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3 孤掷一注2

3.孤掷一注(2)

莱特湾东部霍蒙洪岛的上空,另一架E-2D“先进鹰眼”正在两架F-16C战斗机的掩护下以六百公里的时速巡航着,监视着莱特湾上空的情况,防止中国海军的战机从这里突进莱特岛。

“哦,上帝!这是什么。”E-2D预警机的机舱内,一名美军雷达兵看着雷达屏幕上十数个微弱的光点,吃惊地说道,这些光点正以30米的巡航高度、900公里的速度向着莱特岛飞去。

“是中国人的巡航导弹!”站在雷达兵身后的美军指挥官率先反应出来,“立即给各个机场发报,做好拦截准备。”

E-2D预警机的警报很快传输到了各个机场上,顿时间,刺耳的防空警报声在美军的五个野战前线机场上急促地响了起来,原本就处于高度戒备状态的机场防空分队迅速进入了战斗状态,紧张地搜索着机场附近的空域。

中国海军“上海”号航母战斗群发射的十六枚“长剑-10B”攻击巡航导弹在进入萨马岛上空后,美军的E-2D预警机便失去了对这些导弹的跟踪,复杂的地形使得美军雷达兵很难从众多的反射信号中找出十六个贴着地面飞行的巡航导弹。E-2D预警机又不敢脱离自己的岗位,追随巡航导弹的踪迹飞行,只得将希望全部寄托在机场防空分队的身上。

“十六枚巡航导弹,五座机场,每座机场不过三枚导弹而已。”E-2D预警机上的美国空军指挥员很快释然了下来,继续坚守着岗位,监视着莱特湾的天空。

十六枚“长剑-10B”攻地巡航导弹呼啸着飞过了萨马岛与莱特岛之间的那段狭窄的海峡,一齐扑向了美军建在帕洛镇地帕洛机场。“嗖嗖嗖!”当巡航导弹逼近到距离帕洛机场三十公里的时候,美军的机场防空分队发现了这些巡航导弹的踪迹,一时间,十数枚“爱国者2”防空导弹呼啸着迎了上来,同时,部署在机场附近的多台GPS干扰仪和“北斗”干扰仪同时开启,干扰着中国导弹飞行轨迹。

“轰!轰!”不断有巡航导弹被猛扑而至的“爱国者2”防空导弹击中,有几枚导弹由于受到干扰,偏离了航向,飞向了莱特湾。只是中**队的攻击规模超过了美国人的预料,美国人曾料到中**队会利用远程精确制导武器打击这些机场,最有可能的便是东风-21弹道导弹和“长剑-10”攻击巡航导弹,但美国人从安插在中国二炮中的高级间谍那获悉,中**队经过前期战斗的消耗,这两款导弹的储备已经严重不足,正在抓紧时间生产。美**方根据那个情报得出的结论,即使中**队进行导弹攻击的话,三十枚导弹将是中**队的极限,为了保守起见,美**方在部署防空分队时是按照五十枚导弹来部署的,当然美国人做出判断时是以五座机场同时遭到攻击来计算的。

七枚“长剑-10B”攻地巡航导弹突破了重重阻击,成功的逼近到了帕洛机场的上空,一枚枚导弹高速俯冲向了各自预定的目标。一连窜剧烈的爆炸声中,帕洛机场的塔台、半地下油料库、临时机棚、机场跑道、机场雷达都被炸成了一堆堆废墟,被击中的油料库发生了猛烈的爆炸,剧烈的爆炸使得整个地面都剧烈的震颤起来,使得机场周围的居民以为是发生了地震。

在巡航导弹完成了对帕洛机场的攻击时,第37战斗机中队的攻击分队也已经进入到了萨马岛的上空,为了避开美军预警机和地面雷达的探测,十架满挂着对地攻击弹药的歼-10HB战斗机全部采用了五十米高度的超低空飞行。庆幸的是歼-10HB战斗机是双座战斗机,可以有一名飞行员专门负责驾驶战机,另一名飞行员则负责着雷达和武器系统。

四架从甲描育机场起飞的F-15E“攻击鹰”战斗机挂载着空空导弹,快速分为了两个双机编队,高速扑向了已经进入到了萨马岛上空的歼-11H战斗机,其中一个F-15E战斗机的中队在飞行到距离甲描育机场一百公里处的空域时,无意中发现了雷达屏幕边缘两个微弱的光点。两架F-15E战斗机不敢大意,迅速降低高度前去寻找,很快发现了两架贴着地面飞行的歼-10HB战斗机,而这时,两架歼-10HB战斗机的机翼下,闪烁着一阵阵火光,四枚KD88空地导弹如同四支利箭,拖着白色的尾烟扑了出去。

“嗖嗖嗖!”两架F-15E战斗机迅速对着低空突进来的两架歼-10HB战斗机发射了四枚AIM-120C中距空空导弹,随后又猛扑下去,连续发射了两枚AIM-9L近距空空导弹,将两架刚刚发射了歼-10HB战斗机击落。由于飞行高度过低,并且两架歼-10HB战斗机的飞行员正忙着为KD-88空地导弹提供飞行引导,两架歼-10HB战斗机被纷飞而至的空空导弹击中时,只有一名飞行员来得及跳伞,其他三名飞行员全部与自己的战机一起坠毁在下面的丛林中。

两架F-15E战斗机迅速将自己发现的情况汇报给机场,他们刚刚汇报完毕,战机上的雷达告警系统便急促地响了起来,四枚霹雳-12中距空空导弹正呼啸而至,而距离他们五十公里的天空中,两架歼-11H战斗机正猛扑而来。

密集的锡箔干扰弹在F-15E战斗机周围炸开,两架F-15E战斗机一边规避着来袭的导弹,一边快速地锁定住两架攻击的歼-11H战斗机,果断地发射出了四枚AIM-120C中距空空导弹进行反击。只是一架F-15E战斗机刚刚发射出两枚AIM-120C空空导弹,两枚霹雳-12空空导弹便呼啸而至,将其炸成了一团火球,发射的两枚空空导弹飞行了一段距离后,也因没有中继制导失去了目标坠入地面。

尽管剩下的那架F-15E战斗机的飞行员是一名老鸟飞行员,但强调对地攻击的F-15E战斗机显然不是制空作战的歼-11H战斗机的对手,况且两架歼-11H战斗机的飞行员正因自己的保护不力,导致战友牺牲而自责,一心要为战友报仇。一个回合下来,便将剩余那架F-15E战斗机击落。

与此同时,其他的四个歼-10HB战斗机分队都成功地避开了美军战机和雷达的探测,逼近到了KD88空地导弹的攻击范围,顷刻间,十六枚KD-88空地导弹呼啸着从八架歼-10HB战斗机的机翼下飞了出去,同时扑向了甲描育机场和卡塔曼机场。发射完导弹的歼-10HB战斗机一边为导弹进行着引导,一边继续向着目标飞去。

当逼近到了距离机场仅六十公里的时候,八架歼-10HB战斗机猛地爬升到了2000米的高空中,迅速将十六枚雷石-6滑翔制导炸弹发射了出去。十六枚雷石-6炸弹在脱离了挂点后,两片收缩的机翼迅速展开,而后滑翔着扑向了美军的甲描育和卡塔曼两座机场。

八架歼-10HB战斗机发射完雷石-6炸弹后迅速降低高度,只是在他们爬升到2000米高度的时候已经被美军的雷达探测到,四架盘旋在附近空域的F-16C战斗机迅速扑了过来,同时,部署在机场附近的“爱国者-3”远程防空导弹也开始咆哮起来,发射导弹攻击着逼近到美军机场边缘的中国战机。

只是美军机场防空分队还未来得及加入到攻击中国战机的行列之中,机场上的防空警报便已经响了起来,雷达显示,八枚KD-88空地导弹正高速逼近机场。机场防空分队的“爱国者2”防空导弹系统和“复仇者”近程防空导弹系统迅速加入到了拦截KD88空地导弹的行列之中,密集的防空导弹在甲描育和卡塔曼机场上空高速穿梭,将一枚枚俯冲下来的KD88空地导弹摧毁。

虽然美军机场防空分队成功地拦截掉了80%的目标,只是躲过了美军拦截的KD88空地导弹在中国海军飞行员的引导下,精准地扑向而来美军机场的塔台、机场雷达和油料库等关键目标,几声剧烈的爆炸声中,滚滚浓烟顿时从甲描育和卡塔曼机场上涌起。至于两座机场那醒目的机场跑道,则有正在滑行途中的雷石-6炸弹来对付。

“成功摧毁帕洛、卡塔曼机场;甲描育机场遭重创,已经进行小规模的战机起降,已经失去了使用的价值。”上海号航空母舰的指挥舱内,第3舰载机联队的一名海军少校军官拿着最新的电报走到林海大校身旁汇报道。

“第37中队和第35中队战损情况如何?”林海大校开口问道。

“第37中队损失了四架战机,阵亡四人;第35中队损失了两架战机,被击伤一架,无人阵亡。只是跳伞的区域距离美军控制区域极近……”海军少校开口汇报道,只是讲道后来,便停住了,所有人都知道,那些跳伞的战友很有可能会成为美军的俘虏。

“只要活着就好!”林海大校微皱了一下眉头,开口说道,“联络跳伞的飞行员,告诉他们:天上要敢打敢拼,不怕牺牲;到了地面上,只要活下来就行。我们手上有的是美军飞行员,到时候海军会把他们全部换回来。我在上海号上等他们。”

“老林,这样……”欧阳正德大校听着林海大校的话语吃了一惊。

“海军正在加紧修复北京号;天津号也是日夜赶工,已经进入到了最后的栖装阶段,并且是便栖装便海试;改造基辅号的工作也被提速,根据目前的进度,半个月内就能完成改装,投入使用;另外,海军还征集了五艘大型油轮,正在改装成护航航空母舰。在‘上海’号航母战斗群摧毁了萨马岛和莱特岛上的美军机场后,中美之间的停战协议不久也该签订下来了。与美国之间的战斗已经接近尾声,海军依然这么大的动作,唯一的解释就是中央军委已经决定在日本登陆!”林海大校站在舷窗前,低声对着欧阳正德大校说道,“航母部队经过连续征战,海军航空兵已经损失了许多优秀的舰载机飞行员,登陆日本我们缺乏合适的出击基地和前线机场,航母是我们唯一的选择,海军现在最需要的就是舰载机飞行员,尤其是经验丰富的飞行员。我可不希望这些家伙为了宁死不降,死在美军搜救分队的枪口下,那就太可惜了!”

“只是我军对待被俘官兵的传统,会让许多官兵战后遭受更大的折磨。”欧阳正德大校微微有些担忧地说道。

林海大校的眉头也微皱了一下,目光转向无边的大海,淡淡地说,“会改变的。”

当美国空军第1联队第27中队指挥官克雷格·桑切斯中校率领的F-22A战斗机群抵达萨马岛上空的时候,美军的三座机场已经浓烟滚滚,而完成了远程空袭的中国战机群已经撤离战场,返回了“上海”号航空母舰。

克雷格·桑切斯中校率领的第27中队在萨马岛上盘旋了三十分钟后,见中国海军没有再次空袭的迹象,便率领着机群飞向了日本九州岛的筑城空军基地和新田原空军基地。

没有与中国战机交战的克雷格·桑切斯中校发现自己心底居然有一丝的庆幸,虽然中国海军的航空母舰并没有装备四代战机,但他知道激战起来,长途奔袭而来的F-22A战斗机即使获胜,也避免不了损失。对战争已经有些厌倦的克雷格·桑切斯中校显然不愿意再失去朝夕相处的战友。

二十架银灰色的F-22A战斗机呼啸着飞向了日本九州岛的方向,曾经在冲绳的嘉手纳空军基地部署过的克雷格·桑切斯中校到现在都记得冲绳街头那些娇小可爱搞援交的日本学生妹。克雷格·桑切斯中校现在居然有些迫不及待地,到达九州岛后,一定要找几个援交妹好好交流交流,抚慰一下自己在战争中遭受的心灵创伤。

想到这里,克雷格·桑切斯中校不禁咽了一下口水,只是他并不知道,他和他的第27中队正飞行在通往地狱的航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