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15 中国木马上

15.中国木马 上

浓墨一般的夜色笼罩着整个南海,贴着海面飞行的运-9中型运输机那四台螺旋状发动机微弱的轰鸣声被阵阵的海涛声所掩盖,尽管文莱海军已经在之前的中南南沙海战中消耗殆尽,但这架专门加强了电子干扰能力的运输机依旧开启着强大的电磁干扰掩护着自己的行动迅速地向着文莱领海线逼近。『可*乐*言*情*首*发』

文莱薄弱的空军力量早已在中南南沙海战中消耗殆尽。在中**队发起的爪哇岛护侨行动中,中**队顺便向文莱境内发射了五枚攻地巡航导弹,其中文莱军队的里姆巴空军基地和穆拉海军基地还有几个陆军兵营都遭到了“长剑-10”攻地巡航导弹的攻击。由于文莱空军仅存的战机已经消耗殆尽,里姆巴空军基地在遭到了一枚巡航导弹的攻击后整个基地就基本上陷入了瘫痪状态。整个文莱的天空就依靠着几部地面雷达和一些短程防空导弹守卫着。

缓慢转动着的警戒雷达根本没有发现贴着海面逼近文莱的中国空军运输机。坐在漆黑一片的运-9运输机机舱中的海军陆战队“海蛟”特战大队二中队长许杰少校透过舷窗望着机舱外无尽的夜色,渐渐地许杰发现自己已经能够远远地看到前方的点点灯光,与此同时运输机开始爬升高度。

“准备跳伞!”机舱中响起了机长的声音,昏暗的壁灯相继打开。许杰少校与他手下的三十多名精锐的特战队员迅速开始对自己的装具进行最后的检查,许杰少校将使用的95式自动步枪、05式冲锋枪、92式手枪都灌进了防水袋中,将一支三管水下手枪插在腰间的枪套中。

“嘀嘀嘀”的绿色警报灯亮了起来中,机舱尾部的舱门缓缓打开,顿时间一股带着浓厚海腥味的海风灌了进来,早已熟悉大海味道的许杰少校和手下的特战队员们都不禁贪婪地去呼吸两口清凉的海风。

五艘橡皮艇率先被空投下去,紧接着许杰少校与其他三十多名特战队员从200米的高度纷纷跳下,“噗通!”许杰少校感觉自己在天空中才几秒钟的时候便已经入水,许杰少校落入的瞬间就已经抽出了匕首,入水后快速地割断了伞绳,潜游一段距离后将头露出水面,很快搜寻到贴着荧光片的橡皮艇。许杰少校快速的游到了橡皮艇上,其他的特战队员也相继到达了入水的五艘橡皮艇上,天空中的运-9运输机在众人头顶上调转航向后重新下降到80米的高度向着出发的美济礁海军基地返航。

五艘橡皮艇在黑夜的掩护下缓缓地向着文莱海岸线逼近,在距离到海岸线只有三公里的时候,三十多名佩戴好潜水装备的特战队员纷纷倒入海中,五艘橡皮艇也被特战队员们用锋利的匕首划破后沉入海中。

三十多名“海蛟”特战队员如同水下的幽灵从寂静地水下逼近到文莱的领海线,从文莱都东区都东河的入海口渗透进了都东河内,在都东河的水底潜行了一个多小时后,三十多名特战队员在许杰少校的率领下在一处人迹罕至的树林边登陆上岸,掩埋好潜水装具后,三十多名特战队员迅速消失在黎明时分的微弱光明之中。

文莱斯里巴加湾国际机场的塔台上,机场管理处副经理阿米努丁无聊地端着咖啡看着笔记本电脑上的电影,不时的打着哈欠,偶尔抬起头看着塔台下发灯火通明的机场上起降的民航飞机。

阿米努丁长长地伸了个懒腰,倦意浓浓的眼睛瞟了一下墙上的石英钟,天哪,才凌晨两点,还有四个小时该如何度过!

“经理先生,香港航空公司的一架从香港飞往悉尼的波音737-800客机发出紧急呼叫的信号,机上有一名英国乘客昏迷,请求降落斯里巴加湾国际机场,将病人送往医院救治。”一名工作人员急匆匆地走到阿米努丁身旁汇报道。

“哦!”阿米努丁被突然的报告惊了一下,片刻间浓浓的睡意消去大半,“确认航班了吗?”

“确认过了,是香港飞往悉尼的cx170次航班。”

“如果病重的是中国人的话我就让他死在飞机上。”阿米努丁心中暗暗说道,阿米努丁对于正在进行的中南战争一直比较关注,只是他崇拜的文莱军队和敬畏的马来西亚军队在与中国人的战争中居然是那样的不堪一击,南海同盟在战场上的惨败使得阿米努丁十分郁闷,对中国的丁点好感随着文莱陆军第2步兵营在柬埔寨战场上的覆灭而荡然无存。阿米努丁此刻很希望客机上的重病人是中国人,那样的话即使自己会毫不犹豫地拒绝飞机的请求,只不过飞机上那位重病人却是英国人,高贵的英国人是必须得救的!作为英联邦的一员,文莱政府和民间对英国有着强烈的好感,尤其是文莱军队,主战的武器装备几乎都是从英国购买的,虽然这些武器只是英**队淘汰下来的武器,并且价格昂贵的惊人。

“同意他们降落,派一辆救护车待命。”阿米努丁对着工作人员说道。

阿米努丁站起身来,给自己冲了一杯咖啡,站在塔台的玻璃窗前望着下面的机场跑道,漫长而无聊的夜班,有几次这样的突发小事件,夜晚应该会过得快一点吧!

一架喷绘着香港航空公司的波音737-800客机出现在阿米努丁的视线之中,体型巨大的客机在从机场跑道北端徐徐降落,在巨大的轰鸣声中,客机缓缓地停在了机场塔台走前方的位置。

“那边刚好正对着里姆巴空军基地,这架客机怎么会停在那里?那里可是禁区!”阿米努丁有些疑惑地想到,只是他的疑惑没有持续太长的时间,阿米努丁看到停住的波音737-800客机的几处舱门同时打开,每个舱门处都抛出一根绳索,随即全副武装的士兵从机舱门口处索降而下!

“中国人!是中国特种部队,中国人要夺取机场!立即给里姆巴基地防卫中队打电话,告诉他们有中**队入侵,迅速消灭中国入侵部队。”阿米努丁失声地冲着身旁的工作人员喊道,他知道为何客机会停在里姆巴基地门口的禁区,因为那里是距离里姆巴基地最近的!就在他叫喊的同时,一阵巨大的轰鸣声传来,四架中国海军航空兵的歼-11h战斗机呼啸着掠过机场的上空,几声巨大的爆炸声从远处传来,判断出爆炸声方向的阿米努丁顿时一惊,那里是守卫着斯里巴加湾国际机场空中安全的文莱空军第33防空中队的位置。

就在斯里巴加湾市北面300多公里的海面上,中国海军南海舰队的“北京”号航空母舰在十余艘各型驱护舰艇的环卫下游弋在皇路礁附近的海面上,宽阔的飞行甲板上,两架满挂着对地攻击弹药的歼-11h战斗机借助着弹射器呼啸着飞上夜空。

“北京”号航母战斗群是在5月3日上午接到命令后开始从东沙群岛海域高速南下的,原本是准备参加救援印尼华人同胞的行动,只是中国空军部队和空降兵部队的官兵们太过生猛,两夜一天便解决了大部分的问题,并迫使印度尼西亚政府签订停战协议,退出了战争。印尼排华暴动平息后,却没有接到停止南下返回原地的命令,只接到了继续全速南下的命令。在5月6日傍晚时分到达美济礁海域,随后掩护着一支由“恒山”号两栖登陆舰为核心的运输舰队向着南沙海域南端前进。

阿米努丁的喊声并没有引起太大的作用,从波音737-800客机中索降而下的中国特种部队已经迅速展开,二十余名中国士兵呈散兵线快速地向着阿米努丁所在的塔台冲来,三十多名的中国士兵快速地扑向了与塔台隔着机场跑道相望的文莱空军里姆巴空军基地。

密集的子弹迅速将里姆巴基地门口警戒的文莱空军基地防卫中队的士兵击倒在地,慌乱不堪的文莱空军基地防卫中队的官兵们拿着英制l85a1突击步枪急匆匆地跑出营房,许多人甚至连衣服都没有穿好,只是一手提着衣服一手提着步枪的他们刚刚冲出营房房间便被扑面而来的密集弹雨扫到在地。

“完了,完了!”虽然那架运载着中国特种部队的波音737客机挡住了阿米努丁眺望里姆巴空军基地的视线,但里姆巴空军基地传来的密集枪声,阿米努丁知道斯里巴加湾国际机场最精锐的基地防卫中队已经完了,那密集的枪声中阿米努丁几乎没有听到基地防卫中队使用的l85a1突击步枪的声音。而这时,塔台的楼下也传来了急促的枪声,仅装备着手枪和防暴枪的机场保安根本不是中国特战部队的对手,阿米努丁失落地坐在了座椅上,无奈地劝慰着目瞪口呆的工作人员们保持镇定,不要做无畏的抵抗,等待着做俘虏,或许这也是自己最后所能做的了!

黑洞洞的枪口下,阿米努丁和塔台上的其他工作人员都静静地坐在塔台的一处角落。全副武装的中国海军陆战队第5步兵旅侦察营营长陈陆来少校与海航9师27团3大队大队长吕毅少校并肩站在塔台的舷窗前,拿着望远镜扫视着机场上的情况。搭乘波音737迷航客机首批着落的陆战5旅侦察营侦察1连和12名“海虎”特战队员已经控制了塔台、里姆巴空军基地、机场油库、候机大厅,初步任务已经完成。

“报告,运输机分队三分钟后进入着落航线。”一名操纵着电台的空军上尉高声汇报道。

“恩,知道了。一切按照原定计划进行。”陈陆来少校放下望远镜说道。

在中南南沙海战爆发之后,南海战区便制定出了突袭文莱的作战计划,最初的战役设想是通过快速击败南海同盟五国中实力最弱的文莱,迫使文莱退出战争,瓦解南海同盟。只是突袭文莱的作战计划上报到总参谋部后没有被批准,但这个作战计划并没有流产,而是被总参谋部在原计划的基础上进行了修改和完善。按照总参谋部的设想,突袭文莱的作战行动将在对越作战结束后展开。只是印度尼西亚发生的排华暴动使得这一计划有所推迟,却使中国意外地获得了几处邦加岛、勿里洞岛和在爪哇岛的驻军权。只是中**队在爪哇岛的军事行动引起了周边地区的连锁反应,美国、日本、印度都加入到了入侵印尼的行列中,尤其是日本出兵米纳哈萨半岛后,中国海军东出太平洋的道路再次被堵死,中日之间的较量已经不可避免,尽快结束与南海同盟的战争备战日本成为了中**队唯一的选择。因此在日本出兵米纳哈萨半岛后,突袭文莱的计划被迅速启用,南海战区将突袭文莱的行动取名为“中国木马”行动!

利用香港航空公司的一架民航客机从香港空机起飞,在美济礁海军基地着落,装载上了海军陆战队第5步兵旅侦察营的一个侦察连和澎湖军区“海虎”特战大队的12名特战队员后再次起飞扑向文莱斯里巴加湾国际机场,利用机上有重病人的借口降落在斯里巴加湾国际机场上。数十年来从未经历战火的文莱人面对突如其来的袭击时根本来不及作出反应,便被精锐的中国侦察兵和特种兵控制住了整个机场。与陆战5旅侦察营一同行动的还有十余名空军部队的飞行员和地面指挥军官,他们将接管斯里巴加湾国际机场塔台的指挥权,为后续着落的空军运输机群提供地面指挥和引导。

一架打开着降落助降灯的运-9中型运输机出现在斯里巴加湾国际机场跑道的上空,巨大的运输机轰鸣着在机场上滑行了1400米后缓缓停下,尾舱的舱门迅速放下,随即全副武装的陆战5旅侦察营的侦察兵快速地冲出机舱,冲向仍未被先头部队控制的斯里巴加湾国际机场的其他各处位置。

随后,中国海军航空兵直属第102独立团的运-9中型运输机一架接一架的出现在斯里巴加湾国际机场的上空,陆战5旅侦察营余部和全员满装的第4步兵营在斯里巴加湾国际机场着落,着落后完成集结的第4步兵营迅速搭乘着空运过来的“猛士”高机动车快速地扑向十公里外的文莱首都斯里巴加湾市市区。

与此同时,陆战5旅的第1步兵营、第2步兵营和第3步兵营乘坐着直接从海南岛的各个空军和海航机场起飞的运-9、运-20运输机分别在文莱白拉奕区、都东区和淡布伦区上空进行伞降。一时间,号称“和平之城”的文莱全境都出现了中国海军陆战队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