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17 谁主沉浮6

17.谁主沉浮 6

成群的墨绿色涂装的直升机盘旋在马辰机场的上空,机群中的八架直-9wz武装侦察直升机率先俯冲下来,对机场外围的美军守卫部队进行着猛烈地扫射,密集地火箭弹雨将美军的机场守卫部队淹没在一片火海之中。『可*乐*言*情*首*发』

与此同时,二十四喷绘着海军陆战队航空兵图案的直-8k运输直升机以四机为编队轮番在马辰机场上强行降落,海军陆战队第6伞兵旅一营的官兵们迅速从机舱中冲了出来,在第7陆航旅直属特战步兵营的掩护下,迅速向各自预订的阵地展开。

在二十四架直-8k运输直升机完成卸载之后,十二架海军陆战队涂装的直-15通用直升机猛扑过来,这些直-15通用直升机的下方都吊挂着一门105毫米轻型山地榴弹炮或一门63-1式107毫米火箭炮。卸下了六门105毫米榴弹炮和四门63-1式火箭炮后,十二架直-15直升机又强行啊降落在机场上,卸下了大量的炮兵官兵和一个基数的炮弹。

着落的火炮在“螃蟹”八轮全地形车的牵引下,迅速在机场上建立起了三个临时炮兵阵地,片刻间,密集的炮弹便呼啸着砸向了外围的美军阵地。着落后的第6陆战旅一营的官兵们与陆军第7陆航旅步兵营的官兵们一起向马辰机场周围扩展开来。

就在东加里曼丹省的三马林达机场和巴厘巴板机场上,刚刚返回的第7陆航旅的运输直升机群正降落在这里,待命中的第6陆战旅二营的官兵们迅速登上直升机,奔向马辰机场方向。

当马辰机场失守的消息传到马辰市的第2步兵师师部的时候,美军第2步兵师师长约翰·施梅德少将只是默默地点点头,这个结果早在他的预料之中。

约翰·施梅德少将看着作战参谋们将电子地图上马辰机场标注上代表中**队控制的红色小旗。一连串的失败,已经让自大的约翰·施梅德少将逐渐清醒过来,在加里曼丹岛与中国陆军的较量中,中国陆军并没有使用多少的计谋,更多的是与美军硬碰硬的对抗,就是在硬碰硬的对抗中,中**队将美军压缩到了现在的一隅之地。

“中**队已非六十多年前那支凭借人海战术取胜的军队,原来中**队才是美**队真正的劲敌。”醒悟过来的约翰·施梅德少将无力地依靠在了自己的座椅上,他知道在没有支援的情况下,加里曼丹岛的局势已经无力回天了。当初以为自己的第2步兵师就足以单独对抗中国陆军的一个集团军,现在看来是多么的可笑。

“给战区司令部发报,将战斗中确认的中国陆军的真实编制和装备情况发回战区司令部;根据我军对战的结果判断,中国陆军现在一个两师四旅规模的集团军足以抗衡我一个轻机步师和一个重装机步师,同时需加强炮兵火力和野战防空火力。”约翰·施梅德少将对着电子地图沉思片刻后,对着身后的参谋军官说道,第2步兵师已经失败,但他知道美**队与中**队的战斗并没有结束。现在看来,战前第2步兵师获得的中**队编制和装备情况的情报错误得太多,对部署和战斗造成了巨大的影响,现在亡羊补牢,希望还不晚。

一份份电报迅速从第2步兵师的这处临时指挥部发送了出去,原先设立在马辰市内的第2步兵师指挥部遭到了中国空军战机的精确突袭,幸好中国陆军发射的导弹在美军电子干扰设备的干扰下偏离了航向,没有能够直接命中师部,但给第2步兵师敲响了警钟:这里已经暴露,已经不再安全。约翰·施梅德少将紧急下令撤离了马辰市,在马辰市南郊地区的丛林中,建立了一个临时指挥部。

此刻,就在这片丛林的上空,四架喷涂成了丛林绿的“暗箭”无人攻击机正缓缓地飞行着。中**队总共在加里曼丹岛部署了六架“暗箭”无人攻击机和十八架“长虹-3”无人侦察攻击机,这些无人机在之前的战斗中不断出击,攻击着美军的雷达站、防空阵地、炮兵阵地等位置,战果显赫,但在美军地面防空火力和空中战机的联合打击下,也损失极大,到此刻,已经只剩下了四架“暗箭”无人机和四架“长虹-3”无人机。在第121摩步师向兰陶地区发起进攻的时候,八架无人机被全部派了出来,对美军第2步兵师的指挥机构进行精确突袭。

由于加里曼丹岛腹地的制空权已经落入了中国空军和海航的手中,中国空军迅速出动了两架运-8g大型电子侦察/干扰机飞到了南加里曼丹省的上空,监视着地面美军的动向。海军航空兵部队也不甘落后,同时出动了四架歼轰-7g电子战机参战,与空军的运-8g大型大型电子战机一起,控制着战场的制电磁权。

美军第2步兵师临时师部频繁的无线电通讯和大流量的数据传输引起了中国电子战机的注意,在截获了美军第2步兵师师部发往太平洋战区指挥部的电报,确认了这处可疑区域的最终身份。

八架无人攻击机被迅速派往了这里,同时,第41集团军炮兵旅导弹营和远程火力支援营也立即重新装填,调整着打击坐标,将被发现的美军第2步兵师临时师部纳入了打击范围之内。

四架突防能力弱的“长虹-3”无人机被赋予了充当诱饵的任务。果然,四架“长虹-3”无人机刚刚飞抵到美军第2步兵师临时师部所在的丛林上空后,立即遭到了“毒刺”防空导弹的打击,并且导弹密度极高,这些导弹明显不是单兵发射的,而是来自“复仇者”近程防空导弹系统。

四架“长虹-3”无人机很快被击落,但它们成功吸引住了美军地面防空导弹分队的注意力,使得四架“暗箭“无人攻击机成功的逼近到了美军第2步兵师临时师部的上空。四架“暗箭”无人机贴着树梢上空低速掠过,机腹下的侦察设备仔细地搜索着下方丛林的情况。

丛林中,两名匆匆走过的美军士兵引起了控制“暗箭”无人机的地面控制员的注意,将镜头跟着两名美军士兵,很快便发现了一辆披挂着伪装网的斯瑞克轮式装甲指挥车。其他的三架“暗箭”无人机迅速赶了过来,很快,将下面一处隐藏得相当不错的美军指挥部挖掘了出来。

“嗖嗖嗖!”四架“暗箭”无人机很快锁定了各自的目标,八枚喷涂成了丛林绿色的ar-1轻型空地导弹呼啸着飞向了被发现的美军第2步兵师临时师部的装甲指挥车、装甲通信车等装备。一连串的爆炸声中,三辆斯瑞克装甲指挥车、两辆斯瑞克轮式装甲通信车和两辆“悍马”高机动车被炸成了七团燃烧的火球,同时被击中的还有一处披盖着伪装网的小型帐篷。

完成了攻击任务的四架“暗箭”无人机迅速远离了目标区域,隐藏了起来;而这时,部署在临时指挥部附近的美军防空分队的雷达车上探测到了数十个高速飞行的弹头正从西北方向的天空中猛扑而来。

五枚东风-11乙地地导弹和二十多枚神鹰-400远程火箭弹全部装载着高爆弹头,一连窜剧烈的爆炸声中,将美军第2步兵师临时师部炸成了一片废墟。整个第2步兵师师部除了设置在马辰市东郊的后勤支援指挥部幸免外,师部、炮兵指挥部和工兵旅旅部被中**队一举摧毁,而第2步兵师师长约翰·施梅德少将更是在“暗箭”无人攻击机发起的那轮攻击中,便随着乘坐的那辆斯瑞克轮式装甲指挥车一起灰飞烟灭。

美军第2步兵师师部被中**队摧毁后,正在兰陶地区作战的美军部队由于有第4战斗旅旅长在那里镇守着,尚能继续组织力量抵抗着中国陆军的进攻。但马辰市极其郊区的美军部队却陷入了一片混乱之中。

对美军第2步兵师师部的攻击刚刚结束,虽然中**队还未得到美军指挥部的损伤情况,第41集团军军长李成浩少将便直接下令在马辰机场着落的第6陆战旅一营和第7陆航旅步兵营立即在空中力量的支援下,向马辰市发起进攻。

在四架“暗箭”无人机传回了打击效果的现场视频和马辰市周围美军的最新状态后,李成浩少将迅速判断出,美军第2步兵师的指挥机构遭到了重创。他迅速下令正在兰陶地区支援第121摩步师作战的空中机群立即南下,全力支援在马辰机场着落的两支轻装步兵营向马辰市发起进攻。

第6陆战旅一营和第7陆航旅步兵营在接到了李成浩少将的命令后,迅速集结所有的力量投入了进攻作战,整个机场只留下了二十多名狙击手执行着警戒任务,负责机场和驻扎在机场的炮兵阵地的安全。一千余名海军陆战队员和陆军步兵兵分两路,呈散兵线展开,向马辰市发起了进攻,猛烈的迫击炮火和机枪火力为这些轻装部队清扫着进攻的道路。而天空中,一架架满挂着各型攻击弹药的歼轰-7a战斗轰炸机和雅克-141k战斗机不断地将一枚枚重磅的激光制导炸弹和集束炸弹投掷在美军的头上,将美军仓促组织起来的防线撕成碎片;盘旋在马辰市上空的中**队的武装直升机群更是不断地俯冲下来,利用红箭-10反坦克导弹不断地点射着阻拦着中国步兵进攻的美军装甲战车和火力点。

经过一夜的厮杀,在6月4日清晨时分,兰陶地区的枪声终于逐渐平息下来,虽然第2步兵师第4战斗旅进行了困兽之斗,最终还是被重点加强过的第121摩步师消灭。占领了兰陶地区后,第121摩步师迅速高速南下,直扑马辰市。

马辰市同样是枪炮声响了一夜,后续着落的第6陆战旅二营配合着一营和第7陆航旅步兵营一起向马辰市的美军发起了进攻。由于美军第2步兵师师部被毁,未能建立起有效的防线,在昨日晚上七点左右,中**队便攻入了马辰市区,随即与美军展开了激烈的巷战。当第121摩步师先头部队抵达马辰市北郊的时候,马辰市内巷战的交火声依旧激烈,只是随着第121摩步师的到来,马辰市内的第2步兵师残部的命运已经注定。

就在中国陆军第41集团军和第6陆战旅向马辰市发起最后的进攻的时候,与加里曼丹岛隔卡里马塔海峡相望的邦加岛上,战斗同样激烈。由于邦加岛的位置极为重要,中**队在岛上部署着中国陆军中唯一的一支热带丛林岛屿战部队——原本驻扎在海南岛的第132摩步旅。

只是邦加岛上第132摩步旅的战斗要比加里曼丹岛上的第41集团军要艰苦得多,美国空军牢牢控制着邦加岛和勿里洞岛的制空权,同时,担负进攻任务的美军第4陆战师特遣作战群得到了第6空骑旅的全力支援。虽然第6空骑旅的“科曼奇”隐形武装侦察直升机在突袭第41集团军军部的时候损失惨重,但第6空骑旅下辖的两个攻击直升机营拥有的四十八架“长弓阿帕奇”攻击直升机在战斗中却损伤不大,依然拥有着令人生畏的强大攻击力。

为了避开美军直升机群的打击,原本属于轻型机械化部队的第132摩步旅放弃了装备的96a主战坦克和92b轮式步战车,将重装备隐藏了起来,利用步兵分队在热带丛林中与美军海军陆战队进行着艰难地厮杀。

就在邦加岛东部的勿里洞岛上,同样进行着血腥的厮杀,只是这里的厮杀只血腥却不激烈,部署在这个岛屿上的第4陆战师第4战斗工兵营的美军官兵们为了清剿出隐藏在勿里洞岛上的中国守卫部队的残部,不断以各种血腥的手段威胁着岛上新迁移而来的华人护侨。撕下文明的面具,美军在勿里洞岛上露出了嗜血而野蛮的本质。

美军对勿里洞岛上华人的肆意刁难和迫害,使得这些刚刚从爪哇岛逃出来的华人华侨们彻底愤怒了,中**队帮助他们逃离了印尼军警的魔掌,现在却又落到了美国人的魔掌之下。大量的枪支弹药通过渔船和小型货船走私到了勿里洞岛,岛上的华人华侨迅速自行武装起来。武装起来的华人华侨配合着岛上第132摩步旅四营和第129步兵旅三营的残余力量,不断打击着岛屿上的美军部队、攻击着岛屿上的美军基地。并且落入华人手中的美军海军陆战队员全部被愤怒的华人处决。消息传到邦加岛后,第132摩步旅旅长萧蓝大校也直接向全旅下达了命令:对于美军第4陆战师的官兵直接干掉,不要俘虏!邦加岛和勿里洞岛成为了中美第一次东南亚战争期间,唯一没有产生过俘虏的分战场。