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5 吕宋海战2

5.吕宋海战(2)

中国东海钓鱼列岛以北300公里的海域,一支规模庞大的航母战斗群正逆风高速航行着,十余艘各型驱逐舰和护卫舰环绕着一艘体型巨大的“北京”级航空母舰,所有战舰上的警戒雷达和火控雷达全部开启着,警惕地注视着附近的空域;而舰队周围百余公里的范围内,七八架直-15C和卡-28反潜直升机展开反潜编队,搜寻着舰队附近水下的可疑目标。

舰队中央,中国海军东海舰队的003“上海”号航空母舰宽阔的飞行甲板上,一架架满挂着各种攻击弹药的歼-11H战斗机和歼-10H战斗机在牵引车的牵引上缓缓地行驶到了起飞的位置。

随着指挥员的一声令下,一架歼-10H战斗机松开了制动板,打开加力呼啸着冲了出去,战机滑行了数十米的距离后,蒸汽弹射器瞬间将战机推送到250公里的时速,满挂着武器弹药的歼-10H战斗机瞬间被成功的送上了天空。紧接着,另一架歼-10H战斗机呼啸着从另一个蒸汽弹射器上弹射升空。

两架歼-10H战斗机在舰队上空完成编组后盘旋一圈后便扑向了正在八重山列岛海域的日本海军的“山城”号航母战斗群。而两架歼-10H战斗机身后的“上海”号航空母舰上,一架架歼-11H、歼-10H战斗机和空警-700舰载预警机相继呼啸着起飞升空,扑向了日军的“山城”号航母战斗群。

“这是中国海军第一次以航母对抗对手的航母,我们没有任何的作战经验;而日本海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与美军搏杀了四年,在航母对抗作战的经验上可远胜于我军!”“上海”号航空母舰的指挥舱内,“上海”号航空母舰舰长欧阳正德大校看着飞行甲板上一架接一架起飞的战机,幽幽地对着身旁的林海大校说道。

林海大校是在加里曼丹岛的中**队重创了巴拉望岛上的日本空军后,被南洋战区指挥部从“银河”号航母战斗群调到“上海”号航母战斗群的,负责指挥“上海”号航母战斗群参加围歼日本海军战斗力最强的“山城”号航母战斗群的战斗;同时也是让“银河”号航空母舰舰长柏一平大校磨练独立指挥航母战斗群的能力。

至于处于东沙群岛南部海域的“北京”号航母战斗群,南洋战区指挥部并不担心,一是日军的“日向”号航母战斗群只是一支孤军,不向“山城”号那样会得到八重山列岛和宫古列岛上日本空军战机的支援,“日向”号航母战斗群的战斗力比“山城”号要弱得多。另外,“北京”号航空母舰的舰长兼“北京”号航母战斗群指挥官的李陆湘大校与林海大校一样,是中国海军的首批飞行员舰长,也是中国海军首批航母舰长班的佼佼者,同时李陆湘大校还是“银河”号航空母舰的首任政委兼副舰长。有他坐镇,足以让南洋战区指挥部的众将领们放心。

“南沙之战中,银河号航母也是首次参战,第58舰载机联队就打出了国威军威,为海军舰载机部队竖立了榜样!要相信我们的飞行员们,他们都是最棒的。”林海大校微笑着说道,“他们与美国海军航母上的舰载机部队对抗或许有些力不从心,但对阵日本海军,我对他们有信心。日本海军使用航母的经验已经太过于久远了!”

舷窗下的飞行甲板上,两架歼-10HG电子战机满挂着电子干扰吊舱和反辐射导弹呼啸着起飞升空。

林海大校知道,虽然日本海军的“山城”号航空母舰上装备的F-35B战斗机的性能优于中国海军装备的歼-11H和歼-10H战斗机,但只有16架的数量在“上海”号航母搭载的48架面前处于绝对的劣势。并且“山城”号航空母舰由于舰体设计上的缺陷,无法装固定翼舰载预警机,而美国政府又不同意向日本出售最新的V-22旋翼机预警机,日本海军只得选择已经略显落伍的英制“海王”预警直升机,虽然“山城”号航母上“海王”预警直升机的装备数量达到了六架,但在中国海军“上海”号航母装备的四架空警-700固定翼舰载预警机面前仍处于绝对的下风。至于中国海军航母上装备的八架专用的歼-10HG电子战机,日本海军就只有羡慕的份了,需要进行电子压制作战时就只能靠着F-35B战斗机挂载着电子干扰舱偶尔兼职一下。

“报告,海航4师12团各中队已经到达预定空域。”一名海军参谋急匆匆地走到林海大校和欧阳正德大校身旁汇报道。

“恩!”欧阳正德大校接过参谋手中的电报,与林海大校一起走到电子海图前,欧阳正德大校点着日本八重山列岛和宫古列岛的位置说道,“日本空军在八重山列岛和宫古列岛的机场上部署着三个战斗机中队,拥有着五十余架F-15J和F-2战斗机,另外‘山城’号航母战斗群还能够得到冲绳诸岛上起飞的日本空军战机的支援。如果能够直接攻击日本本土就好了,咱们就可以将日军的这些战机都砸烂在地面上。”

“如果我们现在攻击日本本土,战争的规模将有可能失控。中日并未正式宣战,并且日本国内民众倾向于和平解决钓鱼岛问题,如果我们现在攻击了日本本土,必将引起日本国内的反中热潮,日本政府就可以顺势将整个国民经济转入战时状态,对我军未来的作战不利;并且中国在国际社会上也将成为众矢之的。”林海大校微微摇着头说道。

“虽然我们有东海舰队海军航空兵的支援,但此战下来,东海舰队航空兵的元气也必定大伤。”欧阳正德大校无奈地说道。东海舰队海军航空兵中的一个歼-10H战斗机团和一个歼-11H战斗机团都是能够在航空母舰上执行战斗任务的舰载机部队,这些部队都是这几年中国海军倾心重点培养的部队,是中国海军远洋作战的拳头。但现在却要在近海与日本空军死磕,欧阳正德大校实在是有些心疼。

“海航只要将日本空军拖住在钓鱼岛附近海域,让‘山城’号航母战斗群独自南下,就足够了。”林海大校轻拍着欧阳正德大校的肩膀微笑着说道。

林海大校知道,南洋战区指挥部绝对不会让中国海军与强大的日军“山城”号航母战斗群硬拼。朱震宇中将已经告诉他,“上海”号航母战斗群的任务就是拖住宫古列岛的日本空军。至于将自己调回来,更多的是为今后对日作战准备的。

宫古列岛海域,日本海军的“山城”号航空母舰上,“山城”号航母战斗群指挥官山本亿一海军少将也正透过舷窗看着下方宽阔的飞行甲板。

“山城”号航空母舰宽阔的直通式飞行甲板上,四架F-35B战斗机成一条纵队排列着,战机驾驶舱中的日军飞行员对着甲板上的空勤人员敬了一个军礼后,开启了发动机,与飞行甲板成垂直角度的发动机喷口喷射出浓浓的火焰,银灰色的战机被巨大的推力缓缓推上了天空。

“报告,预警机发现大量支那战机正向我舰队扑来。”一名海军参谋拿着电报走到山本亿一海军少将身后汇报道。

“命令石垣岛的第81中队和下地岛的第202中队将支那的战机拦截在钓鱼岛以北海域。掩护我舰队南下。”山本亿一海军少将果断地下令道。

“山城”号航母战斗群是今天早上七点钟接到西南方面军司令官仓上庆陆军大将的南下与“日向”号航母战斗群汇合的命令的。接到命令后,山本亿一海军少将便下令全速南下,他清楚地知道日本海军的两个航母战斗群分散开的话很容易被支那军队逐个击破。唯有两艘航母合为一处,形成强大的航母战斗群,在宫古列岛和八重山列岛的日本空军的支援下,固守住吕宋海峡一线,才能有一线胜机。

“支那军队已经动手了!不知道日向号能否抵挡住支那军队的进攻。希望不要让山城号独自固守吕宋海峡。”山本亿一少将微皱着眉头有些担忧地在心中默默地祈祷着。

“报告。”一声洪亮的声音从指挥舱的舱门口处传来,山本亿一少将转过身,看到舱门口处笔直地站立着一名身着着飞行服的海军中佐军官,看清那名中佐军官的面容后,山本亿一海军少将的脸上不禁露出了一丝宽心的微笑。

“进来。”山本亿一少将将视线转回了舷窗外的飞行甲板,“山城”号航母上“神风”中队的中队长秋野洋仙中佐大步走到了山本亿一少将的身后。

“神风中队出动了几架战机?”山本亿一海军少将开口问道。

“四架F-35B战斗机,两架海王预警直升机。”秋野洋仙海军中佐高声回答道,“对付支那战机,空军部队的F-15J和F-2战机就足够了。我们神风中队留着对付支那人的隐形战机和航空母舰!”

秋野洋仙中佐的语气中充满着自信,并且他的自信并没有引来用兵谨慎的山本亿一少将的不满和斥责,作为日本军队第一个能够独自操纵F-35B战斗机、第一个在演习中“击落”美军F-22A战斗机的日本飞行员,秋野洋仙中佐有着自信的资本。

“空军的战机将被支那军队牵制在钓鱼岛附近海域,一旦‘山城’号驶离了宫古列岛海域,我们就将独自面对从台湾岛起飞的支那战机的威胁。到时候就只能依靠神风中队了。”山本亿一少将语重心长地对着秋野洋仙海军中佐说道。

“山本将军请放心,仅凭台湾岛上的支那战机,目前还突破不了我们神风中队的防空网。”秋野洋仙中佐说道,“派出的四架战机将在舰队与台湾岛之间展开警戒,防御支那战机的偷袭。”

“恩,山城号的空中安全就拜托秋野君了。”山本亿一少将对着最信任的爱将严肃地说道。

“嗨。”秋野洋仙中佐立正回答道。

舷窗外的飞行甲板上,两架SH-60J反潜直升机正旋转着巨大的桨叶,轰鸣着起飞升空,扑向舰队西侧的海域,展开反潜警戒。与此同时,“山城”号航空母舰四周护航的驱逐舰上,一架架SH-60J反潜直升机也挂载着反潜鱼雷,纷纷起飞升空,在舰队周围海域展开了反潜警戒。

“秋野君,你认为支那军队对我舰队最大的威胁是什么?”山本亿一少将突然微皱着眉头开口问道。

秋野洋仙中佐显然没有料到山本亿一少将会问出一个与他的神风中队和防空作战不相关的问题,秋野洋仙中佐的脑海中快速地思考着,片刻之后,开口说道,“我认为是支那海军的022型隐形导弹快艇。台湾岛上没有部署支那先进的隐形战机,只有常规的第三代战机,在神风中队面前根本没有任何的优势。而‘山城’号航母舰队的反潜作战能力是全世界所有航母舰队中最强的,支那潜艇根本没有进攻的机会。

唯一能够对‘山城’号构成威胁的就只有支那海军的022导弹快艇,海王预警机对海探测能力薄弱,无法在远距离上发现支那海军的022导弹艇,无法为舰队提供早期预警;另外,神风中队只有16架F-35B战斗机,一旦支那海军出动022导弹艇和战机联合攻击的话,神风中队会因为战机数量不足,顾此失彼,十分被动。山本将军可有对付的良策?”

“不需要对策。”山本亿一少将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支那海军在台湾岛东部地区根本就没有部署022导弹快艇。只有原台湾海军装备的光华六号导弹快艇。”

部署在台湾岛上的日本间谍一直监视着台湾岛上的各处军用和民用港口,除了澎湖列岛的马公港被支那军队严密监控起来无法监视外,直到今天凌晨,其他的各处港口均没有发现日本海军最为忌惮的022型导弹快艇。即使支那海军在马公港部署了022导弹艇也已经无法追上高速南下的“山城”号航母战斗群了!

“如果022导弹艇是蜇人的黄蜂,那光华六号导弹艇就只能算是惹人烦恼的苍蝇而已!”一直站立在山本亿一少将身后的小泽大尉终于打破了沉默开口说道,语气中充满着不屑。作为“山城”号航空母舰上表现最出色的作战参谋之一,小泽大尉凭借着丰富地专业知识、敏锐的洞察力、精准的判断力获得了山本亿一少将的赞赏,被山本亿一少将选为自己的军事副官,被山本亿一少将暗中选为了重点培养的对象。

“为了尽快赶到吕宋海峡与‘日向’号汇合,我们将沿着这条航线南下,这条航线距离台湾岛东部海岸线只有300公里。”山本亿一少将转身来到电子海图前,指着电子海图对着小泽大尉和秋野洋仙中佐说道。这个行军路线是小泽大尉的建议,原本山本亿一少将决定远离台湾岛航行,但小泽大尉以“日向”号航母战斗群无法坚持太长的时间为由建议“山城”号航母战斗群从靠近台湾岛的海域就近穿插至吕宋海峡。山本亿一少将在经情报部门确认了中国海军在台湾岛东部地区没有022型导弹快艇后同意了小泽大尉的建议,选择了距离台湾岛仅300公里的航线前往吕宋海峡。

“对空对海警戒任务不能大意,一切就拜托秋野君了!”山本亿一少将满含期待地对着秋野洋仙海军中佐说道。

“嗨!”受宠若惊的秋野洋仙中佐迅速立正回答道。山本亿一少将则将目光转向了舷窗外的舰队,他没有注意到,小泽大尉的眼光中闪过一丝轻蔑的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