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27 钓鱼岛5

27.钓鱼岛(5)

微弱的晨光中,驻扎在石垣岛上的日本陆军第2混成旅团飞行队的四架AH-1S武装直升机、四架OH-6D侦察直升机和八架UH-1H通用直升机呼啸着从一座座直升机停机坪上拔地而起,组成编队后贴着海面扑向了北方的钓鱼岛。

与此同时,一架架日本空军的F-2战斗机也呼啸着从石垣岛、西表岛、下地岛上面的空军机场上起飞升空,为直升机群提供空中掩护。

自昨天下午三点多钟中日双方在钓鱼岛海域展开交火以来,中国空军和日本空军便在钓鱼岛海域连续进行了六场空战,双方出动各型战机两百余架,七十多架战机被击落。战斗规模之大,战斗之激烈,都令世人震惊不已。要知道,在刚刚结束的中南南海战争和正在进行的第二次英阿马岛战争、美伊战争(第三次海湾战争)都没有出现这种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如此规模的空战。

相比而言,中国民众由于刚刚经历过中南南海战争,对于战争的话题已经不再十分敏感,尤其是中**队在南海和东南亚战场上取得的巨大胜利,使得中国民众对中**队的信心暴增,对于爆发的中日钓鱼岛冲突甚至更多的是充满着期待,期待着中**队能够再次创造越南战场上一样的辉煌。而日本民众的反应却出奇的激烈,其实在美军的庇护下生存了数十年的日本民众更多的时候已经适应了美军的存在。在美军完全从日本撤离后,当日本民众高涨的民族主义情绪逐渐冷却后,他们便开始怀念美军存在的日子,毕竟美**队是全世界最强大的军队,这样一支军队在身边就是最好的安全保障。现在美军撤走了,日本自卫队接替了美军的任务,但日本民众对于数十年未经战火的日本自卫队显然缺乏足够的信心。

当中日钓鱼岛空战的结果被中国媒体公布之后,顿时在日本民间激起了轩然大波,日本民众早已习惯了是美军作战时那种一边倒、接近“零伤亡”的战争模式,而不是交战双方陷入势均力敌的僵局。日本航空自卫队的表现更是证实了日本民众内心深处存在的日军不如美军的观点,战局初开,日本民众便已经对战争的前景失去了信心。日本国内的反战势力已经开始活动,筹划游行示威,迫使政府停止战争。

不同于民间已经露头的反战情绪,日本军方和政府却对战争充满着兴趣和热情,他们知道只有战争,他们才能获得更多的利益;只有击败了中国,日本才能真正成为一个有影响力的大国。为了坚定日本民众支持政府对中国开战,日本政府严令日本军方不惜代价夺回钓鱼岛,以便让日本民众知道日本军队的强大战斗力。

当日本国内的民众还在睡梦中的时候,日本西南方面军第2混成旅团飞行队的直升机群已经逼近到了钓鱼岛的上空。四架OH-6D轻型侦察直升机率先扑上了钓鱼岛的上空,贴着地面侦察着钓鱼岛上的情况,仔细搜索着钓鱼岛岛面上的情况。

“没有发现中国守军,岛上安全。”四架OH-6D侦察直升机相继发回了讯号。盘旋在距离钓鱼岛六公里外的直升机群迅速加速扑向了钓鱼岛。按照事先计划的安排,十二架直升机编为了四个作战小组,以两架UH-1H通用直升机和一架AH-1S武装直升机为一个小组,快速地扑向了预先划定好的着落点。

A组的两架UH-1H通用直升机在一架AH-1S武装直升机的掩护下快速的飞到了钓鱼岛主峰制高点的上方,制高点上,那面新竖立的五星红旗在初升朝阳的照耀下显得格外的鲜艳。

“八嘎,摧毁支那的国旗。”几架直升机的飞行员看着那醒目的中国国旗在无线电通讯器中恼怒的叫喊道。担任护航任务的AH-1S武装直升机迅速调整好机身,直升机上的武器控制员将制高点的五星红旗纳入瞄准器之中,打开武器的保险,嘴角露出了一丝得意的微笑。

“纳尼!那是什么!石头怎么会飞!”AH-1S武装直升机驾驶舱前座的日军飞行员突然尖叫道。

就在直升机的下方,一块喷涂成了钓鱼岛上岩石颜色的反直升机地雷在火箭推住器的推动下快速的窜向了直升机,“轰!”的一声巨响中,反直升机地雷在距离AH-1S武装直升机三米的位置爆炸,无数纷飞的破片瞬间扎进了AH-1S直升机的机身上,刚刚准备发射导弹摧毁中国国旗的AH-1S武装直升机拖着浓浓的黑烟摇摆着机身坠落在钓鱼岛的岩石上。

刚刚放下绳索准备进行索降作战的两架UH-1H直升机上的日军官兵被眼前的一幕惊得目瞪口呆,两架直升机的飞行员赶紧拉起直升机。就在这时,钓鱼岛制高点的四周,三枚反直升机地雷几乎同时跃起,飞行到直升机附近猛地炸开,数以百计的高速破片横扫而过,两架UH-1H直升机舱门口站立着的日军士兵顷刻间几乎全部毙命;而两架直升机拖着浓烟飞行了百余米的距离后,一头扎在了钓鱼岛的岩石。

同样的悲剧还在其他两个行动小组预定索降的位置上演着,四架UH-1H通用直升机和一架AH-1S武装直升机成为了中国反直升机地雷的牺牲品!仅有一架AH-1S武装直升机在执行掩护任务时盘旋的高度较高,幸运地躲过了攻击。

幸运的躲过了反直升机地雷打击的还有C组的三架直升机。C组的两架UH-1H通用直升机飞到预定着落的上空后迅速抛下绳索,待机上搭载的十一名步兵滑降下去后,立即拉起直升机,爬升到了近千米的高度,远远地望着地面上行动的二十几名日军步兵。而护航的那架AH-1S武装直升机则一直盘旋在八百米的高度,根本不敢俯冲下去。此刻,几架残存下来的UH-1H和AH-1S直升机上日军飞行员们最费解的是,为何前期在钓鱼岛上侦察的OH-6D侦察直升机没有遭到这些反直升机地雷的攻击。

22名在钓鱼岛上降落的日本第2混成旅团的步兵端着89式步枪小心翼翼的前进着,尽管OH-6D侦察直升机已经判定钓鱼岛上没有中国驻军,但没有人敢大意。因为就在这个没有中**队防御的岛屿上,日本陆上自卫队已经损失了八架直升机。

尽管登岛的日军步兵已经极其小心,遭难还是降临到了他们头上,一名日军步兵踩到了一颗反步兵定向雷,巨大的爆炸声中,那名倒霉的日本步兵下半身被炸得粉碎,只剩下半截断肢的他倒在地上顷刻毙命。日军步兵们有些胆颤地咽了一下口水,硬着头皮继续前进着,几名携带着探雷针的日军步兵小心的走在队列的前方搜索着地雷,只是复杂的地形和中**队刁钻的布雷地点和方式使得仍然不时地碰到地雷。当这群日军步兵经过将近一个小时的摸索前进到达钓鱼岛制高点的时候,已经有七名日军士兵被炸成了碎片,还有三名日军士兵被炸断了腿。

十二名幸存下来的日军士兵在钓鱼岛制高点建立了警戒线,一名日本陆上自卫队少尉军官从背囊中拿出一面折叠着的日本国旗,走到竖立着的中国国旗旁边,恶狠狠地对着中国国旗吐了一口浓痰,而后伸出右手抓住中国国旗的旗杆,猛地一拔!

“轰!”一声巨响,日军少尉被巨大的爆炸掀倒了数米高的空中,而后重重地摔在了一堆杂乱的岩石上。而紧接着,以中国国旗为圆心周围三十米的区域内,十数枚66式反步兵定向雷同时被引爆,数以千计的钢珠横扫过整个山头,持枪警戒的日军士兵们顷刻间被打成了血筛子……

“哈哈哈!”高速航行的渔政201船驾驶舱内,李正嘉少校正观看着钓鱼岛上日军的惨状,放声大笑着。渔政201船的大副看着弹雨横飞的钓鱼岛,不禁心惊肉跳,尤其是十几名日军步兵在钓鱼岛主峰上被炸成了血筛子的镜头更是令大副差点呕吐,幸好镜头就此结束了,否则的话,刚刚吃的早餐肯定得吐出来。

“哎,摄像头也被炸了,这下没戏看了。”李正嘉少校看着变成了雪花的屏幕惋惜地说道。

“李队长,为何鬼子刚开始的几架直升机没挨炸?难道那些地雷是你们远程控制的?可以进行选择性攻击?”大副有些好奇的问道。

“反直升机地雷是要预先储存直升机的声响、电磁特征的,咱们的反直升机地雷里面没有储存小鬼子OH-6D侦察直升机的资料,咱们的地雷不认识鬼子的这款直升机,所以他没事。”李正嘉少校耐心的讲解道,“也就没有储存这款直升机的,日军装备的其他型号的直升机都有。世界上的事情就是这么巧,没办法。”

大副没有理会李正嘉少校的调侃,只是更加的钦佩这次作战计划的制定者,日军的每一步行动都在中**队的算计之中。钓鱼岛之战虽然刚刚开始,但大副似乎已经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而这时,四架歼-10A战斗机呼啸着掠过渔政201船的上空,迎着初升的朝阳扑向钓鱼岛。望着天空中望去的战机身影,渔政201船上的特战队员和渔政人员们都知道,新的一天,中日空军之间的较量又开始了!

日军第2混成旅团飞行队在钓鱼岛的登岛作战行动的失败终于引起了日本西南方面军司令部的重视,加上昨天下午与晚上连续进行的六场空战,使得日本西南方面军司令官仓上庆介大将意识到中**队此次突袭钓鱼岛是一次蓄谋已久的军事行动,根本不是双方民间巡逻船只意外冲突引起的交火。中**队想利用钓鱼岛距离台湾岛较近的优势,在钓鱼岛海域消耗日本空军的战力,待日本空军在钓鱼岛海域消耗殆尽后,再出兵占领琉球群岛,直接切断菲律宾日军与日本本土的联系,到时候菲律宾群岛上的十数万日军精锐都将化为乌有。

“不行!尖阁列岛决不能丢给中国人!空军的战斗也决不能失败。”仓上庆介大将心中坚定的说道。他思考片刻后,对着正在研究着再次派兵夺取钓鱼岛的西南方面军参谋长松岛城中将说道,“松岛参谋长,目前我战区空军部队部署情况如何?”

松岛城中将立即将手中的工作交给了副手,让参谋调出了西南防空总队的最新部署分布图,“目前我战区共拥有17个战斗机中队,之前在加里曼丹岛与支那空军交战战损的战机已经补充完毕,目前我战区共拥有各型战机三百五十架。

其中在苏禄海周围部署在第4空军联队和第9空军联队、第12空军联队各一部,共计七个战斗机中队,对付着加里曼丹岛的中**队。吕宋岛部署着八个战斗机中队。琉球群岛驻扎着两个战斗机中队,在尖阁列岛之战爆发后,日本西部防空总队抽调了三个战机中队进驻琉球列岛的机场,支援我部作战。”

“吕宋岛有几个台风战机中队?”仓上庆介大将开口问道。

“三个,第6中队、第91中队和第121中队。”日本西南防空总队司令官京野英郎空军中将开口回答道。

“派出一个中队到下地岛空军基地,参加尖阁列岛作战。同时,命令山城号航母战斗群立即北上穿过八重山列岛,加入对支那的作战行动。务必在尖阁列岛重创支那空军部队。”仓上庆介陆军大将厉声下令道,他并不知道,他的这个决定正是中**队所期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