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22 铁军来袭2

22.铁军来袭(2)

土格加劳市北郊的一处隐蔽的直升机野战机场上,日本陆军第6机步师团第6飞行队的两架OH-1A武装侦察直升机和一架AH-64DJ攻击直升机被迅速从隐蔽的掩体中拖了出来,地勤人员迅速给已经挂满弹药的直升机加油充电,数分钟之后,三架直升机便呼啸着起飞升空,扑向了正沿卡加延河东岸公路向着土格加劳地区奔来的中国陆军装甲侦察分队。

“发现日军的野战直升机机场。”就在日军的三架直升机刚刚起飞,一架盘旋在这片区域天空中的小型无人侦察机便向后方的载车传回了实时的图像资料。看着三架武装直升机从茂密的丛林中起飞升空,操纵着无人侦察机的侦察兵迅速将情报上报给了赵金龙少校。

“三架直升机应该是来对付我们的。”赵金龙少校看着传输过来的日军直升机起飞的图像,冷笑着说道,“各车做好防空战斗准备;通信员,立即向空军部队和第601空骑旅呼救,请求支援。”

由于侦察营的作战要求高机动性,装备的装甲车也都是以轮式战车为主,并且是轻型化为主。按照中**队的规划,机步师和装甲师的侦察营将以轻型的VN-3轮式装甲车为主,只是VN-3轻型装甲车防护力和火力都过于薄弱,在遭遇敌方的装甲部队时容易吃亏,为此专门在侦察营各连加强了三辆92B轮式步战车和三辆02式轮式突击炮,用于支援VN-3轻型装甲车的作战,以避免在与敌方装甲部队的遭遇战中面临一面倒的惨剧。

赵金龙少校与其他中国陆军军官一样都清楚地知道,侦察营同时混装着数种装甲车,会给部队的后勤维修保障带来很大的困难。其实出现多种战车混编的主要原因是中**队缺乏一种适合单兵便携式反坦克导弹来增强部队的反坦克作战能力,只能通过其他战车来提高侦察营的反坦克作战能力。其实,美制的“标枪”反坦克导弹是个不错的选择,中**工正在根据澎湖军区部队手中的“标枪”反坦克导弹进行逆向仿制,并且已经取得了成功,赵金龙少校现在就盼望着能够早点完成测试,装备部队,那样的话,中**队的单兵反坦克战斗力将有一次质的跃升。

一辆行进中的04A轮式装甲侦察车上,一台小型对空搜索雷达从车舱中升了起来,警戒着天空中的情况。队列中几辆“猛士”高机动车上,几名侦察兵迅速取出了“红樱-6”便携式防空导弹,对着天空中,准备打击日军的直升机。

“发现日军直升机三架,五点钟方向,距离10公里。”04A装甲侦察车上竖起的对空搜索雷达很快便发现了贴着树端逼近而来的日军直升机。

“就地隐蔽!”赵金龙少校抬头望了一下天空,支援作战的第601空骑旅的直升机和空军部队的战机还未出现,面对着攻击力极强的AH-64DJ攻击直升机,赵金龙少校可不敢冒险。

二十多辆各型战车迅速冲入了公路两侧的丛林之中,侦察兵们迅速将车上的防红外伪装网覆盖在战车上,随后一百多名侦察兵迅速就近隐蔽起来,同时一个个防空导弹分队迅速占领好了各自的发射阵地,做好了战斗准备。

“轰!”一枚AGM-114L“长弓海尔法”反坦克导弹呼啸着砸落在侦察营刚刚所在的公路上,日军AH-64DJ攻击直升机上那先进的毫米波雷达显然也探测到了中**队的位置,只是中**队躲闪得很快,日军直升机还未及能够锁定目标。但即便如此,日军直升机还是利用“海尔法”反坦克导弹射程远的优势,率先展开了攻击。

赵金龙少校披着防红外伪装网蹲在一棵数根旁边,望着公路边炸开的土块,再看看依然没有动静的天空,不禁微微皱了一下眉头。

“空军部队来电,日本空军战机再次出现在吕宋岛战场,空军战机已经前往拦截,暂时无法为地面部队提供火力支援。”通信兵在无线电耳麦中向着赵金龙少校汇报道。

“小鬼子空军来的正是时候!妈的,第601空骑旅呢?”赵金龙少校有些郁闷的在无线电耳麦中骂道。

“正在行进途中。”通信兵回答道。

“妈的,等他们到了,黄花菜都凉了,现在只能靠自己了!”赵金龙少校侧耳仔细辨听了一下天空中的声音,口中嘟囔道。随后便向着全队下达了战斗命令,“防空导弹分队重点攻击日军的那架‘阿帕奇’直升机,打掉阿帕奇后再打‘忍者”。”

天空中传来一阵低沉的轰鸣声,“咻咻咻!”一阵密集的火箭弹落在公路的两侧,炸得树枝乱舞,一辆VN-3轮式装甲车不幸被火箭弹击中,顿时成为了一堆燃烧的废铁。

“咻咻咻!”五枚“红樱-6”便携式防空导弹同时从前方的丛林中窜出,扑向盘旋在100米高度上的那架日军的AH-64DJ攻击直升机,正利用着机翼下的“九头蛇”火箭弹对着下面的饿丛林疯狂扫射的AH-64DJ攻击直升机在机载导弹逼近红外告警系统的告警声中,赶紧拉升起来,同时释放出一排排密集的红外干扰弹,只是较近的距离使得这架AH-64DJ攻击直升机没有能够做出更多的规避动作便同时被三枚“红樱-6”防空导弹击中,在一百多米的丛林上空炸成了碎片。

两架OH-1A“忍者”武装侦察直升机看着被凌空打爆的AH-64DJ攻击直升机,迅速拉升起来,同时机翼下的火箭发射巢对着刚才有防空导弹射出的丛林猛烈扫射中,数十枚火箭弹将整片丛林打成了一片废墟,七八名来不及撤退的中国侦察兵被密集的弹雨撕成了碎片。

一辆VN-3轻型装甲车突然从隐蔽的丛林中冲了出来,冲上了公路,向着两架日军直升机的方向猛冲过去,车顶上的14.5毫米高射机枪对着天空中的两架日军直升机猛烈扫射着,一条火舌般的弹链鞭打着天空,留下了一条条弹痕的轨迹。

两架日军直升机很快被地面上这辆拉风的装甲车吸引过来,机首下方的M197型20毫米三管机关炮对着公路上的中国装甲车猛烈扫射着,密集的弹雨在公路两侧炸出密集的炸点。

高速行驶的VN-3轻型装甲车上四颗烟雾弹被迅速发射出来,浓烟顷刻间将整辆战车笼罩住,高速行驶的战车突然一个急刹车,开始快速地倒车,一个猛的原地打转,整辆战车顷刻间调转了方向,背对着日军的直升机高速逃窜,而车顶上的机枪炮塔则调转了枪口,继续对着天空中的日军直升机扫射着。

“嗖!嗖!”两架日军的OH-1A“忍者”武装侦察直升机被中国战车的行为彻底激怒了,两枚“陶2”式反坦克导弹呼啸着扑了过来。

“有导弹,急转!”一直关注着战斗的赵金龙少校在无线电耳麦中大声喊道,VN-3装甲车听到营长的叫喊后,猛地一个急转,冲进了路边的丛林中,就在这时,路边上传来了两声巨大的爆炸声。VN-3装甲车冲进丛林后,一下子撞倒了两棵大树,战车猛地停了下来,两名侦察兵迅速从战车上冲了下来,一个闪身,躲进了茂密的丛林中。

日军的两架直升机见两枚反坦克未能击中目标,迅速再次锁定了目标,两枚反坦克导弹再次呼啸而下,将这辆停在一棵大树前的VN-3轻型装甲车炸成了碎片。

两架日军直升机还未来得及庆祝自己的战果,机载导弹逼近红外告警系统骤然间急促地响了起来,两架OH-1A直升机才发现,刚才追击中**队的装甲车,已经向着中**队的位置又前进了两公里,顿时暴露在了中**队防空导弹的打击范围之内。

看着五枚“红樱-6”便携式防空导弹将天空中的两架OH-1A“忍者”武装侦察直升机炸成了碎片,赵金龙少校终于微松了一口气。

“损失VN-3装甲车两辆,阵亡九人,负伤七人!”侦察营三连连长阴沉着脸走到赵金龙少校身旁,有些惋惜地汇报道。

“嗯,知道了!”赵金龙少校脸色也顿时阴沉下来。

这时,天空中再次传来了一阵阵沉闷的轰鸣声,升起着对空搜索雷达的04A装甲侦察车迅速汇报道,“第601空骑旅的直升机群到了。”

“妈的,怎么跟电影里的警察一样,完事了才出现。”赵金龙少校没好气的说道,隐蔽在丛林中的部队开始返回公路集结,医务兵忙碌着给伤员处理着伤口。

“通信兵,将日军野战直升机机场的坐标通报给第601空骑旅,端掉鬼子的直升机机场。”赵金龙少校看着盘旋在头顶上空的两架AH-1W“超级眼镜蛇”攻击直升机,在无线电耳麦中对着通信兵下令道。

片刻之后,澎湖军区第601空骑旅的四架AH-1W攻击直升机便呼啸着扑向了那处被赵金龙营发现的日军野战直升机机场。尽管日军对机场进行了精心的伪装,从天空中很难发现这处隐藏在丛林中的野战直升机机场,但四架中**队的攻击直升机根本不需要搜索目标,对着侦察营提供的坐标,数十发火箭弹倾泻而下,顷刻间将日军的这处野战直升机机场炸成了一片废墟,数十名日军官兵和大量的后勤车辆被火海吞噬。

就在四架AH-1W攻击直升机清理着土格加劳市北郊的那处日军的野战直升机机场的时候,同样是来支援第127机步师侦察营的另外两架OH-58D轻型侦察直升机按照赵金龙少校的命令,迅速前往土格加劳市进行侦察。与此同时,侦察营无人机分队也一下子向土格加劳市发射了三架中型无人侦察机,开始对土格加劳市进行全面的侦察。

与此同时,就在加塔兰河中游地区,这里距离加塔兰河下游地区的战场有着二十余公里的距离,由于中**队北线作战群的兵力与日军第6师团对战尚且吃力,日军便断定中**队不会丢开第6师团直接渡河南下,只是在加塔兰河中上游河岸地区部署了少量的警戒部队。

十数名日军步兵提着89式自动步枪沿着加塔兰河南岸巡逻着,他们的不远处是他们搭乘的89式步战车,步战车的35毫米机关炮塔对准着加塔兰河北岸地区,警戒着河北岸的动向。

带队的日军军曹长举着望远镜望着加塔兰河下游地区正在进行地激战,脸上充满着羡慕的表情,突然间,他听到加塔兰河上空传来一阵沉闷的轰鸣声,他放下望远镜,抬头望去,只见一架中**队的CH-3无人攻击机正从加塔兰河北岸扑了过来。

“嗖!”CH-3无人攻击机右翼下一阵火光闪动,一枚AR-1空地导弹呼啸着扑向了日军巡逻队身后不远处的那辆89式步战车,一声巨大的声响中,整辆战车顷刻间被炸成了燃烧的废铁。

完成攻击的CH-3无人攻击机迅速爬升到了安全的高度,在日军步兵们吃惊的目光中扬长而去。而这时,空气中传来了一阵尖锐的摩擦声,顷刻间,十余发120毫米迫击炮弹密集的砸落在了日军步兵的队列中,猛烈的爆炸声中,十数名巡逻的日军步兵被炸成了碎片。

这时,加塔兰河北岸地区,一辆辆丛林数码迷彩涂装的99式主战坦克和04式步战车冲出了丛林,出现在了河岸边。一辆辆坦克架桥车快速地从坦克和步战车群后方冲了出来,在坦克的掩护下,开始在加塔兰河上架设浮桥。而他们的头顶上,一架架直升机和无人机不断地越过加塔兰河,扑向加塔兰河南岸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