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13 借尸还魂上

13.借尸还魂(上)

广西大明山战时指挥中心内,正当赵子坤海军上将与华南军区的众位高级将领为新签署的《中国印尼停战协议》而欢庆的时候,华南军区情报部主任钱淑娴少将急匆匆地拿来了印度军队出兵班达亚齐的情报。

“印度海军的维拉特号航空母舰自中南南沙海战爆发以来就在尼科巴群岛海域蠢蠢欲动,我们一直担心它会穿过马六甲海峡进入南海搅入中南南沙海战,没料到印度人最终将维拉特号派往了班达亚齐。”任超中将已经让作战参谋打开了马六甲海峡与安达曼海地区的电子地图。

“安达曼群岛和尼科巴群岛已经封锁住了我军从马六甲海峡进入印度洋的道路,印度人出兵班达亚齐只是画蛇添足,如此一来我军在印尼部署的外交压力反而会小很多!”华南军区司令周志龙中将点着亚齐的位置微笑着说道。现在美国人和印度人都打着保护侨民的幌子向印尼出兵,多了两个“盟友”,西方**国家抨击中国的声音必然会小很多。

“东有日本,西有印度,北有随时会引爆的朝鲜半岛,南面的东盟尚未完全解决现在外围又多了个美国!打破束缚中国的枷锁,任重而道远哪!”副总参谋长赵子坤海军上将面色严峻地说道。

“南海同盟之中的越南和印度尼西亚已经正式退出了南海同盟;南海同盟的准成员国新加坡,虽然赖以生存的空军已经被我军击垮、海军战力也已经消耗殆尽,但新加坡一直以来依靠着美国人,眼比天高,并且有五国联防协定撑腰,绝不会轻易向中国低头。还有马来西亚,尽管我军已经对马来西亚形成了南北夹击之势,但马来西亚的态度依旧强硬,昨天一天在马六甲海峡地区就扣押了我国的十五艘货轮和油轮。总长,我军是否应当尽快从越南战场抽出部队,在马来西亚进行一次登陆作战,逼迫马来西亚退出南海同盟,结束与南海同盟的战争。”任超中将建议道。

“五国联防协定?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已经投入了美国人的怀抱,一心谋求政治影响力的新加坡不想寄予美国人篱下,死到临头还将希望寄托在五国联防协定上,显然是担心战后被美国人控制。而马来西亚一直以来都是倾向于英国这个旧主。”赵子坤海军上将对于所谓的五国联防协定露出不屑的神色,“英国人现在连马岛都保不住,哪里还有兵力来南海帮助马来西亚和新加坡。”

“英国海军的伊丽莎白女王号航空母舰的战斗力甚至略强于我军的北京级航空母舰,再加上皇家方舟号航空母舰,阿根廷军队能抵挡住英国人的远征军吗?”任超中将有些忧虑地说道,在他看来虽然近些年在中国和俄罗斯的帮助下,阿根廷建立起了一支实力颇强的现代化军队,但是与英国人相比,显然还有着很大的差距。

“英国人的实力的确不可小觑,只是这一次马岛战争必定会使英国人伤筋动骨!”赵子坤海军上将很自信地说道。

看着赵子坤海军上将自信的笑容,任超中将心中顿时一亮:阿根廷人突袭马岛的时间正好是英**队开赴远东地区的远征舰队驶过直布罗陀海峡进入地中海的时间,也正是南海同盟正式挑起与中国陆上战争的时间!如果没有这一场马岛战争的话,英国人的舰队将在中国结束对越作战准备进行下一步的对马作战的时候到达马六甲海峡,那时候已经连续作战的中国海军将面临一支强大的航母舰队!任超中将已经能够猜测到,这一次马岛战争的爆发时间并不是取决于英国或是阿根廷,而是中国!

“周司令,越南战后驻军计划更改方案准备得如何?”赵子坤副参谋长开口问道。对越作战完全是按照华南军区5007号作战方案实施的,战后部署也早已制定出了详尽的计划,只是印尼突然爆发的**风暴使得中**队提前获得了在爪哇岛部署军力的机会,但也使得我军的战线急剧拉长,为了巩固南方战线,在越南的军队部署不得不有所改变。

“报告总长,越南战后驻军计划已经准备完毕。”周志龙中将立正回答道,随即指着电子沙盘上的越南地图说道,“第40摩步师将驻扎在越池-永安-北江一线,第58机步旅将部署在海阳-海防一线,第60摩步旅将部署在宁平、南定和清化地区,第132摩步旅和海军陆战队第1机步旅将部署到金兰湾;其他各部都将撤出越南战场,其中第160摩步旅将返回斯昆陆军兵营休整,第41集团军将撤到海南岛休整,第20集团军余部将撤回广西执行警戒任务。云南方向的第67摩步旅将前往斯昆陆军兵营,第14集团军余部返回国内,回归西南军区编制。第43空降师也将回归第15空降军编制。”

“恩,很好!”赵子坤副参谋长满意地点着头说道,牢牢控制着越南的北部地区,同时将几支精锐的快速反应部队暗中南移,便于我军南下作战时的战略部署。

“驻军计划立即上报中央军委,中央军委批准后立即实施部署。另外,兵员、装备补充时优先保障第160摩步旅、第67摩步旅和第1陆战队三支部队。”赵子坤副参谋长严肃地说道。

“是!”周志龙中将立正回答到!

“今天是5月5日了,阿根廷方面该有消息传来了!”赵子坤海军上将看着手表上的日期对着指挥室内的众高官神秘地说道。

遥远的南大西洋南纬35°的航线上,漆黑的夜色中,十二架喷绘着阿根廷空军涂装的苏-30MKA战斗轰炸机贴着海面80米的高度向着南大西洋深处飞去。这些战机已经连续飞行了2500公里,整个机群在距离出发机场1000公里处的时候就进行过一次空中加油,尽管如此,他们的目标仍旧在800公里之外的区域。

在十二架苏-30MKA战斗轰炸机机群后方1500公里处的500米高度的空域,两架阿根廷空军的ZDK-03空中预警机、四架伊尔-78空中加油机和十二架苏-35战斗机正警惕地盘旋着。当然这两架预警机并不是为前方的苏-30机群提供引导,而是负责接收中国卫星传来的英国海军混编舰队的信息然后通过数据链传输给前方的苏-30机群。

十二架苏-30MKA战斗机群在距离目标800公里的时候开始分散为三个四机分队,分别从三个方向扑向自己的目标。挂载着四枚中国制造的C-802A反舰导弹的苏-30MKA下降到距离海面仅50米的高度,向着前方庞大的英国海军远征舰队狂奔而去。

梅洛斯少校作为阿根廷空军第2中队的一名有着900多小时飞行经验的飞行员,对于自己的飞行技术已经相当自信,只是现在坐在驾驶舱后舱的他看着高度仪上仅50米的高度就感觉到一阵哆嗦,总是想着赶紧拉起战机,只是今晚的战斗行动中他只是武器操纵员,整架战机的控制者是坐在驾驶舱前舱的那名黄皮肤黑头发黑眼睛的中国人!

就在十二架阿根廷空军的苏-30MKA战斗机的前方,一支有英国海军的“伊丽莎白女王”号航空母舰和“皇家方舟”号航空母舰组成的混编舰队正以14节的航速向着遥远的马尔维纳斯群岛开进。

“伊丽莎白女王”号航空母舰的指挥舱中,英国海军特混舰队司令托马斯·沃克海军少将端着一杯咖啡站在舷窗旁,看着飞行甲板上一架E-2D“先进鹰眼”舰载预警机用尾钩钩住了阻拦索,猛地停在了空母舰那宽阔的飞行甲板上!

“司令官先生,现在已经是凌晨两点,今天的夜间飞行训练是否可以结束?”伊丽莎白女王号航空母舰舰长约瑟夫·霍伯特海军准将走到托马斯中将身旁开口问道。

“不,舰长先生。从今天开始夜间飞行训练改为通宵进行。一旦进入战场,我们的小伙子们可就没有时间去训练了!”托马斯·沃克少将否定了霍伯特舰长的建议,“让驾驭‘闪电’小伙子们享受一顿丰盛的夜宵吧,他们接下来需要进行长航程飞行训练。现在立即下令皇家方舟号上起飞一架‘海王’预警直升机执行警戒任务,可不能再让阿根廷人钻了空子。”

“司令官先生您是在开玩笑吧!我们的舰队距离阿根廷本土足有两千公里,难道阿根廷人有能力远程奔袭两千公里来袭击我们……”伊丽莎白女王号航空母舰舰长约瑟夫·霍伯特准将有些吃惊地说道,只是他的话语尚未说完,指挥舱内的通讯器中便传来了在混编舰队最西端执行外围警戒的“威斯敏斯特”号导弹护卫舰发来的战斗警报声,

“发现反舰导弹,三点钟方向,数量八枚,哦,不,十六枚!速度960,高速逼近中!”

与此同时,“伊丽莎白女王”号航母西侧的45型驱逐舰中的D37“邓肯”号上的“桑普森”双面多功能有源相控阵雷达也发现了贴着海面袭来的十六枚空舰导弹,片刻之后,“邓肯”号驱逐舰主炮后侧的甲板上发出一阵阵巨大的轰鸣声,在夜间耀眼的火光中,一枚接一枚的“标准-3”远程防空导弹冲出MK-41垂直发射箱,扑向西面扑来的反舰导弹。与此同时,舰队后方的D35“天龙座”号驱逐舰和舰队前方的D32“勇敢”号驱逐舰也开始了密集的导弹发射,已经沉寂下来的混编舰队在刺耳的战斗警报声中进行着一场绚丽的烟火表演。

“伊丽莎白女王”号航空母舰的飞行甲板上片刻间灯火通明,十余名战备值班的英国皇家海军舰载机飞行员急匆匆地奔跑上自己的战机;清空的甲板上,刚刚降落的那架E-2D空中预警机已经调转机身再次起飞升空,为整个混编舰队提供全面的远程空中警戒!

“怎么可能,先进鹰眼没有发现任何敌机!”听着空中预警机传回的情报,托马斯·沃克少将大吃一惊,难道是阿根廷海军的潜艇,三个方向大约五十枚的反舰导弹,至少需要八艘潜艇,这么多潜艇不可能躲过自己舰队中六艘核动力攻击潜艇组成的水下警戒线!肯定是阿根廷人的飞机!

“加强搜索!”托马斯·沃克海军少将给舰队上方的空中预警机下达着命令,就在他下达命令的同时,“伊丽莎白女王”号航空母舰的甲板上两架F-35C战斗机呼啸着冲上夜空。

混编舰队上空的战斗警报声逐渐淡去,所有的战舰都已经进入到了战备状态,托马斯·沃克海军少将坐在指挥舱的指挥椅上看着各舰传回的战斗简报:阿根廷人的偷袭并没有给英国海军混编舰队造成多大的损失,整个混编舰队共有三艘护卫舰和一艘补给舰被导弹击中,只是阿根廷人的导弹性能显然并不理想,四艘战舰中只有“威斯米斯特”号护卫舰同时被两枚反舰导弹击中,主桅杆和直升机平台被毁,算重伤,其他三艘战舰甚至不需要修理就能够继续使用。

“阿根廷人奔袭两千公里只取得了这样的战果,看来阿根廷人相比于1982年并没有多大的进步!”伊丽莎白女王号航空母舰舰长约瑟夫·霍伯特海军准将有些轻蔑地说道,“我们应当利用战斧袭击阿根廷本土,给阿根廷人必要的教训。”

“霍伯特将军,如果那样做的话,英国人得到了福兰克群岛将会失去整个南美洲。”托马斯·沃克海军少将厉声说道。

“虽然阿根廷人给我们造成的损失不大,但这次战斗阿根廷人赢了!他们击伤了我们四艘战舰,我们都没有发现他们偷袭的战机;他们锻炼了空军部队的夜间远程奔袭作战能力,对我们绝对不是个好消息;从现在开始,我们的急行军状态将不得不更改为全天候战备状态,当我们到达福兰克群岛的时候,整支舰队将是一支疲惫之师!”托马斯·沃克少将有些无奈地语气低沉地说道,“从阿根廷军队发起的这一次偷袭来看,阿根廷军队早已不是当年的那支军队!计划大胆,行动周密,更加富有进攻精神。再战福兰克群岛,或许将是英国皇家海军自二战以来面临的最为严峻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