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9 证据

远征

印度尼西亚首都雅加达市中心的独立广场,虽然距离那个最为血腥的夜晚已经过去了半个多月,但这里依然被中国空降部队控制着。『言*情*首*发中国空军第15空降军第45空降师的一个伞兵营封锁住了整个广场,除非得到中国驻爪哇岛最高指挥部,也就是第15空降军军部的通行证,否则任何人员都不得进入独立广场的范围之内。

独立广场上那些死难的华人同胞的尸体早已经被运走;至于那些被击毙的印尼陆军士兵和被烧成灰炭的印尼土著居民的尸体,中国空降兵从爪哇岛华人那里征用了数百辆各型卡车,花费了五天的时间才将那些人渣的尸体清理出了独立广场。

而现在,包围着雅加达独立广场的中国空降部队正在对整个广场进行着严密的搜索,根据潜伏在日本防务省的中国情报人员发回的密电:日本政府和军方策划和参与了雅加达五·三**暴动;并且印尼**暴动的罪魁祸首、原印度尼西亚国防部长夏弗里·苏汀上将在印尼排华事件中失踪,很可能被日本军方派出的特种部队灭口在了雅加达独立广场。现在中国空降兵的任务就是找出夏弗里·苏汀上将的尸体,找到日本参与印尼**暴动的证据。

中国空军第15空降军特战大队一中队二分队分队长胡帅上尉率领着十余名空降部队的特战队员,拿着雅加达独立广场的详细规划图仔细地搜索着广场上的每一处角落。胡帅上尉率领的特战分队是在5月19日一早才被调到雅加达独立广场的,之前他一直率领着部队在雅加达市区进行着围剿不明身份武装人员的战斗。从交火的情况胡帅上尉能够判断出,他所剿灭的正是他的特战分队刚刚抵达雅加达时遭遇的不明身份的特种部队。

在连续十余天的战斗中,胡帅上尉惊讶地发现,那些战斗力极强的特种士兵根本没有统一的指挥机构,印尼**暴动早已结束,但那些疯子仍然在疯狂地屠杀雅加达市区内的华人,甚至会向中国空降部队发起攻击。正当中**方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潜伏在日本的情报人员发回的情报为中**方解开了所有的疑问:这些特种部队就是传说中日本人秘密训练的“黑色魔鬼”特种部队,他们前往雅加达的任务,很可能就是屠杀当地的华人,帮助印尼人搅乱爪哇岛的局势。至于为何没有统一的指挥机构,唯一的解释就是他们的指挥机构在独立广场执行灭口任务时未能及时撤出,无意之中被中**队消灭了。

胡帅上尉得知与其交火的对象是日本特种部队后,直接放弃了之前想抓两个活口的想法。在战斗中果断地下令特战队员们使用火箭弹等重武器,多名日本“青木分队”的特战队员被威力巨大的火箭弹炸成了碎片。

“这里原来是印度尼西亚的国防部大楼吧?”走到一处废墟前,胡帅上尉对着身后拿着地图的特战队员问道。

“恩。”特战队员点头回答道,“这里曾被空军1000公斤级的钻地炸弹轰炸过,地下室都被炸平了。这里一直是兄弟部队重点搜寻的区域,没有发现异常情况。”

“再搜搜!”胡帅沉思片刻说道,“重点搜外围,看看有没有备用的地下室。”

十余名特战队员迅速散开,仔细地搜寻着。突然几只飞舞的苍蝇吸引了胡帅的注意,自从有了那个血腥的夜晚之后,虽然中国防化部队在雅加达独立广场进行了数次清洗,但自那以后,还是有大量的苍蝇出现在了广场上。不过那些苍蝇比较喜欢沾满着血迹的独立广场中心地区,像这些被炸弹炸成了废墟的建筑一般不会有苍蝇光顾。

胡帅微皱着眉头,俯下身,轻轻拨开一堆堆的碎石子,渐渐地胡帅上尉闻道了一股淡淡地腐臭味从废墟下面散发出来。

“集合!”胡帅猛地站起身来,大声喊道,十余名特战队员迅速跑步来到胡帅面前。胡帅指着一名特战队员,“立刻去汇报,我部发现异常情况,增派点人手过来。就这里,挖开!”

经过二十多分钟的挖掘,被炮弹和炸弹炸塌的印度尼西亚国防大楼的备用地下室终于被中国空降兵挖开,四具被烧成黑炭的残骸被抬了出来,几名军医迅速取出了四具尸体的DNA前去进行鉴别。胡帅上尉则与几名特战队员一起进入到了地下室中,由于地下室中浓烈的腐臭味,胡帅等人不得不带着防毒面具进入到了地下室中。

胡帅上尉捡起一个沾满灰尘的伯莱塔92F手枪的子弹壳,在过去的交战中,胡帅上尉所遭遇的对手就是使用的这种型号的手枪,胡帅已经能够肯定刚才被抬出去的尸体中肯定就有一个是原印度尼西亚国防部长夏弗里·苏汀的尸体。

胡帅推开了一扇被浓烟熏得乌黑的房门,那浓郁的腐臭味就是从房门里面散发出来的。刚刚推开房门,十数只苍蝇扑面而来,房门口的地上躺着一具少女的尸体,尸体已经腐烂,几十只蛆虫在尸体上爬行着。已经见惯死亡和血腥的胡帅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他的目光很快被少女手边的手机所吸引,手机下面还压着一张折叠着的白纸。

胡帅拿起地上的手机和那张白纸,展开白纸才发现原来是一张电报纸,当看到电报纸上最后一句“点燃疯狂,阻止中国!”时,胡帅上尉顿时明白了,这就是中**队正在寻找着的证据。

看着地上已经腐烂的尸体和手中的证据,胡帅上尉已经能够推断出整件事情的大概。胡帅上尉看到距离少女尸体不远处有一件西装裤子,这份电报应当就是从那里找到的,显然夏弗里·苏汀对日本政府不是很信任,没有在第一时间销毁日本政府的电报,暗中预留了一手,只是夏弗里·苏汀并没有料到日本政府会直接痛下杀手。而匆忙间行动的日本特种分队显然也没有料到他们所有的行动都被一名无辜而勇敢的少女所看到。

“这里应该记录着他们的证据吧!”胡帅拿着那部粉红色的、贴着卡通猫的手机低声地对着地上少女的尸体说道。

“你为所有华人同胞报了仇!”胡帅上尉对着少女的尸体庄重地敬了一个军礼,随后拿着手机和电报转身离开。

我们直属于帝国防务省,此次的任务就是保护您的安全……我凭什么相信你们……对不起,我们身上没有任何能够证明身份的东西……现在是下达开火命令的时候了!这是帝国搅乱爪哇岛局势的最后机会了……总统最新命令,各营立即开火,射杀所有华人……砰……你的使命已经结束了……

华人少女手机内存卡中信息已经被拷贝了出来,虽然录音得不是很清楚,但经过电脑处理后,那段录音还是清晰地展示在胡帅上尉和聂洪波少将等人面前。

“录音送回战区司令部。”第15空降军司令聂洪波少将面色凝重地说道,“将那名少女的骨灰派专机运回国内!”

广东湛江的南洋战区指挥部的一号会议室内,众多高级将领围坐在里面,会议桌的顶端坐着从北京紧急赶来的韩炳龙总参谋长和赵子坤副总参谋长。

会议室内,烟雾缭绕,众将领都紧皱着眉头一边抽着香烟一边仔细地听取着第15空降军送回来的录音。

“日本参与雅加达五三**暴动的证据已经被我军掌握,朱司令,你有什么看法?”录音放完后,韩炳龙上将掐灭手中的香烟,拿着那份日本政府发给夏弗里·苏汀的电报,开口问道。

“总长,我认为这些资料现在还未到公开的时候。”南洋战区司令员朱震宇中将微皱着眉头开口说道,“如果我们现在公开这些资料,日本政府是会陷入绝对的被动之中,但如果日本政府趁机就此作出道歉,并从菲律宾群岛撤出所有的军队,结束战争的话,我们之前的努力都将白费,我们也将失去夺回琉球群岛、将战火引到日本本土的机会。

日本海军已经被我军重创,菲律宾群岛上日本陆军的十数万精锐部队已成孤军;同时日本海军现有的实力已经无法保障本土的安全,日本政府极有可能会借此结束战争。

一旦日本军队退出了战争,我们在东南亚地区将单独面对美军,中美战端一旦开启,必将给日本东山再起的机会。只要有日本军队部署在东南亚地区,即使我军与美军产生冲突,美军也不可能尽全力攻击我军,美国人必定会留出足够的力量监视日本人的举动。

如果我们在重创日本军队,将战火烧到日本本土时再公布这些资料,到时候美俄两国必然会出兵干涉,从中日战争中分夺一杯羹,彻底打残日本!单凭我军目前的实力,还无法单独吃下整个日本!”

韩炳龙上将满意的点点头,会议室内的众将领也没有过多吃惊的表现,显然众将领都与朱震宇中将有着同样的想法。重创了日本海军,占据着战场的制海权和吕宋岛的制空权,日军部署在吕宋岛的十数万精锐陆军已成囊中之物,中**队的任何将领都不会放弃这个美味的猎物,虽然享用时可能会遭遇到一定的阻力。

“南洋战区继续按照之前的作战计划展开行动,这些资料,将在最合适的时候向全世界公开展示。”韩炳龙上将拍板道。

“此事属于绝对机密,切不可泄露半点。”韩炳龙上将面色严峻地对着众将领说道。“这些资料是哪支部队发现的?”

“报告总长,第15空降军直属特战大队一中队二分队,分队长叫胡帅,是个上尉。”朱震宇中将开口说道。

“是老胡的次子?”韩炳龙上将对着不远处的华南军区司令员周志龙中将问道。

“嗯!”专程从南宁赶来参加此次会议的周志龙中将朝着韩炳龙上将点点头说道。

“胡帅上尉继续留在雅加达,其他涉及到的空降营级一下官兵全部召回国内。”韩炳龙上将直接下令道。

“当年我和胡帅的父亲在新兵连的时候是战友,总长是我们的新兵连连长。虎父无犬子,胡帅是个好苗子!”看着朱震宇中将诧异的表情,周志龙中将低声在朱震宇中将耳边说道,“爪哇岛将有一场激战,如果不是为了保密的需要,总长肯定不会下令那些精锐的空降兵撤回国内!至于胡帅,总长有着绝对的信任!我也相信胡帅不会让我们失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