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2 泰山压顶2

2.泰山压顶(2)

从天而降的“战斧”巡航导弹冲破了中**队密集防空火力的阻拦,击中了一处处被美军侦察卫星和无人侦察机探测到的后勤基地、炮兵阵地、各级指挥所。

就在“战斧”巡航导弹摧毁了中**队的DWL-002型雷达阵地之后,待命中的F-22A战斗机群和F-35A战斗机群纷纷从贴着海面的高度冲了上来,编成数十个战斗分队在E-2D“先进鹰眼”舰载预警机和E-3A“望楼”预警机的指挥下扑向了吕宋岛和吕宋海峡。

就在吕宋岛北海岸线的布格伊市区内,几台机动雷达车迅速冲出了隐蔽的才场所,在城市内的几处空地上迅速展开,以弥补DWL-002型无源防空雷达被摧毁对空警戒的空白。而雷达阵地周围,全副武装的海军陆战队员们建立了坚固的防御工事。

一台丛林迷彩涂装的YLC-18高机动中程低空三坐标雷达车临时阵地的附近,第66陆战旅参谋长俞伯强上校正坐在一个已经被清空的房屋中抽着香烟。第66陆战旅在之前加塔兰河北岸地区的战斗中已经被打乱了建制,好几个主力营都被打残。第6集团军司令部在第564装甲旅和第601空骑旅上岸后,便将第66陆战旅从加塔兰北岸战场撤了出来,作为澎湖军区最精锐的快速反应部队之一,第6集团军军长叶士瑜少将还期望着第66陆战旅能够成为澎湖军区中第一支登上日本本土的部队,日军的第6机步师团已成瓮中之鳖,没必要把第66陆战旅也搭进去。

一阵轻微的微微声从空气中传来,尽管在远处不断响起的爆炸声几乎掩盖住了这个微弱的声音,但俞伯强上校还是一下子辨认出这是微型无人侦察机的声音。

“附近有美军的特种分队!”俞伯强上校猛地甩掉手中的烟头,抓起T91式自动步枪猛地跳了起来,迅速在单兵无线电中下达着作战命令,“狙击手把天上的无人机干掉!各警戒分队加强戒备,防止美军特种分队偷袭;第三分队向外围展开搜索。”

俞伯强上校疾步冲上了所在房屋的顶层,这座楼房是这片区域的制高点,在楼顶可以观察周围三百米内的情况。俞伯强上校来到一处隐蔽的窗口前,透过望远镜环视着四周的情况。

就在俞伯强上校率部所保卫的YLC-18高机动雷达车阵地的上空,一架蓝白色涂装的微型无人机正盘旋在低空中,利用着机载的摄像头,拍摄着地面的情况。与此同时,一个M82A1型大口径狙击步枪和两个M24型狙击步枪战斗小组在接到俞伯强上校的命令后,迅速搜索到了盘旋在头顶上的不速之客,三名狙击手将微型无人机纳入了瞄准镜中。

“砰!”M82A1型大口径狙击步枪率先开火,一发12.7毫米穿甲燃烧弹呼啸着贴着微型无人机的下方掠过,子弹的热浪甚至掀得无人机剧烈地晃动了一下。

“妈的!”看着子弹与目标擦肩而过,M82A1的狙击手有些郁闷地骂了一句,迅速将子弹上膛,再次瞄准住数百米外只有笔记本大小的移动目标。

几声沉闷的枪声中,那架准备转身离开的微型无人机终于被一颗12.7毫米穿甲燃烧弹击中,被打成了碎片。

“咻咻咻!”空气中突然传来了几声尖锐的摩擦声!顷刻间,四发60毫米迫击炮弹密集地落在刚刚驶离的YLC-18高机动雷达车的位置上。

“四点钟位置,距离1500米。”一名协同作战的炮兵观察员迅速判断出了对手的位置。

“炮兵分队反击;第三分队立即前往四点钟方向。”俞伯强上校迅速下令道。

由于这几座机动雷达已经是布格伊地区中**队最后的警戒雷达,虽然各陆军部队也装备着各种型号的对空警戒雷达,但与这些空军部队的专业雷达相比,性能上有着极大地差距,这些雷达是中**队在吕宋岛北部地区防空作战最重要的力量。由于中**队的雷达都具有着极强的抗干扰能力,并且曾经在越南战场上与美国空军经过十年较量的中国雷达兵们有着丰富的反空袭、抗反辐射导弹的经验。这些雷达,中**队并不担心遭到美国空军的压制,更担心的是会遭到美军特种分队的突袭。因此,在几处雷达阵地上,中**队都部署着相当强大的地面作战力量,休整中的第66陆战旅刚好担负起了这个任务。

由于第66陆战旅在之前的战斗中,各主力营的营连级干部伤亡很大,参谋长俞伯强上校便亲率了一个作战分队,负责起了一处雷达阵地的警戒。整个警戒分队由60-80名精锐的海军陆战队员组成,包括着侦察兵、炮兵、工兵、步兵等多个兵种,并且装备着T75式81毫米迫击炮和87式25毫米双管高炮等重型武器。

十数名全副武装的士兵扛着四门T75式81毫米迫击炮的零件冲出了隐蔽的房屋,来到街道中间,迅速将迫击炮组装起来,数十秒钟后,16发81毫米杀爆榴弹就被倾泻了出去。发射完弹药后,第66陆战旅的官兵们又迅速抱着仍旧弥散着烟雾的迫击炮冲进了隐蔽的房屋。经历了加塔兰河北岸地区的激战,第66陆战旅的官兵们已经完全成熟起来,已经能够适应这残酷的战争。

俞伯强上校举着望远镜望着四点钟方向燃气的浓烟,他知道那里的美军特种作战分队肯定早已撤离了阵地。根据情报,面对的应该是美军的第75游骑兵团,空军直属搜救中队在马德雷山东侧曾与他们交过火,搜救分队在有直升机支援的情况下才全身而退,否则的话很有可能会被第75游骑兵团咬在那里无法脱身。面对着这样的对手,俞伯强上校心中不禁有些不安。

“砰!”一声清脆的枪声从无线电耳麦中传来,随即一阵急促的声音传来,“A7观察哨发现美军特战分队……火箭弹……”

俞伯强上校迅速举起望远镜,望着六点钟方向上A7观察哨所在的位置,一声剧烈地爆炸声从那里传来,浓烟迅速升起。而无论俞伯强上校怎么呼叫,无线电耳麦中都没有丝毫的回应,彻底地失去了A7观察哨的声音。

“第二分队立即前往六点钟方向,阻击美军的渗透。”俞伯强上校迅速下达着命令。

与此同时,YLC-18雷达车迅速在一处民房的院子中展开,并且在展开的雷达车上覆盖起了伪装网,两个班的海军陆战队员在附近五十米的区域内筑起了防御阵地。而配套的几辆指挥车和通讯车也迅速批盖着伪装网隐蔽了起来,全副武装的海军陆战队员在附近拉起了警戒线。

就在距离YLC-18雷达阵地五百米外的几处建筑中,二十多名第75游骑兵团第三营的特战队员正分散潜伏在里面,由于渗透行动被中**队设置的暗哨发现,这支特战分队被迫中断了继续渗透,通过刚才的微型无人机的侦察,美军特战队员们能够判定:中**队的这个雷达阵地至少部署着一个加强排的警戒兵力,并且是训练有素的作战部队。

负责攻击YLC-18雷达阵地的第75游骑兵团特战分队指挥官分析了一下形势后决定先围住中**队的雷达阵地,待美国空军夺取了制空权后,再呼叫空军将其摧毁,毕竟这才是美**队最擅长的。二十多名美军特战队员迅速向着四周展开,将中**队的YLC-18机动雷达和俞伯强上校率领的警戒部队圈在了里面。

“没有发现目标!”看着空警-200中型预警机传来的战场通报,于荣荣少校与其他的中国飞行员一样,心中感到一丝的不安,带着手套的手心中已经渗出了汗珠。

于荣荣少校已经打开了机翼根处弹舱中挂载的霹雳-13近距空空导弹的保险,于荣荣少校不禁为自己出征前的选择感到庆幸,她否决了原先四枚霹雳-12D中距空空导弹和两枚霹雳-14中距空空导弹的挂载方案,选择了两枚霹雳-12D、两枚霹雳-14和两枚霹雳-13近距空空的挂载方案。与美军F-22A战斗机交过手的于荣荣少校知道,一旦失去了DWL-002型无源防空雷达的支援,双方的隐形战斗机在遭遇时极有可能已经得相当近,近距格斗将不可避免。

四架歼-16C战斗机呼啸着掠过马德雷山脉,进入到了菲律宾海的上空,看着下方熟悉的风景,于荣荣少校顿时想到了仍躺在医院里的张旭上尉,想到自己出院时,身上缠着绷带的张旭也叫嚷着也要出院时的场景,于荣荣少校的嘴角情不自禁地露出了一丝微笑。

“凤凰01注意,凤凰01注意,发现猛禽4架,立即前往拦截。”无线电耳麦中突然传来了空警-200预警机上指挥员微有些紧张的声音,敌情迅速通过数据链传输到了于荣荣少校战机的火控系统显示屏上,与美军F-22A战斗机的距离已经只有七十公里,而在自己的机载雷达屏幕上,那只是四个时隐时现的细小光点,根本不会让人注意到那是四架极具威胁的“猛禽”战斗机。

“发射干扰弹,加速冲上去。”于荣荣少校迅速下令道,打出一排锡箔干扰弹,随后便驾驶着战机从1100公里的飞行时速加速到了1500公里,快速地冲向了前方的四架美军F-22A战斗机!其他的三架战机也紧随着于荣荣少校的做法,冲了上去。

当于荣荣少校驾驶的歼-16C战斗飞行了十数公里后,四枚AIM-120C5中距空空导弹在刚才锡箔干扰弹炸开的空域相继自行爆炸,或是丢失目标后坠下了大海。

看着雷达屏幕上身后的闪光,于荣荣少校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而此刻,四架F-22A战斗机的身影也已经出现在了歼-16C战斗机的雷达显示屏上,于荣荣少校迅速锁定住一架战斗机,一枚霹雳-12D中距空空导弹便呼啸着从机腹下的弹舱中发射了出去,扑向了前方的F-22A战斗机。

其他三架歼-16C战斗机虽然也是迅速有素,但并没有与F-22A战斗机交过手,而与于荣荣少校一样有着对抗F-22A战斗机经验的钟蕙少校被调到了火凤凰的另一个战斗机分队担任空中指挥员。在迟钝了数秒钟的时间后,另外三架歼-16C战斗机也锁定住了各自的目标,发射出了霹雳-12D中距空空导弹。

对面美军F-22A战斗机也再次锁定住了四架歼-16C战斗机,只是这一次是真正地锁定住了目标,迅速展开了第二轮的攻击,四枚AIM-120C5中距空空导弹呼啸着扑向了于荣荣少校等人的四架歼-16C战斗机。

“规避的同时向前突击,用霹雳-14补射。”于荣荣少校在无线电中下令道,她清楚知道F-22A战斗机有着优异的隐身性能,仅凭霹雳-12D中距空空导弹很难形成致命的截杀,近距离的截杀对于F-22A战斗机这样的隐形战斗机来说才是致命的。

黑色的战机释放出一排排的干扰弹,随后高速俯冲向了海面,俯冲了距离海面仅30米的高度时,于荣荣少校才将战机拉平,贴着海面高速地扑向五十公里外的F-22A战斗机。另外三架歼-16C战斗机的飞行员也纷纷仿效着于荣荣的动作,进行着规避。

一架歼-16C战斗机反应慢了半拍,刚刚俯冲到500米高度的时候,一枚AIM-120C5中距空空导弹呼啸而至,将那架歼-16C战斗机打成了燃烧的火球,飞行员还未来得及跳伞,便被燃烧的火焰所吞噬。

三架黑色的歼-16C战斗机犹如三支黑色的利箭贴着海面高速逼近向美军的F-22A战斗机,六台大功率的发动机中喷射出的尾焰在战机身后掀起阵阵浪花。

四架F-22A战斗机在四枚霹雳-12D中距空空导弹的攻击中,一架被纷飞的弹片击中,整架战机拖着浓烟蹒跚着脱离了编队,转身返回位于马里亚纳群岛的空军机场,漫长的航程,没有人知道这架受伤的战机能否安全地抵达出发的基地。其他的三架F-22A战斗机则加速迎向了贴着海面而来的于荣荣少校率领的三架歼-16C战斗机。

当双方距离逼近到三十公里的时候,三枚霹雳-14和两枚霹雳-12D中距空空导弹被同时发射了出去。而三架F-22A战斗机也意识到了这三架歼-16C战斗机的来者不善,一下子发射出了六枚AIM-120C5中距空空导弹,扑向了三架歼-16C战斗机。

于荣荣少校猛地拉起战机一排排锡箔干扰弹密集地发射出来,在海面上方绚丽地绽放,两枚AIM-120C5中距空空导弹被锡箔干扰弹强烈的反射信号所误导,一下子扎在了干扰弹中。

一架歼-16C战斗机的飞行员看着来袭的导弹,一边释放着干扰弹,一边打开了机载电子干扰吊舱准备利用电子干扰来规避AIM-120C5空空导弹的攻击。只是强烈的电子信号反而吸引了AIM-120C5空空导弹的注意力,尽管那架歼-16C战斗机作着一个个大过载的规避动作,还是无奈地被导弹击中,追向了大海。

于荣荣少校顾不上去为被击落的战友担心,她集中注意力躲闪着跟踪在她战机身后的一枚AIM-120C5中距空空导弹,当那枚导弹从她战机旁边5米处的距离划过的时候,于荣荣少校才微微松了一口气。低头观看雷达显示屏时,才发现两架歼-16C战斗机都已经被击落,而对面美国空军的F-22A战斗机群,也只剩下了孤零零的一架盘旋在天空中。

正当于荣荣少校准备冲上去与那架F-22A战斗机一决高下的时候,那架F-22A战斗机迅速释放出密集的干扰弹,而后调头转身高速离开,而这时无线电通讯器中也传来了空警-200预警机的声音,“立即撤退到吕宋海峡,协助兄弟部队确保吕宋海峡上空的制空权。”

就在凤凰大队在吕宋岛上空激战的时候,从美国海军“里根”号和“福特”号航空母舰上起飞F-35C战斗机群和美国空军第1战斗机联队的F-22A战斗机群正全力争夺着吕宋海峡上空的制空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