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13 清化大桥

13.清化大桥

陆战1旅坦克营全营下辖四个坦克连,机步连,炮兵连和高炮连各一个,装备着42辆99a主战坦克,10辆04式步战车,6门05h式120毫米两栖自行迫榴炮,8门05式两栖自行高炮以及二十余辆其他各型车辆。『言*情*首*发除了坦克三连和坦克四连与陆战二营一起行动,支援陆战二营占领清化市区的重要目标外,陆战1旅坦克营其他各部都参加到了进攻清化大桥的战斗中。

一个多小时的行军并不是一帆风顺,尽管陆战1旅坦克营在行进途中刻意避开了越军部署在大桥周边地区的防空阵地以免惊动越军,但在行进途中还是遭遇到了一个越军的机动高炮分队和一个步兵巡逻分队。只是越军尚未来得及反应便被坦克营炮兵连一阵急促的炮火打成了碎片。有惊无险之后,陆战1旅坦克营主力成功到达了距离清化大桥仅两公里的地方,再次确认了班排的作战任务后,数十辆重型战车向清化大桥发起了进攻。

坦克营炮兵连的六门05h式两栖自行迫榴炮一字排开,120毫米炮管高高昂起对着清化大桥两端的桥头堡阵地猛烈开火,密集的迫击炮弹砸在大桥两端的越军阵地中,淬不及防的越军士兵顿时死伤惨重。

在炮兵连进行炮击的同时,陆战1旅坦克营的三十余辆99a主战坦克和04式步战车轰鸣着呈楔形队形扑向清化大桥南桥头堡。行进中的99a主战坦克的炮管出不断闪出一团耀眼的火光,随后便是越军阵地上一阵剧烈的爆炸声。

“是中国人的进攻!快进入阵地,反击!反击!”守卫清化市大桥南桥头堡的越军终于反应过来,99a式主战坦克不断地射击产生的火光使得越军看到了数十辆正扑向他们的钢铁巨兽。“砰砰砰——!”数发照明弹被发射升空,耀眼的亮光瞬间将清化大桥两岸照得光亮。

“嗖-嗖-”几枚rpg火箭弹呼啸着飞向中**队的坦克,只是匆忙发射的火箭弹没有任何的准头,坠落在距离中国战车数十米的地方,越军阵地上各种步枪、机枪纷纷开始扫射。

“咚咚咚——!”一排排密集的30毫米高爆榴弹在越军阵地中炸开,几名操纵着重机枪射击的越军士兵被横扫来的炮弹打成了碎片;不时还有几发100毫米高爆榴弹在越军的阵地中炸开。十余辆04式步战车在距离清化大桥南桥头堡一公里的地方停了下来,一边用密集的炮火压制着越军阵地,一边让步兵下车作战。数十名海军陆战队员立即冲出战车,在战车的掩护下向大桥南桥头堡发起了攻击。

“轰-轰-轰-!”几发82迫击炮炮弹落在99a主战坦克附近,被炮弹掀起的土块砸在坦克上噼啪作响。

部署在距离大桥三公里处位置的坦克营炮兵连的371型火炮定位雷达迅速判定出越军82迫击炮的具体位置,随即炮兵连的六门05h式120毫米迫榴炮快速地调整射击诸元,将数十发120毫米迫击炮弹倾泄到了刚刚打了几发了越军炮兵阵地上。05h式120毫米两栖自行迫榴炮是中**工将05式轮式迫榴炮的炮塔移植到了05式两栖突击车的车体上,作为海军陆战队营属支援火力。同样做法的还有05式两栖自行高炮,就是将04a自行高炮的炮塔安装在了05式两栖突击车的车体上。这样不但降低了采购与维修成本,而且完善了05式两栖战车车族的装备体系,使得海军陆战队全面机械化的目标得以实现。

摧毁了清化大桥南桥头堡地区的越军迫击炮阵地后,坦克营炮兵连又开始对清化大桥北岸地区展开了猛烈地炮击,压制着北桥头堡的越军对南岸的支援。

“坦克一连和机步连冲上去消灭敌人,坦克二连摧毁大桥。”陆战1旅坦克营营长向各车下达命令道,这才是坦克营此次战斗的真正任务。

原本缓慢推进的99a主战坦克和04式步战车突然加速向着越军的阵地冲去,坦克二连的十辆99a主战坦克则原地转向向着马江沿岸冲去,透过车载观瞄装置和热成像仪已经能够看到静静竖立在那里的清化大桥。

守卫大桥的越军发现了冲向清化大桥的99a主战坦克后立即调转枪口阻击坦克二连的进攻。刹那间,密集的炮弹如同一阵横扫而过的飓风在阻击坦克二连的越军阵地上犁过,雨点般的小口径炮弹将越军的阵地打得一片狼藉,无数残碎的碎肉与残肢漫天飞舞。借助着照明弹的亮光,幸存下来的越军士兵看到几辆四管高炮正平放着炮管对着越军的阵地。

“轰——轰——!”坦克二连的十辆99a主战坦克的炮管不断喷射出耀眼的火焰,远处的清化大桥上不断传来一声声巨大的爆炸声,一发发破甲弹和高爆榴弹不断地打在大桥的桥墩上。

“赶紧打掉中国人的坦克!不惜代价消灭中国人的坦克!”越军指挥官看着一发接一发的炮弹打在清化大桥的几座桥墩上感觉到巨大的恐慌,他知道这些坦克可以将整个大桥从马江上抹去,到时候就只能重修一座清化大桥了!

“嗖!”一枚at-3反坦克导弹呼啸着扑向一辆正对着大桥开炮的99a主战坦克,令越军大吃一惊的是,反坦克导弹逼近到距离99a主战坦克十几米的时候,那辆99a主战坦克右侧的烟雾弹发射器突然发射出两发榴弹在反坦克导弹前面炸开,无数破片瞬间将反坦克导弹打得千疮百孔,飞行了一千多米的at-3反坦克导弹在距离目标只有几米的地方无奈地坠毁在地上。

“啊——”就在反坦克导弹被99a主战坦克击毁的时候,正操纵着观瞄设备为导弹进行引导的越军士兵发出一阵惨叫,丢开手中的设备双手捂着眼睛,失声地嚎叫着。

“轰——”一发炮弹在坦克二连的坦克群中炸开,只是炮弹的威力较少没能对防护装甲厚实的99a主战坦克造成破坏,但99a主战坦克却从这发炮弹中看到了危险——这是马江对岸的一门85毫米高射炮平射打过来的炮弹!刚才中国海军陆战队高炮平射的做法让越南人想起了大桥附近就有大量的高炮!

“每门自行高炮瞄准一个桥墩,把炮弹和导弹全部打出去!坦克掩护!”坦克二连和高炮连的各辆战车中响起了陆战1旅坦克营营长的声音。清化大桥原本只有一个主桥墩,在越南战争期间,为了加强大桥的抗打击能力,中国工程兵帮助越南又建造了八个混凝土桥墩,使得清化大桥的抗打击能力得到了极大的加强。

坦克营高炮连的八门05式两栖自行高炮接到命令后立即占据有利的射击位置,十余辆99a主战坦克也纷纷机动到05式自行高炮的外围,用厚实的装甲保护05式自行高炮,同时不断地用125毫米主炮轰击着来自对岸的炮火威胁!

05式两栖自行高炮迅速将炮管对准清化大桥的几个加固的混凝土桥墩,炮塔上的四门25毫米高射炮的炮管同时喷射出一团团火光,数百发的25毫米穿甲弹和榴弹如同一阵狂风呼啸着扫向桥墩,密集的炮弹打得混凝土桥墩石块飞舞,05式两栖自行高炮的两侧片刻间铺满了一层黄灿灿的弹壳。

“嗖-嗖-嗖!”05式两栖自行高炮在倾泻完炮弹之后,炮塔后方的四联装的“红樱-6”近程防空导弹也如同离弦之箭呼啸着相继扑向桥墩,准确地打在被密集的高射炮弹削去大半的混凝土桥墩上,两个之前就被99a主战坦克击中过的桥墩在四枚导弹的打击下轰然倒塌,只是大桥依旧完好地屹立在那里。

“高炮连撤,坦克二连重点攻击大桥南段的桥墩。”一直注意着战场情况的坦克营营长再次下达了命令。

八门05式两栖自行高炮立刻轰鸣着倒车撤出了射击阵地,坦克二连的十辆99a主战坦克调转着炮管再次对准了桥墩,一发发大口径破甲弹和榴弹精准地打着支撑着大桥的几个混凝土桥墩;99a主战坦克炮塔上方的高射机枪依旧对着马江对岸的越军阵地猛烈开火。

在坦克二连的十辆坦克连续打了几轮齐射之后,进攻大桥南桥头堡越军阵地的坦克一连和机步连也击退了越军,加速赶了过来,加入到了坦克二连对清化大桥“强制拆迁”的工作中;部署在后方的坦克营炮兵连在先后消灭了越军的两个迫击炮阵地和一个高炮阵地后也调转炮口,开始对着大桥中央进行炮击。

“飞豹已经进入攻击位置,请求攻击。”就在马江入海口出,四架中国海军航空兵第8航空师的歼轰-7a战斗轰炸机在50米的超低空向负责空中作战指挥的空警-200预警机汇报道。

“可以攻击!”盘旋在海南岛西南海域的一架海航3师9团的空警-200空中预警机向四架歼轰-7a战斗轰炸机下达了攻击命令。

接到可以攻击命令的四架歼轰-7a战斗轰炸机快速的爬升至3000米的高度,八门蓝白相间的kd-88j激光制导空地导弹呼啸着脱离机翼下的挂架扑向远方的清化大桥。

kd-88空地导弹是中国空军和海航部队最主要的中程空地导弹,是中国战机远程打击的主要打击力量之一,但是其电视制导的导引头使得该型导弹在使用中受到很大的限制。经过中**工人员的努力,研制出了使用激光制导弹头的kd-88j空地导弹,扩大了导弹使用的范围并且极大增强了导弹的命中率。

清化大桥南岸,就在陆战1旅坦克营的99a主战坦克和04式步战车轮番轰击着清化大桥的时候,下车作战的坦克营机步连的海军陆战队员们正以班为单位,两名陆战队员操纵着一台激光指引仪照射着大桥的桥墩,其他的几名陆战队员分散在四周掩护着他们。

八枚kd-88j空地导弹飞行了数十秒后便接受到了激光的反射信号,八枚导弹拖着艳丽的尾焰呼啸着从马江江面高速掠过,在两岸中越两军官兵的注意下轰的几声巨响中准确地命中了大桥的几处桥墩。早已被陆战1旅坦克营的坦克和步战车打得摇摇欲坠的几个桥墩终于伴随着kd-88j空地导弹的爆炸声坍塌下来,整座清化大桥也悬空了片刻之后也轰然坍塌在马江之中!

“撤!”坦克营营长立即下达了撤退的命令,机步连的04式步战车率先推出阵地,下车作战的海军陆战队员快速的登上战车,随即04式步战车轰鸣着向着后方的炮兵连阵地方向撤离,紧随其后的两个坦克连将炮塔对着马江北岸,一边射击一边撤出阵地。

“好!”广西大明山战时指挥中心内,任超中将拿着南海舰队发来的最新情报忍不住大声地说道,“陆战1旅成功摧毁了清化大桥,并且控制住了清化市内的所有重要据点。”

“清化落入我军手中,越南北部的越军已成瓮中之鳖!”周志龙上将也微笑着说道。占领清化,摧毁清化大桥是华南军区5007号作战方案中重要组成部分,起初的计划中是占领清化大桥,任超中将在担任华南军区副参谋长时提出清化失守后肯定会遭到越军的猛烈反扑会牵制我军大量的兵力,与其与越军在清化鏖战不如直接摧毁大桥,彻底切断越军的交通线,这样一座大桥对于占据着制海权的中**队根本没有利用的价值。华南军区和总参谋部作战部在经过认真的研究后最终采纳了任超的建议,将原本计划中的占领清化大桥更改为了摧毁清化大桥。现在清化大桥已经被我军摧毁,陆战1旅只要坚守住清化市,越南北部地区越军的命运就已经注定了!

“摩步67旅和空降43师已经完全控制了安沛、宣光、太原、北江四市,并且建立起了初步的防御阵地。最后的战斗可以开始了,时间拖久了对我不利!”林峰空军中将开口说道。中**队在第二次中越战争中的出色表现已经引起了西方国家的恐慌,原本准备看热闹的西方各国看着战场的局势大跌眼镜,虽然第二次马岛战争的爆发牵制住了欧洲各国的注意力,但欧洲各国仍不断的在公开场合宣称要求中国退兵;美国人出人意料地保持着沉默,但是美**方不断加强着在澳大利亚和关岛军事部署的行动已经表明了美国人的立场;俄罗斯虽然在公开场合表示中国和南海同盟双方保持克制,以和谈解决问题,但在私下中俄罗斯已经提出要求中国退兵。真正令中国担忧的是,南海同盟正加紧着与印度和日本的联络,中国知道南海同盟敢于在南海挑起战争,日本和印度两国功不可没。如果现在印度和日本与南海同盟结盟的话,那后果将是非常严重。所以只有尽快结束中越战争,打掉南海同盟中最有分量的一个国家,中国才能抽调出兵力来应对可能的危机。

“总攻于5月1日上午七点正式开始,如何?”任超中将与周志龙中将和林峰空军中将说道。

“可以!”周志龙中将与林峰空军中将同时点头赞同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