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19 树梢幻影5

远征无弹窗 19.树梢幻影(5)

巴厘岛的巴塘机场上,一架架满载着美军第24轻步兵师第1战斗旅官兵的C-5A“银河”和C-17A“空中霸王”大型运输机呼啸着起飞升空,扑向了爪哇岛的上空。『可*乐*言*情*首*发』

就在爪哇岛的上空,两架B-2A隐身轰炸机在八架F-22A战斗机的掩护下扑向了爪哇岛南部重镇日惹市,无边的夜色中,印尼军方在日惹地区的一座座军事设施不断地被从天而将的JDAM联合攻击弹药击中。

盘旋在三宝垄市附近地区上空执行者夜间战备任务的四架中国空军的歼-10A战斗机在接到日惹地区遭到不明飞行物空袭的警报后,在地面雷达引导雷达的指挥下迅速扑向了日惹地区的上空,只是四架歼-10A战斗机尚未到达日惹地区的上空,便遭到了F-22A战斗机的拦截。由于缺乏空中预警机的支援,四架歼-10A战斗机还未能够发现目标便被击落了两架,中国空军三宝垄地面指挥中心迅速下令剩余的两架歼-10A战斗机撤离战场,撤往爪哇岛西部地区。

在邦加岛上空的巡逻机群遭到美军F-22A战斗机的攻击后,爪哇岛上的中国空军部队便意识到情况不妙,迅速下令邦加岛地区和爪哇岛中东部地区的各空军部队集结到爪哇岛西部地区。根据情报,美国空军部署在澳大利亚地区和南东南亚地区的部队以第三代战机为主,第四代的F-22A战斗机都部署在吕宋岛方向。为此,在整个爪哇岛和爪哇海地区,中国空军只部署着少量的歼-16A战斗机,用于对付美军的F-35A战斗机。

现在,美国空军在初步控制了吕宋岛的制空权后,便悄悄从马岛撤出了一个中队的F-22A战斗机,部署到了澳大利亚。在白天,中国空军与美国空军在爪哇海上空激战时,这些F-22A“猛禽”战斗机并没有参战,就连“华盛顿”号航空母舰被击伤,退出了战斗,也没有出动,一直隐藏着,直到现在——中国海军的“银河”号航母战斗群失去了战斗力、中国空军已经疲惫之时——才亮出了毒牙。

一个白天激战都没有能够实现的目标,在夜间便轻松的实现了,在轻松的控制了爪哇岛中东部地区和爪哇海上空的制空权后,美国空军一度担忧这是中**队设置的陷阱等待着自己去钻。他们并不知道,在白天的激战中,除了“银河”号航空母舰上的第58舰载机联队被打残,失去了战斗力外;爪哇岛和加里曼丹岛上的中国空军部队同样损失惨重,在损失了五十多架各型战机后,爪哇岛上的中国空军部队可谓已经伤筋动骨。现在,中国空军南方地区的部队需要同样兼顾着日本、菲律宾方向,印度方向和东南亚地区,兵力早已捉襟见肘,一时间很难抽调出兵力支援爪哇岛,因此爪哇岛上的中国空军部队只能选择最无奈的避战。

在B-2A“幽灵”战略轰炸机完成了轰炸任务后,十二架满挂着各型攻击弹药的F-15E“攻击鹰”战斗机呼啸着进入了战场,这些战斗机直接越过了日惹地区,在F-22A“猛禽”战斗机的掩护下,扑向了中爪哇省西北地区的勿里碧市和直葛市,将成吨成吨的精确制导炸弹倾泻在两座城市的铁路和公路枢纽上!切断着部署在三宝垄市和泗水市的中**队第205机步旅和第1陆战旅与雅加达之间的联系。

就在美国空军的战机横扫过爪哇岛中东部地区的上空的时候,第24轻步兵师陆航旅攻击营的三十余架OH-58D侦察直升机和AH-64A攻击直升机掩护着突击营的三十余架UH-60L通用直升机贴着海面扑向了日惹市的日惹机场!

由于日惹机场的电力系统已经被美军摧毁,整座机场已经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而印尼军队装备的数量不多的雷达早已被美军的反辐射导弹摧毁,日惹机场上的近百名印尼守军在各自的阵地中,还未接到任何的空袭报警,只是隐约听到远处传来的螺旋桨的轰鸣声,便被从天而降的“海尔法”空地导弹和“九头蛇”火箭弹雨所淹没。

完成攻击后的武装直升机群迅速扑向了日惹地区的其他地区,只留下了四架AH-64A“阿帕奇”攻击直升机在日惹机场上空来回巡视着,机首下方的30毫米机关炮不停地转动着,严密监视着地面上的情况。而日惹机场跑道上方,一架架UH-60L“黑鹰”通用直升机正强行在机场跑道上起降着,成群的美军士兵快速地冲了下来,快速地扑向日惹机场的各处角落。

三百多名美军士兵被一下子投送到了日惹机场上,在四架“阿帕奇”攻击直升机的支援下,很快便控制了日惹机场。随着先头部队前来的机场空勤人员迅速在机场跑道上设置着夜间着落照明设备。

夜间照明设备刚刚铺设完毕,机场上空便传来了巨大的轰鸣声,一道道红色的灯光在夜空中闪烁着。闪烁的灯光中,一架C-5A“银河”大型运输机如同一只庞然巨兽强行在日惹机场上着落。就在运输机在机场跑道上滑行的时候,机尾的舱门已经换换打开;运输机刚刚停稳,一辆“斯瑞克”装甲车从机舱中快速的冲了出来。

一架接一架的美军大型运输机在日惹机场上降落,越来越多的“斯瑞克”八轮战车出现在了日惹机场上,着落后的“斯瑞克”战车迅速向着日惹地区的各处战略要点扑去……

就在日惹市以东三百余公里处地东爪哇省的勿里达市,就在勿里达市北郊的热带丛林中,中国空军第15空降军直属“蓝天利剑”特战大队一中队的胡帅上尉正率领着替他的小分队隐蔽在丛林中休息着。

胡帅上尉率领的特种作战分队从巴苏鲁安市南下,在越过了玛琅市后,便发现了美军地面部队的踪迹。虽然没有能够发现美军的重装部队,但根据发现的美军的后勤车队判断,至少有一支团级以上的重装部队在前方进行着作战准备。胡帅上尉也曾准备挑两个后勤车队开开荤,只是美军的后勤运输车队都拥有者装甲车和直升机进行着护驾,胡帅上尉的这支特战分队是孤军深入,并没有携带太多的重型反装甲武器。突击这些目标并不能对战局产生任何的涟漪,胡帅上尉决定继续等待着。

当胡帅上尉率领的特战分队在到达勿里达市附近时,终于发现了美军的重装部队,一辆辆M1A2主战坦克和M2A2步兵战车覆盖着厚重的伪装网,沿着热带丛林中间的简易公路小心地向着北方前进着。

胡帅上尉依靠着一颗长势茂密的大树,透过头盔式夜市仪观察着四周的情况,口中嚼着巧克力,给自己补充着能量。连续二十多个小时的强行军,途中还需避开美军的警戒部队,使得以训练量强度大而著称的“蓝天利剑”特战大队的队员们都有些喘息,都抓紧时间补充着能量。简单的休整之后,胡帅上尉便派人去抓两个俘虏回来,确认一下眼前这支美军的真实身份和规模。

“队长,确认是美军第278装甲骑兵团。他们身后跟着的是第24步兵师的第2斯瑞克战斗旅。他们的任务是控制格雷西至莫佐克托一线,切断泗水市地区的第1陆战旅的退路。”一名空降兵特战队员悄声地来到胡帅上尉的身旁,低声地汇报道,将手中的两个士兵牌递给了胡帅上尉!

“两个人呢?”用帆布遮挡住自己,用战术手电的亮光看了一眼士兵牌上的信息,胡帅上尉关掉手电,掀开帆布低声问道。

“处理了!”空降兵特战队员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说道。

“做干净没?别被美国人盯上咱们。”胡帅上尉将两名美军俘虏的士兵牌丢给面前的特战队员,“留着做个纪念吧!”

“做干净了!放心!”空降兵特战队员抓过丢来的士兵牌,放入口袋中,对着胡帅上尉说道。

“抓紧时间休息,半小时后出发。该给美军活动活动筋骨了!”胡帅上尉对着面前的队员说道。说完便取出战术背包中的PDA,迅速将发现的情况上报给了位于雅加达的第15空降军军部,

“看来美国人在爪哇岛准备一下子吃掉我们的第1陆战旅和第205机步旅!”台湾岛的衡山指挥所内,南洋战区指挥部的众军官都汇聚在一号作战大厅内,关注着各个战场上正在进行的激战。看着第15空降军最新传回的情报,南洋战区参谋长任超中将开口说道。

“利用第278装甲骑兵团和一个斯瑞克旅来切断第1陆战旅的退路,再由第1陆战师从马都拉海峡登陆上岸,与我军的第1陆战旅决战!三倍的兵力优势,我们第1陆战旅肩上的担子很沉哪!”南洋战区副司令、南海舰队司令员唐天宇中将微皱着眉头说道,眉宇间弥漫着深深的担忧,现在在爪哇岛东部地区,制空权被美国人控制着,第1陆战旅将在得不到任何支援的情况下,能靠自己的力量去抵抗美军的海陆空三军的一体化攻击。

“美国人的目标不只是第1陆战旅,还有三宝垄市的第205机步旅,美国人出兵占领了日惹市,依靠着日惹地区的机场,美军的直升机群便可以不间断地出现在三宝垄地区的上空。即使第24步兵师只是一支轻装步兵师,但在得到一个陆航旅的支援后,足以对没有制空权的第205机步旅构成致命威胁。”任超中将点着新被美军占领的日惹市说道。

“美军用在爪哇岛方向的兵力也就第24步兵师、第1陆战师和第278装甲骑兵团,现在这三支部队都已经投入到了爪哇岛东部和中部地区,暂时没有兵力进攻爪哇岛西部地区。我们是否让雅加达地区的第130空降团出击,支援第205机步旅?”一名澎湖军区的作战参谋开口建议道。

“美军拥有着非常强大的战略运输能力,他们随时可以将一支重装部队投入到爪哇岛西部地区;跟何况美国海军的卡尔·文森号航母战斗群正从苏门答腊岛外海逼近爪哇岛,雅加达地区的兵力不能轻易调动!”任超中将否决了那名参谋的建议,他知道爪哇岛西部地区才是中美双方最终争夺的地点,现在绝不是轻易出动预备队的时候。

“第41集团军在加里曼丹岛也已经和美军第2步兵师展开了大规模的地面攻坚战。在吕宋岛,日军第101步兵师团和美军第3陆战师已经全部上岸,两支部队的先头部队已经出现在了土格加劳地区,与第127机步师展开了交火;另外,根据情报,美军第25轻步兵师也已经全部抵达了打拉市,第1骑兵师一部已经在丁阿兰湾地区登陆,预计24个小时内,第1骑兵师就将能够全部部署到吕宋岛。”南洋战区总指挥官朱震宇中将只是看着电子沙盘,向着众将领讲述着最新的战场形势,“我们与美军同时在四个战场上展开,我们困难,美国人也不轻松!各个战场上各支部队需做好打硬战、苦战的准备,奋勇杀敌。”

衡山指挥所一号作战大厅内的众军官都安静地看着朱震宇中将,只是朱震宇中将的发言已经就此结束,他走到了战区空军部队指挥官林峰空军中将的面前,“轰炸机群到达了什么位置?”

“已经越过台湾海峡,到达了台北县的上空,即将抵达宜兰县上空。”林峰空军中将立正回答道。

“按原定计划展开攻击!”朱震宇中将冷冷地命令道。

“是。”林峰空军中将立正回答道。他知道,在未来的几个小时内,整个人类都将面临着一次生死存亡的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