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24 钓鱼岛2

24.钓鱼岛 2

飘扬着五星红旗的“渔政201”正劈荆斩浪直奔钓鱼岛,渔政201船的两侧仅百余米的海面上,日本海上保安厅第11管区的ps-11“水城”号和ps-109“野原”号小型巡视船紧随其后包夹着渔政201船。『言*情*首*发在渔政201船左侧三公里的海面上,pl-63“与那国”号大型巡视船正加速冲向渔政201船的前方位置,准备阻拦渔政201船的前进。在“与那国”号大型巡视船的后方的海面上,以plh-09“琉球”号载机大型巡视船为核心的日本海上保安厅第11管区的巡逻船队正一起赶来。

两架日本海上保安厅的“贝尔-206l3”型直升机盘旋在渔政201船的上方,监视着中国渔政船上的一举一动。渔政201船右侧的“水城”号小型巡视船上的扩音器不断的重复着,“中国渔政201,我是日本海上保安厅巡逻船ps11,你们的航向马上就要进入日本领海,请你立即转向!立即转向!不然我们将采取适当措施。”

“放屁!”渔政201船船长李正嘉将头上的大檐帽摘下来丢在一边,对着身旁腿肚有些微微发抖的渔政201船的大副问道,“以前你们是怎么回复小鬼子的?交给你了,可别挫了咱们的士气。”

渔政201船上的扩音器顿时响起了一阵日语,同时渔政201船利用船上的海上联络频道传达着同样的回复,“日本海上保安厅ps11,我们是中国渔政船,正在中国海域执行公务,我们再次重申,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是中国的固有领土,我们不接受任何威胁和讹诈,请你们立刻离开!请你们立即离开!”

“这样喊有用吗?”李正嘉坐在了船长椅上,悠然地点燃一根香烟,同时将烟盒丢给大副,有些疑惑的问道。

“没啥用!就是扯皮。”大副不顾禁烟的规定,也点燃一根香烟,努力使自己镇定一些,尽管这样的场景已经不是第一次遭遇,但自己的船上自卫的武器只有几支水炮,日本人的船上可都是机关炮和重机枪,大副根本找不到能够让自己不害怕的借口。至于面前这个临时调来的船长,大副看着这个家伙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就更加感觉心里没底,真担心是哪个领导的公子放到下面镀金来的。巡航钓鱼岛,这样镀金虽然有风险,但收益也是很大的。

“那还扯个屁啊,直接撞他娘的,老子最讨厌别人在我旁边晃悠。”李正嘉叼着香烟望着两侧的日本巡逻船嚣张地说道,“幸好他们没跟在老子身后,不然早把它干掉了!老子最忌讳别人站在身后。”

大副被这个新船长的语气吓了一跳。原本渔政201船正在船厂进行维修,大副正在岸上的办公室里惬意的上着班。只是昨天上午突然接到了出征的命令,回到完成维修的渔政201船后,大副才发现船长换人了,并且船上多了三十来个新面孔,并且这些人只听从新船长的命令,只是出征任务紧急,当时他也没有细想。现在听着眼前这个新船长如此嚣张的口气,大副对新船长的身份越发的好奇,如果新船长是来镀金的话,难道那些新人都是他的保镖,这也太夸张了。

“报告船长,日本的pl63与那国号大型巡逻船正切向我船的航线,是否更改航向。”航海员高声的汇报道。

“打开海上联络频道,老子来给与那国号下最后通牒。”李正嘉将香烟掐灭在烟灰缸中,疾步走到通讯器旁,用流利的日语说道,“我船转向系统出现故障,只能直行,请所有日本船只避开我船前方航线,出现任何事故,贵方承担一切后果。”说完,李正嘉便关掉了通讯器,对着驾驶舱内喊道,“准备撞击。”

渔政201船内的船员都吃了一惊,惊讶地望着李正嘉。就在这时,“轰!”的一声爆炸声从外面传来,渔政201船左前方200米的海面上炸起了一个小水柱。

“日本ps11号船在进行火力警告,说我船已经闯入了日本领海。”一名身穿的渔政人员制服的新船员走到李正嘉身旁汇报道。

“让弟兄们准备好,全部瞄准鬼子船头的主炮位置。”李正嘉对着船员说道,他的声音虽然低,但指挥舱内的每个人都听得仔细。大副吃惊地望着李正嘉,李正嘉微笑着对着大副伸出了右手,“澎湖军区海虎特战大队第五中队中队长李正嘉少校,渔政201船现在正式被军方接管,很高兴与你共事。”

“巡逻机!日军的p-3c反潜巡逻机!”一名负责监视空中情况的船员高声地叫喊道,渔政201船作为巡航钓鱼岛次数最多的大陆船只,船上的船员们对拦截渔政201船的日军装备已经相当熟悉。

“大副同志,我们要准备与小鬼子开战了,会议室内有防弹背心,让大伙都穿上!呵呵,你不用担心,小鬼子的舰炮伤不了渔政201船。”李正嘉少校微笑着对大副说道,李正嘉少校的右手中不知何时已经握着一把92式手枪,“我将带着渔政201船在钓鱼岛登陆。”

李正嘉少校拍了拍惊得愣住的大副的肩膀,微笑着走回到了指挥台上,拿起无线电通讯器,打开海上联络频道,“日本海军的p-3c巡逻机,你已经侵犯了中国的领海和领空,请你立即离开,否则我们将采取强制措施,所有后果由你方独自承担。”

很快,通讯器中传来了日本方面的通牒,内容与渔政201船的通牒相差无几。李正嘉少校丢下通讯器,关闭了海上联络频道,轻哼着说道,“真以为老子的渔政船好欺负!奶奶的,看谁狠!”

一旁刚刚穿好防弹衣的大副听着李正嘉少校轻哼的话语顿时巨汗了一把,心中很是纳闷,“这是解放军的少校军官?怎么看着像黑社会的!”。而这时,李正嘉少校抓起了指挥台上的话筒,向着全船大声的下达了作战的命令,“防空分队把日军的反潜巡逻机打下来,全船准备撞击日本与那国号巡逻船。”

大副一惊,拉住李正嘉少校,“李少校,才警告一次就直接开火,会引起两国开战的。”

李正嘉少校刚想说,两**队早就在加里曼丹岛大打出手了,已经灭了小鬼子一个旅团了,还担心两国开战呢!只是两国政府都担心将战事公开会影响经济大局,所以中日两国政府都对民间隐瞒着在加里曼丹岛交战的情况,暗中抓紧将本国的经济向半战时经济模式转换。

李正嘉少校压住了差点脱口而出的话语,正色道,“这里已经是钓鱼岛的领海线之内,日本的军用飞机已经闯入了我国的领空,没有警告我们也可以直接将他打下来。至于这些非军方性质的巡逻船,咱们再警告一次,如果他们不退出钓鱼岛的12海里线的话,就把他们全部击沉。”

“李少校,咱们渔政201船,不是战舰,只有几支水炮,怎么击沉日军的巡逻船?”大副很是诧异地问道。

“放心,我会让渔政201船创造历史。”李正嘉少校自信的说道,“船只操纵下面就交给你们渔政的兄弟了,我们去杀鬼子了!”说完便转身离开了驾驶舱。

大副赶紧走到指挥台的位置上,指挥着渔政201船笔直地向着钓鱼岛冲去,左前方一千多米的海面上,日本海上保安厅的pl63“与那国”号大型巡视船正高速切向渔政201船的正前方位置。

这时,渔政201船主建筑通往前甲板的舱门突然打开,两名身着着中国渔政制服的特战队员各提着一具“毒刺”防空导弹发射筒冲了出来,站在前甲板上,瞄准着快速逼近的一架日本海上自卫队的p-3c反潜巡逻机,果断地扣动了扳机,两枚“毒刺”防空导弹呼啸着直扑数十米高度中的日军巡逻机。

面对着突然来袭的两枚导弹,那架距离渔政201船只有数百米的日本海军p-3c反潜巡逻机根本来不及作出任何的反应,便被两枚“毒刺”击中,p-3c反潜巡逻机拖着浓浓的黑烟坠落在距离渔政201船两百余米外的大海中。

看着坠落的p-3c反潜巡逻机,两架低空盘旋在渔政201船上空的贝尔-206直升机不敢爬高,迅速下降至贴近海面向着远处逃散,只是渔政201船的甲板上突然传来几声沉闷地枪击声,两架轻型直升机如同喝醉了酒一般,摇摇晃晃地坠入了海中。渔政201船上层的甲板上,几名身着渔政衣服的特战队员抓起甲板上的02式12.7毫米狙击步枪跑回了船舱之中。

连续被击落一架巡逻机和两架直升机,跟随在渔政201船两侧的两艘日本的小型巡逻艇见势不妙后,迅速转动着舰艏的20毫米多管机关炮。只是,两艘日本巡逻艇尚未开炮,渔政201船的烟囱后方便发生了爆炸,浓烟顿时在渔政201船上升起,只是爆炸的威力很小,与20毫米机关炮炮弹相当,没有对渔政201船造成任何的损伤。

“我船遭到日本巡逻艇炮击,立即还击,立即还击。”李正嘉少校抓着一把02式大口径狙击步枪走进了驾驶舱,大声地对着代理指挥船只的大副喊道。正当大副准备传达着李正嘉少校命令的时候,渔政201船两侧的舷窗已经打开,数枚“红箭-8”反坦克导弹迅速呼啸而出,在特种兵的引导下,直接扑向了两艘巡逻艇艇艏的机关炮,几声巨大的爆炸声中,能够洞穿日军90式主战坦克前装甲的红箭-8反坦克导弹轻易地将两门20毫米机关炮打成了残渣。两艘失去了武装的小型巡逻艇顿时减缓了速度,赶紧调转航向向着远方逃窜。

“哈哈哈!”李正嘉少校看着逃窜的日本巡逻艇放声大笑着,“咱们渔政人员奋勇还击,成功击伤两艘巡逻艇,将其击退。”

大副满脸黑线的看着李正嘉少校,正准备开口说两句,眼睛的余光突然瞟到了渔政201船的前甲板上,只见前甲板上两块钢板正向两侧移开,一辆120毫米突击炮,哦,不,只是一个120毫米突击炮的炮塔从下面升了上来。大副吃惊地望着渔政201船前甲板上多出来“主炮”,吃惊的说不出话来,而这时120毫米突击炮的炮管快速地转动着,瞄准着左前方的“与那国”号大型巡逻船,一阵火光闪动,一发120毫米高爆榴弹呼啸着扎向了“与那国”号巡逻船,一阵巨大的爆炸声中,“与那国”号巡逻船的右侧被轰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只是在水线以上,没有能够造成致命的威胁。

“与那国”号大型巡逻船也迅速展开了攻击,舰艏的30毫米机关炮对准着渔政201船猛烈扫射着,只是已经几乎与渔政201成垂直角度,密集的机关炮弹都打在了渔政201船狭窄的正面。令日本人和渔政201船上的中国渔政人员吃惊的是,渔政201船主建筑正面居然没有被炮弹击穿!

“奶奶的,你以为那些防护钢板是白加的,没点作用用得着进船厂维修吗。”看着大副好奇的神情,李正嘉少校难得的主动介绍道。两艘船只都没有丝毫的减速与变向,只是一边开着炮一边全速前进着。

渔政201船上的“前主炮”又打出了三四发炮弹后,渔政201船终于撞击上了“与那国”号大型巡逻船的侧面,大副惊讶地发现渔政201船撞击的位置居然就是刚才炮击时重点打击的位置,渔政201船凭借着强大的冲击力,加上已经被严重破坏的船体,渔政201船居然一下子将“与那国”号大型巡逻船拦腰斩断。

“全速倒车。”大副赶紧指挥着船只,渔政201船从断开的“与那国”号巡逻船中间退了出来,被截成两段的“与那国”号巡逻船快速地下沉。

“立即给基地发报,日本船只强行传入我钓鱼岛海域,与我船发起冲突,我船遭到日舰炮击,请求迅速支援。”李正嘉少校快速地向着一名操纵着无线电的特种兵队员口述着电报。

电报只发出两三分钟,渔政201船的雷达上便出现了飞机的身影,片刻之后,满挂着各型炸弹的苏-30mkk战斗机和f-16a战斗机便出现在了渔政201船的上空,二十余架战机掠过渔政201船的上空,扑向了远处以plh-09“琉球”号载机大型巡视船为核心的日本海上保安厅第11管区的巡逻船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