闷的,白白浪费了一款好的远程火炮。”高秋生少校有些兴奋地说道。

“这玩意太重了,那时候咱们的基础设施跟不上供不了这个重家伙。后来基础设施上去了,并且现在的防御工事越来越坚固,陆军便又想起了它,翻新一番后开始装备部队,现在陆军中的每个集团军都有一个203榴弹炮营。”陆军炮兵少校指着远处的火炮说道。

“在吉婆岛部署上203榴弹炮,海防市要悲剧了。”高秋生少校指着海防市的方向说道,“这群白眼狼,这次得让他们知道出来混早晚是要还的!”

“悲剧的还在后面呢,后面还有一个03式300毫米远程火箭炮营呢!那个营一到,海防市和下龙市可以尽地享受钢雨浴。”

陆军炮兵少校的话语让高秋生少校大吃一惊,如此一来越南的红河三角洲都将陷入中国炮兵的打击范围之内,不同于海航部队的精确点打击,火箭炮部队全面性的火力覆盖对于越南北部地区的经济展将是致命的打击。看来部队中流传的“永久性解决越南对中国边境地区的威胁”这句话不只是激动时喊得口号!

“自作孽,不可活!这一切都是越南人自找的。”高秋生少校有些无奈地说道,作为一名军人他渴望能够在战争中实现自己的价值,但战争对于交战双方的平民来说却是那样的残酷,尤其是交战区域内的平民们,他们将会失去他们所拥有的一切。高秋生少校忽然间感觉到自己太过于仁慈,慈不掌兵,或许自己是无法成为一名执掌千军的将军了!

高秋生少校不知道的是,就在他为红河三角洲地区的越南百姓而叹息的时候,中国海军航空兵第5航空师第15团的三十多架歼轰-7a战斗轰炸机正穿梭在越南红河三角洲地区的天空,呼啸而过的“飞豹”战机向地面撒下了数以百万计的传单,传单上用越南语写着:中**队将在六个小时候后,也就是4月30日13点整开始对太平以北、海阳以东地区进行大规模轰炸!

中国海军航空兵的做法被曝光后曾引起了各**事专家们的抨击,在他们看来中**队如此狂妄地将自己的轰炸时间和地点告诉对手是很不明智的决定,这样会使得对手有针对性地部署防空兵力,将会增大己方空袭部队的损失。与各**事专家们的军事研究角度不同,中**队的此举做法却赢得了许多国家政府和联合国的赞扬,中**队提前六个小时给越南民众提出了警告,使得越南平民得以逃离这一区域,保住了数以万计越南平民的生命。这正是一个负责任的大国应有的气度与作为!

当然,在六个小时开始的轰炸中,中国海军航空兵部队在传单上的那片区域内并没有遭受到任何的损失,因为中国海军航空兵根本出现在那片区域之中,那片区域属于部署在吉婆岛和浮水洲岛上的中国陆军远程火箭炮的打击范围。而中国海军航空兵部队已经对海防市以南的清化、宁平、南定等地区展开了重点轰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