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13 汹涌来袭7

13.汹涌来袭(7)

东马来西亚沙捞越州的基纳巴唐岸河南岸地区,已经过河的第200摩步旅坦克营、摩步一营、摩步二营一部和第5陆战旅侦察营已经收缩了阵线,在南岸地区建立了一个宽四公里,纵深五公里的渡口阵地。

日军第11步兵旅团第11飞行队的武装直升机在美军直升机群和无人攻击机的支援下,盘旋在中**队便携式防空导弹的射程之外,不断地利用着“海尔法”反坦克导弹点射着第200摩步旅的坦克和装甲车辆。缺乏防空火力支援的第200摩步旅渡河部队只能不断地释放着烟雾弹,掩护着自己的行踪。

“日军第11步兵旅团的坦克部队正在向这里扑来。”基纳巴唐岸河北岸的第200摩步旅旅指挥部内,一名作战参谋拿着陆战5旅侦察营发来的最新战报,对着旅长刘伟棋少将汇报道。

“第11步兵旅团的作战部队包括四个步兵大队,一个战车大队,还有一个后勤支援大队拥有三个连的作战部队。部署在基纳巴唐岸河南岸河岸地区是其下辖的第18和第28步兵大队,第11战车大队、第10步兵大队部署在纵深地区充当着预备队。此次日军出动了最精锐的第11战车大队,是想一举吃掉我们的渡河部队。”第200摩步旅参谋长看着地图上的日军部署,开口说道。日军的第11步兵旅团其实是一支轻型机械化部队,全旅的四个步兵大队全部装备着96式轮式装甲车,第11战车大队的三个坦克连则装备着清一色的10式主战坦克。

“工兵营正在抓紧时间抢建浮桥,只是在刚才美军战机的轰炸中,架桥部队伤亡较大,架桥速度比较缓慢。第5陆战旅工兵营已经派出部队前来支援我部,正在开进途中。”一名作战参谋开口说道。

“海航9师的战机将会帮助我们清理天空中的美日直升机群!南岸的部队只要能够顶住日军部队的反扑就行!”参谋长也沉思片刻说道,第200摩步旅中突击能力最强的坦克营已经渡河,虽然日军的10式主战坦克号称是第四代主战坦克,但第5陆战旅装甲营的96A主战坦克在此前的战斗中已经与10式较量过,虽然性能上有些差距,但并不明显,足以一战。

“我担心的是美军的无人机和武装直升机会攻击我军的后方补给线!并且美军的侦察能力极强,一旦我军在南岸地区的战斗有了突破,美军能够快速地抓住我军的漏洞,对我军进行打击。”刘伟棋少将微皱着眉头有些担忧地说道。

“先让南岸的部队重创日军的第11战车大队,而后再等待旅主力过河。只要没有了日军地面重装部队的威胁,我们就可以将注意力放在对空警戒上。”参谋长看着地图说道。

“报告,第5陆战旅侦察营陈陆来少校请求通话。”一名通讯参谋突然站起来汇报道,手中拿着接通的电话。

刘伟棋少将疾步走过去,抓起了电话,“我是刘伟棋。”

“刘旅长,请求拨出两个炮兵连,直接归属我营指挥,随时为我部提供炮火支援。”陈陆来少校直接在电话中说道。

“给你三个连!第5陆战旅炮兵营的三个155榴炮连全部归你营直接指挥。”刘伟棋少将只是为愣了一下,便答应了陈陆来少校的请求,仔细看过中国陆军在第二次中越战争中战斗总结的刘伟棋少将知道大陆的陆军同行们,非常喜欢小股侦察部队与炮兵部队的配合作战,并且战果相当辉煌。

挂断电话后,刘伟棋少将立即对着参谋长下令道,“立即将第5陆战旅炮兵营的三个155榴炮连独立出来,架设专门的通信频道,三个连直接由第5陆战旅侦察营指挥。”

一堆被猛烈的炮火打的一片狼藉的小土丘前,数台日军的战车已经停止了燃烧,只是冒着淡淡地黑烟,几辆战车已经被烧成了框架。就在几辆日军战车残骸的附近,一辆“螃蟹”八轮全地形车正披着伪装网埋伏在这里,全地形车上方的武器底座上架设着一具红箭-8L反坦克导弹,操纵手躲在伪装网下静静地观察着两千米外正逐渐逼近的日军10式主战坦克群。

“嗖!”一名侦察兵突然掀开了伪装网,一枚红箭-8L反坦克导弹被快速地发射了出去,引导手专注地引导着导弹扑向前方的一辆10式主战坦克。与此同时,就在这辆“螃蟹”全地形车的两侧,两名身披着伪装网的侦察兵突然跃出身子,各自扛着一具“标枪”轻型反坦克导弹发射筒,果断地按下了扳机,导弹呼啸着窜了出去,与红箭-8L导弹的飞行轨迹不同,两枚“标枪”导弹先是上仰飞行了数百米后,才猛地俯冲扑向了目标!

伴随着三声剧烈的爆炸,两辆10式主战坦克河一辆96式轮式装甲车顿时燃烧起来,而完成了攻击的“螃蟹”式全地形车上的五名侦察兵扔出了五个烟雾弹后,乘坐着“螃蟹”全地形车高速逃离了现场。低矮的车体使得偷袭者很快消失在了日军10式主战坦克群的视线中。

“这样才对嘛!”基纳巴唐岸河南岸的第5陆战旅侦察营临时指挥部内,陈陆来少校看着出击的各个作战分队传回的战果,满意地说道。

在第200摩步旅的坦克营和摩步二营抵达了侦察营建立的防线后,陈陆来少校迅速将自己的侦察一连抽调了出来,毕竟将精锐的侦察兵放在阵地上打阵地战可是一件很愚蠢的事。与蛙人中队深入斗湖地区搜集日军的情报不同,侦察一连被要求前出到距离一线阵地3-5公里的距离,在不脱离北岸炮兵火力支援范围的情况下,对反攻的日军部队展开打击!

第5陆战旅侦察营下辖着两个侦察连、水下突击连(蛙人中队)和无人机中队。其中两个侦察连全部装备着“螃蟹”式全地形车,每个侦察班两辆车。这些全地形车上安装着中国海军陆战队步兵使用的各种重武器,甚至有些车辆上安装着稀少的23毫米加农炮和六管加特林重机枪。而连属火力排还拥有着安装着8管107毫米火箭炮、PP99式82毫米速射迫击炮的火力支援车各四辆和四辆加装了87式25毫米双管高炮的自行防空车。

陈陆来少校知道装备着全地形车的侦察一连,背靠着第200摩步旅的阵地,完全可以对日军的战车部队采用侦察营惯用的打了就跑的游击战术,尤其是侦察营装备了大量澎湖军区支援过来的“标枪”单兵反坦克导弹,这样的打击,效果将更佳。

“没有小鹰号航母上战机的捣乱,小鬼子的第11旅团只是一只待宰肥羊。”侦察营教导员也带着一丝不屑说道。经过之前在古达地区和山打根地区的交战,中国第5陆战旅对于日本陆军的战斗力已经有了很深的了解。

“头顶上的美军直升机走了?”看着战报,陈陆来少校有些疑惑地说道。他手中拿着的统计的战果中,对空作战只取得了击落一架AH-1S武装直升机和两架OH-1“忍者”武装侦察直升机的战果。前出作战的侦察一连除了打击日军的战车群外,就是打击盘旋在中国防线外围利用远程反坦克导弹打击中**队阵地的日美军队的武装直升机群,为此侦察一连出击的每一辆“螃蟹”全地形车上都携带着一具单兵防空导弹发射器。在侦察一连出击后不久,落在阵地上的导弹就急剧减少,陈陆来少校一度以为是侦察一连的对空打击有了效果。

“询问一下一连,看看情况。”教导员拿过战报看了一下,微皱了一下眉头,开口说道。

询问很快有了答案,“天空中只剩下少数日军的直升机,没有美军的‘阿帕奇’攻击直升机”。

“立即上报第200摩步旅旅部,美军直升机已经撤出了战场,去向不明!”陈陆来少校迅速对着通信参谋说道,他感觉到一丝隐约的不安。

同时,在加里曼丹岛伊兰山脉印度尼西亚一侧的丛林上空,四架MQ-1“捕食者”无人侦察攻击机和八架MQ-9“死神”无人攻击机组成的攻击机群正借助着伊兰山脉的掩护,沿着伊兰山脉向着沙巴州逼近。在无人机群的身后,是由八架AH-64D“长弓阿帕奇”攻击直升机组成的突击机群。

当无人机群行进到印马边境时,十二架无人机迅速分成了六个双机编队分散开来,同时扑向了中**队在东马来西亚文莱以东地区的所有机场!而八架AH-64D攻击直升机则贴着树梢快速地突入了马来西亚境内,沿着维蒂山南麓飞行到了基纳巴唐岸河上游地区,而后沿河向着中下游地区扑去。

为了配合无人机部队的行动,美国海军“小鹰”号航空母舰上的第5舰载机联队专门起飞了两架EA-6B“徘徊者”电子战机,在六架F/A-18E战斗机的掩护下,盘旋在斗湖外海,对盘旋在沙巴州中部地区的中国海航的空警-200预警机进行着电磁干扰,牵制着中国空警-200预警机的注意力。

最先遭到美军无人机突袭的是位于林梦地区的林梦机场,对于这处前线野战机场,美军也没有给予过多的重视,两架“捕食者”无人机地面飞窜起来的密集弹雨,俯冲下去,将四枚“海尔法”空地导弹倾泻在了林梦机场的指挥塔和引导雷达站上。

当林梦机场遭到美军无人机突袭的情报传到南沙岛的海航9师指挥部时,南沙岛上也响起了刺耳的防空警报声,紧接着,部署在南沙岛机场附近的红旗-16A防空导弹营便开始了怒吼。

“命令防空部队,放一架无人机进来!”张进勇大校听到防空警报声后,立即大声地喊道。

当担任防空拦截任务的红旗-16A防空导弹营接到张进勇大校的命令时,已经完成了第一轮拦截,在第一轮拦截中,一下子便摧毁了三架MQ-9“死神”无人攻击机。红旗-16A防空导弹营只得停止了拦截,眼睁睁地看着残余的一架“死神”无人攻击机飞进了南沙岛的上空,并且向着南沙岛机场扑去。

一枚AGM-114“海尔法”空地导弹刚刚脱离机翼下的挂架,地面的丛林中突然窜出四条火龙,密集的弹雨顷刻间将整架无人机笼罩住,瞬间将两个细长的机翼切断,这架进入了南沙岛领空的“死神”无人机被打成了三块后坠落在南沙岛的丛林中。

“立即命令各机场加强警戒。”张进勇大校迅速下令道,林梦机场和南沙岛机场几乎同时遭到美军无人机的突袭,那对于东马地区的其他几处机场美军肯定也不会放过。

一道道命令被快速地传到到了各个机场上,各个机场上的防空分队迅速展开,各型雷达同时开启着,警戒着天空!与此同时,在东马来西亚上空执行战备巡逻任务的海航战机也加速飞到了各个机场的上空,开启着机载雷达仔细地搜索着。

尽管如此,位于文莱西侧的米里空军机场刚刚接到海航9师指挥部发来的电报,两架“捕食者”无人机便出现在了机场的上空,机场的塔台和两架停放在机场上的运-8HX海上巡逻机被美军无人机发射的“海尔法”空地导弹炸成了废墟。

值得庆幸的是,整个沙巴州上最大的机场——哥打基纳巴卢机场躲过了无人机的打击,四架“死神”无人机未能接近机场便被空中巡逻的歼-8F战斗机锁定,四架无人机直接被歼-8F战斗机用霹雳-8导弹和23毫米双管机炮打成了燃烧的残骸坠落在哥打基纳巴卢南郊的热带雨林中。看着机场跑道上停放着的八架歼轰-7A战斗轰炸机,哥打基纳巴卢机场上的中国海航官兵们都不禁拍了拍胸口,轻舒了一口气。

美国空军无人机群的攻击刚刚谢幕,沿着基纳巴唐岸河向下游突击的八架AH-64D攻击直升机也抵达了预定的攻击地点——基纳巴唐岸河中游重镇平达珊,这批出击的直升机与前一批次直升机不同,机翼的挂架上除了挂载着“海尔法”反坦克导弹外还挂载着“九头蛇”火箭弹发射巢。

八架AH-64D攻击直升机迅速呈双机编队散开,越过平达珊镇直接扑向了第200摩步旅阵地的后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