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15 树梢幻影1

15.树梢幻影(1)

“报告,美军六架大黄蜂战斗机正扑向我杭州号驱逐舰。“银河”号航空母舰的指挥舱内,一名海军参谋向着柏一平大校汇报道。此刻的“银河”号航母战斗群正处于卡里马塔海峡与爪哇岛之间的爪哇海西部海域海面上,向着雅加达方向撤退。

在与“华盛顿”号航母战斗群第17舰载机联队进行的持续小规模冲突中,第58舰载机联队的两个主力战斗机中队已经损失了13架战斗机,而第58电子战中队也损失了2架歼-10HG电子战机,整个第58舰载机联队也就剩下了三分之二的战力。“华盛顿”号航母上的第17舰载机联队虽然也被击落了15架各型战机,但其五十架舰载战斗机的基数,使得第17舰载机联队仍然确保着对绝对的数量优势,而第17舰载机联队中一直没有露面的12架F-35C战斗机,将确保着绝对的质量优势。

面对着“华盛顿”号航母战斗群和美国空军机群的汹涌气势,“银河”号航母战斗群选择了撤退,虽然所处的海域能够得到爪哇岛和邦加岛上中国空军战机的支援,但那些岛屿也需防备美国空军的偷袭,不宜将战线拉得过大。并且。“银河”号航母战斗群中的护航舰艇对付南海同盟的海空军有余,在面对美国海空军时,还有着很大的压力。

“命令伏虎中队全力掩护杭州舰。”“银河”号航空母舰的指挥舱内,柏一平海军大校看着综合指挥系统的显示屏说道。

前出的“杭州”号导弹驱逐舰现在距离“华盛顿”航母战斗群尚有三百公里的距离,而“杭州”号驱逐舰搭载的增程型的3M80E“白蛉”超音速反舰导弹最大射程只有240公里!想要对“华盛顿”号航母战斗群构成威胁,“杭州”号还需前进60-80公里的距离!

当然就在“杭州”号导弹驱逐舰左右两侧,三十多公里的距离外,还有四艘022型导弹快艇组成的两个攻击分队。只是第58舰载机联队的空警-700舰载预警机也探测不到四艘保持着无线电静默、关闭了雷达的022型导弹艇到达了什么位置。“银河”号航母上的中国海军军官们只能靠着022型导弹艇不时通过数据链传回的讯息,判断着几艘导弹艇的大概位置。

“以杭州号做诱饵,这个饵下的是不是有些大了。”银河号航母政委走到柏一平大校身旁,低声地说道。

“不率先重创华盛顿号航母战斗群,银河号航母就将成为美国人全力攻击的目标!”柏一平大校有些无奈地说道。

“四艘022导弹艇,完成攻击后怎么办?”政委微叹了一口气,又开口问道。

“去泗水!”柏一平海军大校低声地说道,“杭州号能够幸存下来,也前往泗水。”

“报告,海影一号、二号已经进入攻击位置!”就在这时,指挥舱内的一名作战参谋突然高声汇报道。

“报告,海影三号进入攻击位置,海影四号进入攻击位置。”另一名作战参谋的汇报声也紧跟着响起。

“命令荆轲出击!”柏一平大校面色冷峻地下令道。

盘旋在爪哇海中部海域上空的一架空警-700舰载预警机和护航的两架歼-10HB战斗机、两架歼-10HG电子战机在接到柏一平海军大校的命令后,迅速加速向着“华盛顿”号航母战斗群的位置扑了过去。

中国海军这支五架战机组成的编队的异常行动顿时引起了美军E-2D预警机的注意,迅速调集了八架F/A-18E战斗机扑了过来!正在与美国海军和空军战机激战的“伏虎”中队和“雪虎”中队的战斗机迅速抽调出了六架战斗机前来掩护那五架战机组成的、代号“荆轲”的战斗分队。

顷刻间,整个战场如同掀翻了的多股诺骨牌一样,越来越多的战机扑向了行踪不明的“荆轲”分队,一时间,爪哇海中部海域上空的激烈空战都围绕在“荆轲”分队周围展开。第58舰载机联队的作战飞机几乎全部被牵制到了“荆轲”分队附近,庆幸的是从爪哇岛、邦加岛赶来的中国空军战机群及时赶到了战场,迅速接替了第58舰载机联队的任务,担负起了“银河”号航母战斗群的外围警戒作战。

与此同时,“杭州”号驱逐舰的直升机飞行甲板上,一架卡-28反潜直升机轰鸣着起飞升空,升空后便贴着海面仅十余米的高度,向着“华盛顿”号航母战斗群的位置扑去。看着几乎能够触碰到直升机的浪花,两名海航飞行员的手心中都渗透出了紧张的汗珠,尽管他们知道自己此次出击是九死一生,就如此次“杭州”号驱逐舰的出击一样,但他们和“杭州”号驱逐舰上的海军官兵们都知道,“银河”号航空母舰对于中国海军的意义!知道正在进行的这场战争对于共和国意味着什么!尽管额上也渗出了汗珠,只是两名飞行员的动作熟练而流畅,目光自信而坚定!

就在卡-28直升机起飞不久,“杭州”号驱逐舰后主炮后面的空甲板上,两架小型无人机被快速地组装了起来,随后被迅速发射升空,两架安装了中继制导设备的小型无人机升空后,便全速向着“华盛顿”号航母战斗群的位置扑去。

在第58舰载机联队的全力护航下,已经进抵到了距离“华盛顿”号航母战斗群仅300公里位置的“荆轲”分队也停止了继续前进,两架小型无人机被从空警-700舰载预警机机翼下的挂架下发射了出去,与“杭州”号驱逐舰发射的无人机一起,扑向了“华盛顿”号航母战斗群。

趁着天空中的混战,“荆轲”分队的一架歼-10HG电子战机和一架歼-10HB战斗机脱离了编队,俯冲到距离海面仅30米的高度,歼-10HG电子战机开启了大功率的电子吊舱,而后在电磁讯号的掩护下,向着“华盛顿”号航母战斗群的位置扑去。

各个中继引导分队进入了战斗位置的讯息被通过数据链传输到了四艘022型导弹艇上。就在“华盛顿”号航母战斗群以西仅160公里的海面上,两个相隔80公里的022型导弹艇分队快速展开,四艘022型导弹艇上,那巨大的发射箱的卷帘门缓缓打开,露出了里面四联装的鹰击-83A反舰导弹发射箱!

“点火!点火!……”一声声命令迅速在各艘导弹艇的指挥舱内响起,伴随着一阵阵巨大的轰鸣声,一枚接一枚的鹰击-83A反舰导弹呼啸着发射出去。

三十二枚鹰击-83A反舰导弹在一分钟内被全部发射了出去。发射完导弹的022型导弹快艇迅速释放出一排排的干扰弹,而后迅速调转航向,以48节的最大航速向着泗水港的方向狂奔而去!

四艘022型导弹艇在发射完导弹后,迅速通过数据链将“导弹已发射”的讯息传送给了“荆轲”分队。“荆轲”分队的空警-700预警机和两架歼-10HB战斗机迅速通过数据链为32枚反舰导弹提供着中继制导!

一架盘旋在“华盛顿”号航母战斗群上空的E-2D预警机扫描到了四个微弱的光点,只是那四个光点持续了仅一分钟的时间便消失了。起初美军预警机上的指挥官并未注意,但联想到突然前出的一支中国战机群时,顿时醒悟过来,那四个一闪而过的光点是中国海军中的“幻影海狼”——022型导弹艇,刚才出现在E-2D预警机的雷达屏幕上,肯定是它们正在发射反舰导弹!上帝,它们的位置距离“华盛顿”号只有160公里!

E-2D预警机迅速向“华盛顿”号航母战斗群发出了防空警报;同时指挥着四架待命中的F/A-18E战斗机和两架挂载着“企鹅”轻型反舰导弹的SH-60F“海鹰”直升机向着刚才雷达屏幕上显示的光点的位置扑去。

“干掉中国海军的那架前出的预警机!狡猾的中国人!”“华盛顿”号航母上的美军指挥官也终于明白了那五架中国战机为何会强行前出,原来是为了进行中继制导!

正在与中国海航战机进行激战中的美军第17舰载机联队的官兵们虽然不知道那五架战机的目的,但一架预警机逼近到距离己方航母战斗群如此近的位置,绝对不会是一件好事。无需“华盛顿”号的指示,美军战机便将攻击的重点都围在了“荆轲”中队的三架战机身上。

面对着汹涌而来的AIM-120C中距空空导弹,尽管伴随在空警-200预警机附近的那架歼-10HG电子战机一直开启着电子干扰吊舱实施着强电磁干扰,尽管体型巨大的空警-700预警机也释放着锡箔干扰弹,笨拙地作着规避动作,但最终还是被铺天盖地而来的空空导弹击中,拖着浓烟追向了大海!

就在空警-700预警机坠落的时候,机舱内的海航官兵们迅速将鹰击-83A反舰导弹的中继引导转到了发射出去的无人机和海面上的“杭州”号驱逐舰上。在完成了转换后,机舱内的海航官兵们才背着降落伞走到舱门口,开始跳伞。只是此时的高度已经仅剩下不足百米,只有三名年纪最小的士官和军官成功地跳出了机舱,其他的六名海航军官、两名飞行员和一名机械师随着空警-700预警机一同坠入海中,撞击引起的爆炸掀起了冲天的水柱,如同一座耀眼的丰碑。

伴随在空警-700预警机附近的一架歼-10HG电子战机和一架歼-10HB战斗机在击落了一架F/A-18E战斗机和一架美国空军的F-16C战斗机后,被两架突然窜出来的F-35C战斗机击落。

“记得是五架的,怎么只剩下了三架。”随着三架战机被击落,原本围着“荆轲”分队的中国海航第58舰载机联队的战斗机群开始散开,返回了各自的阵位中,美国海军的飞行员们有些疑惑地在机载无线电通讯器中谈论到。

“或许他们早就被击落了!冲上去,消灭中国海军‘银河’号航母上的舰载战斗机。”一番混战之后,担任空中指挥作战的美军指挥官也已经分不清了具体的状况,只是下达了作战命令,执行着最初的作战计划。一时间,简单地完成了重新编组的美国海军战斗机群,在E-2D预警机的指挥下,再次扑向了中国海军的“银河”号航母战斗群。

“警报,发现低空高速目标!是中国人的反舰导弹!”游弋在“华盛顿”号航母战斗群最前方的DDG-82“拉森”号导弹驱逐舰上的“宙斯盾”多功能相控阵雷达扫描到了贴着海面正高速逼近的鹰击-83A反舰导弹群。

“八点、十点钟方向,鹰击反舰导弹各十六枚,距离40公里!速度320米/秒,高度15米。”就在“拉森”号导弹驱逐舰发现目标的同时,盘旋在舰队上空的E-2D舰载预警机也发现了贴着海面高速逼近“华盛顿”号航母舰队的反舰导弹群,E-2D预警机迅速将探测到的讯息传输到了“华盛顿”号航母母舰和护航的各艘战舰上。

“拦截!拦截!”华盛顿号航空母舰上的美军指挥官迅速下达了攻击命令,位于舰队最前方的“拉森”号导弹驱逐舰迅速进入了攻击位置,一枚枚“标准-2”防空导弹如同节日的烟火一般,不断地从舰艏和舰尾的MK41垂直发射箱中喷涌出来,在“拉森”号驱逐舰上空划出一道道绚丽的白色轨迹。

与此同时,位于“华盛顿”号航空母舰的两侧的DDG-56“约翰·麦凯恩”号和DDG-93“钟云”号导弹驱逐舰也开始了井喷式的导弹发射,一枚接一枚的“标准-2/3”防空导弹被发射升空,扑向了来袭的反舰导弹!毕竟,这也是美国海军航母舰队第一次面对饱和式反舰导弹的攻击,虽然美国海军曾无数次设想过这样的场面。

令美国海军大吃一惊的是,就在美国海军的三艘伯克级导弹驱逐舰拼命地发射着防空导弹的时候,来袭的32枚鹰击-83A反舰导弹突然俯冲加速,一下子扑到了距离海面仅8米的高度,而导弹的速度也一下子加速到了500米/秒!

三艘伯克级驱逐舰赶紧重新搜寻着目标,虽然中国海军的导弹只是下降了七米的高度,但对于三艘美军驱逐舰来说,搜索的难度却至少增加了一倍!当三艘驱逐舰再次锁定目标的时候,导弹已经逼近到了距离“华盛顿”号驱逐舰仅27公里的距离,并且已经有十数枚“标准-2”防空导弹由于丢失了攻击目标而坠入了大海中。

数十枚“标准-2/3”防空导弹呼啸着扑向贴着海面飞行的鹰击-83A反舰导弹,一阵阵爆炸声中,14枚鹰击-83A反舰导弹被击中,坠落在大海中,激起了一道道的水柱。

剩余的18枚鹰击-83A反舰导弹则继续扑向了仅25公里外的“华盛顿”号航空母舰,导弹上的导引头已经开始工作,开始自动搜索着最佳的攻击目标。刹那间,处于前突位置的“拉森”号驱逐舰和体型庞大的“华盛顿”号航空母舰清晰地显示在了鹰击-83A反舰导弹的导引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