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13 开路尖兵1

13.开路尖兵(1)

巴坦岛的巴斯科港,一艘艘满载着各种施工材料的中小型登陆艇和运输船停靠着几乎没有遭到战火破坏的码头上,数百名从高雄港征调而来的港口装卸作业人员在军方人员的监督下快速的将船上的物资卸载下来,码头区的停车场上,数十辆军用卡车正有序地开到码头边装载着物资。

就在卸货码头的两端,数百名中国海军的工程官兵正紧张而有序地操纵着各种工程船和工程车,忙碌着扩建码头。

同样被扩建的还有巴斯科机场,来自中国海军航空兵和澎湖空军的工程官兵们顶着烈日,加固着原有的机场跑道的同时,将原来的机场跑道扩长扩宽;同时在机场跑道南侧地区新建着现代化的机场指挥中心和大规模的飞行员休息中心。

在扩建着巴斯科机场和码头的同时,大量中国工程兵部队的官兵们正在巴坦群岛的四个较大的岛屿上新建起一座座野战直升机机场,同时在巴坦群岛上修筑着各种永久性守备工事,开始将巴坦群岛军事化、要塞化!

台湾衡山指挥中心内,中国人民解放军南洋战区指挥部已经被临时搬到了这里。广东湛江的指挥部,由南海舰队司令员唐天宇中将和南海舰队参谋长陶然少将坐镇着,继续指挥加里曼丹岛、爪哇岛等岛屿上的部队。而朱震宇中将、林峰空军中将和任超中将等将领则在衡山指挥中心,指挥即将发起的吕宋岛战役。

“海军陆战队第2机步旅,第31集团军各部,第6集团军所属第601空骑旅、第66陆战旅均已部署到位,完成战争动员,随时可以投入战斗。”任超中将拿着各部队最新的动员进展情况走到朱震宇中将身旁汇报道,“海军登陆舰队和护航舰队也已经全部就位,随时可以展开装载作业。”

“吕宋岛上日军和菲军的部署可有调动?最新情况如何?”虽然电子沙盘上清晰地标注着中日双方军队最新的军事部署,对于这些部署朱震宇中将也早已了熟于心。但是在最近的两天中,菲律宾陆军的调动极为频繁,虽然菲律宾陆军的战斗力很是一般,但他们有着本土作战的优势,对于菲律宾军队的最新部署,朱震宇中将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在过去的两天时间里,在日本海军运输船队和直升机部队的帮助下,菲律宾陆军将部署在班乃岛、棉兰老岛等岛屿上的第2、3、6、7四个步兵师全部调到了吕宋岛,加上菲律宾陆军之前就部署在吕宋岛的部队,菲律宾陆军目前在吕宋岛上集结了十一个步兵师、两个装甲旅和一个伞兵旅,共计10万余人的兵力。这已经是菲律宾陆军的全部作战力量。”任超中将拿出菲律宾军队的最新部署开口说道。

菲律宾陆军原本拥有十三个步兵师、三个轻型装甲旅和一个伞兵旅,在之前中南之战中,菲律宾陆军就曾派出了第8、14两个步兵师和第2轻装甲旅参加南海同盟联合陆军的侵柬作战。结果那两个步兵师和轻装甲旅没有能够为菲律宾谋取任何的利益,反而将自己搭了进去,将近两万名菲军官兵除了战死的一千多人其他人全部被关进了柬埔寨的战俘营中。如今,部署在吕宋岛上的十万大军正是整个菲律宾陆军全部的作战兵力。

“其中,菲律宾陆军中最精锐的第1步兵师、第5步兵师、第9空降步兵旅和第1轻装甲旅都部署在首都马尼拉附近地区,负责保卫首都的安全。虽然菲律宾军方声称的是为了防止我军空降部队直接空降马尼拉,其实谁都看得出来菲律宾军方对驻扎在吕宋岛的日本人留着后手。

另外,菲军的第4步兵师、第11步兵师、第15步兵师部署在吕宋岛北部的沿海地区,这三个师自日军进驻菲律宾以来便开始在吕宋岛北部沿海地区修筑防御工事,这三个师的防御工事已经全部建成,并且有一个炮兵团和三个战斗工程营配属给了这三个步兵师作战。其中第4步兵师战斗力最强,部署在巴布延海峡南侧一线;新组建的第11步兵师部署在阿布拉河的美岸地区;第15步兵师部署林加延湾地区。

从吕宋岛南部地区北上的菲军第10步兵师部署在阿布拉河沿线地区,策应第11步兵师的作战;同时北上的第12步兵师和第3轻装甲旅则部署在了卡加延河沿线地区,以便随时支援巴布延海峡南侧的第4步兵师。新增派的第2、3、6、7步兵师部署在巴丹半岛和林加延湾地区,同时策应北部的海岸防御作战和马尼拉湾的安全。”任超中将在电子沙盘上向着朱震宇中将和其他几位将领讲述道。

“日军方面,在吕宋岛北部地区驻扎着日本陆军的第6机步师团、第8机步师团、第13机步旅团和第12空中机动旅团。另外,从日本本土新增援而来的第19步兵师团和第101步兵师团将在两天之内到达吕宋岛。其中第101步兵师团属于日本新组建的丙级预备役师团,主要由日本国内的右翼青年组成,装备较为落后,但许多人是疯狂的军国主义者,战斗力暂时无法判定。”

“如果这些右翼青年同当年二战时期太平洋战争中的守岛日军一样疯狂的话,我们今后的战斗将会异常惨烈。”南洋战区副司令员林峰空军中将微皱着眉头有些担忧地说道。

“想困兽犹斗?”朱震宇中将冷笑着说道,“只怕他们没有这个机会。”

朱震宇中将指着电子沙盘上显示的密密麻麻的部队番号,自信地对着任超中将下令道,“命令各部,一切按照预定计划部署实施。”

“是!”任超中将立正回答道。

菲律宾林加延湾西侧的林加延半岛上的阿格诺地区,三描礼土山最北端地区的热带雨林中,中国澎湖军区第31集团军直属特种侦察大队大队长钟韬中校正与两名侦察大队的侦察兵一起在雨布下研究着军用笔记本电脑上打开着的电子地图。

在5月19日,也就是中**队成功消灭日本海军的两支航母战斗群的当天深夜,钟韬中校率领的第31集团军特种侦察大队与澎湖军区的“海虎”特战大队一起按照南洋战区指挥部的命令,组成了近百个特种侦察小组分批渗透进了吕宋岛!

按照南洋战区指挥部的计划,“海虎”特战大队的三个中队将在巴布延海峡南侧和吕宋岛西北部的拉瓦格等地区上岸。而钟韬中校的第31集团军直属特种侦察大队将在林加延湾和巴丹半岛地区上岸,收集这片区域内的日菲联军的情报。

回想起那天的渗透行动,钟韬中校就郁闷不已。钟韬中校的侦察分队和另外一支特种侦察分队搭载着一架直-8K运输直升机,在19日深夜贴着海面悄悄逼近到了距离林加延半岛阿格诺河入海口仅十余公里的区域,庆幸的是林加延半岛上的日菲联军被空袭的中国空军战机牵制住了注意力,没有发现这架几乎没有任何攻击力和防护力的直-8K运输直升机。随后,钟韬中校便和十数名特种侦察兵被丢下了大海中,而后钟韬中校等人操纵着水下推进器从海底进入了阿格诺河中,在阿格诺河腹地悄悄上岸,渗透进了林加延半岛。

“哪个家伙想起来的主意,真他妈的有创意。”这是大多数特种侦察小组成功上岸后说的第一句话。他们并不知道,在十多天前的文莱,中国海军“海蛟”特战大队就已经用这样的渗透方式创造了一次奇迹,当然那次作战行动属于绝对机密,除了南洋战区指挥部的几名高级指挥官和那次行动的直接参与者,知道的人少之又少。

相比较而言,钟韬中校率领的侦察分队要倒霉得多,虽然他们也成功上岸,但钟韬中校的侦察分队刚刚上岸不到五分钟,刚刚将潜水器沉入河底,还未来得及换掉身上的滴着水的作战服,就意外地遭遇了一支菲律宾陆军的巡逻队。虽然很快就消灭了那支菲律宾陆军巡逻队,但交火的枪声却将驻扎在附近地区的菲律宾陆军的一个步兵营吸引了过来。钟韬中校和他手下的十一名侦察队员不得不拖着一身湿衣服躲避着菲军的追击。直到钟韬中校呼叫来两架执行空袭任务的歼轰-7A战斗轰炸机对着尾追地菲军一顿猛轰,才摆脱了菲军的追击,才得以抽空换了身干衣服。

“这个位置很可疑,这里位置偏僻,唯一的优势就是距离公路较近,但这里却集结着重兵,当初追击我们的那个营就部署在这里。”雨布下,钟韬中校率领的侦察小组的“尖刀”——师成彦中士点着电脑屏幕上的一处位置说道,“还有日军官兵出入,只是频率极少,只发现过两次。”

钟韬中校将电子地图调成了卫星地图,将那个可疑的位置不断地放大,只是日军早有准备,对目标进行了精心的伪装和掩盖,卫星地图放大到最后也只能够看到两排普通的营房和十余辆普通的卡车。

钟韬中校用手写笔将那个可疑的目标圈了出来,对着雨布下的另一名负责通讯联络的侦察兵说道,“这个目标设定为高威胁的目标,让基地增派侦察机对这里进行仔细侦察,或直接派战机将其摧毁。”

“是。”通讯侦察兵迅速回答道。

“附近距离我们最近的侦察小组是哪支?”钟韬中校沉思片刻,他愈发地感觉到电子地图上圈出来的那个红色圆圈内有着极其重要的东西,很有可能是日军部署在林加延半岛的秘密武器。钟韬中校几乎能够肯定,日本人早已做好了防空袭的准备,想要摧毁那里存在的秘密武器,只能靠渗透上岸的特种侦察分队。

“203战斗小组和215战斗小组!”师成彦中士迅速回答道。

“联络到这两个战斗小组,让他们立即向我部靠拢!”钟韬中校果断地下令道。

“是!”

“这个目标距离这里有多远?”钟韬中校微皱着眉头问道。

“11公里。”已经数次率领侦察分队在那里活动的师成彦中士迅速回答道。

钟韬中校挽起衣袖,看了一下时间,沉思片刻后说道,“师成彦,让你的侦察分队立即休息。一个小时候后,我们一起再过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