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22 围追堵截4

22.围追堵截(4)

一道闪电撕开了遮蔽的乌云,紧接着一声清脆的响雷从头顶上传来,打破了天空的沉闷。片刻之后,豆大的雨点便纷纷砸落下来,雨点越来越大。一场已经酝酿了一整夜和半个上午的大雨终于伴随着电闪雷鸣下了起来。

由于第41集团军气象分队已经判断,自16日中午开始山打根地区将会有大到暴雨,因此山打根市上空的中国无人攻击机群在中午时分撤离了战场,整个无人攻击机大队已两架ch-3无人攻击机和六架无人靶机的代价摧毁了日军的十一辆89式步兵战车和九个机枪火力点,还有三四日军后勤部队的阵地。虽然战果一般,但无人机大队在山打根市接受了战火的考验,对于今后面对强大的美军部队绝对是百利而无一害。

瓢泼大雨伴随着六级狂风肆虐着落在了山打根市,山打根市内的日军阵地早已被中**队的炮火打得千孔百疮,躲在阵地废墟后面的日军官兵们只得冒着大雨坚守着阵地,警戒着中**队可能的进攻。日军第14旅团的指挥官已经专门下令:警惕中**队借助大雨这样的恶劣天气动进攻,毕竟在中**队的军史上这样的战例比比皆是。

与日军守卫部队一同冒着大雨执行着任务的还有渗透在山打根市内的中国海军陆战队的作战分队。山打根市内,陆战5旅侦察营营长陈陆来少校率领着几名侦察兵高度警惕地借助着市内的建筑和路边的绿化带前进着,他们只是身穿着一件防雨上衣,包裹着弹夹和手榴弹等装备。为了便于观察,所有侦察兵都没有戴雨衣上的帽子,雨水沿着钢盔流进脖子内,防弹背心里面的衣服都已经湿透。

走在最前方的尖兵突然停住了脚步,无线电耳麦已经失去了作用,尖兵向陈陆来少校等人作出了“现日军警戒小组”的手语,陈陆来少校与另一名侦察兵迅速俯身冲到了尖兵身旁,顺着尖兵手指的方向,陈陆来少校模糊地看到五十多米外的一处普通的居民楼窗户前,一名日军士兵正拿着望远镜监视着周围的区域。

这个警戒小组只是日军第14旅团在山打根市内布置的三十余个警戒小组其中的一个,本来这些警戒小组是躲避在窗户后观察周围的况的,只是昏暗的天色和瓢泼的大雨严重阻隔了日军警戒小组的视线,警戒的日军士兵们只得打开窗户观察着雨天中的况。而此时,整个居民楼其他的窗户都因下雨而紧闭着,日军警戒小组打开的窗户成为了雨天中极为醒目的目标,也使得中国海军陆战队的作战分队能够很轻松地现这些日军警戒小组。也有部分日军的警戒小组保持着关闭窗户,只是由于大雨的阻隔这些日军士兵根本现从他们眼皮底下穿过的中国海军陆战队员。

“日军的一个警戒小组至少有两名士兵,其他的士兵应当在里面。”陈陆来少校透过95式自动步枪上的瞄准镜观察着遭遇的日军警戒小组的况说道,陈陆来少校抬头看了一下自己依靠的这栋三层的建筑,这栋建筑与日军警戒小组所在的建筑隔路相望,正好可以监视对面的日军,。陈陆来少校对着身旁的身旁的侦察兵说道,“日军在三楼,我带人从水管爬到这栋楼房的楼顶去,干掉日军的这个警戒小组。你们在这边注意日军的动向。”

侦察兵与尖兵点点头,两人迅速占据好有利的位置。陈陆来少校则俯身返回了身后的作战分队之间,点了作战分队中的狙击手、强弩手和另一名侦察兵,向其他几名作战队员分配了任务后便率领着三名侦察队员悄悄地来到了这栋三层楼房的下水管道旁。

“注意避开避雷针。”陈陆来少校对着背负着一支强弩的侦察队员说道,强弩兵点点头,将匕叼在嘴上,双手攀着楼房的下水管道,快速的攀登上了三楼的楼顶,确认安全后,陈陆来少校与另外两名侦察队员也快速地攀爬至了楼顶。沿着倾斜的屋檐爬了上去,狙击手则爬到了烟囱那里,依靠着烟囱给自己选择了一处比较稳定的位置,架好了狙击步枪。

“日军警戒小组步兵两人,两支自动步枪,没有重型武器。”最先上来的强弩手对着陈陆来少校说道,“附近暂时没有现日军的其他警戒小组。”

陈陆来少校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对着强弩手和身旁的侦察兵说道,“这里距离旅部通报的位置只剩下五百米的距离,如果报属实的话,这里的日军警戒阵地肯定不止一个,加强搜索。”

“两点钟方向,左边第三棵棕榈树上有异常。”趴在烟囱旁边的狙击手对着陈陆来少校大声说道,陈陆来少校点点头表示听到了,雷鸣声和风雨声掩盖了一切,无线电耳麦失去作用的中国侦察兵只得利用最简单的方式进行着彼此间的联络。

陈陆来少校立即将视线转向了两点钟方向的那棵棕榈树,透过那茂密的树叶间隙,隐约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贴着树杆,面对公路的这一侧还用一片粗大的树叶遮挡着。“是狙击手!”陈陆来少校迅速对目标做出了判断,这个狙击手所处的位置刚好扼守着自己正面的这个日军警戒小组的侧翼。

“打个雷劈死你!”陈陆来少校望着那棵棕榈树上的日军恶狠狠地诅咒道,然后继续搜索着其他的地方。

经过将近十分钟的仔细搜索后,确认视线范围内没有日军的其他部队,陈陆来迅速安排了战斗:狙击手干掉棕榈树上的日军狙击手,强弩手和自己消灭对面的日军警戒小组,另一名侦察兵保障三人的背后。

陈陆来少校猛地做出一个下劈的动作,他身旁的强弩手立即扣动了强弩的扳机,一支锋利地弩箭呼啸而出,穿过密集的雨帘,穿进了对面窗户前拿着望远镜那名日军的胸膛,一股殷红的鲜血喷涌而出;与此同时,陈陆来少校已经迅速举着加装了消音器的92式手枪对着窗户后面的另一名日军步兵连续扣动着扳机,数9毫米手枪子弹顷刻间将那名日军步兵击倒在地。而这时,两点钟方向的那棵棕榈树上,一个迷彩色的身体垂直掉落下来。

陈陆来少校率领着作战分队向着预定的位置继续前进着,中途又消灭了两处日军的警戒小组,同时还遭遇到了另外两支侦察营的作战分队,向着那个共同的目标前进。当陈陆来少校到达那栋看似普通的五层小楼外围的时候,已经有十来支中国海军陆战队的作战分队汇集到了这里,其中有好几支分队在过来途中遭到了日军警戒小组的阻击,有好几名陆战队员就牺牲在他们到来的道路上。

陈陆来少校作为渗透进山打根市内所有作战分队的最高指挥官,理所当然地成为了此刻十多支作战分队的指挥官。陈陆来少校迅速做出部署,将面前的这栋五层的居民楼围困起来,同时派出部队抢占附近几处楼房的制高点。

“哒哒哒,其他书友正在看:!”大楼三楼的几处窗花突然被推开,一阵阵密集的子弹横扫向大楼下方行进着中国海军陆战队员,还伴随着几声沉闷的狙击步枪的射击声,三四名海军陆战队员猝不及防被横扫而来的弹雨击中,倒在了雨水横流的街道边,鲜血将流淌的雨水染成的红色。

“嗖!嗖!”几枚火箭弹呼啸着直扑三楼那几处开火的窗户,几声剧烈的爆炸声中,一堆碎砖块夹杂着碎尸被巨大的气浪震出了窗外。

“这栋居民楼属于一层四户的那种布局,刚才日军射击的窗口同时来自三户人家的房间,狙击手则来自四楼!”陈陆来少校与几名侦察营的军官研究着日军的况,“刚才日军至少有三挺机枪,与之前遭遇的警戒小组明显不同,这样的火力部署就暴露出这里肯定是日军的重要据点,很可能就是旅部所说的日军第14旅团的旅团部。”

“如果是日军第14旅团的旅团指挥部的话,这栋楼肯定都已经被日军控制了。”一名中尉军官开口说道,“按照上午的战斗经验,一般使用了火箭弹之后,居民楼内的居民就会奔跑出来逃命。刚才我军使用了好几枚火箭弹,却没有任何的反应……”

“这栋楼里面的居民全部被日军干掉了!“陈陆来少校面色严峻地说道,“这么大规模的一栋居民楼全部被日军控制着,并且还有大量的无线电讯号接,这里定是日军的第14旅团指挥部无疑。”

“营长,要不要强攻?把日本人的罪行保留下来。”一名少尉微皱着建议道。

“不用!我们消灭的日军警戒小组的阵地上肯定有平民的尸体,那些证据已经足够了。”陈陆来少校沉思着说道,“我可不想我的士兵为了几个马来土著的尸体而牺牲。呼叫炮营,炸了这栋楼。”

陈陆来少校身旁几名陆战队员的眼中都绽放出喜悦的神采,显然没人愿意让手下精锐的陆战队侦察兵与日军在这栋楼房里死磕。

各个作战分队的指挥官们迅速安排部队将整个大楼周围的通道全部封死,同时架设起了数具激光引导仪对准着面前的大楼。

一阵刺耳的炮弹呼啸声穿过密集的雨帘由远而近,十数155毫米激光制导炮弹密集地砸落在这栋五层的居民楼,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中,整栋居民楼在快速的垮塌下来,在瓢泼的大雨中甚至没有能够掀起一丝烟尘。

在炮兵部队摧毁了日军第14旅团指挥部所在的大楼后,陆战5旅电子战分队的所有电子干扰设备同时开启,以强电磁干扰压制着山打根市内的日军残部;而陆战5旅装甲营经过与日军第14战车大队一战后残存下来的二十辆96a主战坦克和六辆04式步兵战车冒着大雨缓缓地向山打根市起了进攻,坦克和步战车的身后是数百名精锐的海军陆战队员。

失去了指挥系统的日军部队在中国海军陆战队的重拳打击下,防线迅速溃散。许多日军士兵慌乱中躲进了山打根市居民的家里,只是这些溃散日军士兵零散着跑到当地居民家中后,许多人都在不经意间被房主手中手枪打死,或者被房主被背后用菜刀砍了脖子。如果日军步兵们知道山打根市的居民中有三分之二是中国广东和福建沿海迁移过来华人后裔的话,他们也许就不会一个人轻易地往这些民房里钻了,然而他们已经没有了也许,他们只是一群死人。

当17日清晨时分,一轮红日冲破海平面升起在山打根市东面的苏禄海海面上,将柔和的阳光倾洒在饱受了一昼两夜风云密布、雷雨交加的山打根市,而初升的日出中,一面鲜艳的五星红旗正在山打根市市政府大楼前的广场上徐徐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