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20 兵威关岛3

20.兵威关岛(3)

“丁旅长,你就让我的营上吧。泗水市市区内的一处地下停车场内,陈汤营营长李继中校对着陆战1旅旅长丁辉大校说道。

就在这处停车场内,一辆05式两栖指挥车停在这里,在装甲指挥车的周围,多台电台和电脑组成了一个简易的指挥部;而停车场的两个出入口,分别有一辆99式主战坦克把守着。至于停车场上面的这栋十一层的建筑,已经完全处于陆战1旅的控制之中。

“不行!”丁辉大校干脆地拒绝了李继中校的请求,“陈汤营继续待命!”

陈汤营作为当初远程奔袭雅加达临时组建的一个混编装甲步兵营,虽然在平息雅加达**暴动中没有能够起到多大的作用,但其高效的组织效率却令中**方眼前一亮。在印尼**暴动事件平息之后,中**方并没有取消临时组建的陈汤营的番号,反而让其保留了下来,并继续驻扎在雅加达,并且在第15空降军军部的协助下扩编为了一个满编的混装营,作为中**队职业化一次尝试。

扩编之后的陈汤营营长由第20集团军第58机步旅副参谋长李继中校担任,同时从华南军区广西边防部队抽调了一百名参加过边境保卫战的官兵补充到了陈汤营之中。早在中日吕宋岛战争开始之前,镇守爪哇岛的第15空降军军长聂洪波少将下令由“汉唐兵团”成员和中原军区、华南军区抽调的官兵组成的陈汤营调到了泗水市的海军陆战队第1机步旅的战斗序列之中,协助陆战1旅的战斗。

“那让边防连参战吧,边防连全是轻装步兵,打阵地战决定是行家。”李继中校显然并不死心,“他们都是在中越边境与越南陆军死磕过的,战斗经验丰富。”

丁辉大校这次没有直接拒绝李继中校的请求,思考片刻之后,开口说道,“士气不可夺,让边防连参战。其他几个连继续待命。”

“是。”李继中校兴奋地回答到,转身便要离开。

“回来。”丁辉大校喊住了转身离开的李继中校,“你不许加入到边防连里参战,边防连的战斗由卢靖辰连长全权负责。”

听到这个命令后,李继中校顿时泄了气一般,只得接受了命令转身离开了这个临时的旅指挥部。

已经被美国海军陆战队航空火力摧毁的泗水市印尼海军学院的一处残破的房间内,已经升为了下士的李唐在接到了连长卢靖辰上尉的命令后,迅速打破了沉寂,通过事先约定好的讯号联络着其他五名同伴。

李唐下士伤病痊愈后便与连长卢靖辰上尉一起南下抵达了爪哇岛,原本李唐是申请了加入第205机步旅的,只是在得知爪哇岛上还有一支主要由汉唐兵团的成员组成的陈汤营后,顿时想到了西汉名将陈汤的那句荡气回肠的千古豪言: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李唐当即申请加入陈汤营,连长卢靖辰上尉也同李唐一样申请加入陈汤营。两人的申请都获得了通过,毕竟两人曾经都是步兵部队的,第205机步旅属于重装机械化部队,两个人加入后尚需一段时间去适应,而陈汤营本来就准备再新建一个步兵连,如此一来便是顺理成章了。

其他五名身披单兵伪装服的士兵相继来到了李唐的身旁,李唐在PDA的电子地图上标注上自己这个战斗分队的位置,对着身旁的其他五名战士,在电子地图上圈出了自己这个分队的战斗区域。

一阵低沉的轰鸣声由远至近传来,李唐和其他五名战士迅速隐蔽起来,李唐通过废墟的缝隙看到,两架AH-1Z“蝮蛇”攻击直升机掩护着两架CH-46E“海上骑士”运输直升机超低空逼近到了海军学院操场的上空,两架AH-1Z“蝮蛇”攻击直升机在海军学院上空来回巡视着,机首下方的20毫米机关炮对着地面,不时对着可疑的目标打着点射。

两架CH-46E直升机迅速降落在被炸弹炸得坑洼不平的操场上,这里曾经被美国海军陆战队选择为机降的地点,只是美军的直升机刚刚卸下二十多名海军陆战队员,这里便遭到了一阵猛烈的迫击炮弹袭击,数十发120毫米迫击炮弹将整个操场变成了一座血腥的屠杀场,二十多名尚未来得及展开的美军海军陆战队员被纷飞的炮弹破片撕成了碎片!而担任炮击任务的中国陆战1旅的四门05H式120毫米两栖自行迫榴炮也有两门在撤退的时候被美军的AV-8B“海鹞”攻击机发现,被呼啸而至的“小牛”空地导弹炸成了碎片。

“看来美国海军陆战队有一套嘛,都知道兵不厌诈了。”李唐看着从两架CH-46E运输直升机上降落下来的四十余名美国海军陆战队员,在心中暗自说道。操场上,着落的美国海军陆战队员迅速展开,快速的奔向操场附近的各个制高点,建立防御阵地,同时,三门M252型81毫米迫击炮被美国海军陆战队员以五十米的间隔分散部署在操场的空地上。

两架CH-46E运输直升机很快便飞离了这里,而两架AH-1Z攻击直升机依旧盘旋在海军学院附近的上空,执行着警戒任务,李唐知道这些直升机还随时准备为下面机降的美国海军陆战队提供火力支援。

一架AH-1Z攻击直升机突然猛地拉升起来,同时释放出了红外干扰弹,紧接着便看到一枚红樱-6便携式防空导弹拖着浓浓的尾烟直逼那架直升机。只是一连串的红外干扰弹使得红樱-6导弹被干扰,偏离了航向,而逃脱了打击的AH-1Z攻击直升机迅速俯冲下去,短翼下一阵火光闪烁,十数发火箭弹呼啸着砸向了地面。

“你,东南角的那门迫击炮;你,西南角的那门迫击炮;你,西北角的那门迫击炮。”李唐点着三个背着PF89式单兵火箭筒的士兵说道,给三个人分配着任务,又指着背着一具红樱-6单兵防空导弹的下等兵说道,“你,负责攻击天空中的美军直升机。打完导弹就撤退,不要去管战果。狙击手,你挑个射击位置,干掉美军一个指挥官,大小不限,军士也行。所有人打完就撤,不要管战果,在这个位置汇合。”李唐点着PDA电子地图上,距离海军学院三百米外的一处杂乱的居民区说道。

“是。”五名战士迅速回答道,五个人都是广西边防部队的士兵,都参加过边境地区的守卫战,他们对于李唐独自扼守1380高地阵地前沿的事迹都已有耳闻,在组建这个班时,众人都推荐了李唐担任这个班的班长。

五名士兵快速地为自己选择了一处阵地,而后便迅速散开,消失在了自己的阵地上。李唐拿起自己的81-1式自动步枪,自从经历了那场边境守卫战之后,李唐和广西边防部队的许多官兵一样,对于陪伴着自己在战场上厮杀的81-1自动步枪格外信赖。在加入陈汤营后,得知可以使用81-1自动步枪时,李唐毫不犹豫地选择了81杠。

换上一个穿甲燃烧弹的弹夹,李唐打开了折叠着的枪托,瞄准住了一百多米外的一个警戒的美军M249班用机枪小组。

“嗖!”一枚红樱-6便携式防空导弹突然从李唐左侧百余米外的一处废墟中间窜起,扑向了天空中两公里外的一架AH-1Z攻击直升机。就在红樱-6防空导弹窜起的同时,三枚PF89式80毫米杀爆火箭弹也呼啸着同时从三个不同的方向扑向了刚刚展开的三门M252型81毫米迫击炮!

李唐的余光看到,操场西端,三名美国海军陆战队员中的一人仰面倒在地上,甚至可以看到空气中飞散的鲜血和脑浆。李唐借助着操场上猛烈地爆炸,手中的81-1自动步枪也对着美军的那处机枪阵地连续打出了多个点射,操纵着M249班用机枪的美军陆战队员脑袋顿时被密集的子弹打成了碎片,而机枪副手也被李唐连续射出的子弹打倒在地。

打掉了十五发子弹后,李唐迅速从隐蔽的阵地上跃起,快速地沿着早已准备好的路线撤离了自己的阵地,刚刚绕过两道墙,李唐便听到自己刚才隐蔽的阵地上,传来一连窜榴弹爆炸的声音。而天空中,李唐班里这名防空兵的运气显然比较好,他攻击的那架AH-1Z攻击直升机此刻拖着浓浓地黑烟摇摆着坠向地面。

借助着密集的建筑,李唐顺利地撤到了预定的集结地点,当他到达的时候,已经有三名战士等待在了那里,片刻之后,其他两名战士也相继赶来。看着全班人都平安撤出了战斗,李唐心中微舒了一口气,虽然李唐已经看淡生死,但每次战斗,他都希望着自己的战友都能够平安归来,虽然这样的希望有些奢侈。

李唐迅速向指挥部汇报了在海军学院发现的情况,他猜测,这绝不是美军孤立的军事行动,美军显然没有真正放弃所擅长的蛙跳作战,只是美军在等待时机而已。

当李唐率领着自己的战斗小组向着下一个目标进发,就在他们身后的海军学院的操场上,数十发120毫米迫击炮弹呼啸而下,再次在操场上炸开,刚刚从李唐班的突袭中缓过神来的美国海军陆战队员们再次陷入一片火海之中。

只是像李唐班这样幸运的部队却不多,美军陆战队此次的机降显然取得了很大的成功,因为美军第1陆战师第1陆战步兵团同时在泗水市内的十个地点进行了机降,只有两处地点遭到了中**队的火力突袭,其他的八个地点都没有被中国海军第1陆战旅发现。美国海军陆战队迅速以八个机降点位中心,向着四周的地区扩散开,配合着外围进攻的第1陆战师的重装部队,不断压缩着中国陆战1旅的控制区域。

就在中美两国的海军陆战队在泗水市展开激战的时候,爪哇岛中部的三宝垄地区,中国陆军第205机步旅与美国陆军第24轻步兵旅之间的战斗同样激烈。只是第205机步旅所处的战场显然比第1陆战旅要舒服得多,虽然美军也控制着制空权,但在三宝垄附近,美军只控制着日惹机场一个大型机场,还有几个小型野战机场。美国空军无法在这里驻扎大量的空军部队,更重要的是,驻扎在日惹机场的美国空军以制空战斗机为主,因为在爪哇岛的西部,中国空军仍然控制着那里的制空权,随时可能扑过来咬美军一口。

第205机步旅没有像第1陆战旅那样放弃重武器,利用城市地形与美军打巷战,而是将重武器隐藏在城市的街道中,等待着美军第24轻步兵师的进攻。美军第24轻步兵师装备的“斯瑞克”轮式装甲车显然不是第205机步旅装备的04式履带式步战车的对手,十数个小时的激战下来,在通往三宝垄市区的各个道路的路口,到处都是被打成了废墟的“斯瑞克”轮式装甲车和被烧成了黑炭的美军装甲兵。

当然,也有许多被击毁的04式步战车,只是这些步战车大多数是被美军的武装直升机击毁的。美军第24轻步兵师陆航旅的直升机为了摧毁这些战车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至少有二十架AH-64A攻击直升机和OH-58D侦察直升机被击中坠毁在了三宝垄市区内。

第24轻步兵师显然没有第1陆战师那样豪华的支援阵容,在第1陆战旅的身后,有两艘两栖攻击舰和马都拉岛上三个野战机场上的将近两百架各型直升机和攻击机的强大空中支援阵容,第1陆战师可以不在乎二十架的战损。但第24轻步兵师陆航旅总共只有不足五十架的攻击直升机和武装侦察直升机,显然经不起这样的战斗消耗。此刻,第24轻步兵师只得暂停了进攻,改由从巴厘岛起飞的空军机群对三宝垄市进行着空袭,以期能够尽可能多的摧毁第205机步旅的有生力量。

与此同时,日惹机场的机场跑道上,两架满挂着空空导弹的F-15C战斗机呼啸着起飞升空,升空后两架战机迅速调整好航向,向着爪哇岛西部空域扑去。就在这两架F-15C战斗机的上方3000米的9000米的高度中,多架F-22A战斗机以1.2倍音速的速度扑向了正盘旋在西爪哇省与中爪哇省交接处空域中的中国空军的巡逻机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