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22 兵威关岛5

22.兵威关岛(5)

当最后一枚“鱼叉”空舰导弹被击毁在距离“深圳”号驱逐舰仅三公里的海面上,被摧毁的“鱼叉”导弹被撕成了碎片,分散着散落在了“深圳”号驱逐舰面前的海面上。至此,美军战机起的轮导弹攻击未能取得任何的战果就宣告失败。

只是“银河”号航母战斗群中的海军官兵们还未来得及庆祝自己的战果,雷达上已经出现了美军第二轮来袭的“鱼叉”空舰导弹群。顿时间,刚刚结束的防空警报声再次响起,片刻之后,一枚枚海红旗-16中程防空导弹咆哮着升腾而起,迎向来袭的“鱼叉”导弹群。

就在中国海军的战舰拦截着来袭导弹的时候,两架ea-18g电子战机逼近到了距离“银河”号航母战斗群160公里处的区域,对着“银河”号航母战斗群释放着强烈的电磁干扰,顿时间,中国海军的几艘护航战舰的雷达显示屏上顿时一片雪花。多枚射出去的海红旗-16防空导弹也失去了目标,坠入海中。

各艘战舰上的电子对抗设备同时开启,顿时强大的电磁干扰信号便涌向了两架ea-18g“咆哮者”电子干扰机。一时间,强烈的电磁波在中国战舰与美军战机之间展开了无形地较量。

“轰!”一枚“鱼叉”空舰导弹躲过了海红旗-16防空导弹的拦截,又穿过了730近程防御系统的弹雨阻拦,狠狠撞上了“深圳”号驱逐舰直升机库的右侧,顿时间滚滚浓烟从“深圳”号驱逐舰上冒了出来,巨大的爆炸波及到了右舷的那座730近程防御系统,使得原本密集的火力顿时稀弱了许多,又有一枚“鱼叉”空舰导弹趁虚而入,躲过了拦截,撞上了距离深圳舰不远的“济阳”号导弹护卫舰。

不远处的“武汉”号驱逐舰和“咸阳”号护卫舰加速插向两艘受伤外围,为两艘战舰提供掩护。庆幸的是,这时最后几枚“鱼叉”反舰导弹被四艘战舰射的干扰弹诱导偏离了航向,坠毁在了距离中国海军战舰仅三四公里的大海中。

“深圳”号驱逐舰和“济阳”号驱逐舰上的损管小组迅速拖着水管开始救火的时候,刺耳的防空警报声再次响起。

“奶奶的,有完没完!”深圳舰的指挥舱内,舰长柳志峰上校破口骂道。此刻,深圳舰庞大的舰体正在转向,将没有被击中的一侧对准了爪哇海的方向,以便左舷的730近防系统能够加入到拦截作战的行列之中。

就在“银河”号航母战斗群的护航舰艇展开第三轮拦截的时候,在“银河”号航母战斗群的80度的航向上,四架rah-66“科曼奇”隐形直升机正贴着海面扑向了正在进行拦截作战的中国海军战舰。

当四架“科曼奇”直升机逼近到距离中国海军的舰队只有四十公里的时候,一架f-22a战斗机高速逼近到了距离中国海军舰队仅70公里的距离上,而后对着盘旋在中国海军舰队上空的那架卡-31预警直升机连续射了四枚aim-120c5中距空空导弹,射完导弹的f-22a战斗机在引导着导弹进入到了末端攻击范围之后,立即调转机身,以1.8倍音速的速度向着爪哇海腹地狂奔,而就在它的身后,四枚48n6e远程防空导弹正紧追而至,只是在追击了一段距离后,30n6e1型相控阵雷达失去了目标,四枚导弹无奈地坠向了大海之中,。

笨拙的卡-31预警直升机尽管做了最大的努力,还是未能逃过四枚aim-120c5中距空空导弹的截杀,拖着浓烟坠毁在距离“银河”号航空母舰不远的海面上。在击落了“银河”号航母战斗群的千里眼后,四架“科曼奇”直升机迅速散开,开启了电子干扰器,贴着海面扑向了中国海军的舰队。

中国海军的护航舰艇明显都被汹涌来袭的反舰导弹吸引住了视线,对于从自己东侧扑来的威胁,毫无察觉,四架“科曼奇”直升机成功地逼近到了距离中国海军舰队仅十公里的距离上。片刻间,四架直升机分别扑向了中国海军的两艘051c型驱逐舰、“武汉”号驱逐舰和“银河”号航空母舰!

“嗖嗖嗖!”两枚agm-114l“海尔法”空地导弹呼啸着扑向了“沈阳”号驱逐舰尾部的30n6e1型相控阵雷达,两阵巨大的爆炸声中,“沈阳”号驱逐舰防空作战最主要的武器被炸成了一堆废墟。

同样的爆炸还在“沈阳”号驱逐舰的姊妹舰“石家庄”号上响起,“石家庄”号驱逐舰舰尾的30n6e1雷达同样被呼啸而至的“海尔法”空地导弹打成了废墟。

前去攻击“武汉”号和“银河”号的两架“科曼奇”直升机显然没有它们的同伴幸运,攻击“武汉”号的那架“科曼奇”直升机被“咸阳”号护卫舰现,“咸阳”号护卫舰左舷空闲着的730近防系统迅速锁定了贴着海面而来的“科曼奇”直升机,一阵密集的30毫米穿甲弹将这架“科曼奇”直升机撕成了碎片。攻击“银河”号航母的那架“科曼奇”直升机则被“温州”号护卫舰现,两枚海红旗-7近程防空导弹直接将其送入了海中。

“美军复制了东海舰队攻击第5航母战斗群的战术。”看着近距离坠毁的那架“科曼奇”直升机,“银河”号航母舰长柏一平大校紧锁着眉头对着身旁的政委说道。

“外围的拦截已经成强弩之末,已经无法抵御美军这一波次的导弹攻击,现在我们又失去了中圈的防御网,下面只能靠‘银河’号近身肉搏了!”政委看着远处冒着黑烟的几艘战舰说道。

两架突入了中国海军“银河”号航母战斗群核心区域内的“科曼奇”直升机准备继续向两艘051c型驱逐舰起攻击的时候,多枚天燕-90防空导弹从两艘051c型驱逐舰上加装的海红旗-10防空导弹射器中飞窜出来,咬住了两架“科曼奇”直升机,将两架给两艘051c型驱逐舰造成了极大破坏的直升机送入了海中。

在中美两国的海战中,双方动用隐形战机超低空逼近对方的航母战斗群,起近距离偷袭的战术得到了中美两国海军的高度重视,虽然这样的战术在两次实战中效果并不显著,却显示出了巨大的潜力。战后,中国海军在“暗箭”无人机的基础上研制出了新型的“暗箭Ⅱ”隐形无人攻击机;美**方也研制出了类似“暗箭”的“海鹰”隐形无人攻击机。

不出柏一平大校的所料,外围拦截的四艘战舰经过两轮高强度的拦截作战后,已经露出了疲态,面对第三轮的导弹袭击,明显有些力不从心。深圳舰和济阳舰又相继被两枚“鱼叉”空舰导弹击中,武汉舰也被一枚“鱼叉”空舰导弹击中,只剩下一艘“咸阳”号护卫舰完好无损,只是“咸阳”号护卫舰上的32枚海红旗-16中程防空导弹已经消耗殆尽,好看的小说:。

十余枚“鱼叉”空舰导弹穿过了深圳舰等四艘战舰的外围拦截圈,扑向了舰队核心区域内的“银河”号航空母舰,只是这些导弹再次遭到了密集的防空导弹的拦截,密集的海红旗-7和海红旗-10防空导弹将八枚“鱼叉”空舰导弹击毁在了海面上空,剩下的两枚导弹分别击中了“沈阳”号驱逐舰和“襄阳”号护卫舰。

看着近在咫尺的“襄阳”号护卫舰上燃起了滚滚浓烟,柏一平大校的眉头不禁拧得更深,而这时,“银河”号航空母舰的雷达屏幕上,已经出现了美国海军的第四波次的“鱼叉”空舰导弹!

这一次,来袭的不只有“鱼叉”空舰导弹,还有八架f/a-18c“大黄蜂”战斗机和四架av-8b“海鹞”攻击机!柏一平大校当然知道这些战机要干什么,只是两艘051c型驱逐舰已经失去了远程防空作战的能力,而四艘装备了中程防空导弹的战舰或是战伤或是弹药耗尽,已经没有战舰能够阻止这些美军战机逼近了。

当“银河”号航母战斗群的护航舰艇勉强的拦截住了美军第四波次的反舰导弹袭击后,“银河”号航母战斗群中仅剩下“温州”号和“马鞍山”号护卫舰两艘战舰完好无损,而“银河”号航空母舰也加入到了拦截的行列之中,1130近程防御系统展示出了变态的战斗力,将近一万每分钟的射速将密集的弹雨倾泻在“鱼叉”反舰导弹的前进道路上,将来袭的“鱼叉”空舰导弹撕成了碎片。

正当各战伤的战舰进行着损管处理的时候,来袭的十二架美军战机逼近到了距离“银河”号航母战斗群仅二十公里的天空中,片刻之后,数十枚“小牛”空舰导弹呼啸着扑了下来!

“嗖嗖嗖!”两艘054型护卫舰上的多枚海红旗-7防空导弹在火控雷达的引导下,呼啸着扑向了来袭的“小牛”近程空舰导弹。而“银河”号航空母舰上的海红旗-10防空导弹射器也开始了怒吼,众多轻型的“天燕-90”空空导弹呼啸着迎向了来袭的导弹群。各艘战舰上的630m、730和1130近程防御系统也纷纷开火,密集的弹雨将来袭的“小牛”笼罩住,摧毁在距离战舰极近的距离上。

“轰!”一枚“小牛”空舰导弹穿过了重重阻拦,狠狠地撞击在了“银河”号航空母舰的右舷上,在右舷留下了一个巨大的口子,滚滚浓烟顿时从里面涌了出来。

“轰!”一声巨大的爆炸声从“银河”号航空母舰指挥舱上方传来,指挥舱内的众官兵都感觉到指挥舱微微晃动了一下,而这时,指挥舱中的几台雷达屏幕上顿时变成了满屏飞舞的雪花。

“哈姆反辐射导弹!”柏一平大校立即作出了判断,只是此刻自己的战舰不能关闭雷达,一旦关闭雷达,将无法现来袭的导弹,也无法引导舰上的防空武器进行拦截;但是开启着雷达的话,也会被美军的“哈姆”反辐射导弹逐个摧毁,最终被打成瞎子。

“鱼叉反舰导弹!数量24,距离40公里,速度1050公里。”指挥舱内,响起了雷达兵的汇报声。

突入到了“银河”号航母战斗群核心区域内的美军战机刚才重点围攻了两艘054型护卫舰,“马鞍山”号和“温州”号护卫舰都已经被击中,浓浓黑烟笼罩住了两艘战舰。柏一平大校知道,“银河”号航母现在只能依靠自身的防御力量来抵挡美军此轮反舰导弹的进攻,只用于近程点防御能力的“银河”号航空母舰显然应对不了如此密度的导弹攻击,“银河”航母的最后时刻到了。

为了确保导弹都攻击“银河”号,射导弹的十二架f/a-18e战斗机全部盘旋在距离“银河”号航空母舰仅五十公里的空域,为导弹进行着中继制导,好看的小说:。

“银河”号航母战斗群的阵列中,众多战伤的护航舰艇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一枚枚“鱼叉”空舰导弹从自己战舰附近穿过,扑向身后的“银河”号航空母舰。许多海军官兵为了保护“银河”号这艘中国海军的第一艘航空母舰,纷纷冲到甲板上,操纵着加装在舰舷的89式重机枪对着海面扫射着,更多的海军官兵拿着95b短步枪,对着海面上高速掠过的“鱼叉”反舰导弹猛烈扫射着,只是他们的努力没有取得任何的效果,一枚接一枚的“鱼叉”空舰导弹穿过“银河”号航母的拦截火力网,撞击在“银河”号航空母舰的右舷上。

超过十枚的“鱼叉”空舰导弹击中了“银河”号航空母舰的右舷,整个右舷被打得千疮百孔,成吨成吨的海水从一个个撕开的大口子中涌了进去,体型庞大的“银河”号航空母舰不可避免地开始倾斜!

“命令各艘战舰全力自救,然后立即撤往雅加达港!”柏一平大校在已经倾斜的“银河”号航空母舰的指挥舱中向整个舰队下达着命令,他知道,美国海军的此举是在报复中国海军消灭了其第5航母战斗群,美国海军对于这些战伤的中国战舰不会手下留。柏一平大校知道“银河”号难逃厄运,但这些护航的战舰却不能轻易的牺牲,一艘航空母舰的损失已经令中国海军心如刀绞,一支舰队的覆没足以对重创中国海军走向远洋的信念!

一艘艘受伤的战舰以各自所能航行的速度向着雅加达港方向驶去,“银河”号航空母舰的动机也咆哮着出低沉的轰鸣着,推动着倾斜的舰体向着雅加达港的方向驶去。

“报告,二号机库、三号机库开始进水;三号弹药舱进水;三号轮机舱进水……”一个个坏消息不断从损管分队那里传来。尽管损管分队的官兵们拼死奋战,只是依然无法组织爆炸引起的大火的蔓延,舰体中不断传来一阵阵的爆炸声,巨大的爆炸声已经崩碎了多处飞行甲板,众多设备也已经被震落在甲板上。而此刻战舰倾斜的角度已经达到了17度。

指挥舱内的柏一平大校的双手紧紧抓住舱壁上的钢管,使自己保持着平衡。看着战舰损管系统上,闪烁着的红色光点,柏一平大校的心在滴血。红色的光点正在向舰尾的航空燃油舱蔓延,一旦火势蔓延到那里,“银河”号就彻底完了!指挥舱内已经只剩下最少的值班人员,其他的人员已经在柏一平大校的严令下,撤离了“银河”号。

“政委,你怎么还没走?”指挥舱的舱门被推开,“银河”号航空母舰的政委走了进来,柏一平大校有些吃惊地说道,因为在“银河”号被击中后不久,柏一平大校便已下令政委撤离了“银河”号。

“不放心,过来看看!下面的撤离工作很顺利,你放心!现在况怎么样?”政委扶着东西走到了柏一平大校身旁,与柏一平大校一起看着战舰战损管理系统的显示屏。

“大火正在向航空燃油舱和一号弹药舱蔓延,一旦蔓延到这里,就……”柏一平大校突然感觉脖颈处被猛击了一下,随即便失去了知觉,瘫倒下去。

“把舰长带到救生艇上去。”政委对着站在柏一平大校身后“偷袭”柏一平的两名保卫处的中尉军官说道,“我随后就撤。”

“是。”两名中尉军官迅速回答道,而后扶着昏迷的柏一平大校走出了指挥舱。

“大家坚守岗位。由我来代替舰长陪‘银河’号走到最后!”政委看着指挥室内坚守岗位的海军官兵们脸上诧异的申请,淡淡地说道,“中国海军目前只有九个合格的航母舰长,每一个,都是中国海军最宝贵的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