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10 强势出击下

10.强势出击(下)

就在中国海军航空兵第8航空师、第9航空师和空军第2航空师6团组成的两批攻击群成功摧毁了巴拉望岛上的日军机场时,东马来西亚沙巴州和沙捞越州上的各个机场上,海航9师和海航8师留守部队抽调的八架歼-11h战斗机、四架歼-10h战斗机、四架歼-10hg电子战机和八架歼轰-7a战斗轰炸机组成的攻击机群从各个机场上起飞升空,在林梦机场上空完成编队后呼啸着越过了克罗克山,突入了克罗克山以南的沙巴州东南部地区,直扑日军在此处的山打根和斗湖两座机场。

在日军占领的印度尼西亚东加里曼丹省北部地区的打拉根市有一座中等规模的机场,但由于日军第10机步师团在进攻打拉根时遭到了印尼守军的顽抗,恼怒万分的日军第10机步师团将整个打拉根市都轰成了废墟,而印尼军队重点防守的打拉根机场也同样成为了废墟,此刻日本空军的工程部队正在修复着打拉根机场。东马来西亚沙巴州的山打根机场和斗湖机场是日军在加里曼丹岛上仅有的两座机场,两座机场驻扎着日本空军第4空军联队的第43中队。

在中国空军集结主力进攻巴拉望岛时,驻守在沙巴州的日本空军第43中队曾试图对中**队在东马来西亚的几座机场进行空袭,先制人。当第43中队集结起整个中队所有的十四架f-2战斗机准备越过克罗克山突袭中国机场时,才现中国海军航空兵正在克罗克山一线等待着日军战机的到来。明知不敌的日军第43中队理智地放弃了攻击,集中精力防守着沙巴州东南部的一亩三分地。

二十余架中国战机越过克罗克山后很快被日军的对空警戒雷达现,日军地面指挥中心的空军指挥官立即下令第43中队的f-2战斗机迎了上去。只是日军地面雷达和f-2战斗机的雷达显示屏上突然间模糊起来,不时地闪烁成满屏幕的雪花,日军顿时意识到遭到了中**队的电磁干扰,日军的f-2战斗机迅速开启了电子干扰舱进行着反干扰。只是拥有着较强电子干扰设备的f-2战斗机与四架中国海军航空兵专业的的歼-10hg电子战机相比,终归不是对手。四架歼-10hg电子战机躲在战机群的后侧,在歼-11h和歼-10h战斗机的保护下始终牢牢控制着战场的制电磁权。

当双方战机逼近到六十公里的时候,没有干扰的中国战机率先开火,数十枚霹雳-12中距空空导弹呼啸着扑向了还在进行电子对抗作战的f-2战斗机,直到刺耳的雷达告警器响起,日本空军的f-2战斗机才慌乱地对着中国战机的方向拼命地射着aam-4中距空空导弹,然后规避着来袭的中国导弹。

三名年轻的日本飞行员不顾战机上雷达告警系统的警报声,驾驶战机疯狂地迎向中国的战机,为射的中距导弹进行初期的引导。尽管三架f-2战斗机都被纷飞而至的霹雳-12中距空空导弹打成了碎片,但在他们自杀式的引导攻击下,两架中国海航的歼-10h战斗机被他们射的aam-4中距空空导弹所击落。只是选择这种杀生成仁的攻击方式地也只有三人而已,其他的战机飞行员们都驾驶着战机四处散开规避着来袭的中国导弹,最终被中国战机追上并击落。

八架歼轰-7a战斗轰炸机分成两个编队呼啸而至,四架歼轰-7a战斗轰炸机同时向山打根机场、斗湖机场、日本陆军第14机步旅团和第11步兵旅团的指挥部、通讯中心射了八枚kd-88空地导弹;另外四架歼轰-7a战斗轰炸机则冒着日军地面防空火力突进到距离山打根机场和斗湖机场仅五十余公里的空域,向两座机场各射了四枚射程达60公里的雷石-6滑翔制导炸弹,。

四架歼轰-7a战斗轰炸机迅速调转机身撤出战场,望着八个远去的黑色幽灵,中国海航的飞行员们知道,整个沙巴州的制空权已经只属于中国海军航空兵!

“什么!日军的第12空中机动旅团跑了!你们干什么吃的,不是让你们拖住他们的吗?……被鬼子另外一支直升机部队拖住了?是哪只部队?……第9师团的第9飞行队!妈的,小鬼子丢卒保车,吃掉当替死鬼的第9飞行队!”中国海军陆战5旅的旅指挥部中,陆战5旅旅长何诚大校正在电话中冲着直属直升机大队大队长吼道。当然这不只是直升机大队的责任,毕竟直升机大队的战斗直升机总共也只有六架直-9wz武装直升机,牵制日军第12空中机动旅团的主力是第41集团军的陆航7旅,但陆航7旅与陆战5旅平级,并且没有隶属关系,何诚大校只得将火全到了陆战5旅直属直升机大队身上。

“旅长,一营被日军第39步兵联队困在了古达市区,需要赶紧救援,否则的话一营可能会被日军吃掉。”陆战5旅彭绍忠上校开口说道,“一营本来就不满员,又遭到了日军第12空中机动旅团的突袭,现在无法与他们取得联络,但一营的局势肯定不容乐观。”

何诚大校立即俯身看着地图,“装甲营和侦察营在苏古河一线,二营和炮营在进攻兰港,三营在纳闽岛,四营防着拉瑙的日军!三营和四营都不能动;古达地区丛林茂密,如果动用陆航7旅的话,可能会遭受重大的损失……老彭,**的摩步200旅在什么位置?”

“这里,保佛至巴帕地区。”彭绍忠上校立即指着地图上的位置说道。

“立即向第41集团军军部报,请求派出第200摩步旅支援古达地区的我旅一营。”何诚大校立即下令道,“同时向二营报,命令二营全力进攻兰港,吃掉兰港地区的日军;另外命令直升机大队立即出击,在兰港南部地区建立封锁线,阻止兰港地区的日军撤进基纳巴鲁山,直升机大队兵力不够就向陆航7旅借!第12空中机动旅团跑了,它的直属步兵大队必须全部给老子留下!”

“是。”彭绍忠上校迅速接受了命令转身离开。

沙巴州保佛至巴帕的海岸公路上,一支由数十辆轮式步战车组成的部队正沿着海岸公路向着古达地区的方向全速前进,装甲车队的最前方是六辆加装着机枪和榴弹射器的“悍马”高机动车,戴着防风镜的士兵操纵着机枪扫视着公路的两侧,第一辆“悍马”高机动车扬起的战旗上,“古北部队”四个金色大字格外醒目。

与此同时,兰港镇区以东十数公里的一处空地上,中国海军陆战5旅炮兵营三个牵引榴弹炮连的二十四门10式155毫米轻型榴弹炮快速的展开,一分钟之后,成排的炮弹便呼啸着扑向了机降在兰港镇区的日军部队。

在炮兵阵地前方四五公里的区域,担任主攻任务的陆战5旅陆战二营的四个步兵连已经结束了之前骚扰性的攻击作战,在各自预定的阵地中完成了集结。陆战二营营属炮兵连的四门89式100毫米迫击炮、四门99式82毫米速射迫击炮、四门63-1式107毫米火箭炮对着兰港地区的日军阵地猛烈开火着,将雨点般的炮弹砸落在日军的阵地上。营属高炮连的八门87式25毫米高射炮被步兵们推到了阵地最前沿,用近乎变态的平射打击着日军阵地的火力点,在不时响起的狂风般的弹雨中,日军前沿阵地的火力点正快速的被打成废墟。

而兰港身后的古达地区,中日双方地面部队关注的核心地区,这里的战斗同样激烈,只是这里的战斗与兰港地区的战斗呈现着相反的一幕,在这里中国海军陆战一营正迎击着优势兵力和火力日军的攻击,好看的小说:。马鲁杜湾沿岸的古达市区更是进行着中日交战以来的次大规模巷战。

担负主攻任务的日军第9师团第39步兵联队重迫击炮连的rt61式120毫米迫击炮和各个步兵连的l16式81毫米迫击炮对着古达市区内中国海军陆战部队控制的区域不断地倾泻着弹药。81毫米的迫击炮弹尚且好一些,炮弹虽然密集但对于市区内马来西亚民众的砖头混凝土建造的房屋破坏不是很大,那些120毫米迫击炮弹则不同,炮弹密集并且破坏力巨大,两三炮弹足以将一栋两层楼房夷为平地。许多没有出去避难的马来西亚市民都无奈地跑出了躲避的房屋,慌乱地在街道上寻找着躲避战火和死亡的角落。

密集的炮火准备之后,日军步兵部队再次组成若干个战斗小分队小心翼翼地向着市区中国海军陆战队的阵地搜索前进着。在经过几轮进攻失败后,日军第39步兵联队迅速改变了之前快速突进的战术,改为稳扎稳打。日军将古达市区团团围住之后,利用猛烈的炮火轰击着包围圈,然后派出步兵分队缓慢地向中心推进,每次推进两三百米后便稳住战线,一边继续使用炮兵对着新的包围圈进行轰击,一边固守住新的包围圈,同时派出大量的部队对刚刚占领的两三百米的区域进行反复搜索,清剿着隐蔽在这些区域内的中国海军陆战队;待确认这片区域安全之后,日军就再次展开进攻,再集中优势兵力向前推进两三百米的距离,重复着之前的工作。进攻的日军部队和防守的中国海军陆战队都知道,这样下去,古达市区内的中国海军陆战队将不断地被日军压缩着活动范围,直到古达市区易手。

面对着日军的这种战术,守卫着古达市区的中国海军陆战5旅一营的三个步兵连没有任何的应对措施,三个连中有两个连是之前防守兰港地区的部队,两个连都伤近半,并且损失了大部分的重武器,战斗力只相当于一个连。也就意味着古达市区的中国守军只有两个步兵连的兵力,他们面对的却是日军第39步兵联队的五步兵连和一个重迫击炮连的兵力。自从日军第39步兵联队采用这种战术以来,中国海军陆战5旅一营的阵地已经被日军压缩了500余米,活动的区域已经越来越小,更为严峻的是,就在中心地带这片不大的区域中,还渗透进而来数量不详的日军侦察分队。

七名日军第39步兵联队a连的步兵呈散兵线小心翼翼地向着古达市区中心地带前进着,他们的身后,一辆装载着大口径机枪的高机动车正缓缓的行驶着,车顶上的机枪不时地对着一处处可疑的废墟扫射着。

“砰!”一声沉闷地枪声中,高机动车上的日军机枪手闷哼一声拍在了机枪枪托上。“嗖!嗖!”两枚pf89式火箭弹呼啸着扑向了日军的高机动车和步兵分队,两声巨大的爆炸声中,高机动车被炸成了一团燃烧的火球,一名提着一具40毫米榴弹射器的日军步兵被炸成了碎片。“哒哒哒——!”刹那间,密集的弹雨从数个不同的方向同时扑来,迅速将准备就地隐蔽的六名日军步兵打成了筛子。

当几名日军步兵全部倒在血泊之中不再动弹的时候,四名中国海军陆战队员端着95式自动步枪小心翼翼地走出了隐蔽的废墟,随后又有六名身着各式服装的马来西亚民众小心翼翼地走出了废墟,他们的手中拿着中**队的95式自动步枪、日本军队的89式自动步枪或是不同型号的手枪。四名中国海军陆战队员立即散开警戒着四周,六名马来西亚民众收刮着日军步兵身上携带的弹药、食品和值钱的个人物品,然后枪口对准日军尸体的脑袋扣动着扳机。

一名中国海军陆战队少尉拿着dv机记录着马来西亚民众的义愤行为,当日军尸体都被补枪后,中国海军陆战队少尉收起dv机,对着几名马来西亚民众说了句“go”,六名马来西亚民众迅速向预定的区域撤去,陆战队少尉则率领着其他三名陆战队员一边警戒着身后一边向着预定区域撤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