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10 目标航母2

10.目标,航母(2)

当中国海军的“上海”号航母战斗群进抵到日本冲绳群岛最南端的与那国岛附近的时候,舰队中的“福州”号导弹驱逐舰突然加速驶离了编队,冲到了与那国岛的领海线外,前后甲板上的AK130主炮同时对准了与那国岛的方向。

“开炮。”“上海”号航空母舰的指挥舱内,“上海”号航母战斗群指挥官林海大校冷冷地下令道。顷刻间,数十发130毫米高爆榴弹咆哮着从“福州”号驱逐舰的两门双联装主舰炮的炮管中喷射而出,雨点般地砸向了与那国岛。

与那国岛在之前中**队对冲绳群岛的空袭和导弹打击中,已经被中国陆军的“神鹰-400”远程火箭炮系统夷为平地,驻守在与那国岛上的日本陆军的一个加强营死伤惨重,如果不是日军在与那国岛的宇良部山和满田原山修建了大量的山洞掩体的话,岛上的日军很可能已经全部去见了天照大神。当然与那国岛上没有撤离的日本平民基本上是非死即伤,现在已经纷纷撤离了该岛,整个岛屿上只剩下了据守的一个不满编的日军步兵营。

原先被日本作为进攻台湾岛跳板的与那国岛,此时却成了日本人手中的一个鸡肋。

就在“福州”号驱逐舰对与那国岛进行炮击的时候,中国海军的十余架直-8K运输直升机在澎湖军区的八架AH-1W武装直升机的掩护下,呼啸着从台湾岛宜兰县的四处直升机机场上起飞升空,贴着海面扑向了与那国岛!

“上海”号航母战斗群在行进到与那国岛以南五十海里处的海域后,便缓缓减慢了航速,一架架歼-11H和歼-10H舰载战斗机呼啸着起飞升空,拦截着从南面扑来的美国海军第5航母战斗群的舰载机群,同时拦截着从东北方向扑来的美国空军战斗机群。

“中国海军陆战队在与那国岛登陆!”菲律宾海中部海域,美国海军第5航母战斗群的“里根”号航空母舰的指挥舱内,第5航母战斗群指挥官杰克·阿泽德海军少将吃惊地惊呼道,“中国人想干什么,难道中国人准备在没有制空权的情况下在与那国岛登陆吗?”

“根据与那国岛上日本守军发来的情报,与那国岛遭到了猛烈的炮击;同时二十多架各型直升机同时向与那国岛发起了攻击,并在岛上机降了一个步兵营的兵力。”第5航母战斗群的情报军官拿着从美国太平洋战区传来的情报,对着杰克·阿泽德少将汇报道。尽管第5航母战斗群是距离与那国岛最近的美国部队,只是日本与美国并没有结成联盟,就连在吕宋岛上的日本陆军和美国陆军也是各自为战的,除了吕宋岛战场外,其他各个战场的日军和美军都只能从自己的上级那里获得最新的情报。当然,经过几轮中转之后,所获得的情报同战场上真实的情况已经有了很大的出入。

“如果中**队要夺占与那国岛的话,上海号航母战斗群完全不必南下,在钓鱼岛海域就足以全方位支援登陆与那国岛的部队。”里根号航空母舰舰长丹尼尔·戴维斯海军上校看着电子海图上,中国海军“上海”号航空母舰的位置,微皱着眉头说道,“进攻与那国岛很可能只是中国海军打出的烟雾弹。”

丹尼尔·阿泽德海军少将深深地点点头,“中国海军的上海号航母战斗群南下,意图不明,目前情报部门也没能给出更多的情报。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阿泽德将军,我认为我们不必去理会中国海军在策划什么阴谋,只要我们击沉了中国海军的上海号航空母舰,我们就是胜利者。在实力面前,中国人的那些计谋只是一个个天真的想法而已。”丹尼尔·戴维斯海军上校点着电子海图上“上海”号航母战斗群的位置说道。

“恩!”杰克·阿泽德海军少将赞同着点点头,显然,作为一名海军军官,他也更加倾向于实力决定一切。

“命令,里根号航母上的第6舰载机联队向中国海军的上海号发起进攻;福特号航母上的第10舰载机联队负责阻击台湾岛上中国空军对上海号的支援。”杰克·阿泽德海军少将在沉思片刻,下令道。

片刻间,“里根”号和“福特”号航空母舰的飞行甲板上,一架架F-35C战斗机和F/A-18E战斗机不断地被牵引上起飞位置,在空勤官兵的指挥下,咆哮着冲上蓝天,这些战机前前往与那国岛外海,与先前出击的舰载机群一起,向中国海军的“上海”号航空母舰发起进攻。

就在美国海军第5航母战斗群的舰载机轮番出击着,向“上海”号航母战斗群发起进攻的时候,在吕宋海峡的巴布延群岛最东端的甘米银岛沿海地区,一艘艘隐藏在民用船只中间的022型导弹快艇掀掉了批盖的伪装网,打开马达,以45节的航速向着菲律宾海扑了过去。

台湾岛衡山指挥所的南洋战区指挥部内,朱震宇中将等南洋战区的众将领正围聚着电子沙盘前,关注着目前菲律宾海的最新情况。但此刻,整个指挥大厅的主角并不是南洋战区的将领,而是东海舰队司令李元林海军中将,南洋战区副参谋长陶然海军少将显然也是主角之一,他正紧张地关注着每一支进入预定位置的部队。

“上海号的第3舰载机联队已经损失了18架各型战机,第2舰载机联队损失各型战机13架。”陶然少将接过一名海军参谋传来的最新情报,对着李元林海军中将说道。

其实,正在与那国岛南部海域同时迎击着美国海军第5航母战斗群和美国空军战机群的“上海”号航空母舰并不只是一支孤军,因为从“上海”号航空母舰上起飞的并不只是原先搭载的第3舰载机联队。原“北京”号航空母舰的第2舰载机联队从澎湖列岛的几处野战机场上起飞,抵达了与那国岛附近海域后,便与第3舰载机联队混在了一起,以“上海”号航空母舰为出击基地,不断出击,迎击着美军的战机群。这也是美国海军舰载机部队很费解的,为何中国海军“上海”号航母的舰载机打来打去,仍然有强大战斗力的原因。

“命令上海号,伺机对西表岛和石垣岛进行空袭。务必将美军第5航母战斗群的注意力吸引在与那国岛方向。”李元林海军中将对于两支舰载机部队的伤亡,没有丝毫的在意,只是继续下达着命令。

其实李元林海军中将的心里也在滴血,虽然中国海军已经培养出了足够六艘航空母舰使用的舰载机飞行员,但每一个舰载机飞行员都是中国海军的宝贝,他们都是中国海军走向远洋的基石。尤其是现在正在参战的第3舰载机联队和第2舰载机联队,两支部队在之前都参加过激烈的战斗,他们就是中国海军舰载机部队最宝贵的财富。

“报告,海狼攻击群抵达九号海域,六十分钟后将抵达预定海域。”一名海军作战参谋走到李元林中将身旁汇报道。

“暗箭分队抵达什么位置?”李元林中将看着陶然少将问道。

“五十七分钟后将抵达攻击位置。”陶然少将迅速在电子沙盘上指出了五支暗箭分队的位置。

“命令,东海舰队航空兵各部和华南空军各部,按预定方案展开行动。”李元林海军中将,抬起手腕,看了一下手表,对着陶然少将下令道。

安徽省芜湖空军基地,基地内的主起飞跑道上,三十多名身着抗荷服的飞行员整齐地列队在机场跑道边上,一名四十多岁的飞行员站在众人的前面,面色严峻地看着列队中的每一个人。他们的身后,是一字排开的三十七架歼-11B战斗机,每一架战机的机翼下,都挂载着十二枚闪着寒光的空空导弹。

“立正!”中国空军第3航空师师长钱忠空军大校看着每个飞行员脸上坚定而自信的神色,满意的微微点点头。

“9团在之前的战斗中,没有给我们三师丢脸。但9团之前的战斗都是去给南洋战区空军打下手的,今天咱们三师将唱主角,拿出你们的看家本领,让华南空军的空二师瞧瞧,谁才是空军第一师!”钱忠大校扯开嗓门,对着面前的飞行员们说道,当然他的声音将通过视频传送到空三师的8团和9团的驻地,8团和9团的飞行员们也将在电视前收看师长的出征宣言。

“各团飞行时间最短的两个人留下!其他人出发!”钱忠大校大手一挥,对着众飞行员说道。

“师长,为什么不让我们出征?”正当钱忠大校拎着飞行头盔走向自己战机的时候,两名空军中尉走到钱忠大校身旁,开口问道。显然他们两个就是空3师7团,飞行时间最短的两名飞行员。

“服从命令!”钱忠大校面色顿时转为阴沉,对着两人说道。

“师长,我们的飞行技术是比前辈们差点,但这次战区空军的命令是全师出动,你为什么不让我们参战!我们不会给三师丢脸!”两名中尉飞行员态度同样坚决。

钱忠大校阴沉着脸,径直登上了自己的那架歼-11B战斗机,熟练地调试完各项设备,在地勤人员递来的记录表上签上名字,地勤人员忙碌着撤走附在机身上的梯子。

“师长!师长!”两名中尉飞行员焦急地在钱忠大校的战机下叫喊道。

“老陈,把这两个兔崽子给我带下去!居然敢违抗命令,都给我关到休息室!”钱忠大校对着机身下方的一名三级军士长喊道。

被钱忠大校称为老陈的三级军士长迅速和几名地勤人员一起将两名中尉飞行员拉住,夹着送往了飞行员休息室。

而钱忠大校似乎想到了什么,招手喊来在机场边送行的政委,当政委来到钱忠大校的战机下面,钱忠大校站起身,趴在机舱上,对着下面的政委喊道,“去给8团和9团挂个电话,每个团必须留下两名飞行员,不服从命令的,直接关禁闭。”

“老钱,你这是干啥?战区空军司令部的命令,本来就是全师出动。”政委有些不解地说道。

“得为三师留点种子!”钱忠大校声音微低沉了些,认真地说道,然后便坐回了机舱,戴好飞行头盔,对着政委和地面上站立着的地勤官兵们敬了一个军礼后,放下了驾驶舱盖,驾驶着战机缓缓驶向了起飞跑道。

一架架满挂着各型空空导弹的歼-11H战斗机轰鸣着冲上蓝天,三十五架歼-11H战斗机在空警-2000大型预警机的指挥下,以五百米的飞行高度沿着长江向东飞行,扑向了东南方向的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